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暧昧

    ( )    “那个赵太守对路兄如此恭敬,路兄来头不小啊!”走出衙门,唐小三似笑非笑地道。

    路江南却是半刻也不闲地喝了一口酒,酒坛却已经空了,他摇了摇,感觉到无趣得很。扔向一旁,啪的一声摔碎了。

    “哪里,这还是家师一点面子,当年赵太守路遇强人,是家师救了他一命。”路江南看了唐小三一眼,又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唐兄弟,我们就此别过,倘有事,可来城西燕州城丐帮分舵找我。”

    “路兄,小弟暂住桂花街赌友客栈,想来这几都不会离开,路兄想要喝酒了,小弟随时请你。”唐小三亦道。

    “好的,一言为定!”路江南和唐小三重重一击掌,短暂的一天相处,他们却是已经把彼此当成了朋友。

    世间事就是这般奇怪,有的人在一起几十年了,还是形同陌路,有的人只不过认识片刻却已经成为了生死知己。

    城西,靠近城墙处,凌乱地搭了数十个棚子,棚子周围散布着十几个手持青绿竹杖的乞丐。和普通乞丐不同的是,这些乞丐虽然衣着也是肮脏、破烂不堪,脸上却是多了种与众不同的傲气。好像他们能够做乞丐是八辈子也求不到的好事

    这里正是燕州城丐帮分舵。不管盛世乱世,总是会有乞丐,乱世乞丐尤其多,乞丐一多,丐帮的势力亦是水涨船高。

    现在丐帮人数达到千万之众,已经是稳稳地占据了天下第一门派的位置,能够和它抗衡的,也就只有大匈国的天龙教了。

    “口令!”一个巡视的丐帮弟子发现了路江南,当即喝道。他肩上背着三只布袋,紫黑脸膛,中气十足,显然功力不弱。一个低层弟子手不凡,足见丐帮实力的雄厚。

    “吃别人吃剩的,干别人不干的!”路江南大声道。

    “要自己能要的,做自己该做的!”

    对上口令,那个丐帮弟子脸上登时现出温暖之色,上前几步,抱拳道:“在下燕州城丐帮分舵三袋弟子小黄,敢问阁下是?”显然,他并不认识路江南。

    路江南淡淡道:“齐正在不在?”

    齐正正是燕州城丐帮分舵的舵主。那丐帮弟子小黄听路江南直呼齐正之名,便知其来头不小,登时禀道:“齐舵主出去三天了,还没回来。”

    路江南闻言心中一紧,脸上却是不露半分神色,道:“现在主事的人是谁?”

    “副舵主梦飞花。”

    路江南脸上微微皱眉,显然对梦飞花此人大是头疼。但他随即又全无表地道:“如此,就请告知梦副舵主,就说路江南来了。”

    小黄不大惊,半晌道:“你是路少帮主?”

    路江南点了点头,严厉道:“还不快去!”

    “是!”小黄恭敬地后退三步,转跑走了。

    别看路江南平时笑眯眯、玩世不恭的样子,在属下面前却是一贯地威严,保持距离。这也是他师父再三交代的,丐帮帮主武老爷子武涯已经无心打理丐帮的事,丐帮的大小事务现在多半是由路江南打理,但路江南年青,恐难服众,是以武老爷子让他收了本,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非但如此,武老爷子在师徒关系上又为他加了一层保障,认他为义子。

    是以小黄称路江南“少帮主”,也无可厚非。

    小黄去后不久,从一个棚子里,传出银铃般的笑声。紧跟着,一个窈窕至极的粉红色影飞了出来。她着一件缀满了补丁的红色罗裙,但每一块补丁都缝得恰到好处,看上去反而成了美丽的装饰。她美之极,但丐帮规矩又不可不遵守,是以裙角缝着的那八只小布袋,亦是镶满了花边。

    “原来是我们可亲可的路少帮主到了,梦飞花这厢有礼了。”梦飞花说得彬彬有礼,态度上却是无礼之至,一双妙目盯着路江南,*道,“几年不见,路弟弟是越发长得英俊了,就连老姐我都要忍不住多看几眼了。”

    路江南脸上居然红了一红,道:“路大姐,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齐舵主不在,你就快把这燕州城的况说给我听听。”

    说到正事,梦飞花登时一脸严肃,她前面带路,领着路江南走进了一个棚子,并且对边的小黄吩咐道:“传令下去,*!”

    小黄去后不久,从这数十个棚子里出不少着百衲衣的乞丐,把路江南、梦飞花所在的那个棚子围了起来。

    这数十个棚子周围原本只是散布着十几个乞丐,现在却陡然间增加到一百多人,全神贯注地盯着周围的动静,就连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进去。

    而此时,远处的城墙上,却是另有一窈窕影紧紧地盯着这里,看丐帮那群人如临大敌的样子,窈窕女子轻笑了声,如黄鹦试啼,当真是清脆悦耳。

    □□□□□□□□□□□□□□□□□□□□□□□□□□□□□□□□□□□□□□□

    那一个棚子中,梦飞花将燕州城里的形一一向路江南汇报。

    “便是这样了,如今江湖人物齐聚燕州城,共有百十拨之多。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找‘女娲补天图’。其中最有实力的莫过于长江七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晁错、江南八鬼,当然天龙教的人也可能混进了城内,企图浑水摸鱼。”

    听到天龙教也有人混进了城内,路江南微皱了皱眉。

    梦飞花又道:“齐舵主三天前出去追踪,此刻也没回来,怕是凶多吉少了。”俏脸上隐隐露出担忧之色,她和齐正共事多年,虽然言语上颇多不合,但同门谊却是让她很是担心齐正安危的。

    路江南点点头道:“可知道天龙教是什么人混进了燕州城?”

    梦飞花赧然地摇了摇头,道:“我们也是看到这许多人物齐聚燕州城,方才知晓天龙教也有人在燕州。”

    路江南正要说话。“哧!”的一声,一根青绿竹杖挟带着一阵劲风了进来,直插入遮盖棚子的麻布中,却是没有透布而过,这份力道的把握,当真是不容小觑。外面登时响起一片暴喝声,那被夺了竹杖的乞丐却是茫然地看着那一条窈窕无比的影突然而来,又突然而去,消失在黑暗里。

    而在那窈窕影突然而去时,却是有一条魁梧影电而出,追了上去。那紫黑脸膛的三袋丐帮弟子小黄登时叫道:“是路少帮主!”

    登时在众丐帮弟子中引起一阵动,纷纷注目看去,却哪里还有路江南的影。而跟随而出的梦飞花望着远处的黑暗,轻轻叹了口气,脸上却又是挂着一种淡淡的笑容,招呼众丐帮弟子坚守岗位,自己则施施然回到棚子中休息去了。

    难道她竟然知道路江南是追踪何人而去吗?

    路江南的魁梧的影随着那窈窕影没入黑暗中。那影飘移间无比曼妙,绝世风散发在空气里,暗香浮动,让路江南呼吸一窒,但他的步法却是更加快速,一步跃出就在数丈开外。但不任他怎么追赶,那窈窕影总是保持着领先他一丈的距离,向着燕州城外电而去。

    夜色中,但见两条影一前一后,直向着燕州城外一片树林奔去。浓密的树林,在无边的夜色里,显示着狰狞的存在。倘若那窈窕影进了树林,借着树木的掩护,就更难追踪了。路江南却是半点不急,脚步慢了下来,眼睁睁看着那窈窕入树林,随即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看着那一片浓密的树林,像一个狰狞的巨兽蹲卧在那里,路江南脸上却是出现了少有的激动,就连呼吸也不由自主地急迫起来,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心,走了进去。

    那窈窕影,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树林中,仰望着一棵几个人合抱才能抱过来的大树,竟似有些痴了。路江南走到后,她竟像浑然不觉,仿佛她亘古就存在这里,只是为了等待某人的到来。

    “要长成这样一棵大树,却不知要经历多少风霜雨雪了?”良久,那窈窕影幽幽道,语调里听出莫名的伤感。

    路江南站到那窈窕边,亦是仰望着那一棵大树,半晌道:“它之所以能长成参天大树,就是因为它有顶风傲雪的本领。生于乱世,人命若蝼蚁,但强者却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他本来亦是颇有些伤感的心里登时生起了豪迈之,侧脸看着那窈窕的影,她是如此柔弱,仿佛弱不风,可是他却知道即使有百十个强壮无比的男子站在她面前,她亦是能够一招即杀。

    “强者,你是强者吗?须知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强中更有强中手。”那窈窕影轻笑一声,似有无尽讽刺。她转过脸来,明眸如秋水,绝美的脸庞宛如冰雪一般,竟然是天香的头牌清官人天香姑娘。

    “那就让自己更强。”路江南紧攥着拳头道,不知为何,在这个女子面前,他只有给自己打气才能坦然地面对她。

    天香姑娘注视着他,又隔了良久才道:“你还好吗?”

    “我,很好!”路江南语气有些异样,仿佛是什么触动了他深心里的某处,“你约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就?”

    天香姑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在你心里,认为我有事才会找你,对吗?”

    路江南淡淡道:“不是吗?”

    天香姑娘一阵沉默,道:“我确实有事找你,我希望你能帮我杀一个人。”

    路江南道:“是谁?”

    天香姑娘注视着他,道:“这个人你认识的,你们白天还在一起喝酒。”

    路江南沉默片刻,缓缓道:“你为什么要杀他?”

    天香姑娘淡淡道:“你不要问为什么?总之,你只要帮我杀了他就是了。”

    路江南激动地道:“好,我不问你为什么要杀他,我只问你天香的幕后老板是不是高太师?天香并不是表面上逢场卖笑这么简单?”

    天香姑娘的子明显震了一下,道:“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路江南激动地道:“你也不用问为什么?如今高太师之心,路人皆知,我只是不想你……不想天香和他掺和在一起。”

    “我不会告诉你的!”天香姑娘断然道。

    “好,这个我也可以不问,我只问你,你心里究竟有没有我?”路江南问出这个问题,心里却是一紧,既期待又担心地看着天香姑娘。

    “有!”天香姑娘这次却回答得很干脆,她的眼睛明如秋水,眨也不眨地注视着路江南,含脉脉道。

    “好,我相信你!唐小三,我会帮你杀了,算是还你救命之恩,从此我们之间再无瓜葛。”路江南大踏步地走出去,不敢再回头,他只怕自己一回头,就再也狠不下心肠说这样的话。

    “你小心点!”夜风中,幽幽暗香吹来,那声音似也显得温柔了。

    路江南心中一暖,却是走得更快了。

    天香姑娘望着那消失在夜色中的魁梧影,展动形,一跃就是一丈来高,在树上一点,就向了树顶,从那棵大树上取下一把古琴来,古琴的一端烧得焦黑,她拨动琴弦,顿时有凄凉却又豪迈的曲子弹奏出来,像温柔的妻子给即将远行的丈夫披上征衣,虽万分不舍,却又非如此不可。

    路江南的子微微震了一震,驻足片刻,但却是更加坚定地走了开去。陡然,他又停住,侧耳细听片刻,立即向着右前方掠去。

    右前方是一片更加可怕的黑暗,在这黑暗里却隐隐传来了厮杀声。

    即使在这样宁静的夜色里,也总有一些人不甘寂寞,手刃别人的生命,亦作践自己的生命。

    并不只是赌场上玩牌九掷骰子才是赌博,人生亦是一场赌博,有些人想要获得本不属于自己的金钱和权利,就只有拿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

    可是,生命却毕竟和金钱不同,失去了就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

    所欠的两章已经补上,今天晚上会照常更新。

    再请求一下,有推荐票的朋友帮忙推荐,没有收藏的朋友帮忙收藏。

    九月十二在此感激不尽了!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