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龙珠 第七章 东山禁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光宅天下 书名:龙珠阁下
    (新书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光宅天下,点击,推荐票,板砖,多多益善,别忘了收藏本书。)

    夜风微拂,火把噼啪。

    在黄蓬山的这片荒地上,虽然有八十多个人,但是此刻如果有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响声。

    过了一会儿。

    达鲁花赤冷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二……。”

    声音过后,仍然无人站出来。

    但是大家的心都绷得紧紧的。

    他们痛恨这些蒙古人的蛮横……

    他们痛恨自己生不逢时的命运……

    他们害怕第一个被搜遭杀的就是自己……

    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中,族长忍不住又咽了口口水,上前一步,道:“达鲁花赤大人……”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

    达鲁花赤“三……”已经数了出来,随即刀光一闪,弯刀划着一条弧线,劈向族长的脖子。

    族长见刀砍来,也不逃不避,只是轻喟一声,闭上了眼睛,等待天来收自己。

    其他人见了,也是在心里无奈地叫道:“族长——”纷纷侧目或闭眼,不忍心看到族长人头落地的那一刻。

    就在这时——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那头小路边的草丛里响了起来:“住手。”

    众人都吃惊地看向那声音的来源。

    只见一个脸上带着一些淤青的十三四岁的少年和一个六七的小孩从小路旁边的草丛里钻了出来。

    那少年衣襟破损,上带血,正是陈友谅。

    那六七岁的小孩,自然是他的弟弟陈友仁。

    这些人一看见他们上的样子,就知道一切都跟他们有关了。

    达鲁花赤更是眼中放光,收回了挥出去的刀,对族长恶狠狠地道:“敢骗我,回头再收拾你。”一挥手,示意手下人立即将他们两个控制住。

    普才夫妇想要跑过去护住他们的孩子,可是被其他村民拉住了。

    普才夫妇只能在地上默默地流泪。

    其他人也是叹息不已。

    族长正闭目等死,忽然听到有人叫住手,那道到了脖子上的寒气随之消失了,知道自己是捡回了一条命,可是心里却埋怨陈友谅道:“唉,终究是个孩子,经不起这点考验。”

    达鲁花赤叫人控制住了他们两个,命人把他们押了过来,问陈友谅道:“是你叫本官住手的?”

    陈友谅点头道:“不错。”

    达鲁花赤摸了摸下巴,道:“你可知道本官此来的目的?”

    陈友谅淡然道:“大人宅心仁厚,自然不是来杀人的。我说的可对?”

    达鲁花赤呵呵一笑,道:“你小子很会说话。要是平时,也许本官就把你带走了,好好加以培养,也许是个不错的人手。可惜啊,咱们相遇的不是时候。”

    陈友谅道:“多谢大人错。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达鲁花赤点点头,道:“恩,你不说本官也会提的。”

    陈友谅道:“此事跟这些人无关,包括我的弟弟,可否将他们放了?而且您也得向长生天保证,不再伤害他们。”

    陈友仁急道:“哥哥……”

    陈友谅没有理会他。

    其他村民也吃惊地看着陈友谅,心里不是滋味。

    尤其是族长,眼睛已经潮湿了,暗暗感叹道:“这孩子……”

    达鲁花赤笑吟吟地道:“本官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好,本官以长生天的名义向你保证,只要你拿出那东西来,本官即刻就放了他们,而且绝不再伤害他们。”

    陈友谅道:“多谢大人。你也看见了,东西现在不在我上,请大人将他们放了,我即刻就带大人去取那东西。”

    达鲁花赤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道:“好吧。”一挥手,将所有的人马都撤到了边,解除了对黄蓬山村的人的包围,包括被控制的陈友仁,也放了,然后道:“小子,怎么样?可以带我们去取那东西了吗?”

    陈友谅看了看那些乡亲,尤其是自己的父母,再抚摸了一下旁边陈友仁的肩膀,道:“弟弟,以后孝敬爹妈,就全靠你了。”

    陈友仁摇了摇头,道:“哥哥,我跟你一起去。达鲁花赤大人说过,只要将那东西给了他,他就会既往不咎,饶过咱们的,怕什么?”

    达鲁花赤楞了一下,讪笑道:“是啊。只要你们把东西拿出来,本官就既往不咎,饶过你们。”

    旁边的沔阳府总管皱了皱眉头,不由出声提醒道:“大人……”

    那边的左捕头也打算开口说话,但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达鲁花赤却似乎没有听到和觉察似的,笑吟吟地看着陈氏兄弟。

    陈友谅看了看沔阳府总管和左捕头,皱了皱眉,对陈友仁低声喝道:“听我的话,快回去。”然后把他往村里人那边一推,对达鲁花赤道:“大人,我们走吧。”

    说着当先转,向右边的草丛里走了进去。

    达鲁花赤犹豫了一下,还是一挥手,示意两个手下跟着自己,一起和陈友谅去取那东西。

    陈友谅见他们只跟来了三个人,停下不走了。

    达鲁花赤道:“怎么,你想反悔了?”

    陈友谅道:“不是,是我怕到了那里,人手太少,取不到那东西。”

    达鲁花赤皱眉道:“取不到?怎么会呢?你不是和你弟弟两个人放的吗?你们才多大?你们放的东西,我们这么三个大人还会取不到?你不会是耍我们吧?小子。”说到这里,眼睛里已经露出了一道凌厉的光芒来。

    陈友谅淡然道:“岂敢?实不相瞒,大人,我们兄弟刚才放那东西的时候,是放进了一个洞里去的,也不知道那个洞有多深,所以我还是希望大人您能够多带些人去。这样大家才好想办法,一起把那东西取出来。”

    达鲁花赤听到这里,忽然哈哈一笑,道:“小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其实是怕本官把这些人留在这里,等我们去取东西的时候,他们再下手杀掉这些村民,对吧?”

    陈友谅微微一笑,道:“大人您要这样认为,也未尝不可。”

    达鲁花赤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一副很开心的样子,道:“好好好,本官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小子。好吧,所有人听令,一起跟着这位小兄弟去取东西。不过,为了防止你突然逃跑,本官必须得对你采取点措施,你不会反对吧?”

    陈友谅道:“什么措施?”

    达鲁花赤道:“也没有什么,就是委屈你一下,让人用一条绳子绑住你的双手,你在前面领路,我的人跟在后面拉着绳子。总可以吧?”

    陈友谅想了想,道:“好吧。”

    于是有两个衙役上来用绳子绑了陈友谅的双手,派一个人在后面拉着那条绳子。

    陈友谅道:“那我们就走吧。”于是转向前走去。

    那边沔阳府总管和那左捕头似乎还是不放心,忍不住一起上前对达鲁花赤道:“难道大人真的信他?”

    达鲁花赤哈哈一笑道:“有什么不信的?难道你们不信?”其实他心里在说:“你们两个蠢材哪里知道,我会信他?可是那东西确实着落在他上,如果现在和他闹僵了,他来一个鱼死网破,就什么都捞不到了。现在只能先顺着他,等那东西一旦到手,哼哼。”

    沔阳府总管和那左捕头见达鲁花赤的脸色变幻不定,似乎明白了他的意图,互相看了一眼,答道:“信。”

    达鲁花赤呼了一口气,道:“那就走吧。”一提缰绳,骑马跟着陈友谅走进了右边的草丛。

    其他官兵也跟了进去。

    看着他们都走了,陈友仁跟在这些人的后面叫道:“哥哥。”就要跟过去,却被旁边撵过来的族长一把抱住,道:“别去。听你哥哥的话。”

    这时那些村里人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放开了普才夫妇。

    普才夫妇立即过来,普才将陈友仁从族长怀里抱了过去,道:“友仁乖,别跟去。”

    陈友仁在普才的怀里挣扎了几下,没有挣开,只好点了点头,安静了下来。

    族长这时才问道:“友仁,可不可以跟爷爷说说是怎么回事?”

    陈友仁道:“族长爷爷,今天晚上……”

    就把事经过磕磕绊绊地说了一遍,虽然语句跳跃,有时候还辞不达意,但是最后大家总算明白了事的来龙去脉。

    大家都议论纷纷起来:

    “唉,这个友谅也真是的,何必去答应那个人的要求呢?这事这么危险。完全可以置之不理的。管他什么天完国主。都是造反分子。帮他们干什么?害得……”有人道。

    马上有人反驳他道:“你怎么这样说话?那些人造反还不是为了可以早点赶走蒙古人?让咱们能过上舒心一点的子。友谅能有这个机会是他的造化。你别忘了你也是汉人,甚至是‘蛮人’。”

    普才夫妇听了只是叹气流泪。

    族长皱眉道:“你们不要吵了,现在不是讨论对与错的问题,而是友谅现在引开了那些人,我们该怎么办的问题。”

    那些人都安静了下来。

    族长这才问陈友仁道:“友仁,你哥哥出来的时候有没有和你说他打算下一步怎么办?希望我们能为他做些什么?难道他真的会领着那些人去取那东西,把那东西送给他们吗?”

    陈友仁答道:“哥哥说他是骗那些人的,现在只是将那些人引到东山地去。尽量为咱们争取逃跑的时间。他说这回万一他死了,那个东西放在那里,等我长大了,再由我替他去送给那天完国的国主。绝对不能让那东西落到坏人的手里。”

    大家听到这里,都脸色发白,心中发寒:

    因为他们都知道一个恐怖的故事,一个关于东山地的恐怖故事。

    相传在当年大禹神王治水的时候,水族妖精相柳氏被大禹赶到荆州附近,潜藏下来。后来大禹治水治到这里,相柳氏急忙派黄龙去弄翻大禹乘坐的船只,要淹死大禹一干人等。

    黄龙奉命背起大禹神王等人乘坐的船只,船上的人都害怕起来。大禹神王叹息道:“吾受命于天,竭力以劳万民,生寄也,死归也,视龙如蝘蜓耳。”意思是:“我是被天帝派来的,全心全力为了万民劳,生有所寄托,死有所归宿,看待你这黄龙象蝘蜓(注:一种爬虫,全有光滑圆鳞,背面古铜色,有金属光泽,捕食昆虫,也叫“铜石龙子”)一般罢了。”面色没有丝毫改变,急命天将拥护住坐船。黄龙见大禹神王的船有天将相护,于是俯首低尾而去。但是它又不敢回荆州去见相柳氏,只好藏到了这里,化做了那边的东山。

    开始大家都以为这只是个传说。后来有人问起镇上博学的王秀才,他却言之凿凿地说:“此事绝对是真的,在《史记》中都有记载。《资治通鉴》里也有提及。不然你看无数年来,沔阳的人很少有人去过那里。因为去的人都已经叫黄龙吃了。当年的《沔阳府志》《诡异》篇里,就讲过,咱们沔阳有三大地,第一个就是这西山,哦,在沔阳城里叫西山,在你们村里是叫东山。当年蒙古人为了攻打襄阳,曾派兵从这里经过,打算来个出奇制胜,由于不熟悉这里的况,就贸然进了西山,结果,三万多人的军队都失了踪。要是那时候真的叫蒙古人从这里通过了,襄阳哪里用得了六年才打下来?只是因为这段历史不光彩,又充满了神秘色彩,蒙古人当权后,也曾经派人进过西山去探索寻找那三万元军,想要找出那些人失踪的原因,但是派出去的基本上都是有去无回,于是为了不引起地方上的恐慌,当权者就停止了派人进西山探索寻找的工作,只是叫人把这段历史在府志里抹掉。然后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不了了之了。所以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而我有幸就是其中之一,因为这段历史记载就是当年我参与编写《沔阳府志》时,亲手抹掉的。也就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了屡试不中的衰运。”

    大家都知道王秀才这个人死要面子,喜欢吹牛,也许他的确参与过编写《沔阳府志》,但这件事也许是他为了往自己脸上贴金才编的,而他屡试不中的原因,也许就是他这人太“迂”,所以都没有人往心里去。

    但是无数年来,黄蓬山历任族长都告戒村民,不要进东山,因为里面凶险异常,大家也都听族长的话,一直也没有人进去过,可是到了四十多年前,他们村有一个人偏不信,进了东山,但是一进去就杳无音讯,再也没有回来,他家里的人也不信邪,就瞒着族长请了两个不知道内的外人进去找那人,结果那两个进去找的人也没有回来,这样一来,人们才肯定了那里凶险异常,而现任族长也明确宣布,东山成为黄蓬山人的地,不许任何人闯进去。于是黄蓬山人宁可绕路去沔阳城,也不敢直接从东山上插过去。而别的地方的人,除了一些老人知道事的一点影子之外,都以为他们这样做,只是因为东山林密树多,攀爬不便而已。

    现在陈友谅居然带着那些人去了那里,那等于是有去无回,必死无疑了。

    普才夫妇垂泪哭泣起来。

    其他人只能默默地陪着普才夫妇难过,有的心软的人还流下了泪来。

    族长心里也很难过,但是这时候他不能表现出来,只能道:“你看看你们,一个个都象什么样子?友谅是个好孩子,他吉人自有天相,别人有事,不代表他就会出事。放心,他一定会回来的。万一就算他不能回来,我们也应该为他感到骄傲。希望将来咱们黄蓬山的子弟都能象友谅一样,舍小我成大义,大家能同心协力,把这些压榨欺负咱们的鞑子有一天彻底赶出中原去。”

    村里人听了族长的话,都停止了悲伤,男人们更是血升腾,有人问道:“族长,现在友谅暂时把他们引开了,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族长想了一想,道:“那些人跟了友谅去,也许会全都回不来了,但是官府不会就此罢休,还会派人来找咱们的。咱们就按照友谅说的,先避一避。按照以前的惯例,大家赶紧回去收拾一下,三分钟以后在村南的进山路口集合,我们躲到南边山里的老虎岩去隐居下来,等事平息下去,咱们再回来也不迟。希望老天保佑,咱们黄蓬山能躲过这一劫。大家快去准备吧。”

    众村民听了,立即按照吩咐,回去准备了。

    三分钟以后,果然大家都携老带幼地在南面的进山路口汇合,然后在老族长的一声令下,向山林里钻了进去。

重要声明:小说《龙珠阁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