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赌命

    ( )    唐小三连赶路,风餐露宿,只想着尽快到达燕州。这一,天色又晚了,血色的夕阳挂在天边,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小径上,晚风吹得树叶哗啦啦地响,一股奇香随着晚风飘过来,唐小三不住吸了吸鼻子,他还从来没有闻过这样好闻的香味。

    这是烤的香味,却不知是烤的什么?兔太嫩!鸡太鲜!猪太糙……唐小三仔细辨别了一下,依然不知道烤的是什么

    循香而行,走了大约半里路,唐小三就看见一块空地,燃着一个火堆,在那火堆旁,正席地坐着一个年轻男子,一张俊美的脸上汗津津地,两颊上还有着两个酒涡。他正在烤,看那狭长,也不知是什么小动物。那已经烤得焦黄焦黄,一粒粒的油脂凝成油珠,滴了下来。每滴下一滴油珠,火势便长了一分。

    美男子一只手举着烤,用另一只手从腰间解下一个小包包来。他麻利地解开小包包,里面是几个小瓶子,他将小瓶子里的碎末均匀地洒在烤上,有盐巴、有胡椒、有五香……

    霎时,奇香犹如实质地直往唐小三口鼻里钻,深吸一口,顿时满口生津,他很没有风度地咽了一下口水。

    美男子心无旁鹜地烤,听见边有人,看了唐小三一眼,招呼道:“兄台若是不嫌弃,就过来吃一块。”

    唐小三求之不得,立即坐到美男子边,顿时一股幽香直往鼻孔里钻,却不是烤的香味,而是美男子的体香,他不由得盯着美男子看了一眼,他实在是俊美,若非一男装,说话又是男声,只怕要被人误认为是女子。

    已经烤好了,美男子就撕下一条腿子来,递给唐小三。

    唐小三也不客气,接过就大嚼起来,真是生平从未吃过的美食。看美男子也撕下一条腿子,慢慢地吃着,就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啊?”

    美男子扬眉道:“黄鼠狼。”

    唐小三一愣道:“难得难得,今天能吃上兄台亲手烤的黄鼠狼,是唐某几世修来的缘分,却不知兄台还能不能……”他不由得嘴角,眼睛却是看向了木棍上叉着的烤

    美男子会意地将木棍伸过来,道:“给你吃,难得有人不嫌弃这卑之物。”

    唐小三一边吃一边道:“存在即是道理,天生万物,并无卑之分.你说黄鼠狼卑,在黄鼠狼眼里,说不定我们还下作呢。”

    美男子眼睛里陡然间闪现出奇异的光芒,看着唐小三道:“兄台真是高论。我看你子骨柔弱,并非习武之人。荒郊野地的,多有强盗凶人出没,你不快快赶回家,怎么有这个闲功夫过来品尝在下的烤呢?”

    唐小三道:“实不相瞒,我这是要赶去燕州城,我天生嗜赌。想去这天下首屈一指的赌城瞧上一瞧。”

    “哦?”美男子道,“正好我边就有一副牌九,我们来赌一把如何。”

    唐小三摇摇头道:“不好意思,我只玩骰子。”

    “好赌而不嗜赌,兄台高人也。”美男子说罢,也不勉强,目光凝望着远处。

    唐小三将最后一块黄鼠狼吞下后,抹抹嘴道:“感谢兄台的烤吃完了,我也该走了。”

    唐小三说走就走,却听见美男子在后幽幽地叹了口气。他不回过来,道:“兄台,可有什么为难之处吗?”

    美男子摇摇头道:“没有。我只是恨世人都没有时间观念,说好了酉时,现在都戌时了,人还没有来。”

    唐小三道:“兄台约的是什么人?”

    美男子道:“陌生人。但是他的名头却是颇响,是远近闻名的‘赌霸’,哦,他已经来了。”

    美男子话音刚落,就从黑暗处走出一个黑衣人来,脸色沉,他穿着一件黑袍子,这件黑袍子很大,可穿在他上,却像穿着一件小夹袄。这个人的块头,怕是有唐小三两个人那么大。先不说他的赌技怎么样,光是这块头,就的确霸气十足。

    “赌霸,你终于来了!”美男子注视着他,淡淡道。

    “我来了,你的死期也到了。”赌霸目露凶光道。

    “哦?却不知赌霸要怎么赌?”美男子哂笑着道。

    “赌什么都行!我赌霸无一不精!”

    “牌九怎样?我们将一副牌九抛出,每人抢其中四张牌,两两组合,大的为胜!”

    “好!”

    “既然你答得如此干脆,这抛牌九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赌霸,真的希望你的赌术和你的块头一般霸气十足!”美男子轻蔑地道。

    美男子这么一说,唐小三就皱了皱眉,他自然知道赌霸将牌九抛出,便占了先机,他可以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方位。

    也许是吃了美男子的烤,唐小三对他颇有好感,是以并不希望他输,而且从两个人的对话中,似乎可以听出来,他们是以各自的命作为赌注。

    美男子和赌霸对峙着,陡然间赌霸手一动,手上的一副牌九抛出,却是抛向美男子的后方。美男子背后看东西最难,他转的瞬间,赌霸就已经冲出,抓住了一张牌九。

    美男子却是不慌不忙,一手便捞了四张牌九,又一掌挥出,只剩下三张牌九留给赌霸,其他的都被他轰到了远方的黑暗处。

    美男子四张牌九,两两组合,第一组便是一张地牌和一张“三”,合起来是地五,另一组是一张地牌和一张至尊宝“六”,合起来是地八。

    唐小三不由得愣了,他虽然不赌牌九,却是知道,美男子组合错了。这四张牌组合成至尊宝和一对地,不知要大了多少倍。

    可是美男子虽然组合错了,赌霸却是浑簌簌发抖,他的牌打开不过是天三和梅四。

    唐小三不由得看了美男子一眼,他好像知道赌霸手中是什么牌似的,是以他故意组合错误,但一样能够赢赌霸。

    不光是唐小三,任谁看了都要感叹美男子这一把实在是赢得太漂亮了。

    “哈哈哈!”赌霸陡然间将牌九一抛,凶狠地道,“小子,我输了,但我的命不能给你,我还要你的命!”

    赌霸话音刚落,黑暗中就冲出八个大汉,分立八个方位,将美男子和唐小三围住。显然,在赌霸的心目中,唐小三和美男子是一伙的。

    “哼,赌霸,本来我并没有想要你的命,但你既然做得如此下作,就休怪我了。”

    美男子说罢,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七寸长的小剑,他迎风一抖,这把剑就变长,比普通的剑还要长一倍。湛蓝的剑光向着东南方向的那一人斩了过去,那一人刚要闪躲,却是动弹不得,湛蓝的剑光牢牢地将他锁住了。

    “噗!”

    那一人立即血飞溅,唐小三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登时呕吐起来。

    “不用怕!”

    美男子一把抓起唐小三的手腕,形似蛇步,游走之间,又是三剑,接连劈了三人。唐小三内心惊骇到极点,赶紧就抱住了美男子,只觉得手触住旖旎无比,说不出的美妙享受。

    美男子不知为何脸上一红,怒斥道:“你干什么?”他子一震,竟然将唐小三震得飞了出去,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也就是在瞬间的工夫,赌霸和其他四人围杀上来,刀剑齐往美男子上招呼。美男子这把剑当真是锋利无匹,碰撞间就将几人的刀剑斩断,剑尖再一划拉,又有两人喉头中剑。赌霸却是手中又多了一把短剑,狠狠地刺向美男子。

    “小心!”

    唐小三刚刚爬起,就看见这极为凶险的一幕,这时美男子的剑还在一人的喉间,来不及收回。他肋下的空门完全暴露在赌霸眼前。

    顾不得多想,唐小三猛扑上去,一下就跳上了赌霸的背,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赌霸气势一滞,手上就慢了半拍,美男子杀了仅剩的一名大汉,又回剑刺入了赌霸的心脏。

    赌霸往后仰天倒下,庞大的躯压得唐小三五脏六腑一阵翻腾,刚吃下去的黄鼠全部呕吐了出来。

    “你没事?”美男子将赌霸的尸体踢开,关切地问道。

    “没事。”唐小三将手伸向了美男子,刚才美男子握着他的手腕,那种感觉真是太好了。他幻想着他能拉自己起来,毕竟自己算是救了他一命。

    美男子却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手中的剑往前一送,竟然是想要将唐小三的这一只手掌斩下来,吓得唐小三一哆嗦。他慌忙爬起来,再看美男子,衣袂飘飘,竟然走了。

    呆呆地凝视着美男子消失的方向,唐小三猛然打了自己一耳光,骂道:“唐小三你想什么呢?他可是男人啊!”

    “呜呜!”唐小三又自言自语了一句,“他怎么就是个男人呢?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