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执子之手

    ( )    唐小三体内有着万毒之毒和天蛇地蝎这三种绝世之毒,自然不怕古度天尊喷出的红色尸气。可是嫣然公主却是**凡胎,她一察觉到气味不对就屏住了呼吸,但是也有少量的红色尸气被吸进体内。即使是这少量的尸气,后果也是极可怕的,她立即浑抽筋,就像六月天站在大火炉旁边,汗水汹涌而出,她的衣服已经湿透,将她体的曲线完美地展现在唐小三眼前。

    唐小三发觉了嫣然公主这种变化,自然一惊,这时古度天尊已经站起来,跳出了悬棺。他枯瘦的手指向着唐小三头顶抓落。古度天尊即使变成了一具干尸,但因为他脑海里还残留着自己武功的记忆,本来就是一个武人,是以威力比一般的万年干尸不知强出了多少倍。

    唐小三抱着嫣然公主闪到一边,他放好嫣然公主,嫣然公主抽搐得更加厉害,浑的水分蒸发得更快,她几乎就像水里捞出来的。唐小三虽然心急嫣然公主,可他知道目前只有先解决这叫古度天尊的万年干尸再说。

    绝世好剑在手,划出一道玄奥的轨迹,直刺万年干尸。哧的一声,古度天尊上现出一道剑痕,却未被刺破。古度天尊还在休眠状态,唐小三就难以割破它的尸体,现在古度天尊已经在万年尸虫的召唤下醒过来,其能耐自然高出了许多。

    古度天尊变成了万年干尸,尸体柔韧大打折扣,可是功力却有增无减,万年的功力挟带着劲风扑向唐小三,唐小三不能退。这一掌要是打在嫣然公主上,她岂不是要灰飞烟灭。他来不及多想,咬牙跺脚,硬接了这一掌,绝世好剑使出一招刀光剑影,包裹住全

    “轰!”即使唐小三所采用的角度极佳,卸去了大部分劲力,饶是如此,他也被震得飞了出去,吐出一大口血。

    古度天尊机械地向前挪步,一脚向嫣然公主踩去。唐小三却因为重伤之下,一时抢救不得,蓦地喝道:“古度天尊,嫣然公主乃兰国公主,你竟敢弑主犯上不成!”他想到古度天尊为古兰国法师,自然是忠于兰国,所以急中才如是说。

    他只希望自己这一把莫要赌输,因为他输不起。一个人只有面临生死抉择时,才会明白一些曾经被自己忽略的东西。也就是在这一刻,唐小三竟然认识到――嫣然公主竟然在自己心中占有如此重要的份量。她和宫雪儿一般都是自己此生不可或缺的人。

    还好,古度天尊收住了脚,没有踩下,却也没撤回来,干瘦的脚爪就停在嫣然公主面门一尺的地方。这一脚踩下去足有万斤之力,唐小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古度天尊似乎在思考唐小三的话,他脑袋往下一低,盯着嫣然公主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干瘦的脚爪往一边踏去,去追击唐小三。

    唐小三拧扑上,却从古度天尊的腋下穿了过去,他法比古度天尊快上数十倍,将嫣然公主抱在怀里,奔出洞去,小黑正在洞外等他们,他抱着嫣然一跃上了雕背。

    打不过,只有溜,唐小三逃跑的功夫,已经变成干尸的古度天尊当然是望尘莫及。但是古度天尊却在万年尸虫的召唤下,依然向着洞外追去。洞外就是滔滔奔流的塔里木河,它一脚踏空,跌下了塔里木河。干尸最是怕水,就像一桶石灰扔进了水里。古度天尊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冒起了一阵白沫后,终于溶解在水里。

    □□□□□□□□□□□□□□□□□□□□□□□□□□□□□□□□□□□□□□□

    嫣然公主极速地抽搐着,浑汗水蒸发得更加剧烈,人已经整个地瘦小了一圈。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唐小三看着怀中痛苦不堪的嫣然公主,急得手足无措。

    陡然,他想起了自己是万毒不侵之体。不管了,什么阳对立?还有阳调和呢!唐小三划破自己的手腕,强行将鲜血灌入嫣然嘴内。就像渴极的人,嫣然自然地吞咽着。

    也真是歪打正着,唐小三的血液一进入嫣然体内就起了变化,嫣然公主的脸上不再出汗,体形也开始了眼可见的膨胀。古度天尊的红色尸气虽是剧毒,但唐小三的血液却也含有剧毒,以毒攻毒,便取到了绝妙的效果。

    陡然,嫣然公主一阵疯狂的挣扎,唐小三把持不住,差点栽下雕背。这里可是千米高空,唐小三一边吩咐小黑往下降落,一边死死地抱住嫣然公主,将湿漉漉的脸颊贴在她滚烫的脸颊上。

    渐渐的,嫣然公主停止了抽搐、挣扎,巨痛中的她似乎感受到了唐小三的心跳,那是自己恋人的心跳,为她的安危而紧张、挂牵的心跳,她完全沉浸在这种幸福的感受里,以致于忘记了巨痛……

    黄昏后,圆盘似的月亮升上天空。异域的月亮,光辉、圣洁,它明亮的光芒投在万里黄沙上,万里黄沙就像被笼罩上了一层轻纱。这里是嫣然公主的故乡,她非常喜欢在月光之下的黄沙地赤脚奔跑,但是此时她更喜欢这种被恋人紧紧拥抱的感觉。

    经过几个时辰的调理,嫣然公主已经完全恢复了,唐小三的血液真乃解毒圣药,嫣然现在就比没中尸气前还要健康,她的肌肤更加光泽动人。

    唐小三也是宁愿就此沉醉,不复醒来,可是一个男子汉,就应该有所担当。天香姑娘还等着他去救。儿女长,英雄气短,又岂是他唐小三所为。

    他仰天发出一声叹息,放下了嫣然公主,向着无边黄沙走去。他不敢回头,他害怕自己一回头,就再也舍不得走。

    但是他必须走,纵然一个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但是是专一的。一个人就不能三心二意,他现在还不明白宫雪儿、嫣然公主二人中,他谁更多一点。

    唐小三不是一个好男人,却是一个男人,两个女孩,他注定只能选择一个。如果他幻想着享齐人之福,对另一个女孩便不公平。

    唐小三的背影渐渐远去,消失在黄沙的尽头。嫣然公主蓦地坐了起来,惆怅地看着远处,但是她没有哭。唐小三第一次离开她时,她哭了,哭得很伤心,甚至还不顾女孩应该有的矜持,追了过来,只希望能够多和他在一起一分一秒。

    但是经历了一次死亡,让她的心境更加成熟。两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嫣然公主拭去泪水,脸上绽放出笑容,喃喃地道:“唐大哥,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不管你还会不会回来,嫣然体内流淌着你的血液,这一颗心始终属于你,为你而跳动。大夏朝人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们虽然不能相伴着老去,但我可以直到垂垂老矣,都盼着你,等着你。”

    唐小三一脚一脚地踏在黄沙里,每一脚抬起就在黄沙里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他的心沉重而压抑,也许这一辈子他都不可能再回到这里。想到嫣然公主夜夜独守空房,倚窗望月思念他的形,他的心里在滴血。

    陡然,他狂吼一声,向前奔跑起来。就让嫣然公主独守空房去,天下又不止是我唐小三一个男人。也许,若干年后,她终会把自己忘记。唐小三这样安慰自己,但是他心中却知道这样的安慰有多么苍白无力。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