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嫣然公主(上)(二…

    ( )    这金雷王子本也是骄横不可一世的人物,奈何裴统领的惨死给了他当头一棒,是以他客客气气地请台下武人上台赐教。

    本来裴统领和金雷王子打的如意算盘是,先由裴统领把比武招亲的武人打个落花流水,在确定没有人再上台后,金雷王子上台,裴统领佯装被打败,由金雷王子夺得头魁。即使按规定还要打败嫣然公主,但想嫣然公主一介女流,武功应该不会太高,想外功已经修炼到极致的金雷王子能够应付自如。

    裴统领一死,金雷王子失去护符,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了。但是良久,并无人登台,像裴统领这样的高手都死于非命,谁个也没把握自己能支撑到最后,而且金雷王子虽然武功不高,可他背后毕竟有一个龟兹国,这是任谁也不愿意得罪了。

    见无人登台,金雷王子内心不狂喜,冲着演武门城上就喊道:“嫣然公主快下来,看在你我即将成为夫妻的份上,我怎么也会让你个三百招的。”

    此话却说得满了。嫣然公主既然立下规定,最后的胜者必须和自己过招,将自己打败,其修为又怎么可能没有过人之处。

    只见嫣然公主轻“嗨”一声,一个漂亮的仙鹤展翅,落到金雷王子前。幽香扑鼻,金雷王子不深呼吸了一口,很享受的样子。

    这种香气不是脂粉味道,而是好像百花一样的清香,让人闻过之后神清气爽,飘飘仙。其实就是百花的清香,比起嫣然公主上自然散发出来的体香,也是稍逊一筹。

    嫣然公主紫色衣裙,外罩紫色披肩,就像九天上的紫衣仙子款款降落红尘。

    看着金雷王子色迷迷的表,嫣然公主眼睛里闪过一丝寒芒,却又彬彬有礼道:“金雷王子下既然倾心嫣然,前来比武,嫣然深感荣幸,但是按规定,要想被招为驸马,还是要等胜过了嫣然再说。”

    金雷王子色迷迷地看着嫣然公主,涎着脸说道:“无妨,小娘子就请出手,我金雷怜香惜玉,就让你六百招。”他又当即增加了三百招,当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啊。

    嫣然公主也不再客气,躯一晃,双掌轻盈地向金雷王子拍来,金雷王子嘿嘿一笑,心道:“花拳绣腿,就是让你打上一掌又何妨。”

    金雷王子凸肚,真就受了嫣然公主一掌,嫣然公主软绵绵的一掌打在上,皮上确是完全可以承受,可是四肢骨胳却是起了一种异样的变化。金雷王子不光外功修炼到了极致,内功修为也是不俗。

    一般说来,修炼外功的都是穷人家子弟,而修炼内功的多是富人家子弟。富人家子弟有钱,更容易买到内功修炼法诀,金雷王子为龟兹国三下,王宫里的内功修炼法诀汗牛充栋。只是因为金雷王子更喜欢修炼肌所带来的成就感才修炼外功,毕竟靠真气提升的肌力量和肌的力量相比不是一码事。

    金雷王子一察觉体有异,真气立即汇集到中掌部位,饶是如此,嫣然公主的“化骨绵掌”也让他受伤不轻,他蹬蹬蹬后退几步,强忍住涌到喉咙的一口血,才没有出更大丑。

    化骨绵掌,其实就是劲掌。练掌,最难练的就是劲。而且男人一般都不练劲掌,就怕把自己练得阳怪气,不男不女。

    金雷王子大意之下险遭嫣然公主重创,再不敢大意,他挥拳踢腿和嫣然公主斗在一块。嫣然公主一介女流,“化骨绵掌”就像为她量定做的,漫天的掌影笼罩了金雷王子,所过之处,掌风飘飘。

    不光是金雷王子吃惊不小,台下的众多武人也是大吃一惊,想不到嫣然公主竟然有如此修为,掌法神奇不说,内力修为更是达到了骇人的地步。

    金雷王子也是不弱,双掌上下翻飞,他吃亏在先,现在渐渐占据了主动地位,毕竟以他修炼到极致状态的外功修为,加上本的内功修为,已经是不用惧怕任何人。只是金雷王子一直没有暴露自己的内功,乃是和裴统领一样,是他最大的秘密。但现在面对嫣然公主,却不得已使出了内功,方能与其抗衡。

    外功和内功相结合,金雷王子的肌力量更加恐怖和变态,他的防守就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巨网,守中有攻。哧!嫣然公主的袖子被撕下一只,露出嫩藕似的胳臂,金雷王子贪婪地嘴角,却是不敢稍有分神。如果让嫣然公主的“化骨绵掌”再招呼自己一下,他不敢肯定自己还能不能捱得住。

    “无耻!”嫣然公主见自己袖子被撕,神态上露出些许羞态,可是掌法却并不凌乱。二人掌来掌往,拼了一百来招,金雷王子毕竟技高一筹,刷,嫣然公主蒙脸的紫色纱巾又被扯下,露出一张比三月阳光还要明媚的俏脸。

    金雷王子自然是呆了一呆,他设想过嫣然公主的美貌,可却不是这个美法,就是人类所有赞美的语言都无法描述嫣然公主的美。台下的武人亦是屏息敛气,全被嫣然公主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惊世绝俗的美惊呆了。

    当嫣然公主脸上的青色纱巾被扯落时,在场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得说不出话来。唐小三也是同样地*,沙红珠、宫雪儿都是绝世美人,可是和嫣然公主比起来,却还是稍逊。嫣然公主绝美的容颜,完美的气质,美得几乎让人忘了呼吸。

    那边金雷王子一呆之下,嫣然公主的“化骨绵掌”已经拍到,金雷王子吃过一次亏后,注意力高度集中,刚才不过是被嫣然公主的无以伦比的美貌所倾倒。待到嫣然公主的“化骨绵掌”挨近面门时,他恍然惊觉,一个“蛇形刁手”刁住了嫣然公主的手腕。

    手触处柔若无骨,加上嫣然公主的体香扑鼻而来,金雷王子不住一把将嫣然公主拉进怀里。

    “狂徒!”嫣然公主又羞又恨,无奈金雷王子双臂有万斤之力,几番挣扎,却是脱不得。

    “呼!”陡然一片巨大的黑影遮住了擂台,半空中急冲下来一只大雕,双翅展开来足有两米开外,黑亮的爪子泛着寒光。

    大雕双爪一张向着金雷王子头顶抓落。大雕是嫣然公主从小的玩伴,和嫣然公主心意相通,嫣然公主和金雷王子打斗时,即使嫣然公主处于劣势,大雕也没有参战的意图。但是它现在却感知到了主人那种愤懑却又无何奈何的心理,是以不管不顾地猛扑下来。

    大雕的双爪可是能够开山裂石的,即使百炼精钢也要给它抓个窟窿,嫣然公主练功时也没少和它切磋较技,是以此大雕也远非一般大雕可比。它双爪直抓金雷王子头顶,乃是攻其必救,只要金雷王子出手拦截,自然会放开嫣然公主。

    可是金雷王子却没有这样做,谁曾想到他一只手箍住嫣然公主,另一只手却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来,迎风一抖就伸得笔直。大雕的双爪可是连百炼精钢都要抓个窟窿,金雷王子这把剑却不是百炼精钢制成,它的坚硬程度比百炼精钢还要硬上一千倍,乃是龟兹国镇国之宝。

    关于此剑的来历真是大有来头,乃是千年前龟兹国的一个高手深入洪荒之地十一年,斩杀了一头妖兽,用它的兽筋炼成,是以能曲能伸,能软能硬,端的厉害非常。

    可以说任何人拥有此剑,实力提高一阶毫无疑问。金雷王子手持此剑,目光中显出毒之色,嫣然公主察觉不妙,大喊一声道:“小黑快逃!”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