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初显身手

    ( )    “唐公子,这把绝世好剑是你的了。”回到地上,神秘女子深施了一礼,将绝世好剑捧给唐小三。

    “如此,我就谢谢姑娘了。”唐小三也不客气,接过这一把剑,还了一个礼,转就走。

    刷!

    七把剑指着他。

    唐小三不解地看着神秘女子,神秘女子悠然道:“我已经按照承诺将绝世好剑交给你了。至于你得到剑后是死是活,却是不关我的事。”

    唐小三道:“我明白了,你这是要杀人灭口。我早就猜出你是什么人了?”

    “哦?”神秘女子奇道,“你倒是说说看,我是什么人?”

    唐小三道:“你说到我朝太祖皇帝,一点也不避讳,口口声声轩辕九州,想来你不是大夏朝人。轩辕皇帝威震天下,敢如此称呼轩辕皇帝的人,也只有大匈国的人了。而你说到大匈国的时候,言语上颇为得意,更加证明了你的份。”

    神秘女子道:“这确实是我的疏忽。”

    唐小三又道:“轩辕皇帝和纳兰大帝在燕州城赌燕云十六州,轩辕皇帝凭借三个金人赢得了比赛,纳兰大帝肯定是要把这三个令自己输得颜面全失的金人夜琢磨,怎会容人带到这大夏朝的领土上来。肯定是纳兰大帝倾全国之力也没办法解开这个难题,只好借助于大夏朝的能人异士。而能够让纳兰大帝放心将三个金人送出来的,一定是纳兰大帝极为信赖的人物。听闻纳兰大帝有个掌上明珠名叫纳兰容芳,巾帼不让须眉,负责大匈国的报系统,经常出入我大夏朝领土,刺探军,想必你就是这位纳兰容芳公主了。”

    “聪明。你如此聪明,却是只有死得更快。我大匈国绝对不能够许大夏朝有这样聪明的人存在,七影卫,动手!”

    纳兰容芳一声令下,七把剑犹如七条赤练蛇电而来。唐小三左手握剑,大拇指一顶剑尖,剑便跳了出来,他右手剑,横剑一划,正是轩辕经中的第四剑――剑气横江。

    狭小的空间里,绝世好剑化出一道匹练般的剑光,七把剑突破这剑光,撞在剑上,顿时折为两断。一剑就把七把剑斩断,这把剑当真是称得上绝世好剑。

    唐小三大喜之下,更不迟疑,绝世好剑划出一条玄奥的轨迹,斜向上挑,剑势如流星。

    哧!一名影卫的手臂被刺穿,正是轩辕经中的第一剑――挑灯看剑。

    七名影卫都是武功绝高之人,本以为唐小三完全不会武功,此番一下被唐小三砍去兵刃,短暂的慌乱之后,又齐齐扑上,拳脚如密集的雨点般袭过来。

    幸而绝世好剑太过锋利,弥补了唐小三剑法上的生疏,他将剑舞动得越来越快,又使出了轩辕经中的第三剑――刀光剑影。

    只见唐小三周围绕着无数剑光,像一道光幕,将七名影卫的拳脚都挡在了外面。但七名影卫毕竟强悍,虽然无法突破唐小三的防线,却是稳稳地压住了唐小三。如此下去,唐小三的体力势必耗尽。他体质本来就弱,这一番拼斗,已经是气喘如牛,快要支持不住了。

    突然间,剑光一震,震开所有的攻势,再凝聚成一点,唐小三连人带剑奔一名影卫的咽喉而去。

    “一剑断喉!”

    这是轩辕剑法中的第六剑。

    噗!

    血雨纷飞,绝世好剑从这名影卫的左肩胛骨穿了出来。

    唐小三撕开一个口子,但是七名影卫攻防一体,缺口马上就补上。七名影卫手上都扣满了暗器,嗖嗖嗖嗖嗖嗖嗖,暗器破空声响彻整间屋子,但都被绝世好剑格挡开来。刀光剑影将唐小三包裹在内,密不透风,暗器攻不进来,唐小三也冲不出去。

    唐小三自然不想如此耗下去,白玉流光戒上,流光接连不断地出,立即哧哧声不断,七名影卫屡次被流光中,几乎成了七个血人,但他们依然悍不畏死地挡在唐小三前。

    唐小三大喊一声,挥剑砍开一个缺口,拧扑出。

    屋子里,又冲进两个手持弯刀的汉子,正是带唐小三到这里来的小左小右。

    “由他去,他逃不出本公主的手掌心。”

    纳兰容芳的声音没有任何绪,有着无上权威。

    小左上前一步道:“公主,为什么不杀了他?”

    “这个人我留着还有用。”纳兰容芳目送着唐小三离去的影,眼神中升腾起一种奇异的光华,缓缓道,“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速速带着我的书信去见我父皇。我留在这里,还有要事。”

    □□□□□□□□□□□□□□□□□□□□□□□□□□□□□□□□□□□□□□□

    这一战真是凶险,若不是绝世好剑锋利无匹,白玉流光戒大显神威,凭自己还不是很纯熟的轩辕剑法,真是很难活着走回来。

    唐小三回到“赌友客栈”,就闭门不出,直到十三招轩辕剑法都修炼得纯熟,他才走出门。

    这样,又过去了一个星期。满打满算,他的生命也只有半个月了。

    毕竟,到燕州来,最重要的还是尽赌一把。

    燕州的各个赌坊,都是利用骰宝摇骰子,却是让唐小三不知如何去赌。如果找到舒光光这样的倒霉蛋,倒是不用担心不赢钱。可是对于一个真正的赌徒来说,这样的赢钱方法却是很没有趣味,如同在大街上捡钱一样没有趣味。

    虽然赌钱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赢钱,但对于唐小三这样的享受赌术的来说,过程更加重要。

    唐小三走了好几家赌坊,都是通过骰宝摇骰子,他一把也没有玩,却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

    在燕州几个比较大的赌坊里,最近出了一个幸运儿。

    在赌场里,“幸运儿”的意思,通常都是赢钱的人,也就是“赢家”。

    不管别人怎么说,赌场里多多少少总有人会赢点钱的。

    在赌场里,输家虽然永远比较多,可是你仍然可以经常看到赢家。

    只不过,这个赢家很特别,他只赌大小。而且每一把都押大。

    只要他押大,庄家稳稳地就会掷出一把豹子来。

    “他一定是个郎中。”有人怀疑。

    在赌场里,“郎中”这两个字的意思,并不是看病大夫,而是“赌钱时会用假手法”骗人的人。

    只不过真的郎中绝对不会这么招摇,绝不会这么引人注意。

    这是郎中的大忌。

    对于一个真正的郎中来说,他只要能赢你,就已经足够。

    有时候他甚至会输给你一两次,因为他怕你不赌。

    可是这个幸运儿却从来没有输过。

    只要他一押大,庄家就稳稳地掷出三个六来,从来没有一把掷错过。

    幸而他的赌注并不大,他每次都只是赌一两银子。

    世间竟然会有这样的事,如果是自己用手或者骰宝摇出来,唐小三还能相信,但是骰子在人家手里,他竟然可以让人家每次都摇出三个六来,唐小三就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打定主意,一定要见见这个幸运儿。能够和高手过招,对于他来说,永远都是一件极愉快的事

    ??????????????????????????????????????????????????

    说明一下,关于郎中这小半章的描述乃是出自于古龙先生的《白玉老虎》。

    《白玉老虎》的确是传统武侠小说的*,可惜我才疏学浅,只能借古龙先生的笔来给自己脸上贴金。

    只是贴金。千万不要认为是剽窃哦!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