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独斗二人(二更)

    地上满是鲜血和死尸,凉棚的老板早已吓得不知道去向,突然间就死了这么多人,一定会成为他往后的噩梦。

    这个是非之地,本来人们是有多远走多远。但是这个时候,却是又有两个人走进了凉棚,一个人是体极其肥胖的老者,沙大少也是天下少有的胖子,可是比起这个老者来,就像一个小孩。在这个老者颈上,却是坐着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妪,她高也有正常人那么高,可是浑却是瘦得没有几两,简直就像一具骷髅。

    “唐小三,你很不错嘛!这样都杀不死你!当在天柱山,真就不应该留你的命!”衰婆恻恻地说道,“但今天你一样跑不了,我保证,明年今便是你的祭辰。”

    唐小三轻蔑地道:“是吗?衰婆,当在天香楼我们又不是没有打过,貌似你还略逊我一筹。”

    被人踩了痛脚,衰婆嘶吼着道:“那有路江南给你撑腰,今天你却是没有这么走运了,我们老俩口联手,你想你能在我们手上走出几招。”

    唐小三道:“哦,原来你是想以多欺少啊!千万不要忘了,你们是两个人,我也是两个人啊!”

    “不,我们不是两个人!”衰婆恻恻地道,“你回头就知道了。”

    唐小三一回头,便看到凉棚外又站着两个人,一个是青年人,一个是白发老者。那青年人长玉立,相貌堂堂,服饰也极华丽,年纪虽然最多只有三十岁,气派却很大,看起来不但一定很有钱,而且很有权力。那白发老者满头白发,道貌岸然,看起来就像一个饱读诗书的老学究,一直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这二人正是“天子赌坊”的二老板上官刃和三老板司马晓。

    宫雪儿已经不自觉地往唐小三边靠近一步,显然她也知道二人来者不善。当在“天子赌坊”中她是亲眼目睹上官刃指刀的厉害。

    唐小三心往下一沉,本来他和宫雪儿二人对付肥公衰婆还有一点胜算,现在上官刃和司马晓若是缠住宫雪儿,就算他能够胜得了肥公衰婆二人的联手,宫雪儿也万万不是上官刃二人的对手。

    他缓缓地举起了绝世好剑,突然间电而出,奔司马晓而去。四人中,司马晓武功最弱,自己若是能够在一瞬间击杀他,那么只要自己能对付得了肥公衰婆,相信宫雪儿也能应付上官刃一段时间没有问题。

    可是,司马晓却似早知道他要对自己下手似的,唐小三还未出手,他就退到了上官刃后。上官刃右手中指一弹,便出刀锋一般的光芒,同时喝道:“唐小三,我们的对手并不是你,只要宫姑娘不参与你和肥公衰婆二位前辈的打斗,我们绝不难为她。”

    唐小三长剑一撩,将那缕刀锋破去,大声道:“我相信你,不然唐某这把利剑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取你二人项上人头。”

    说着,他回望了宫雪儿一眼,柔声道:“保重!”

    然后他再不说话,沉静地转过来,面对着肥公衰婆。大敌当前,自己所有的负面绪都不能有。是以,他虽然牵挂宫雪儿的安危,却是强迫自己什么也不要想。他只需要解决了肥公衰婆二人,才能确保宫雪儿的安全。

    唐小三天生就是一个赌徒,如今况下,他只能赌上官刃和司马晓不敢把宫雪儿怎样。他从来就没有输过,他只希望自己这次也不要输,如果宫雪儿有什么不测,他不能原谅自己。

    他已经越来越明白宫雪儿在自己心目中的重要。他就像自己的左膀右臂,平时不觉得什么,可是一旦失去,自己便要痛不生。

    唐小三再不迟疑,一出手就是轩辕剑法中最厉害的杀招“剑气如虹”。只见绝世好剑化作一道绚烂至极的彩虹,奔肥公衰婆而去。

    “来得好!”

    衰婆恻恻地怪笑道,她双手扬起,至少有十几种厉害至极的毒物被她打了过来。

    唐小三已经是万毒不侵之体,自然不怕这些毒物,但十几种毒物黑压压地打过来,缠在他的上、手腕上,却也是麻烦得紧。

    绝世好剑剑光陡然间暴涨,无数刀光剑影便把自己罩住。那些毒物,碰上这刀光剑影便如飞蛾扑火一般,当即便死翘翘了。

    衰婆脸上却是一笑,脚往肥公上一蹬,她就像一只更大的飞蛾一般扑了过来。可是当她临近唐小三织成的剑网时,却是突然间往下落,就地一滚,她手上已经多了无数枚毒针。

    唐小三这一招“刀光剑影”护住了前要害,然而下盘却是少有遮蔽,倘若让衰婆的毒针打在腿上,虽然不足以致命,但自己行动能力瞬间丧失,却是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这些子,连番与人交手,唐小三无论剑法和轻功都是越来越纯熟。尤其是那一为救满天飞,他克服空气的阻力,使得“浮光掠影”更上一层楼,这世间已经没有任何人能拥有他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轻功,就连轩辕皇帝都要自叹弗如。

    唐小三双脚轮番一绞,就如游鱼摆尾一般,人即刻直线上升。咝咝咝的破空声响过,衰婆的毒针全部打空。

    “轮到我了!”

    唐小三大吼一声,子凌空一翻,便头下脚上地一剑刺来,正是轩辕剑法中的第二式“刻舟求剑”。唐小三整个人就附着在这剑上,绝世好剑如天外殒石般直刺而下,极限的速度将空气都挤爆,划出灿烂的火花。

    衰婆此时全都处于绝世好剑的锁定下,已经不可能幸免,却有一个庞大的球滚来,将她撞了出去。绝世好剑如银河般倾泻而下,灿烂的剑光完全没入了球中。

    然而,并没有鲜血狂溢的场面,唐小三一击得手,却是急往外拔剑,却哪里拔得动。那个球一振,便现出肥公的本来面目,而绝世好剑锋利的剑尖却被肥公的铁嘴钢牙给咬住。

    “唐小三,看你死不死!”

    衰婆见唐小三的剑被肥公咬住,当即大喜,本来她就是颇为忌惮唐小三的剑法。现在眼看他剑法使不出来,如何不高兴,是以拧扑上,枯瘦的爪子往唐小三的前抓来。

    哧!

    就见一线流光从唐小三的左手大拇指发出,扎扎实实地穿了衰婆的这一只爪子,衰婆一吃疼,当即往外翻出,颇为吃惊地瞪着唐小三。

    唐小三咬牙切齿道:“老贼婆,爷的手段多着呢,不怕死的就放马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