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杀人嫁祸

    ( )    天柱山,山峰直插云天。它就像擎天之柱耸立在燕州城外。

    唐川带着唐小一一路狂奔,赶到天柱山,钻进密林深处。七拐八绕,直至确信后没有人追来,方才找了个洞隐藏起来。

    他低头查看唐小一的伤势,这一看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那一根透骨钉直没入腔,差一点就洞穿了心脏。

    唐小一伤势实在是太重,已经不能折腾了,得尽快疗伤。可是就在唐川准备给唐小一疗伤时,洞外却响起了脚步声。难道江南八鬼这么快就赶到了?唐川往腰间一摸,却是摸了个空。

    当他使出那一招“天罗地网”时,已经将上全部的飞镖打了出去。

    唐川眼中厉芒一闪,独臂反在后,巍然屹立在洞口。他已经下定决心,任谁进来,他都要拼命守住,确保唐小一的安全。

    洞口的落叶被脚步踩踏得沙沙作响,两个玄衣劲装的人出现在视线里,唐川心中一喜,来人竟然是张啸、徐风。但他随即断喝道:“张啸、徐风,你们不好好呆在燕州城,等候皇上的命令,却跑来这里作甚?”

    张啸、徐风施礼道:“唐大侠,我们已然查到江南八鬼对你们不利,特意前来帮忙,可惜我们来迟了一步,我们赶到时正好看见你带着唐少侠冲出来,不知唐少侠他伤势如何了?”

    “很严重。二位来得正好,请替我护法,我要为小一疗伤。”听张啸、徐风说的在理,唐川也不多想,急道。

    张啸、徐风互望了一眼,说:“唐大侠请尽快为唐少侠疗伤,我兄弟就在这里为你护法。”

    唐川回到唐小一边,将唐小一的体扶起,将上的衣服褪下,然后一掌印在他的后背。他的掌背之上,紫气缭绕。掌心和唐小一背部相接之处却是发出咝咝咝的声音,仿佛一块烙铁丢进了水里。

    渐渐地,唐川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而原本脸色苍白的唐小一脸上却是露出些丝血色。就听得噗的一声,一根透骨钉被了出来,急到对面的洞壁上,没入洞壁里。

    唐川又是一掌推出,将唐小一打了个旋转,他双掌并排印在唐小一的前上,此时正是关键时刻,若不能将唐小一的腔里的出血止住,他非得大出血而死。

    张啸走了过来,关心地道:“唐大侠,让我来帮你们一把如何?”

    “不行!”唐川喘一口气道,“我现在用的是我唐家独门疗伤心法,你们插手,非使得小一真气乱蹿,震碎心脉而死不可。”

    “唐大侠,我们是自己人,还是让我们帮一把。”徐风也走了过来,一边说一边就突然间一掌拍向了唐小一。

    “你想干什么?”唐川大骇,分出一掌迎上了徐风的掌。

    这时,张啸却也已经发动,一双蒲扇般大小的手掌一前一后,后发先至打向了唐川。

    他们二人手臂上青筋凸起,四根指头几乎同样长短,光秃秃的没有指甲。单凭这两双手,便可知道,他们的外门功夫实在已经练得相当不错。

    如果唐川撇下唐小一却是可以闪过张啸的攻势,但唐小一也势必真气乱蹿,狂躁而死。唐川大喝一声,又将一道雄浑的真气打入唐小一体内,将他体内正用来疗伤的真气压服,重新导入丹田。

    这时,徐风的掌已经拍到,两掌相撞,徐风向后翻出,但一震之下,唐川也是气血翻滚。而几乎同时,张啸两掌齐齐打在他上,一在后背,一在头顶。

    几乎没来得及哼一声,唐川就栽倒在地。

    唐小一也给磅礴的劲力波及,撞出老远,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父亲惨死,不目眦裂,嘶声道:“你们干什么?为何要杀死我爹!”

    张啸一招得手,恻恻地笑道:“这是皇上的意思,你们二人已经暴露份,江南八鬼顺藤摸瓜,迟早有一天要查到皇上头上来。为了免除不必要的麻烦,只能对不起你们父子了。”

    “放!我唐家世代忠烈,宁死不屈,又怎么会牵连皇上。”唐小一呸道。

    徐风也走了过来,和张啸互为犄角之势,他叹了口气道:“唐小一,我敬佩你父子英雄,你就自行了断。你如今重伤在,是无论如何都逃不了的。”

    唐小一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我会逃吗?你们杀了我爹,我恨不得吃你们的,喝你们的血!”

    说话间,唐小一强提一口丹田真气,左拳右掌,猛扑向了徐风。虽然是重伤之,但唐小一个强悍,这一下威力却也是颇为惊人。徐风往后侧闪,他犯不着和唐小一硬拼,毕竟以他和张啸二人联手,如果还拿不下一个重伤的唐小一,他们都要没脸见人了。

    可他们谁也没料到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却是突然间站了起来,断喝道:“小一,你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见唐川顽强地站了起来,满脸的血污就像远古的魔神一般。张啸、徐风大骇,都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爹!”唐小一激动地喊了一声,就待扑来。

    唐川用手一挡,道:“你快走,我断后!”

    “不,你先走!”唐小一执拗地道。

    “唐小一,你是不是要我当场死在这里!”唐川举起了掌,按在了自己头顶,缓缓道,“如今势下,我父子二人逃得了一人是一人。我行将就木,死则死了,你却是大好年华,犯不着为大夏朝献完青献终啊!”

    “爹!”唐小一泪流满面,深地看了唐川一眼,子往后翻出,掠出洞外。

    “追!”

    张啸、徐风齐齐扑上,截住唐小一。唐川子一横,挡在了他们面前。

    “轰!”

    张啸、徐风拳掌齐出,唐川的体像片枯叶般飞了出去。他本就是强弩之末,因为护子心切才让他支持到现在。

    洞外,唐小一目睹了爹的惨死,再不停留,几个起落,消失在远处。但他毕竟伤得太重,不过片刻,张啸、徐风便追了上来。

    “唐小一,我劝你束手就擒,这个鬼地方,你莫要以为还有人救得了你吗?”

    不要说唐小一现在无力再跑,就是能跑,也跑不了,后就是悬崖峭壁。他脸上的神狰狞,忽然间狂笑一声道:“好好好,唐爷今天就在这里和你们这一对狗奴才拼了!”

    所谓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唐小一这一发狠,拳、肘、肩、膝、腿……无一处不是杀敌利器。张啸、徐风二人闪转腾挪,目的很明确,就是消耗他的体力,看他重伤之躯,能坚持得多久。

    唐小一再强悍,也不是铁铸的,加上重伤在。这一番打斗,又迸裂了伤口,前鲜血狂飚,洒在地下,像开了一地红花。

    “是时候了!”

    张啸、徐风对望一眼,两人的形交叉往前踏出一步,四掌齐出。四道强劲的真气卷起地上的落叶狂舞冲向了唐小一,唐小一抱定必死之心,也是双掌齐出,和这股真气猛烈一对轰。顿时,他就像架断线的飞筝,向后飞出,摔下了悬崖。

    张啸走到崖边看了一眼,冷地说道:“这崖少说也有百丈高,这一摔下去,稳稳地摔成酱。”

    张啸道:“正是,那唐家父子太过强悍,我们这一次为太师除去两个心腹大患,还不知他将要如何奖赏我们呢。”

    徐风笑道:“最好送给我们无数美女,我们就能夜夜欢歌了。”

    张啸也笑道:“要我看,还是送银票最好。跟着轩辕洪,银子没有银子,女人没有女人,太不划算了!”说着他摸了摸口袋里厚厚的一沓银票,满足极了。

    他所以把这些银票都带在上,便是为了方便随时可以拿出来数一遍。这世间有很多东西都可以用银子买到,譬如说女人。只要有足够的银子,便没有买不到的女人。所以他很不赞同徐风所说的让高太师送女人的观点。

    有这么多银票在,他已经弄了几个女人。其中一个花了三万两,但即使三万两,他也是心疼得不行。他甚至想,如果能够买下这个女人上的某一部分多好,那就不用三万两了。

    所以他现在宁可去院买一夜*,也不肯把哪个女人养在家里。对于他来说,挣银子即使再容易,可女人却是银子填不满的无底洞。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