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补天

    ( )    赌友客栈似乎一夜之间闹了起来,竟然个个房间爆满。

    虽然和唐小三吵了一架,假男人依然满脸地来请唐小三吃饭,当然饭菜钱由唐小三付。对于这个既神秘又古灵精怪的女子,唐小三还真是没有办法,能忍的就忍一忍,只盼着他厌倦了自己早早离去。

    不过想归想,只怕他离开自己时,自己又颇为不舍。唐小三实在很怀念那天晚上抱着他时至今残留在手掌间的旖旎感受。

    “想什么呢?”

    假男人猛然敲了唐小三一筷子,唐小三脸一红,赶紧扒饭。

    赌友客栈的下饭厅,还算宽敞,摆了九张桌子。这九张桌子现在已经全部坐满。

    假男人吃完饭,坐到唐小三边,附耳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些食客颇不寻常。”他的一缕发丝垂到唐小三脖颈里,唐小三痒得厉害,偏偏又舍不得移开,他吐气如兰,尤其是上暗香浮动,闻在鼻子里,真是让人陶醉。

    其实不消他说,唐小三也注意到了,这些人多半是武人打扮,而且功力俱是不弱。

    最惹眼的是中间那一张桌子,坐着六男一女,他们的桌子边,还摆着一副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精瘦的汉子。

    精瘦的汉子突然咳嗽了几声,那个女的柔声道:“老七,你又痛了?”

    老七点点头,女的掏出一块丝帕,擦了擦他嘴角的痰渍。女人年纪在三十岁上下,容貌生得颇为俏丽,瓜子脸,眉目如画。她坐在那里,即使什么也不做,也能从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气息,可她本人却不显得*,端装如淑女。

    八人中一个生着六指的汉子喝了口酒,叹道:“老七怕是捱不了几天了,不找到肥公衰婆,我们‘江南八鬼’怕是要改名了。”

    一个显得有头无脑的大汉嗡声嗡气道:“老六,改什么名字?”六指汉子排行老六,又生着六指,当真是人如其名。

    六指汉子看了老七一眼,脸上满是伤心之,道:“当然是改名‘江南七鬼’了。”

    八人顿时一阵沉默。江南八鬼,大鬼飞鹰关正雄,是一个独眼老者,独眼中时有精光流露,显然修为极高;二鬼飞鹤单长,瘦高得如同竹竿,坐在那里也有普通人站着那般高,在满座食客中当真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三鬼飞象赵鹏,便是那个显得有头无脑的大汉了,体形硕大,满;四鬼飞虎程前,生得极为骠悍;五鬼飞狐展颜,便是那八人中惟一的女子;六鬼飞蛇朱六指,人如其名,左右手各生着六指;七鬼飞蚊文中信,便是那担架上的精瘦汉子了;八鬼飞鼠韩霜,却是高仅有四尺的侏儒。

    “江南八鬼”,名头虽恶,却平生不做恶事。称之为“江南八侠”也是当之无愧。

    假男子悄声告诉唐小三,看他样子,似乎武林中的事了如指掌。

    忽然间,外面却是一阵动,客栈中的武人全都匆匆奔了出来。“江南八鬼”中的几个也站在客栈门口,看着两拨人厮打在一起。

    这些人武功并不高,但声音高亢,又是舍命相搏,倒也打得闹。

    一场混战下来,这两拨人中分别只剩下一个使刀的汉子和一个使钩的汉子。钩是外门兵刃,能够使得来的往往都是好手。所以别看使钩的汉子节节败退,却是敌深入之计,当那使刀汉子一刀挟带着劲风斩向使钩汉子时,使钩汉子侧一闪,钩反搭住刀往里一带。那使刀汉子便一个站立不稳,向使钩汉子怀里栽去。

    使钩汉子用右钩钩住使刀汉子的刀,左钩再一圈,使刀汉子的脑袋就被圈了下来,颈间鲜血就像喷泉似的涌出来。

    使刀汉子的尸还未倒下,使钩汉子却是钩交左手,扑了过去,从那尸上搜出一张画纸来,画纸上画着些许图案,众人都没有看得清楚,只是觉得是一个衣着兽皮的绝美女子,在她的头顶画着一片湛蓝的天空,却是破了一个窟窿,女子正托着一块五彩的大石头,想要堵那个窟窿。

    “女娲补天图!”登时,有武人惊呼出声,冲了过去。

    “江南八鬼”中有几个刚要动作,大鬼飞鹰关正雄喝道:“不许去!”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终于架不住大哥的威严。

    那得到“女娲补天图”的使钩汉子刚要抽而去,却被几个冲出来的武人生生撕裂。在一群人的抢夺下,又死了几个人,“女娲补天图”也撕成数份。

    “女娲补天图究竟是什么东西?”唐小三不自道。

    “孤陋寡闻了。”假男人洋洋自得道,“传说十万年前,人类遭受妖魔鬼怪侵袭,死伤无数,人类始祖伏羲降临人间,手持一把神剑斩尽妖魔鬼怪,人类终于又过上幸福安定的生活。为了防止人类再度受到妖魔鬼怪的侵袭,伏羲升天后,将神剑留在了人间。它威力无穷,得到之人便能拥有无上的法力,就是仗着它破碎虚空,白飞升,也不是难事。可是一万年了,并没有谁得到,最近传闻它的所在就画在一张‘女娲补天图’里。按图索骥,就能找到这把神剑。”

    恰好此时,却有一个小孩子高声叫卖道:“补天图!女娲娘娘炼五彩石补天图!要买的赶快呀,一两金子一张图。”他是个男孩,七八岁左右,却是穿着一件大人的旧衣服,但改得极合,显示出家境的贫寒和女主人的能干。

    众武人大感惊奇,围到小男孩边,纷纷买了一张“女娲补天图”。那补天的女娲娘娘,虽着兽皮,却当真是绝代风华。全图细腻真,显示画工画艺的精湛,只是这图却是画在一张纸上,而纸色泽新鲜,却是没有多久历史。那画的墨似乎也未干透,显然并非真品。

    这“女娲补天图”都到了可以沿街叫卖的地步了,几个刚才还拼死抢夺的武人都感到很憋气,纷纷把抢到手中的小半张图扔在了地上。

    那小男孩卖出了十几幅图,又兴奋得沿街叫卖了。

    □□□□□□□□□□□□□□□□□□□□□□□□□□□□□□□□□□□□□□□

    那小男孩抱着的“女娲补天图”很快就卖光了,他兜里已经有了数十两金子,此刻他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有了这些金子,父亲的哮喘病就可以治了,也能给体孱弱的母亲买一些补品,家里的房子也可以翻修一遍……

    他想起了做很多事,却惟独忘记了应该为自己做什么。即使自己穿着的是父亲的一件旧衣服,他也没想到要为自己买一件新衣服。父亲个子本来就高,这件旧衣服把他小小的子完全罩住了,若非母亲手艺精,给他改了,他就要像一个装在子中的人。

    小男孩激动地向家里走去,当走到家里那条小胡同时,他就忍不住跑了起来,冲进那幢摇摇坠,好像一个小指头就能挤倒的房子。

    母亲心疼地接住了他,父亲照例大声地咳嗽着,当他将上金光闪闪的金子掏出来时,父母的眼睛都亮了。但也只是亮了一下,母亲就抱住他哭开了,父亲也是一脸关心地看着他。

    “有没有人欺付你?楠楠!”

    “那些画真的值一两金子一张?”

    ……

    对于这些画,他们是知道来历的,附近的画师段大先生突然来到他们家,交给他们这些画。说请楠楠帮忙卖一些画,一两金子一张,所得金子他一分不要。

    他们就都觉得有些古怪,因为段大先生只要楠楠卖画,而且段大先生向来同他们并无往来。此番起来,倒让他们心里七上八下的。不过,现在看到楠楠安全回来了,他们心里一块石头倒是落了地。

    “怎么办?”女人指了指那些金子,看着男人。

    男人略皱了皱眉,嗫嚅道:“虽然、虽然我们很需要这笔钱,可是无缘无故地得到这许多金子,心里总是不踏实,而且为了教育楠楠,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君子财,取之有道,我们还是应该把金子还回去的。”

    女人笑了,深地看着男人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楠楠,你就去段大先生家走一趟。如果他要谢你,给你金子,你只能要一两,你帮他卖一会儿画,有一两金子的酬劳,足够了。”

    小男孩看看母亲,又看看父亲,他们都慈地注视着他。他紧咬着嘴唇,知道说什么都是多余了,又小心地用那件父亲穿过的旧衣服装了金子。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