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三大高手

    ( )    “天子赌坊”,这是燕州最大的一家赌坊。据说当年轩辕皇帝在燕州城凭着三个金人赢了大匈国的纳兰大帝,余兴未尽,又到这赌坊和全城居民大赌三天。是以,赌坊改名为“天子赌坊”。

    天子赌坊内,一张押大小的骰桌旁,此时正端坐着一个青年男子。他长得很美,不笑的时候,也可以看得出两个深深的酒窝,一双大眼睛明亮灵活,显然是一个极少见到的美男子。

    他居然是唐小三曾经见过的那个很会烤的美男子,但是现在唐小三看到他的第一感觉却是这是个女子,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子。一个像他这样的赌徒,除了赌技精湛,眼睛也通常很好使。他的眼睛落在对方的喉节上,对方的喉节并不明显。

    那天他没有看出来,也许是因为晚上的原因。而现在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也许深心里就希望他是一名女子。

    天下喉节不明显的男子太多了,但是像他这样子单薄,部却是隐隐向外突出的男子就极为罕见了。她的部一定是用什么狠狠地勒住,以致于不留心观察,还真要以为他是个美男子,甚至他的声音都伪装得很好。

    “想不到这世间钱这么好赚!”他又赢了一把,叹道。声音并不是那种娘娘腔,而是和任何一个体质正常的男子没有什么两样,虽然不是很雄,但也不是很柔。

    如果光凭声音,唐小三就会认为他比太多数男人还要像男人。

    但通过这段时间的历练,唐小三见过的奇人异士多多,就知道控制自己的声音并不是什么难事,几乎每一个内功练到一定境界的人都能够做到。

    他也许不可能摹仿别人的声音,但是改变自己的声音并不是难事。而且让自己的声音别粗变沙哑容易,变尖变细却有点困难。

    从前有一个刺客,为了接近目标,甚至吞炭来改变声音(注二)。

    虽然知道对方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子,唐小三却没有盯着看个没完,他并不是那种见了美丽女子就挪不动脚步的花痴。就连有着绝世容貌的沙红珠都不可能挽留住他的脚步,他又怎么可能表现得太没礼貌。发乎,止乎礼,一直都是唐小三的处世之道。

    那天晚上,他抱住她也是无心之举。

    唐小三的目光落到了她的手上,她的手白净细腻,柔若无骨,随意地放在骰桌上,一动不动。可是每一次庄家摇好骰子,将骰宝放定后,这只手就会微微一动。

    是的,只是微微一动,即使一只蚊子扇动翅膀唐小三都能发现。这只手的动作又怎么能逃脱得了他的眼睛。

    这只手动过以后,庄家揭开骰宝的盖,稳稳地就是三个六。

    庄家已经掷出了十六把三个六,这个“美男子”就赢了十六两,他每把都只押注一两。十六两并不多,但庄家已经流汗。

    因为一大批赌客都嗅到了某种气息,都在跟着押大,一注比一注多。

    现在这一注,只见桌上堆满了筹码,至少有一百万两。“天子赌坊”并不赌现银,都是在柜台上换的筹码。这也是“天子赌坊”区别于其他赌坊的特色。因为手上的并不是灿烂的银子,输掉就不会痛,只有等到出门后,两手空空才会追悔莫及。

    □□□□□□□□□□□□□□□□□□□□□□□□□□□□□□□□□□□□□□□

    庄家的手已经不稳定,不停地擦汗,自从这个“美男子”坐下来,他已经输出了几百万两。虽然银子并不是他的,但他必须对自己的老板负责。而负责的直接后果,就是把他这双输了钱的手剁下来喂狗。

    所以他无论如何拿不起这轻飘飘的骰宝,拿得起来也无论如何摇不动。

    “你怎么不摇,‘天子赌坊’从来不会让客人失望!”说这话的人,长玉立,相貌堂堂,服饰也极华丽,年纪虽然最多只有三十岁,气派却很大,看起来不但一定很有钱,而且很有权力。

    来人正是“天子赌坊”的三老板司马晓,据说他通晓天底下所有郎中的手法,此时他和唐小三一样,也是盯着这个“美男子”的这只手。

    既然老板发话了,庄家当然勇气倍增,他狠擦了一把汗水,抖擞精神,已经下定决心要掷出一把小点来。

    他一把握住了骰宝,摇晃起来,有节奏地摇晃着。骰子在骰宝内“叮叮啷啷”地撞击着,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然后,碰地一声,骰宝被庄家搁在了骰桌上。

    这是万众期待的时刻,有人甚至吆喝起来:“豹子!”因为只要这个“美男子”押大,庄家就会稳稳地掷出一个豹子来。

    庄家又在流汗,但他却忘记了擦,神紧张地就要揭开骰宝的盖子。

    突然间,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骰宝跳了起来,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不停地在空中跳跃,翻跟头。像有一根无形的线牵扯着它,做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动作。骰宝在众人的眼里就像变成了一只牵线木偶。

    这个“美男子”本来只是一只手放在骰桌上,现在却是两只手都放了上来,如葱白般的手指轻弹着骰桌。

    司马晓的一双手也按在桌子上,和这个“美男子”相比,他就显得粗鲁多了。他双手成拳,如擂鼓般地敲击着桌面,一股无边的劲气把众人掀得直往后退。

    被这劲气一激,骰宝在空中跳跃得更加激烈,如一片树叶在海浪中颠簸。

    无比结实的紫檀木骰桌也受不了这般重击,只听“噗”的一声,两块木板掉落在地上。

    骰宝却还在空中,慢悠悠地落下来,落在地上的那两块木板,忽然间又被吸起,补在已经破碎的桌面,补得严丝合缝,如果不仔细看,谁也不会发现这张紫檀木骰桌的问题。

    司马晓的两只手掌又按在这两块刚刚脱落的木板上。

    唐小三本来注视着落下来的骰宝,却不由得去看了司马晓一眼,他额上已经渗出了黄豆般大小的汗珠。这显得雍容华贵的三老板,此时颇有些狼狈不堪。

    这个“美男子”却依然纹丝不动,脸上没有半点表,注视着庄家,淡淡地道:“是不是应该打开骰宝了。”

    庄家看着已然落在桌子上的骰宝,畏惧地看着三老板,他的脸色一片苍白,却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庄家颤抖着手,终于揭开了骰宝,这三颗骰子已经静止了下来,每一颗都是六点向上。

    “噗!”

    司马晓再也憋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

    而这时,其中一颗骰子竟然又转了起来,每当快要停下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司马晓后的一个白发老者就将手轻轻一弹,骰子就转得更急,将另外两颗骰子也撞得激烈地转起来。

    这个人满头白发,一长衫,道貌岸然,看起来就像一个饱读诗书的老学究,一直规规矩矩地站在司马晓后。

    唐小三最怕跟这种老学究打交道,是以一直没有注意到他,但他注意到这个“美男子”却是看向了他,脸上的表竟然微微动容。

    难道这毫不起眼的老学究也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吗?

    注二:豫让,姬姓,毕氏。秋战国间晋国人,为晋卿智瑶(智伯)家臣。晋出公二十二年(前453),赵?韩?魏共灭智氏。豫让用漆涂,吞炭使哑,暗伏桥下,谋刺赵襄子未遂,后为赵襄子所捕。临死时,求得赵襄子衣服,拔剑击斩其衣,以示为主复仇,然后伏剑自杀。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