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认主

    ( )    唐小三七弯八绕返回“赌友客栈”,他实在不愿舒光光粘上自己。像他这样背运的人,还是不要跟着自己为好。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个人倒霉透顶,整天愁眉苦脸,是很容易影响到周围的人的绪的。

    可是唐小三毕竟是第一次来到燕州,他在小巷子里转来转去,竟然迷路了。

    不认识路,问问路也是可以的,问题是他居然不记得那家“赌友客栈”是位于哪条街。因为像那样的“赌友客栈”,偌大的燕州没有一百家,也有八十家。

    怎么办?天又渐渐黑了。唐小三正在着急,前面走来了一个粗豪的大汉,一双生满毛的巨手,显得那样凶神恶煞。

    而且当大汉走到唐小三跟前时,竟然停住了,将他拦了下来,眼睛盯着他右手大拇指的扳指。

    白玉流光戒,即使大白天也隐隐有白光环绕,在晚上更是显得流光溢彩。

    唐小三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了大汉的意思,慌忙将手藏在了袖子里。但是已经迟了,大汉暴吼一声,道:“你这个扳指不错,我喜欢。”

    唐小三道:“天下你喜欢的东西多着呢,不止我一个扳指。”

    大汉道:“确实,我喜欢的东西很多,可它们都太遥远了,只有你这个扳指近在咫尺。实话告诉你,你根本逃不了,在这条街上,我就是太岁爷,只要你老老实实地把扳指交出来,我绝不为难你。”

    他两只手掌握在一起,捏得指关节啪啪作响。这两只手给人的感觉就是无论捏什么,都能捏碎。

    唐小三自信没法和大汉抗衡,道:“既然你喜欢,送给你也没什么不可以,只是这个扳指你要拿去,还得问问我朋友答应不答应。”

    大汉道:“你的朋友?他在哪里?”

    唐小三道:“他就在你后。”

    大汉一回头,后自然没人,就是借着这个功夫,唐小三已经跑出了百十步。本来他体质差,但是自从喝了肥公两大碗鲜血以后,他体力悠长,一路跑下来,却是没有喘一口气。

    “小子,还能跑!”

    大汉追了一阵,没法追上唐小三,突然间一矮声,钻进了一条胡同。

    唐小三跑了一阵,没听见后脚步声,料想大汉已经被自己甩下了,但他不敢怠慢,依然是快速向前跑着。

    “嘭!”

    唐小三慌不择路,撞到一堵墙上,直撞得眼冒金花。他刚要站定,不料这堵墙竟然活动起来,又撞向他。

    唐小三一股跌倒在地,揉揉眼睛,方才发现这堵墙竟然就是那粗豪的大汉。大汉赶过来,像拎小鸡似的把他拎起来。

    “叫你跑!”

    大汉一拳狠狠砸在唐小三前,唐小三胃里一阵翻腾,便有大口大口的鲜血呕出来,滴在白玉流光戒上。

    白玉流光戒上的光芒顿时大盛,唐小三心念一动,白玉流光戒对着大汉脑门,只见一道流光发出来,大汉脑门上便多了一个血洞。

    大汉直直地倒下去,唐小三重重地落在地上,但他随即像中箭的兔子似的跳起来。他从来没有杀过人,看着大汉那对白多黑少的死鱼眼,向前鼓着,焉然不怕。他第一次看到别人杀人就忍不住呕吐,但远没有自己杀人这样可怕,这样触目惊心。

    像所有遭遇此类事的人一样,他也做了个聪明的选择,霎时跑得无影无踪。

    直到确信自己安全了,唐小三才躺倒在地,像一只搁在沙滩上的鱼,大口大口喘着气。

    良久良久,唐小三举起右手,细瞧白玉流光戒,发了那道流光后,它虽然流光闪烁,但却不像刚才那么光芒夺目。

    这时,他心念一动,将白玉流光戒对准了前的一块小石子。

    “轰!”小石子被击得粉碎。

    太好了!自己终于能够使用这白玉流光戒上的威力了。

    唐小三却是不知道,这白玉流光戒是神物,需要滴血认主。白玉流光戒中本来有着老头子的精神烙印,但大汉一拳轰得唐小三吐血,而大量的鲜血滴在白玉流光戒上,便将老头子的精神烙印抹去了,只留下了唐小三自己的意识。是以唐小三念头一动,白玉流光戒才发出流光。

    “呃?”

    唐小三陡然间发现,小小的白玉流光戒中竟然自成空间,他将自己的意识附着在上面,不由得狂喜。这里面居然有着一沓一沓的银票,至少有千万两之巨,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本书籍,竟然都是宫图。

    想不到老头子还有这种嗜好,唐小三很是鄙夷了一把,他心念电转,那一宫图就出现在眼前,直接运用白玉流光戒把它们轰得灰飞烟灭。

    尽管拥有了白玉流光戒这样的厉害暗器,但唐小三依然心有余悸,虽然自己赌术精湛,但自己不会半点武功,随便一个武夫都可能要了自己的命。

    他似乎明白了《轩辕经》为什么是一本武经了,因为没有强大的实力,再厉害的赌术都没有保障,因为人家一抬手就能灭了你。

    想到自己上还有一本武经,唐小三便拿了出来,借着月光翻开。这本武经图文并茂,插图极富有表现力,就宛如一个个巴掌大小的真人。字体端庄、严谨,用词准确,让人一下就明白意思。即使再愚笨的人都能看懂,这也就显示出《轩辕经》的不俗。

    再高明的绝世武功,如果著书者用词不准确,插图画得模糊难辨,让人看得云里雾里,定然会使得修炼者走火入魔。

    而著书者用词准确,表述清楚,插图栩栩如生,修炼者就能事半功倍,并且绝少出岔子。武功秘籍的价值很大程度就取决于此。

    唐小三首先翻看剑法,整轩辕剑法共有十三式。

    唐小三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照着剑谱上的图案,反复揣摩,直到天色微明,才将轩辕剑法的第一式“挑灯看剑”揣摩得纯熟。

    □□□□□□□□□□□□□□□□□□□□□□□□□□□□□□□□□□□□□□□

    燕州最多的是赌坊,和赌坊一样多的就是兵器铺了。因为是边关,兵器的买卖就很常见,出门在外,即使手无缚鸡之力,也是要带着兵器装装门面。

    这家兵器铺显然是燕州比较好的兵器铺之一。

    唐小三急于买一把宝剑试试轩辕剑法的威力,是以一进兵器铺就直奔卖剑的柜台。

    伙计都是贼精贼精,看到唐小三手上的白玉扳指,就知道此人来头不小,把他领到摆放上好利剑的一个架子前。

    抽出一把,只见剑精光流露,一看就知道是好剑。一问价,也不是很贵,只要五百两银子。

    唐小三仔细地挑选着,虽然他一掷千金并不在乎,但想到这把剑是自己第一把剑,很有可能要伴随自己一生,他就显得特别认真。就像一个挑剔的男子挑选自己的未来伴侣一般。

    突然间,唐小三看见了一把剑,剑鞘狭长,平凡无奇,但剑却是清清如秋水,瑞气蒸腾,指尖一弹剑尖,“仓啷”龙吟响彻整间店铺。

    “这是什么剑?”

    “绝世好剑!”

    “我当然知道它是绝世好剑,我想知道剑名。”

    “它就叫绝世好剑。”

    “就是它了。绝世好剑,当真没有比这名字更适合它的了。”唐小三寻到这样一把好剑,心中大喜。

    店中的伙计却说道:“这把剑不卖!”

    “不卖,为什么不卖?”唐小三知道有些店家看中了顾客的心理,故意以不卖为借口,想抬高价格出售。对此,他却并不在意。

    伙计道:“这是人家放在这店中的,说是但凡喜欢这把剑的人,只要解答了他一个问题,分文不收。”

    “什么问题?”

    “这个只有问那个人才知道了。”

    本来唐小三就非买这把剑不可,而这把剑的主人如此神秘,更加勾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