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极限速度

    ( )    唐小三纵马驰骋,出了兰国,嫣然公主,那美丽动人、温柔多的女子往后只有在梦里追寻了。

    唐小三心头涌起悲伤,连连纵马,片刻就奔出了数十里。

    忽然间,一阵细微的破空声响起,十来个持刀黑衣蒙面人突兀地出现在前面不远处,挡住了他的去路。

    “前面乃是是非之地,请绕路!”其中一个黑衣人沉声道。

    唐小三冷哼一声,放在平时,别人客客气气地叫他走开,他还真的会绕路。但现在心大坏,正无处发泄,正好拿这些黑衣人出气。是以也不说话,纵马扬鞭,朝着这伙黑衣人冲去。

    “杀!”

    黑衣人见状大喝了一声,顿时十来把长刀织成一片寒光向着唐小三杀来。

    仿佛根本没有看到那一片刀光寒芒一般,唐小三连人带马冲了进去,手奇快地探出,已经捉了一把刀在手,再向前一送,一股真力就传递到持刀黑衣人手上,直震得他虎口开裂。刀柄撞在他前,至少撞断了他三根肋骨。

    这不过是瞬间的事,唐小三抢刀在手,一阵惊天的杀气从他的上弥漫开来。

    “嚓嚓嚓……”

    几个呼吸之间,漫天的刀光如同遇到阳光的冰雪般瞬间消融,随着唐小三的动作停住,最后一个黑衣人长刀断裂,脑袋被砍去大半。

    “我怎么下如此重手?”

    看着遍地的尸体,唐小三猛地掷刀在地,痛苦地喃喃道。刚才这些人还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转眼间就气息全无。

    这些人虽然并非善类,可是他刚才完全可以把他们打晕,让他们不能为难自己就是了。

    练武,最重要的还是修心呀!不能就成魔了。

    唐小三长叹一声,为自己的血腥杀戮忏悔不已。他下了马,掘了一个大坑,把这些尸体全都掩埋了。

    恰好这时,远处响起一片打斗声,唐小三仔细凝听方位,悄悄地摸了过去。

    他将真气凝注双目,仔细辨别,便发现了,前方的一处平地上,有两个人正在打斗。其中一人是个满脸凶戾气息的中年人,正是那天龙教炼器堂的堂主纳兰狼奔,而另一位却是自称大侠的满天飞。

    那满天飞在唐小三眼里不过是个吹牛皮耍横的角色,现在和纳兰狼奔对阵却是没有显露丝毫败相。

    纳兰狼奔拳风呼呼,所向之处,皆打得山石崩裂。而满天飞却是逍遥自在,一把小飞刀忽东忽西,总是攻纳兰狼奔必救。

    两人比拼的结果看似势均力敌,但唐小三却是能够看出,纳兰狼奔体力消耗得极快。长久打下去,纳兰狼奔必输无疑。

    纳兰狼奔见自己久拿不下,不心中恼怒,拳势更加猛烈快捷。其威力之强,简直可以用撼天动地来形容。他这一番发狠,周围的一切可遭了殃,仿佛遭遇了十二级地震,二十级台风,在他们周围方圆一百步内,片草无存,地皮也生生地刮去了三尺。

    满天弥漫的尘土,在纳兰狼奔的掌风激下,久久不能落下,在他和满天飞的头顶形成了一层灰色的云团。灰色的云团随着他们的打斗而飘移,越堆越厚,就悬挂在他们头顶三尺的地方。

    谁也不曾料到这灰色的云团中,竟然伸出一根血骨来。这根血骨的一头镶嵌着一个透明的球体,球体中有血丝上下沉浮着。仔细看去,这些血丝像水墨山水画的线条一样,勾勒出许多场景,变幻不定,仿佛当中有一个小小的世界,森、恐怖的世界。只见血骨一挥,打向满天飞,正中满天灰手持飞刀的手臂,登时满天飞就如被鬼魂附一般,动弹不得,而那原本血丰满的手臂,却是在片刻之间干瘪下去,血化为枯皮,附着在骨头之上。

    “嗷!”满天飞痛叫一声,左手一扯,将那条手臂自肩头扯落。他头上大汗淋漓,痛得一张脸都变了形,狰狞地道:“想不到天龙教两大堂主都来了,我满天飞何德何能,却让你们如此看重。”

    血道人自黑气云团中现出来,收了血骨。之前血道人被唐小三毁去了一根血骨,现在又修炼了一根,但威力却还是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刚才他偷袭满天飞成功,吸食了满天飞的精血,血骨显得更加红润。

    他注视着满天飞,恻恻地道:“只要你交出‘女娲补天图’,本堂主饶你一命!”

    “哈哈哈!”满天飞大笑道,“我现在已经是残废之,你以为我还会在乎这条命吗?告诉你们,任凭你们使出万千手段,也休想得到‘女娲补天图’!”

    “如此,就休怪血某不客气了!”血道人手持血骨,打向了满天飞。

    忽然间,满天飞后,却多出一把剑来,一个人笑嘻嘻地闪现在他眼前。

    “唐小三,是你!”血道人瞳孔急剧地收缩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伤痛自己前一根修炼多年的兵器毁在唐小三手里,是以对唐小三充满了怨恨,血骨一挥,就扑了上来。

    唐小三已有对付血道人的经验,并不惧他,但纳兰狼奔在一旁虎视眈眈,他就不得不防了。

    另外,天龙教三大堂主,还有一个炼毒堂堂主玉面阎罗是不是也在此地,也是他颇为担心的。现在满天飞受重伤,全无战力,他可没有牛皮到自己可以独斗三人。

    一剑退血道人,唐小三喝一声:“满天飞,快跑!”他一把拽住满天飞仅剩的右臂,拉着他便飞奔出去。只要跑到自己的马边,上了马背,就安全了。自己完全可以留下来和血道人和纳兰狼奔周旋,让快马驮着满天飞先走。

    “跟我比快!”纳兰狼奔冷笑一声,他的“狼奔”亦是天下最厉害的几种轻功之一,极具爆发力。他展动形,电向唐小三。

    唐小三见过慕容飘的“逃命轻功”,见过莫轻痕的“凌波微步”,见过胖大和尚的“蝇舞”,他们都是顶尖的轻功,但是和“狼奔”比起来似乎又要稍逊一筹。

    狼这种动物,凶狠好斗,奔跑到极速时,四蹄腾空,就像飞起来一样。纳兰狼奔的狼奔就是从狼的速度悟出来的,速度达到了一只最能跑的狼的一百倍。

    纳兰狼奔瞬间就移动至唐小三前,唐小三只有再逃。一个逃,一个追,倏忽间就奔出十里之外。

    唐小三的“浮光掠影”施展开来绝不下于纳兰狼奔的“狼奔”,但他吃亏在要带着满天飞。是以唐小三全力施展也只是处于胶着态势,纳兰狼奔追他不上,他也甩不脱。

    纳兰狼奔的自尊心受到强烈的挑战,他的形又瞬间加快三成。这一提速,他就在瞬间到了唐小三后背,一拳轰出。

    唐小三听见后背风响,闪错过,就这么一滞的功夫,血道人也追了上来,和纳兰狼奔前后堵截。

    唐小三看看满天飞,因为失血过多,已然晕厥。自己若是丢下他,倒是可以安然脱。可是自己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他就想要把满天飞带走。

    自己绝不能丢下满天飞,而要带着他,只有比纳兰狼奔的速度更快,既然纳兰狼奔的速度可以瞬间提高,自己为什么不能呢?

    影响速度的要素有很多,有自的原因,也有外在的原因。自己已经把速度提高到极限了,已经不可能短时间骤进了,但是外在的原因却是可以避免一下。

    譬如风,是一个最能影响速度的。人在走动时还感觉不到空气对自己的阻力,但极速行进时,就能感受到擦而过的呼啸的风势,这股风就是因为空气受到推挤产生的,推挤得越快,风的阻力越强。如果能够有效避免空气的阻力,就能有效的提高速度。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空气是一种存在,而且是漫浸天地的存在,除非在真空中,人行动是不可能不推挤空气产生阻碍自前进的阻力的。

    但是有一种人能做到,他们往往能化阻力为动力,他的形极其巧妙,移动时就像游鱼一样。水对鱼的阻力亦是极强,但鱼最是喜溯逆流而上,这是因为他们自具备了化解阻力的本领。

    想到这里,唐小三微微一笑,将满天飞扛在肩头,冲了出去。他的法比游鱼更高明,展动形时,不是直线前进,而是稍带“S”形,这样大量的空气阻力在他极速前进时在后围成一股气流,成为他的推力,使得他的速度更快。即使那貌似轩辕皇帝的老乞丐见了也要为唐小三的这种改良版“浮光掠影”惊叹不已。

    改良,多么美好的一个词,但是真要做到成功的改良,其艰辛可想而知,若非一代宗师,谁也不敢起这个妄念。唐小三却做了,还做到了。任凭纳兰狼奔舍了命似的追赶,总还是和他的差距越来越大。

    奔行了一段路,估摸着已经到了安全地带,唐小三将满天飞放了下来,一掐他的人中,满天飞醒了过来。他看了唐小三一眼,目中露出惊奇之色道:“你居然能将我从天龙教两大堂主手中带出来,真是不简单哪。”

    唐小三笑道:“你也不简单,居然能和天龙教炼器堂的堂主纳兰狼奔打个平手,如此修为却甘心在这西域之地受苦,却是为了哪般呢?”

    满天飞凄凉地一笑道:“唐兄弟,我看你有大侠风范,就不瞒你了。我先祖本是一代大侠,伏羲大帝除尽妖魔后,为了避免人间再受妖魔侵袭,将神剑留在了人间。当时为了安全其见,我的先祖和三个正义人士将神剑藏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并且将这个藏剑的地方绘在了一张女娲补天图中,整张图截成四份,分别保存。世事流转,十万年过去了,这其中发生了多少事。其他三家的女娲补天图都被人争夺走了,只有我满家隐姓埋名,一直将图保存到今天。”

    忽然间,他抓住唐小三的手道:“我满天飞眼看不行了,可是女娲补天图绝不能落在歹人手里,这是先祖的心愿。唐兄弟,你一定要替我保护好女娲补天图,待到有朝一四图拼在一起,找到伏羲除魔剑,为天下苍生做一番事。”

    唐小三知道满天飞手中也有一张“女娲补天图”,如何不喜,当即道:“满大侠,你放心,只要我唐小三还有一口气在,我一定好好维护女娲补天图的周全。”

    满天飞见到唐小三点头,猛地一把撕开裤管,大腿上赫然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瘤。他手腕一翻,一把小飞刀出现在掌中,立即一团带血的瘤被切割了下来。

    “捡起来!”满天飞喘息着道。

    唐小三依言捡起,却发现了一件怪异的事,这个瘤其实并非瘤,在瘤里还藏着一张折叠了多层的纸,但又不似纸,光滑柔软,就像一张皮,皮上绘着片湛蓝的天空,还有一个明显是绝色美女的手臂和上截右半边子,她的右手里正托举着一块五彩石。

    “女娲补天图!”

    唐小三惊奇不已,这满天飞竟然将它缝在自己的体上。再看满天飞,满脸笑容,已经没有了呼吸。他卸去了心头的重担,对于这个世界已经是没有任何牵挂和遗憾了。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