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修炼

    ( )    三天后,梦飞花的后事终于办理完毕。梦飞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代舵主,但因为她跟路江南的关系非比寻常,丐帮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赶来了。

    亦是借着这个机会,路江南又抽调了一批人,加强燕州城丐帮分舵的势力。现在急着办的,自然是找出那个神秘黑衣人。就在梦飞花说出她在那神秘黑衣人上撒下“自在飞花”花粉时,路江南就已下令手下立即去查办。

    “自在飞花”不过是梦飞花平时妆扮容颜的一种花粉,因为是梦飞花的秘制,所以天下还没有任何同类的花粉,它能散发出一种奇特的香气,若有若无,百不散。梦飞花以前也有用它来追踪人,屡试不爽。

    现在梦飞花虽然死了,但通过她遗留下来的“自在飞花”花粉,再找到同样有香气的地方并不难。

    就在这时,一个奇形怪状的人走了进来,不但鼻子缺了半个,耳朵也缺了半边,脸上亦是坑坑洼洼,满是伤疤。他着百衲衣,却是比任何一个丐帮弟子的百衲衣还要破烂,和他那衣衫相比,路江南的衣着就像一个小康人家应有的体面。

    如此怪异的不仅是他的相貌、穿着,还有他上驮着的那个布袋,他那个大布袋是由九个小布袋合成的,显示出他在丐帮中的地位不低,八袋弟子就至少也是长老、舵主一般的人物。齐正、梦飞花都是八袋。九袋只有那些丐帮的元勋才有可能佩戴。

    然而,这些还不是很怪异的,更加怪异的是从他驮着的那个大布袋中,一条大毒蛇爬了出来,盘住他的脖子,伸出红芯他的脸。他一双眼睛布满血丝,就像这条大毒蛇的芯子,显得说不出的可怖。

    “毒长老!”路江南贵为少帮主,看见这诡异老丐,却是施了一礼。

    老丐点点头,站在路江南面前,居然有种居高临下的气势。事实上,他是和丐帮帮主武老爷子一辈的人物,他虽然被人冠以“毒长老”的名号,心肠却是胜过菩萨,他养蛇非但不是害人,还是救人。为了得到最好的解毒药,他甚至让天下最厉害的毒蛇咬自己,只有用最厉害的毒蛇的唾液和血炼出来的解药,才是最好的解药。

    “毒长老,查到了吗?”路江南道。

    “已经查到。”毒长老道。

    “快说!”路江南急切地道。

    “天香。”毒长老表冷峻地道。

    “天香?”路江南眉宇间登时拧成了一个“川”字,他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如天仙般的女子。可是回看了看梦飞花的灵位,他却是坚定地攥紧了拳头。

    “传令下去,明晚亥时,请燕州城各帮派掌门驾临天香。”

    □□□□□□□□□□□□□□□□□□□□□□□□□□□□□□□□□□□□

    唐小三也得到了这个消息,是宫雪儿传达的,好像已然知道唐小三知道了她的份,宫雪儿倒是没有再女扮男装。

    这几天,宫雪儿在燕州城到处跑,对于各帮派前来燕州的势力倒是了如指掌,不时向唐小三卖弄一些。顺便向唐小三讨要一两张银票,因为到处跑是一件很花时间和金钱的事,唐小三对此倒也理解。

    自从天香见过天香,又和路江南认识之后,唐小三更加知道了世界之大,奇人异士多多。自己要想在这风起云涌的燕州城呆下去,留得命在,真的要提高自己的实力才行。

    他本就是练武的奇才,闭门看了一天书后,他已经将《轩辕经》上的内功心法记得烂熟。

    “放开心念,制诸般烦恼,引天地灵气入体行大周天运转,借此与天地一息,进而感悟天地造化……”

    这种修习法门,功用只在两个字:炼气。要张开全七窍毛孔,引天地灵气入体沿经脉运行,以此锻炼稳固体元气和内络经脉。

    修炼的第一步便是要有气感,能够感觉到自己吸收的那一丝极少极少的天地灵气。实际上,人活在世上就一直无意识地吸收天地灵气,可是因为量太少,根本感受不到。

    修炼,便是有意识地吸收,尽量地吸收更加多。

    气感!气感!天资好的一修炼就有气感,唐小三就属于这种人。他遵照《轩辕经》上记载的法门,吸气,让气流在经脉中运行一个小周天,随着流转,他清晰地感受到这气流,待到运转一个小周天后,便控制这股气流融入丹田之中。

    气流进入丹田,就会在丹田安静地呆下来,自动转化为丹田真气。如果不是外力伤害或者自己有意将丹田真气运功出体外,它基本上是恒态。当然有那些达到极高境界的高手可以将丹田真气压缩,就像将一块膨化食品压成食品渣,东西还是那么多,但体积却小了很多。这样空出的丹田又能贮存更多的真气。

    如此周而复始,他居然不感到什么困倦,这是因为他体内已经修炼到了一缕真气的缘故。

    落。

    吃过晚饭后,唐小三信步走了出去,内功心法可以坐在房间里修炼,轻功步法却是非要到外面去修炼不可。不然,把整个赌友客栈的人引来,麻烦不小。这其中,就有像“江南八鬼”这样的厉害人物,要是让他们知道《轩辕经》这本奇书在自己手里,麻烦怕是不小。现在正好趁着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女娲补天图,伏羲除魔剑”,抓紧时间把《轩辕经》上面记载的武功修炼纯熟,这样,即便有人敢打自己的主意,自己也有抗衡的资本。

    燕州城外,一片隐秘的地方。唐小三借着月光,静静地翻看着《轩辕经》,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远处的一块大石头后,一双发亮的眼睛盯着他。那人黑色夜行衣,将子上下包得严密,但前的那一双丰满,却是透露出了她女儿家的份。

    《轩辕经》记载的这一门轻功名叫“浮光掠影”,施展时,人就犹如在光影中穿梭,似梦似幻,就因为太快,根本看不见实体。

    唐小三想起那神秘老乞丐施展时,瞬间就在自己的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由得血澎湃。要是自己学成了“浮光掠影”,往后打不过人家,逃跑却是满有把握的。

    他将书收起来,贴藏好。站定,闭眼存想片刻,心中已经烙印下了那惊世绝俗的步法和姿,先正确地摆了一遍,再连贯起来。开始,动作还很机械呆板,慢慢地就纯熟了,动作也开始加快。

    这种步法果然不凡,他只是修炼了一个时辰,子就能一步跨到十步以外。

    唐小三越练越开心,丝毫不觉得疲倦。他的速度提升得极快,又过了一个时辰,能够瞬间移动到十丈以外了。他又练习登山爬树,手敏捷,赛过猿猴。

    突然间,他脚步踏到一块松动的山石,人随即向山下跌去。他还没有在悬空状态下展开这种步法的本事,当即极为狼狈的摔在地上。

    但他并不停下,爬起来,又不知疲倦地练习这种步法……

    时间就在这种枯燥的练习中度过了。当天色大亮时,唐小三屹立在一株大树上,拔的子如标枪一般。

    往来觅食的鸟儿叽叽喳喳,叫声婉转动听,唐小三却是心无旁骛,脚步以极为玄奥的轨迹跨出,形迅捷地移动,也就眨眼工夫,地上、树上到处都是他的影子……

    “终于成功了!这步法太厉害了,以后打不过人家,逃跑就是了。”

    就在唐小三准备返回赌友客栈时,他的形忽然间又一动,“浮光掠影”施展到极致,当真有着缩地成寸的功效,只是一瞬间,他就出现在那块大石头后面,似笑非笑地盯着这个穿夜行衣的女子。

    “朋友,既然来了,何妨露出庐山真面目呢?把头摘下来。”

    黑衣女子道:“为什么要摘下来?”

    “让人看啊,女人都想人家夸她如何如何漂亮。”

    “我并不漂亮。”

    “是的,你并不漂亮,只因为你是非常漂亮。”

    “为什么人们总是不相信我的话呢?老天爷为什么这么吝啬?让一个女子拥有了好的材,却不赐给她一张完美的脸蛋。”

    黑衣女子叹息着,又道:“你也许不相信,但我可以让你看看,只是你不要连隔夜的饭都给吐出来。”

    她轻轻地揭下了头,唐小三窒息了,不是*,他看到的果然是一张无比丑陋的脸,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创疤。

    黑衣女子又把头戴上,道:“你一定很失望,我本来是想请你帮一个忙,你看到我有这么样一张脸肯定不帮了。”

    “你说,你要我做什么?”唐小三这个人虽然常常看上去很油,但他这个人的心肠却是很软,这个女子满脸丑陋的创疤,一定有着非常苦难的过去。他让她揭下了头,看到了这些丑陋的创疤,他突然间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比那些创疤还要丑陋。

    所以现在不论黑衣女子要他做什么,只要他做得到,他都会去做。因为他同她,这个理由很危险,但这才是唐小三。

    黑衣女子吐气如兰,轻轻道:“我不过是想要你……”

    她说话间就已经出手,一只白净细腻的手掌滑过唐小三前。他前的四五个虽然不足以制命却可以让他暂时昏迷不醒的道立刻就被制住。

    趁着点道的功夫,黑衣女子亦是一把将唐小三怀中的《轩辕经》掏了出来,略略翻了一翻,却眼神里不由得露出迷惘的神

    《轩辕经》怎么会是一本武经呢?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