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绝世红唇(下)

    ( )    宫雪儿上得三来,直奔那卖胭脂的柜台。负责三柜台的伙计,衣着上亦是比一伙计高出了许多倍。一个年纪十*岁,长相斯文,细眉丹目,薄唇尖颌,漂亮得就像一个女人的伙计立刻迎上来介绍道:“看小姐眼生,是第一次来这儿。鄙人卓文君,很愿意为小姐效劳。”

    这个卓文君却不是和司马相如私奔,然后当垆卖酒的那个卓文君,也不知这个名字是他爹娘取的,还是他自己取的。

    宫雪儿微笑不语,而看在卓文君眼里却更加显得清丽脱俗。唐小三这才明白,她并不是天生不会笑,只是不肯对着他笑而已。

    唐小三看着卓文君那色迷迷的眼神,虽然吃醋,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们来这里打听事是最紧要的。卓文君对宫雪儿大有好感,打听什么事自然水到渠成。

    “这是什么胭脂?”宫雪儿指着一盒红艳艳的膏子,轻声问道。吐气如兰,却是让卓文君一窒。珠落玉盘,清脆悦耳,听在耳里,舒服无比。

    “哦,这叫‘女人香’?”卓文君介绍道,“把胭脂花、玫瑰、栀子或者任何红色花朵,细细碾碎,用细纱巾滤去渣滓,晾干汁液,滴上一点点桂花油,辅以新米粉,就是‘女人香’。‘女人香’有花朵般艳丽的颜色和香味。不过,我觉得小姐你还是用这一盒胭脂比较合适。这盒胭脂不但能妆扮美丽的容颜,而且有润泽肌肤的功效,并且难得的是价钱也不贵,只需要一两金子一盒。”卓文君一边说一边拿出一盒来给宫雪儿试用。

    “这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配了花露蒸成的,只要细簪子上挑上一点儿,抹在唇上,足够了;用一点水化开,抹在手心里,就足够拍脸的了。”卓文君又道。

    宫雪儿看去,却是一个小小的白瓷盒子,里面盛放的胭脂红如玫瑰,艳若桃花,当即忍不住依言妆饰,果然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

    “如此,小姐就买了这一盒如何?”卓文君眼看一桩生意就要做成,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宫雪儿却是摇头,甜笑道:“实不相瞒,我闻得贵店有‘绝世红唇’,特意上来看看。”

    虽然对于“丽人居”来说,“绝世红唇”也不算什么稀罕物,可听在卓文君耳里却是大大疑惑。“绝世红唇”一百两黄金一盒,向来都是送货上门,眼前这位女孩虽然穿着颇为讲究,却也不像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再说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也不会买显得有点*的“绝世红唇”。只有“天香”等卖笑的场所里的那些姑娘才会买“绝世红唇”,可“天香”等卖笑的场所也只有那些首屈一指的红牌姑娘才能消费得起,而这些姑娘他大多数都熟识,却也没见眼前这号人物。

    卓文君正在沉吟间,却听见宫雪儿稍显焦急地说道:“怎么?你们这儿没有‘绝世红唇’?”

    卓文君回过神来,连忙道:“不,只要有名堂的胭脂水粉,我们‘丽人居’都有。自然也就有‘绝世红唇’。”只见他撩起衣襟,从裤带上摘下一串钥匙,取了其中一把,走到一个壁柜前,打开壁柜,取出一个白玉雕成的小盒来。

    “绝世红唇”由伙计专门看管,管理如此之严,不轻易示人,也是因为它价钱之昂贵。

    打开盒子,便有异香扑鼻,顿时弥满了整间屋子。那些前来选购水粉胭脂的千金小姐亦是回过头来,上下打量宫雪儿,眼神里都有羡慕的意思。毕竟“绝世红唇”虽然过于*,但美之心,乃是这些女人除了吃饭、睡觉之外的头等大事,她们倒要看看这能买得起“绝世红唇”,又敢于涂抹妆扮的女子却是何许人也。

    只见她眉目含,一双明眸盈盈如秋水,笑语嫣然间妩媚动人,举手投足间绝代风华,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别说男子,就是她们这些女子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心中啧啧称奇天底下竟还有这般貌美比百花还要多的女子。

    宫雪儿显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这许多人盯着倒也不在意,她抬眼细细瞅这“绝世红唇”,只见它鲜艳如血,红得发亮,虽能膏体,却隐隐有波光流动,仿佛人幽幽的眼眸。它就如有股魔力,一眼望去,便能深陷进去。试想,这样的胭脂抹在唇上,还不是但凡男人就想亲上一口。

    卓文君款款道:“这‘绝世红唇’制作过程可谓纷繁芜杂,首先摘取清晨的红蓝花,是带露水的那种,像捣药一样捣成浆汁,加清水包在纱布里绞去黄汁,再加酸栗子淘米水一起像淘米一样淘,黄色素被溶解,再绞,剩下的就是红色素。红蓝花有两种色素,红色素与黄色素,后者难染色,故分离。然后放在二八处女的干,辅以二八处女的初次经血,就得到很红很红很艳很艳的胭脂了。最后又加入了牛髓、猪胰等物,使其成为一种稠密润滑的脂膏,便是这‘绝世红唇’了,价值一百两金子一盒。”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待他说完,都不自地“哦”了一声。

    “这‘绝世红唇’虽好,只怕是有价无市。”宫雪儿淡淡说道。

    “非也。”卓文君听见有人批评“绝世红唇”价高,即使眼前是光彩照人的宫雪儿,也是有了怒色。就像自己心的孩子被人抽了一耳光似的,做爹娘的都会急急出来维护,他一边说一边偷眼打量唐小三,在他心里怎么也看不出宫雪儿和她边的这位普通跟班像买得起这般昂贵之物的人,于是就很倨傲地说道,“天香的姑娘可是我们这儿的常客,每个月我们都要给她们送去十盒。”

    “天香?”宫雪儿看了唐小三一眼,唐小三也正向她看来。

    唐小三冲着卓文君问道:“那是什么所在?”

    卓文君傲然道:“你不知天香,想必是刚来此地的外地人,在我们燕州,天香可是鼎鼎有名,天香的姑娘个个天姿国色,难得的是她们卖笑不卖。”虽然在世人眼里,天香是污秽所在,可卓文君语气里对她们却是大大钦佩。

    顾客就是上帝,没人敢说上帝的坏话。对于“丽人居”来说,天香便是他们的头号上帝。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