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另有隐情

    ( )    “兰,你说什么,你疯了吗?”天香姑娘站了起来,声音里突然间显得凄厉可怖。

    “小姐,我没有疯,我知道你为我遮掩,除了是想成全我和他之外,还有自己的私心。你本就是想死……”

    “啪!”兰脸上重重挨了一耳光。

    天香姑娘脸罩寒霜,这本就冷漠的女子,此时犹如一块万年寒冰,叫人浑直冒冷气。

    兰却是并不妥协,竟然哧啦撕开了衣衫,她丰满的膛暴露在众人眼前,她的脸上却是闪现着圣洁的光辉。

    “小姐,你能够拼得一死,众姐妹又有什么好怕的,就让我来揭开天香的内幕。天香的主名义上是天香姑娘,实际却掌握在某个大人物手上。所谓的天香卖艺不卖,也全是扯谎,那些姑娘只是不是普通的卖而已,她们卖的对象都是大夏朝的达官显贵。这个大人物就是靠着这些姑娘牺牲色相,把大夏朝的许多文官武将牢牢地掌握在手中,渐渐有了架空当今皇上的势头――”

    兰这番话出口,不啻于投下了一个重磅炸弹,所有人的目光转而盯向了高鼎。兰虽然没有明言,但话外之音显然指向了他,而他又自己承认天香姑娘是他的义女。他和天香的关系匪浅。用后脑想一想,也会想到是他了。

    “你这个妖女,胆敢毁谤本太师,皇上,还请你替臣主持公道。”高鼎顾不得份,跪在了轩辕洪前。

    “高卿,自古宰相肚里能撑船,你怎么就这么没有耐心呢?朕并不是那种不辨事非之人,无论她说什么,朕都是相信你这个国之重臣的。”

    说着,轩辕洪又转而向着兰道:“兰姑娘,你如此激动,还是先把衣服穿好,有话好好说。”

    兰凄厉地大笑道:“皇上,你贵为天子,可这就是你应该说的话吗?高鼎多年来处心积虑,窥视皇权,令你深感不安。为了占据主动地位,你多方派遣人手,终于调查到了天香的秘密,可是真要面对高贼时,你又怎么做起了缩头乌龟?”

    “大胆!”轩辕洪一声咆哮,饶是他异常镇定,也是气歪了嘴巴。

    古往今来,皇权高过一切。皇帝贵为天子,代天行事,有着无上的权威。但是现在在兰嘴里,所谓的天子,不过是敢做不敢当的脓包。

    天香大厅沉闷得叫人透不过气来。兰脸上轻蔑地一笑,又道:“拼得一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诸位不是一直想要追查出燕州城内刺杀各帮派弟子的神秘杀手是谁吗?”她注视着轩辕洪,伸指一点,“我告诉你们,幕后最大的黑手就是……”

    兰的话并没有说下去,一支飞镖洞穿了她的喉咙。

    与此同时,一声巨大的龙吟响起,早就蓄势待发的路江南闪蹿出窗子,向着一个正逃蹿的黑影推出一掌。

    “震惊百里!”

    这是降龙十八掌势大力沉的一掌。

    那黑影左袖空空,是个独臂人。右手反向后,出三只飞镖。三镖同时发出,分路江南上中下三个方位。路江南这一掌只要续力固然能将独臂人打死打伤,但自也显然要多一两个窟窿。

    “六龙回旋!”

    路江南变掌,一向内收,一向外展,两股不同的力道形成一个急转的漩涡,将三支飞鞭卷在里面,绞成粉末。

    那独臂人一心要逃,子正发力蹿起,蓦地感觉到一股绝强的力道从后撞来,卷得他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

    路江南而上,只待独臂人掉将下来,就将他擒拿。忽然间,斜刺里打出一掌来,劲道颇为不俗,路江南使一招“神龙摆尾”,和那掌实打实地撞在一起。

    降龙十八掌乃是天下至刚至强的掌法,论威猛程度,犹胜过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掌”。

    就听见一声清脆的骨折声,一个黑影向后翻出。

    “快走!”独臂人冲着那黑影大喝一声。

    这时,他也掉将下来,使一式“泰山压顶”向着路江南头顶狠狠踏来。路江南双掌向上一翻,拇指紧扣掌心。当李玉龙纵马踏他,他也是不惧,此刻又怎么将这瘦小的老者放在眼里。

    孰料,老者脚甫一落到他的掌面,就借势一点,人已远远地蹿了出去,瞬间便消失在视线里。而那边天香内的众高手追出来,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独臂人逃走,鞭长莫及。

    “是他!”

    飞鹰关正雄冷哼道。他已然一眼就认出这个独臂人是在神剑山庄暗道之中暗算他们的人。不待他吩咐,飞鼠韩霜已经追了上去。他武功不是很高,轻功却卓然不群,加上材矮下,实在是一个追踪高手。

    唐小三望着独臂人消失的影,却是露出一种惘然的绪。

    宫雪儿关心地道:“怎么了?”

    唐小三道:“不怎么。”他深心里却又道,“不可能的,不可能是爹。”

    众人回到天香内,轩辕洪兀自气得脸色铁青,纳兰大帝哈哈笑道:“何必和一介女流过不去呢?她不过是一个下人,死了也就死了,有什么还是要找正主儿。”

    他一说,众人又将目光齐聚到天香姑娘上。毕竟兰虽死,但话言犹在耳,难道天香真如她所说,是个藏污纳垢之地?高鼎真的利用天香姑娘的色相拉拢朝中文官武将,意图颠覆大夏朝?

    “说!”高鼎暴喝道,“天香,你虽然是我的义女,但天香涉嫌杀害燕州城众帮派弟子,我却是也不能护你。但你放心,若是有人想将屎盆子扣在你头上,我也是绝不放过。那人,想必是受了别人的收买,意图加害于你。”

    高鼎似鬼,只几句话,已经为天香指明了方向。只要将事全推到上,来个死无对证,天香姑娘自然可以安然脱

    天香姑娘却是凄凉地一笑道:“高太师,你以为我能看着两个姐妹惨死在眼前无动于衷吗?我天香多年来成为某个人的傀儡,做了太多自己不愿意干的事,今天就让我自己做主一把。”

    “你――”高鼎闻言脸色一变。

    天香姑娘却转而看向了路江南,缓缓走了过去,将焦尾琴送到了他手中,软语道:“感君眷顾,无以为报,一把古琴,聊表寸心。”

    路江南心中一阵酸楚,机械地接过焦尾琴。

    天香姑娘又面朝轩辕洪,道:“皇上,天香所做一切皆是个人意思,与天香众姐妹无关,还请皇上封了天香后,还她们自由。”

    轩辕洪道:“这个自然,只要她们没有作犯科,朕绝不祸及无辜。”

    天香姑娘深施一礼,道:“谢皇上!”

    她转面向众人又道:“诸位齐聚天香,想必更多关心的还是神剑山庄失踪的‘女娲补天图’。”

    天香内众人都是耸然动容,天香姑娘既然如是说,自然是知道“女娲补天图”的下落了,都满脸期待地盯着她。

    天香姑娘道:“不错,‘女娲补天图’确实在我手中。天香多年来为某个大人物服务,接近神剑山庄庄主郑南成,伺机窃取‘女娲补天图’便是任务之一,天香幸不辱命。”说到这里,她脸上流露出无尽的感伤。任谁都看得出来,这国色天香的女子和郑南成这样的盖世豪杰虚与委蛇,是何等的屈辱。

    路江南额头上青筋暴突,紧紧地攥紧拳头,直到现在他终于明白天香姑娘为什么对他总是若即若离了?并不是她心中没有他,而是她自惭形秽,不敢过于亲近他。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