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自在飞花

    ( )    夜,没有月亮的夜晚,黑得叫人心发慌。燕州城的街道上,家家屋檐下,挂起了盏盏红灯笼,却是也无法驱走这黑暗。

    燕州城似乎正在变成一个屠宰场,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流血事件发生。不同的是,他们屠宰的不是牲口,而是人命。

    和自由争斗而发生的流血事件相比,人们更加惧怕那如幽灵似的暗杀。虽然被暗杀致死的无一例外是死在青绿竹杖下,但丐帮既然否认了不是自己人所为,相对于势大的丐帮,人们宁可选择是丐帮人所为。

    相对于面对一个不知道的凶手,和已知的强大凶手,人们感上更倾向于后者。恐惧往往都是由人的心理造成,那未知的杀手,像一个梦魇浮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这里也不知是哪一家帮派的驻地,三个门前值夜的弟子,都围在头顶那一盏散发着暗淡微光的灯笼下。暗淡微光照不到的黑暗处,似乎有极危险的生物,让他们感到恐惧不安。

    “你听说了吗?长江七十二连环坞又有人死了,值夜的八个铁血堂弟子全都被人用青绿竹杖打碎天灵盖而死……”想到那红白之物狂溢的场面,说话的这个汉子不打了个冷战,不安地看了看周围的黑暗。

    “哎,连长江七十二连环坞这样强大的帮派都敢招惹,这个杀手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那铁血堂的赵堂主浑的杀气,是最不好对付的角色。”另一个汉子道。

    说到赵无涯,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汉子道:“那次去神剑山庄,我远远地瞥了他一眼,就感觉到他满的杀气刺得人透不过气来。”

    “也不知道神剑山庄的那一份‘女娲补天图’去了哪里?”

    “……”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说的都是有关‘女娲补天图’的事,虽然像他们这样的小角色,是不可能觊觎‘女娲补天图’的,可是有关‘女娲补天图’和那把‘伏羲除魔剑’的传说,却是叫他们内心忍不住狂。毕竟对于任何一个武人来说,破碎虚空,白飞升一直是最高的理想目标,尽管这个目标离他们是如此遥远,可是意的权利他们却是有的。

    “你们说够了没有?”

    忽然一个难听至及的声音在边响起,就是夜枭的叫声也比他的声音好听。他的声音就像洗锅时刮锅发出的声音,难听到了极点。也不知是本来声音就如此,还是故意装成这样。

    三个人浑一寒,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浑黑的人,包裹在一黑衣里,只露出一对精光灼灼的眼珠,显得神秘、诡异,他手里赫然拿着一根青绿竹杖。

    三个人立即都想起了一个恐怖的人物,但还没等他们做出反应,就听一声脆响,三个人的天灵盖便被那青绿竹杖击碎。三个人的天灵盖被击碎,却只是发出了一个声音,这个神秘黑衣人出手之快,当真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那神秘黑衣人看了地上的三具尸体一眼,立即向着无边的黑暗扑去。黑暗中却是传来一声脆喝,一只白晰的手掌拍了出来,把神秘黑衣人到了暗淡的灯光下。

    “你是什么人?为何手拿我丐帮弟子的青绿竹杖,还在此杀人陷害我丐帮?”从那黑暗中,缓缓地走出了一个粉红罗裙的女子,罗裙上却是打满了补丁。但每一块补钉都缝得恰到好处,看上去反而成了美丽的装饰。粉红罗裙的裙角缝着的那八只小布袋,亦是镶满了花边。来人便是丐帮燕州城分舵的代舵主梦飞花了。她天*美,但丐帮的规矩又不能不守,是以如此装扮。

    随着梦飞花的这一声轻喝,黑暗中又是涌出了十几个丐帮弟子,将神秘黑衣人围在了里面。

    神秘黑衣人冷笑一声,道:“就凭你们也拦得住我吗?”说话间,神秘黑衣人形一动,青绿竹杖横扫而出,空气被极速的青绿竹杖挤爆,发出阵阵轰鸣,轰向了这十几个丐帮弟子。

    这十几个丐帮弟子武功俱是不弱,现在又施展的是丐帮绝强的打狗阵法,将那黑衣人困在了阵中。漫天杖影连结成了一张巨网,当那挤爆的空气轰来时,巨网网向了那团团空气。

    “幼稚!”比夜枭的叫声还难听的声音,神秘黑夜人悠然看着那些轰向丐帮弟子的气团,像他们这般修为,怎么可能抵挡得了。但匪夷所思的事发生了,漫天杖影连接的巨网,罩向那气团时,却是没有硬碰,而是随着气团的去向一放,再一收。

    正是这一放,消耗了气团上的大部分力量,再一收,气团反击回来,却是反打向神秘黑衣人。神秘黑衣人慌忙拔地而起,蹿起一丈来高,堪堪躲过了那气团的反击。他这一托大,险些酿成不可弥补的后果,当即再不敢大意,青绿竹杖往后一插,却是一掌拍出。

    虽然仅是一掌,可这十几个乞丐仿佛都置在这掌影中,这一掌掌劲凌厉绝伦,几乎已经到了人类所能打出的劲力的极限。

    神秘黑衣人一掌拍出,凌厉无边的掌劲下,搅得打狗阵一阵波动。这神秘黑衣人武功绝高,这十几个乞丐的青绿竹杖结成的巨网亦是无法消弥这一掌劲。毕竟他们的武功虽然不弱,和神秘黑衣人的实力相比,差的可不止是一点点。

    方才只是因为神秘黑衣人大意,才让他们占了一点上风。

    无边的掌劲拍下,十几个乞丐中有那几个功力稍弱的便稳不住子,打狗阵法不稳。对于神秘黑衣人这样的高手来说,只是一点破绽也是致命的。他凌厉的掌风忽然直切而下,带起一蓬蓬血雨,却是那几个功力稍弱的丐帮弟子被他的掌风切中,半个子切了下来。

    失去数人的打狗阵虽然还能维持,威力却是大打折扣,眼看这几人就要葬送在神秘黑衣人手里。

    梦飞花形一动,弹进阵中,她虽然没有和这些人一起施展打狗阵,可她在阵中却可以缠住神秘黑衣人,让他不能尽全力对付布阵的丐帮弟子。

    梦飞花深知眼前此人武功太高,她并不敢奢望击杀他,她只是想要拖延时间,这附近都布满了丐帮的人,只要他们赶到,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但梦飞花还是小看了神秘黑衣人,他形闪动间,绝强的掌力拍出,就得自己不能上前一步。自己若被他打飞,这样仅靠剩下不到十人维持的打狗阵绝对困不住他。

    神秘黑衣人又一掌打来,意在将梦飞花退,只要她一退,他就能轻易击杀她后的丐帮弟子,冲出打狗阵。梦飞花贝齿一咬,风韵无边的脸庞上闪现出一股刚毅的神色,和神秘黑衣人对了一掌。她为丐帮燕州城分舵的副舵主,并不是靠着路江南的关系,而是本的实力。丐帮任何一个八袋弟子放到武林中去都是叫得响的角色,可是这一掌对轰几乎把她的心脉震断,可她就是没有后退一步,双脚一前一后,在地上蹬出两个圆形的坑洞,就像她前戴着的两个东西。

    梦飞花张嘴血雨狂喷,却是更加不要命的扑上来。

    神秘黑衣人乍见梦飞花如此打法,已然知道她在拖延时间,注目向远处望去。无边的黑暗里似有一股绝强的气势压迫而来。

    “哼!”神秘黑衣人冷哼一声,双掌连环斩出,每一下都毫不留地斩在梦飞花的上,她的粉红罗裙被片片撕裂,露出雪白的肌肤,却是即刻被血水染红。

    “最后一掌,你还不死!”感受到那股绝强的压迫气势向这边电而来,神秘黑衣人运起全真气,结结实实地打在梦飞花前。手触处是无限柔软,神秘黑衣人愣了一愣,但也只是愣了一愣,手上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掌力一吐,梦飞花再也支撑不住,倒飞了出去。

    就在她飞出去的瞬间,空气中似有一缕花香拂过,但即刻被漫天的血腥气淹没了。

    那黑暗中,一道魁梧的影电而来,接住了梦飞花。神秘黑衣人却是借着那一掌的反震之力倒翻出去,那剩下的不到十个丐帮弟子即使仗着威力绝强的打狗阵,亦是不能把他阻住。

    神秘黑衣人一掌拍向最近的一个丐帮弟子,同时伸指在他青绿竹杖上一点,一声碎裂声登时从竹杖上传来,条条青丝激向四面八方。

    “嗤……”

    连串的轻响,这剩下的丐帮弟子瞬间被穿透了心脏,失去了生命。

    那接住梦飞花的魁梧影落下地来,挥手打掉了过来的青丝,待要追击,神秘黑衣人却是子激,消失在黑暗中。

    “花姐姐……”

    知道追亦无用,路江南转头查看梦飞化的伤势,却是倒吸了口冷气,梦飞花浑衣衫尽被鲜血染透,前本来傲人的部位亦是有一半凹陷了下去。

    “路弟弟,我不行了,我没有完成任务,对不住你了,但那厮最后被我撒上了‘自在飞花’的花粉,你要找到他应该不是难事……”梦飞花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完这些话,瞳孔渐渐放大,抓着路江南的手亦是一松。

    “花姐姐!”

    两行泪水从脸上滑落,这魁梧的大汉竟然抱着梦飞花痛哭起来。他从小就是个孤儿,加入丐帮后,多蒙梦飞花照顾,还把他推荐给帮主武老爷子。

    黑暗中,涌出不少武人,都是被这惊天打斗吸引过来的,其中亦有许多丐帮弟子。

    沉默片刻,从那些丐帮弟子中走出一个中年男子,肩上缝着八只小布口袋,恭敬道:“少帮主……”他是从附近分舵调来的一个舵主,喊了声,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周舵主,传令下去,用最高规格厚葬梦舵主!”

    一边说着,路江南一边怒视着无边的黑暗,直把那些围观的众人瞪得连连退了三步。从路江南上,一股绝顶高手才有的气势无遮无拦地散发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