第一集 龙珠 第九章 意外横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光宅天下 书名:龙珠阁下
    这二十来个人跟着达鲁花赤来到了小山脚下,到这时,他们才发现,原来坡度很缓的小山,忽然变得陡峭异常,几不可攀。

    众人都傻眼了。明明记得来的时候,山坡还很平坦的,怎么现在变得这样陡峭了?都怪来的时候没有留心,现在发现了,却已经前有绝壁阻挡,后有瘴气追来了。

    莫非真要困死在这个鬼地方不成?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有人道:“这些树高大异常,枝桠繁茂,大家赶快爬上去,也许能避开这漫上来的瘴气。”

    众人都觉得这也许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于是纷纷响应,迅速地分成三个小队,向附近的三棵大树攀了上去。

    这些树高约三十来丈,粗细均有三人合围的样子,树下落满了枯枝败叶,人在上面软软绵绵地,感觉怪异,显然年头很久。再看树的样子,叶细杆直,似柏非楠,大家都没有见过。

    现在也没有时间来管这些,大家都只是尽量往上面爬,直到到了树顶不能再往上了,才停了下来。

    站在宽大的树冠之上,借着手中火把的光照,放眼望去,只觉得四周黑漆漆一团,仿佛是在云霄一般,而这三棵树平均每棵承受了七八个人,却几乎没有丝毫的晃动,平稳异常,大家心中都很是奇怪,这到底是什么树种?怎么会如此神奇?

    然而此时岂是深究这些事的时候?大家都心惊跳气喘吁吁地站在树上,回头向那片水潭方向看去,只见朦胧的微光影里,那片由于左捕头用树枝搅动过的水潭,已经恢复了平静,而产生的那缕白色水雾被风吹散以后,已经变得稀薄透明,看不见了踪影。很显然,已经飘散在空气里去了,已经杀死了十几个人。好在那水面已经恢复了平静,再没有新的瘴气出来。其他的树木青草,什么也没有发生变化。

    硬要说有变化的,只是草地上已经多了十几具黑乎乎的尸体。

    看到这里,大家的心略微放松了一点。只是叫人有点担心的是:也不知道那瘴气现在彻底消散了没有?有没有随风飘上来?对人还有没有致命的杀伤力?

    因为那瘴气杀那十几个人的时候,是无色无形的,没有人能分辨出它的踪影。

    不过目前来说,一切都还好,因为到现在,剩下的二十几个人,还没有一个再死去,连站在树的最底下的人也都安然无恙。

    这说明那瘴气暂时还没有飘上来。

    目前还很安全。

    可是这毕竟是在树上。保不定它还会漫上来杀人呢?到时候就没有地方再避了。就算它不漫上来,那么它在下面有没有被空气稀释掉,而不再具有杀伤力呢?毕竟人不可能一直在树上,不下地。那样的话,大家还不是一样等死?

    怎么办?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六神无主了。

    过了一会儿,大家见确实没有人再出什么意外了,一颗砰砰乱跳的心才渐渐地放了下来。

    有人道:“那是什么瘴气?怎么会吸之就死?”

    然而没有回答他。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道:“这是什么怪树?我们上来的时候,这么多人往上爬,似乎都没有怎么晃动。”

    有人道:“是啊,更奇怪的是,你看刚才,上来的时候,慌急之中我就踩到了那么细小的一根枝桠上,当时还以为会踩断它,一定会摔下去的,可是居然没事,它怎么这么坚硬?”

    有人道:“最奇怪的是,咱们刚刚下来的时候,那山坡明明简直就象平地一样,怎么样也高不到哪里去,怎么突然就变得陡不可攀,高不见顶了呢?你看,刚才咱们站在地上被树叶挡住了,看不见顶,还说得过去,现在我们都站在这么高的树顶上了,怎么还是看不见山顶呢?而且两边的山顶都看不见到头。真奇了怪了。”

    有人道:“算了,大家都知道这里充满了奇怪和不可理解的事,现在关键还是要听听达鲁花赤及总管大人的意见,看看有什么办法能够离开这里,逃出去。”

    大家立即赞同,纷纷将目光看向了站在一棵大树最高处的达鲁花赤大人。

    达鲁花赤看了看三棵树上的众人,沉吟了片刻,道:“各位,这次害得你们处如此险境,还失去了十几个弟兄,我达鲁花赤对不起大家。在此深感内疚,好在元凶已死,咱们也没有什么好怪罪的了,咱们唯一要做的,的确就象这位弟兄说的,就是怎么逃出这个鬼地方。”

    众人都点头表示赞同。

    达鲁花赤道:“要逃出这个鬼地方,咱们先要弄清楚它的诡异之处。相信各位为我大元官兵,都听说过关于几十年前我朝开国时的一件事。也许大家只是口口相传,所以才以为这里仅仅失踪过一支三万人的军队。而三万人的军队为什么会来这里?难道真的象外界所说的那样仅仅是偷袭襄阳吗?其实这里面另有隐,希望各位听我讲完以后,大家能参透其中的奥秘,庶可想到办法出去也不一定。”

    大家一听,都来了精神,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达鲁花赤大人,看他能够讲出些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说不定知道了这些秘密,就真的能找到一个逃出生天的办法。

    山风冷,峡谷寂寂,一行二十几人在三棵大树之上,或站,或坐,一个个手擎火把,静静地听达鲁花赤讲了起来:“此事大概要从一百多年前,中原一个道士叫丘处机的谈起。”

    众人道:“丘处机?这是什么人?”

    达鲁花赤道:“不错,是丘处机。他是当时一个非常著名的道士、修仙之人,字通密,自号长子。登州栖霞(今属山东省)人。道教全真道“北七真”之一。曾应我朝太祖成吉思汗之诏前往西域大雪山,应其‘有长生之药否’之问时,答以‘有卫生之道,无长生之药。’‘敬天民之本’‘清心寡为要’,并以戒杀、清心寡等养生修仙之理劝喻太祖。太祖深深折服,并予虎符及玺书赠之。被口封为‘神仙。’死时八十岁。后我世祖陛下,赐号‘长演道主教真人’。这人在当时是很出名的,可惜如今道教衰落,佛教盛行,知道他的人已经很少了。

    “就是这个丘处机,虽然在见我大汗时说,没有长生之药,可是他回到中原后,受封执掌天下道教时,突然获得了一个消息,说在咱们沔阳的西山里,有一种宝物,不但可以长生不死,而且可以拥有魂游太虚的能力。与咱们这次所要找的那个东西,有一点相似。都不是人间的凡品。他当时已经年近八十,自知天命所至,何能逆天?然则他毕竟是受我太祖大恩,所以他获得了这个消息之后,不敢擅专所密,就悄悄地写了一份奏折,奏明了我世祖皇帝。

    “当时正好是宋元襄阳大战之时,此地仍属宋人所辖。我世祖皇帝害怕宋室得到此异宝,就偷偷地派了三万大军来此寻找,对外却宣称是想要偷袭襄阳。结果这三万人进了西山之后,无一能回,宝物也就此没有了消息。我世祖皇帝陛下统一天下以后,仍对此异宝耿耿于心,屡派心腹大员,秘密来此沔阳僻地,务必要查明此事。然而到他驾崩之时,全都无功。以后的历代皇上听说有此事,也都派了些人进山来查,结果全是无功。随着时间的推移,此事就淡了下来。到了我朝仁宗帝时,知道此事的也就寥寥无几了。

    “可是有一天,我父亲被招进了宫,安排了一个任务,就是来这沔阳充任达鲁花赤,目的其实就是来这里一探当年传言的究竟。我父亲来了以后,曾经秘密派了两拨人手进山,结果都没有回去。最后他只好自己亲自进了西山。结果也是一样没有了消息。

    “先帝知道我父亲失踪的况后,心中忧闷,就着我来到沔阳,充任这里的达鲁花赤,目的当然也是要查清楚此事。那时我还年轻,也就是三十来岁吧。来到这里以后,也想凭着一股血气之勇,即刻带领一些人进山来查此事。但是我考虑到此地既然如此诡秘,怎么当地人就不太清楚长生之事呢?难道是当初汉人为了利用我世祖追求长生的心理,故意编出来骗他的谎言,然后借助丘处机传给我世祖皇帝陛下?

    “我于是多留了个心眼,打消了马上进山的想法,而是乔装遍访民间的遗老先贤。终于在汉人编纂的一本沔阳府志里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我父亲那一代以前的人,包括我的父亲,他们从来都是象其他蒙古人一样,对汉人动不动就是杀戮,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要和他们沟通,讨教一些自己不太明白的东西,就象他来执行先帝的任务一样,只是一味地凭着血气之勇胡来。最终导致损失惨重,一个个都有来无回。

    “正因为我留了个向汉人学习了解的心眼,才终于找到了关于这里的一些蛛丝马迹。据那汉人编纂的府志里记载,咱们沔阳府辖地,别看它是汉江流域的一些平原丘陵地貌,可是就是在这些不起眼的平原丘陵的地貌上,居然一共有三个诡异的地方。首先一个就是这个西山。传说咱们这里,在远古时期,属于云梦泽的范围,在这里面有着数不尽的凶神恶兽,其中有一条黄龙就是这里的一方统治者。当年天下水患不息,大禹被舜招为治水之人。共工氏之臣相柳氏,因共工氏被打败,他逃到了河里,变为水神,九首,人面蛇,青色,能作大浪,和另一个妖怪巫支祁一同作乱,大禹派天将追杀他们二人,相柳氏遁入了荆州。等大禹治水治到荆州的时候,相柳氏知道了,即刻派遣黄龙去倾覆大禹他们乘坐的船只。黄龙如命负舟,船上的人大为恐慌。只有大禹仰天叹息道:‘吾受命于天,竭力以劳万民,生寄也,死归也,视龙如蝘蜓耳。’颜色不改,命天将护住坐船。黄龙见坐船有天将守护,自己无能为力,于是俯首低尾而去,它又不敢回去向相柳氏交代,只好化作了这里的西山,隐居下来。以后进此山者必死。原来仅仅是龙化的山而已,哪里会有什么长生不老的药?

    “于是我就将这个消息传回给了先帝。先帝答复我,由于事关我世祖的声誉,怕民间后人说他虽然英雄了得,却也和历史上的昏庸之君一样贪求长生之术,坏了他的英名,就叫我命令那编篡此书的人,将此段历史隐去,而只是说,西山有古怪,不能轻易进入。另外先帝还嘱咐我,那个汉人虽然学识渊博,但永不能录用,所以他至今也还是镇上的一个穷秀才。

    “那书生就是你们经常在街上遇见的王秀才。我命他毁去那段历史之后,趁他好奇之时,我出了他一些关于这西山的看法。他说,长生之事也许确有其事,如历史上的彭祖,就活了八百多岁,秋的夏姬,也识得幻化长生之法,甚至有轮回的异能。得之者谓之可信,不得之者谓之荒谬。

    “其实汉人文化,源远流长,对世界的认知远比我蒙古人要强得多。可惜我们蒙古人却总是夜郎自大,以为凭着武力已经征服了世界,那么也就比其他民族要强要多。从而故步自封,不思进取。到了现在,圣上又只知道宠僧逸事,天天笙歌,夜夜燕舞。只怕……唉,不说也罢。

    “咱们还是说这黄龙所化的西山,按照那王秀才的想法,他认为山为黄龙所化,明显带有神话色彩,按照范缜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但是为何它又能如此诡异和神秘呢?他认为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特别厉害的机关暗道,消息埋伏,或者是歧黄巫术,能让进入这里的人遇到未知的危险,从而未能出去。最后不是被困住老死在这里面,就是被杀死了在里面。

    “按照他的启发,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研究起汉人的文化来,翻看了大量的书籍,隐约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不管在中原地区的什么地方,都离不开阳五行和易经八卦两种学说的理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汉人文化的发端就是基于这两种思想的。而正是这两种文化的存在和发展,更让我明白的汉人文化的博大与精深。可以说,我现在虽然仍有蒙古人的粗鲁和血,但是更多的却是对汉人的崇敬和景仰。这样使我有了仁慈的一面,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在今夜,没有一到黄蓬山,就大开杀戒的原因。也正是这个原因,使我不听总管和左捕头的提醒,被一贯的轻信蒙蔽了双眼,钻进了那个黄口小儿的毂中,最终带领大家,进了这个神秘奇绝之地。

    “大家也许会问我现在后不后悔?其实我是很兴奋的,因为进来以后,看到这里的神奇和危险,我忽然隐隐有一种感觉,我感觉这个数千年来,沔阳府辖内第一凶险之地的神秘,会因为我们的到来而破解。只是不知道诸位当中,谁能最终带着这个天大的发现,活着离开这里。”

    大家听到他这么说,都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隐约还是明白,总有人有活着离开这里的希望。

    有希望就够了。大家一颗冰冷的心因为他的话,而重新滚烫了起来。

    达鲁花赤见大家的眼睛里都闪出了光芒,微微笑了一下,道:“你们看,这里的位置恰好在沔阳和黄蓬山之间,从目测的面积来看,也不过两里方圆,可是咱们一进到这里面以后,视觉上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平缓的小山,居然变成了巍峨高山。原本鸟语花香的世界,忽然变成了一个充满死亡气息的幽森诡地。连虫鸣声都没有了。你们一定也觉得奇怪,对吧?到现在应该可以确定一点,这峡谷里所有的动物之所以绝迹,是和那潭水生成的瘴气有关系的。

    “大家可曾发现,那瘴气的起源?就是从左捕头伸棍入水的那一刻开始的。幸亏我当时觉得怪异,叫他只是伸棍子进去,而没有直接派人进去,否则激起的瘴气只怕足够要了我们全部人的命,包括那些已经逃走了的马的命。”

    大家都点了点头,觉得达鲁花赤的分析很有道理。

    达鲁花赤接着道:“由此可以看出,以后只要没有什么东西去激起那水潭里面的瘴气,大家应该就不会有什么致命的危险。只要等这些被左捕头激起的瘴气被空气彻底稀释,对人没有了威胁以后,咱们应该就可以下去,想办法爬上高山,寻找到出去的道路。”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似乎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是生还在望了,眼睛里的光芒更盛。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忽然轻咦了一声:“啊,你们看,那个水潭怎么看不见了?还有那些地上的尸体。”

    众人闻听此言,都扭头向那原先的地方看去,果然看见原先的场景全都换了,入目全都是一棵棵大树的叶子,哪里还能看到那水潭和那些人的尸体?

    想不到在达鲁花赤大人跟众人讲他的看法的时候,这个诡异的山谷竟然起了如此怪异的变化,莫非是那水潭和那些尸体全都凭空消失了不成?

    这样想着,所有人的汗毛都树了起来。

    天啊,谁能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很忙,网络又出了点状况,所以更新晚了点,不好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龙珠阁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