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天香楼,天香姑娘

    ( )    天香在赌友客栈的正西面,大约三千步的距离。宫雪儿似乎另有事,前去天香打探消息就只有着落在唐小三上了。

    但她忽然又扯着唐小三的耳朵道:“我警告你,不要扯着打探消息的幌子,在天香找姑娘,寻乐子。”

    唐小三正色道:“你是我娘啊,要你管!”可看到宫雪儿一副认真的表,却又住了嘴,心里没来由得升腾起一股暖意。虽然只是几天时间相处,他却是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平时总喜欢炸炸呼呼却又心细如尘的女子。

    到得天香前,只见好大气派的一幢大,门前是衣着鲜亮的豪奴,门后是悠远深长的花厅。门前更有许多的鲜亮车马,各色大小轿子,迎来送往声不绝于耳。天香的最低消费都是数百两银子,是典型的“销金窟”,谁叫它是燕州城第一大青呢?天香的姑娘个个色艺双绝,却都是只卖笑不卖的清官人,燕州城的达官显贵往往一掷千金,到天香寻欢作乐。就是远地的富商巨贾也不远千里到此,就为一睹天香姑娘的绝世容颜。

    这样的排场和气势,足以让一般小富人家望而却步,却有一个材魁梧、穿着百衲衣的乞丐堂而皇之地走到门前。乞丐三十岁上下模样,眉宇间流露着一股英气,与他的份颇不相称。他手上拿着一个酒壶,不时往口里灌一口酒。

    看那青年乞丐在门前不停张望,竟然有走进门里的打算,豪奴立刻将他拦下,呵斥道:“不长眼的东西,天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青年乞丐涎着脸笑道:“我们乞丐吃百家饭,着百家衣,你这天香赚得盆满钵满,打赏也应该不少。”

    一个豪奴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这东西,好手好脚,却是满街要饭,真是有辱你家先人!”

    青年乞丐脸上却是一沉:“好手好脚怎么了,难道要你一碗饭吃,还要我打断了手脚不成,真是岂有此理!”

    青年乞丐振振有辞,满嘴歪理,却叫几个豪奴驳斥不得。

    说不过,他们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动粗。

    “且慢,这位先生的单我买了。”唐小三施施然走过来,后背着绝世好剑。本来绝世好剑也是可以放进白玉流光戒中,他却是不愿意这样做,毕竟自己刚学会了几招剑法,没有剑充充门面,还真没人知道他是一位剑侠。

    豪奴觑了他一眼,脸上都露出了不屑的神,唐小三虽然穿着还算体面,可他一个步行而来之人,边又无下人使唤,料想就算是有钱也不会比这个乞丐强多少。豪奴俱是以貌取人,霎时并不把唐小三放在眼里。

    “滚……”一个豪奴话刚出口,却生生地把另一半给吃了进去。

    只见唐小三左手大拇指上戴着一枚白玉扳指,饶是这个豪奴不知这扳指具体价值几何,也知道这枚扳指价值不菲。众豪奴看过来,脸上便都堆上了谄媚的笑容。有就是娘,有钱就是爷,走到哪里都是一样。

    自从那次有人打白玉扳指的主意,唐小三有一阵子不戴在手上了,但学会轩辕剑法之后,他却是不怕再有人夺。只是他换了戴在左手上,却是因为右手通常都要使剑。

    当即,便有一个豪奴前头带路,引着唐小三和青年乞丐进去。青年乞丐冲着唐小三一抱拳道:“有劳兄台了。”

    唐小三微笑道:“见面即是有缘,这点小事,兄台不用放在心上。我初来天香,却不知天香这许多姑娘,应该先看谁。”

    青年乞丐展颜笑道:“当然是天香姑娘了。到没到过燕州城,你只要问他,知道天香姑娘吗?他要是说不知道,那么他肯定没到过;他要是说知道,可是无缘见到天香姑娘,那么他有可能来过。”

    □□□□□□□□□□□□□□□□□□□□□□□□□□□□□□□□□□□□□□□

    里面是许许多多的长廊,亭台阁,花园水池,还有许多厢房,装修比大户人家还要阔气得多。

    七转八转,一间宽敞明亮的花厅展现在眼前,花厅里已然坐满了年龄大小不一的男子,个个脸上露出焦灼之色,显然他们要等的人还没有出现。

    “这里就是天香姑娘的花厅了。”青年乞丐说道,看唐小三拿了几两碎银,打赏了领路的豪奴,又愤愤地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就不应该给他银子。”

    唐小三乐呵呵地道:“算了,既然到这里来,就要守这里的规矩。”

    二人旁若无人地说着话,立即吸引了满屋子的眼球。一个衣着普通的唐小三就够这些人刮目了,青年乞丐的这百衲衣更是让他们受到了莫大侮辱似的,都愤怒地瞪着他。青年乞丐亦是满脸怒容,冲着他们挨个瞪去:“看什么看,没见过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人见人,车见车载,美女见到敞开怀的路江南路大爷!”

    一个明显是纨绔子弟的走了出来,穿着鲜艳丝绸,高档却无品位。他上下打量路江南一眼,笑道:“你是哪个石头缝里冒出来的,这天香是你这种人能来的吗?”

    路江南亦是一笑道:“我不是石头缝里冒出来的,我是拳头缝里冒出来的。”说到“拳头”二字,他陡然出手,一拳直轰出去。

    那个纨绔子弟显然也是练家子,扭头晃过,却不提防肚子上挨了重重一脚,子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后的墙壁之上,掉了下来。

    他从小到大何曾吃过这个亏,霍地爬了起来,擦去嘴角的一丝血迹,恶狠狠地冲着路江南吼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这纨绔男子正是这燕州城赵太守的外甥,名叫李玉龙,平时欺男霸女惯了,若不是因为天香规矩多多,此时他边至少跟着八个凶神恶煞的家奴。从来都是他欺负人,谁个敢惹他,此时挨打,他焉能忍得下这口恶气。

    路江南又是一笑:“我当然知道阁下不是一般人,简称不是人!”

    “轰!”满花厅霎时一片爆笑。但畏惧李玉龙,他们又慌忙捂嘴忍住。

    李玉龙血往上冲,眼神中厉芒一闪,当即就要扑过来和路江南拼命。

    这时,却听得一声脆喝:“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在我天香厅捣乱。”语音极是婉转动人,却又说不出的冷漠、威严。

    李玉龙子一震,生生停住,回头望去,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正款款走进花厅,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得说不出话来。这女子第一眼看去,清丽无双,第二眼看去妩媚无比,俏脸上不施脂粉,却是天然有着一种人心魂的力量。

    女子后跟着一个模样俊俏的丫头,红衣,她无论出现在哪里也都是满有吸引力的,可是站在女子边,却在众人眼里仿若无物。只见女子欺雪胜霜的脸上有微微怒色,却不减她的绰约风姿,仿佛她亘古就是高高在上,主宰世间万物的女神。来人无疑就是天香的头牌清官人天香姑娘了,同时也是天香的主。

    “李公子,你这是……”

    天香姑娘粉面生寒,往李玉龙脸上看了一眼,李玉龙却是连骨头都软了。他忙一拱手,道:“误会,纯粹是误会!”他转头涎着脸向着路江南道,“兄弟,一场误会!”

    路江南却是没有丝毫反应,看着走过来的天香姑娘,有一种被绝世的容貌,完美的气质震惊的感觉。美丽使人忘了呼吸。

    天香姑娘走到他边,却是不看他,目光凝注在唐小三脸上。唐小三微笑不语,还旁若无人地看了看别处。立即,满花厅的那些人都有怒色,仇恨的目光直瞪着他。天香姑娘,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唐小三这般不把女神放在眼里的态度,是在挑衅他们的自尊心。

    片刻,天香姑娘莞尔笑道:“公子怕是第一次进这天香。”她不笑的时候已经是绝世佳人,这一笑就如漫天冰雪中盛开着一朵美丽的梅花,当真有倾国倾城的魔力。

    “确实,我这是第一次进天香,听闻天香姑娘不仅姿色绝世,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亦是无一不精,是以特来一观。”唐小三道。

    “如此,就请往小女子闺房一叙,这边都是俗人,怕搅了公子雅兴。秋菊前面带路。”

    秋菊便是跟在天香姑娘边的这个侍女了,长相也是万中挑一的美人儿,瓜子脸,看上去清丽中却有几分刚强。

    天香姑娘从头至尾都没有看那路江南一眼,路江南却也不恼,只是注视着她远去的背影,眼神里有种痴迷的神

    满花厅的人登时心有不满,却又不敢当着天香姑娘发作。那个姓李的纨绔子弟却是狠狠瞪了路江南一眼,路江南是和唐小三一道来的,他自然把他们看作是一伙的。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