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肥公衰婆

    ( )    江州距离燕州,足足有两千里。为了早到达燕州,唐小三放弃了走官道,而是抄近路,直奔燕州。

    这一条路,荆棘丛生,不时有毒蛇盘在道中,毒虫往来穿梭,但唐小三都克服过来。

    又走了三,翻过前面一座大山,就到燕州城外了。

    这座大山耸立在燕州城外,直插云天,名叫天柱山。它就像擎天之柱立在燕州城外,可见它的高大和雄伟了。天柱山的绝顶,云雾缭绕似乎和天相接,那里却生长着极为罕有的云雾茶,能够采得一两云雾茶,便是一千两黄金。不少贫苦人家的子弟,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常有人攀登至天柱山绝顶之处,采摘云雾茶,但十人中有九人回不来。是以云雾茶又叫做茶农的“卖命茶”。

    唐小三爬到半山腰,绕着盘山小道往上走,突然间满山响起粲粲粲的怪笑声,如同九幽地狱的鬼哭。

    然后他就看到前面一块大石上,一个庞然大物突兀地出现在那里。那是一个体极其肥胖的老者,沙大少也是天下少有的胖子,可是比起这个老者来,就像一个小孩。在这个老者上,坐着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妪,她高也有正常人那么高,可是浑却是瘦得没有几两,简直就像一具骷髅。

    “肥公衰婆,秤不离砣!”如果唐小三常在江湖上走动,就应该知道这对夫妻实在是江湖上最难缠的一对夫妻。他们武功极高,然而最要命的还不是他们的武功,最要命的是他们的医术和毒功。肥公的医术和衰婆的毒功都可以排在天下前三个人之中。

    “老贼婆,我就说这盘山小路上一定会有人走。那边就是赌城燕州,想去燕州的赌徒一定会爬这天柱山,走这盘山小路,他们就算明知道赶去会把老婆输掉,也是要赶去的。对于一个赌徒来说,重要的往往不是结果,而是过程,只要他们能尽兴地赌就行了。能在天下第一赌城尽兴地赌一把,无疑是赌徒们最大的心愿。”

    “这一次是你赢了,但我的毒功绝不输于你的医术,老贼公,你就看着。我就在你眼皮子底下,把这个倒霉的家伙毒死。”

    说话间,衰婆就在肥公上狠狠地蹬了一下,她枯瘦的子如离弦的怒箭飚过来。唐小三意识到不妙,转就逃,但他脖子上忽然间一疼,立刻就全僵硬。原来就在衰婆飞过来时,从她手上打出一只七彩蜘蛛,狠狠地叮在唐小三的脖子上。

    肥公的速度却是不比衰婆慢,一粒腥臭无比的药丸弹进唐小三口里。这药丸入口即化,主料乃是天下五种剧毒蛇类的唾液。那七彩蜘蛛正狠狠地吸血,突然间跌落地面,死得不能再死了。

    “有手段,可你也奈何不了我!”

    衰婆怒吼一声,从她手上又电出一只通体血红的蜈蚣。而这还不是最奇特的,最奇特的是这只蜈蚣居然有三条尾巴,三条尾巴都是鲜艳的血红色,在天空中划出三道耀眼的红光,它一飞到唐小三上,就狠狠地叮住,同时将三条鲜红如血的尾巴插进血管里。

    唐小三顿时有一种不能呼吸的感觉,空气沉闷而压抑,他感觉到自己的大小便都几乎要失,眼泪鼻涕已经一股脑儿地流了出来。

    “我的三尾血蜈蚣乃是天下第一毒物,又是你怎么承受得了的?”衰婆森森地笑道。

    “老贼婆,你真是太令人心喜了,你居然得到了三尾血蜈蚣这样的太古毒物。可就算是三尾血蜈蚣,我也有办法。”

    实际上,衰婆的这条三尾血蜈蚣不过是太古三尾血蜈蚣的后代,如果真是太古三尾血蜈蚣,此时的唐小三已经化为了一滩脓血。

    肥公不慌不忙地从上拿出一个漆黑的瓷瓶,拔去瓶塞,将瓶子中一股粘稠的液体倒入唐小三口中。

    唐小三只觉得胃里就像着了火一般,但是本要失的大小便却是一下住了,他的意识清明。只是瞬间的事,他痛感全部消失,代之而来的是浑的舒爽感,就像自己大天吃下一块冰一样。

    “你居然舍得将‘*两重天’这样的圣药给这小子喂下,你疯了!”

    “为了赢你,少不得要花些大价钱了。”

    衰婆见肥公不惜血本,怒从心头起,也从上拿出一个漆黑的瓷瓶,肥公不脸色大变:“不可,老贼婆,你怎么能够用这‘万毒之毒’。”

    衰婆冷笑道:“你怕了是,我这‘万毒之毒’,根本就没有解药,连我也没有。我今天就要赢得你心服口服。”

    唐小三听着这对怪异的夫妻相互争执,光是听衰婆报出毒药的名字,心中就骇怕到极点。饶是他平练习赌术,已经到了一种心静如水的境地,定力超强,可是这衰婆毒物之厉害,手段之毒辣,都是他生平未见的,他立刻撒腿就跑,只恨爹娘少生了两只脚。

    “你跑得了吗?”

    衰婆如附骨之蛆一般出现在唐小三后,伸指一点,他就动弹不得,而子却是保持向前奔跑的姿势,颇为滑稽。

    衰婆绕到唐小三前,惨惨地笑着,打开瓷瓶,一丝若有若无的烟尘散发出来。唐小三就觉得呼吸一窒,全的生机都有枯竭的迹象,就好像陡然间被雷击了一下。

    肥公叹了口气道:“衰婆,我算是服了你了,竟然连本门仅剩的一瓶万毒之毒都用上了。不过,我虽然没办法医得了这小子,却是能够压制万毒之毒的毒,这小子死不死,就看他的造化了。”说着,他抬起胳膊,长长的指甲对着腕口一划,立即一股血箭飚进唐小三口里。

    “你!”衰婆冲着肥公怒目而视。

    “老太婆,我们斗了几十年,迟早有一天我要被你弄死。”肥公叹道。

    “你最好现在就死!”衰婆一跺脚,倒翻而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到衰婆走了,肥公大为焦急,不对着唐小三道:“臭小子,你喝快点!”

    肥公的血液一进口中,就有一股药香味,唐小三那即将枯萎的生机又恢复过来。是以不待肥公说话,就狠狠地吞咽着。

    估摸着唐小三喝了两大碗血,肥公从上取出一粒晶莹剔透的药丸,捏碎了撒在伤口处,伤口立刻不再出血,而且以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合、结痂、脱落。

    “这也太神了!”这完全超出了唐小三的知识范围,他只有惊叹的份。

    “臭小子,我一生试药,血液中自然产生了抵抗万毒的能力。这两大碗血液可以延续你一个月的命,一个月之后,你有没有命在,就只有看你的造化了。”

    这番话说完,肥公消失不见,他体肥硕,速度却是奇快,追着衰婆去了。他去得匆忙,竟然忘记了解开唐小三的道,这大山之中,毒物奇多,这些毒物虽然比不得三尾血蜈蚣,甚至和七彩蜘蛛相比也差了一个档次。

    但是对于唐小三来说,每一种毒物都是致命的,他真后悔自己好好的官道不走,为什么要爬这该死的大山。

    他心里抱怨不已,并不是抱怨自己还有一个月的生命,而是抱怨现在如果就死在这里,真是冤死了,他还没有到燕州这天下首屈一指的赌城,好好地赌一把呢。

    而前面草丛中,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就在唐小三瞪大的眼睛注视之下,一只胳膊大小的蝎子爬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