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比武招亲(1)

    ( )    只有不到三百人顺利通过宫二门,获得比武招亲的参赛资格。几个脸掩轻纱,却掩不住天生丽质的兰国宫女前面引路,来到一个宽敞的屋子。每位有资格参加比武招亲的参赛者都必须由宫里的几个有名的画师画像,这是为了防止万一有人趁比武时间乱,宫廷的卫兵可以在第一时间掌握乱者的相貌特征。

    十个画师足足画了一天,终于画完了所有参赛者的像。

    休息了一天,唐小三和其余参赛者一样,按时赶到兰国王宫,在对照了由画师另外复制的画像后,他们按秩序进入王宫,明眸动人,穿着单薄的宫女前面引路,单单这些宫女就是天香国色,艳丽无比,号称兰国第一美人的嫣然公主又是如何的倾国倾城呢?每个人心里都揣测着,洋溢着幸福的憧憬。

    金雷王子率领裴统领走在一行人的前头,裴统领已经暗中调查了,那个“丧尸门”的年轻人登记的名字是拓跋俊,武功确实不错,可是和自己的修为比起来还是要低几筹,裴统领相信他在自己手里走不过三十招。

    至于唐小三,裴统领已经在心里把他排除了,虽然唐小三赢了薛十三娘。但裴统领认为唐小三赢得侥幸,他断定唐小三的修为不会超过那个“丧尸门”的年轻人,他当然不惧唐小三。他甚至后悔自己那两盒金子送得太仓促了。

    兰国王宫,演武门前的广场上,此时已经搭起了一个高约一丈,边长超过三丈的正方形擂台。擂台的正北面紧挨着演武门,高约三丈的演武门城上坐满了兰国的王公贵胄,兰国国王坐在正中央,边一个面掩青色纱巾的宫装女子,正是兰国国王的独生女儿嫣然公主。瞧那段,那明眸,不愧是兰国第一美人。

    擂台的其他三面各有三百名御林军,带队的军官虎背熊腰,都是外功修为不弱的高手。九百名御林军,也是兰国一万名御林军中的佼佼者,单手都能举起百斤以上,一拳击出,更是重达五百斤。

    前来参加比武招亲的都是一时的豪杰,瞧这阵势也循规蹈矩,不敢喧哗。唐小三自自然然地站在队伍中。边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和一个同样剽悍的大汉说道:“哥哥啊,看见了吗?嫣然公主呃,虽然掩着脸,可是你看她的外形,从部到股,哪一样不是倾国倾城。”

    唐小三不皱了皱眉,心道:“有趣,这个大汉光凭部和股怎么就能断定是倾国倾城呢?也许是个大麻脸也说不定!”

    他盯着嫣然公主的形,不可否认,光从外形来说,她就是个极少见到的美人。他的心里不由得对于嫣然公主的长相也充满了期待,可惜隔着面纱,任凭他运足目力也是瞧不见。

    剽悍大汉瞧着络腮胡子,悄声说道:“弟弟,别多嘴!我们只是来瞧闹,长见识的,嫣然公主长得怎么样和咱们无关,你要是嫌命长,就上台试试,保证马上有人把你撂趴下。这里比咱俩武功高的人物,可是一抓一大把。”

    剽悍大汉说的倒也是事实,能够杀进来的多半是高手,偶有个把低手能够进来,也是经过一番苦战,那考验的六个武人怕自己受伤,只好放水。剽悍大汉和他的兄弟正是这般形。好在他们也并没有争驸马的奢望,只是想通过观摩人家的比武,增长见识,提高自己的修为。

    □□□□□□□□□□□□□□□□□□□□□□□□□□□□□□□□□□□□□□□

    “当!”一声清脆的钟鼎声传来,回在兰国的王城,令所有人为之精神一振,一时间原本喧闹的广场上顿时安静下来。

    时辰到,兰国国王从演武门城上飘下擂台,却很不雅地趔趄了一下,差点栽了个大跟头。

    兰国国王虽然只有四十几岁,可是一张纵过度的脸却显得晦暗,长着几个老年斑。因为他的史源远流长,某些机体的功能就衰老得如同千年文物,尤其让他难以启齿的是,他经常需要御医配制一些能够解决下面举而不坚、坚而不久的秘药。

    兰国国王憋足一口丹田真气,高声道:“寡人宣布,比武招亲现在开始!”说罢,他转望望高高的演武门城,明显地有些发憷。

    可是众人并不在意。“当当当当当当!”钟鼎声再度响起,接连响了六声,听在耳里,就有种血沸腾的感觉。

    嫣然公主漂亮地一跃,一个燕子三抄水,跃到兰国国王跟前,一手托住兰国国王的肘关节,往上一抬。就这样,父王借着女儿的力量,很轻松地跃上了演武门城,早有两个宫女扶着他坐到位子上。

    此时,嫣然公主朝着东、南、西三面一抱拳说道:“各位嘉宾远道而来,嫣然这厢有礼了,现在就开始比武,按规定夺得头魁者再胜过我之后就可以成为兰国驸马,不论老少,不论美丑,只要是男子,只要忠于兰国,嫣然一概以相许。”

    众人不一阵心旌摇,嫣然公主字字清越,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说不出的悦耳动听。听得人心里痒痒的,麻麻的,说不出的通体舒畅。说罢嫣然公主又是一抱拳,展动形,优雅地飘上了演武门城。

    随着嫣然公主话音刚落,早有一个人按捺不住,跳上了擂台,此人长玉立,一张脸油油地挂着微笑,像一个女人。不笑的时候都有三分笑,一笑起来似乎整个人都在笑。*大盗慕容飘*无数,不知是不是接触的女人多了,上也带了三分妖娆之气。

    也许知道自己名头不甚光彩,慕容飘也不报家门,而是地笑道:“哪位高手上台讨教?”他却一边说一边打开手中的一把折扇旁若无人地扇起来。

    “我来会你!”一个面貌丑陋至极的老者跃上台来,沉声道,“慕容飘,你可认得老夫!”

    慕容飘冷漠地摇摇头,道:“你是哪根葱,也配慕容某认识。”

    老者悲声道:“十七年前,你在大夏朝天子脚下,长安城内我三个女儿。我一怒之下杀了三个女儿,并自毁面目,誓杀你报仇。我寻了十七年,终于让我寻到了你。”

    老者遭遇虽然悲惨,却没有人同,毕竟女儿虽然被辱失节,却罪不致死。他亲手杀了自己三个女儿,却又是如何一个禽兽父亲。

    “如此甚好!我就松松筋骨,送你上路,黄泉路上,你们父女四人也好相伴。”慕容飘冷哼一声,折扇蓦地一收,向着老者的前要点来。

    大凡使判官笔的人都是认极准的点高手,慕容飘这把折扇的扇功就是从判官笔化来的,经过他十几年的修炼,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来得好!”老者口中轻喝,有些瘦小的子快速移动,手中一根齐眉铁棍凌空劈下。他完全不顾自空门大露,而是采取拼命的打法,定要和慕容飘同归于尽。毕竟三个女儿的惨死,十七年的怨恨,堆积到今天已经足以使他发狂。

    慕容飘武功比老者高出一大截,本来击毙老者不难,可是陡然遇见老者这种完全不讲章法的打法,却也缩手缩脚。他几次折扇都满有把握将老者一击而毙,可是老者的齐眉短棍也会砸在自己上。

    慕容飘自然不会选择这种两败俱亡的打法,他轻蔑地冷哼一声,围着老者滴溜溜地转起来。就像唐小三对付薛十三娘一样,冷不丁地偷袭一招,意在消耗老者的体力。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