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最高境界

    ( )    这是一个年老的乞丐,白发苍苍,白须飘飘,奇怪的是他的面色却是极其红润,就像年轻人一般。他的衣衫极为破烂、肮脏,可是如果仔细看看,你就会发现,他这衣衫的料子极好,是云州“天祥号”的丝绸。“天祥号”的丝绸穿在上极为舒服,就像上的一层皮肤一般,冬暖夏凉,这样的丝绸一两金子一尺丝绸。大夏朝皇宫负责采购丝绸的太监,年年都要进一大批“天祥号”的丝绸。

    此时,这个颇为奇特的老乞丐,傻乎乎的样子,正从头发里抠出一只虱子来,狠狠地塞进嘴巴里咬碎了。唐小三心中大为不忍,就到对面买了几个烧饼递过去。

    老乞丐显然饿急了,接过烧饼就狼吞虎咽地嚼起来,不一会儿,就将几个烧饼吃光了。他眼睛看着唐小三,将肮脏的手在嘴里,那意思似乎是说:“这烧饼太好吃了,还有没有?”

    唐小三又买了六个大烧饼,这老乞丐半点不含糊,又是风卷残云吃光了,依然是又将肮脏的手得唧响,显然还没吃饱。

    唐小三索在对面烧饼店又买了三十个烧饼,没想到老乞丐依然极快地吃完了。这些烧饼足够吃饱四个大汉,这老乞丐居然一个人全部消灭了。还好他终于吃饱了,抚着圆滚滚的肚子,一副极满足的样子。

    唐小三笑了笑,正要离开,突然间眼前人影一闪,却是老乞丐蹿到了前,一阵恶臭直往他鼻子里钻。刚才他还是懒洋洋地坐在墙根下,一瞬间就出现在眼前,唐小三真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老乞丐的眼睛里发出了一种光,原来傻乎乎的表,陡然间变得威严起来,他给唐小三的样子已经不是那个肮脏、痴傻的老乞丐,而是一个有着无比权威的王者。一个人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唐小三是真正吃惊了。

    老乞丐盯着唐小三,神严峻地道:“你知道最高境界吗?”

    唐小三糊涂了:“最高境界?什么最高境界?”

    老乞丐道:“什么最高境界?是啊,什么是最高境界?最高境界是什么?”他脸上的表又变得无比痴傻起来,突然间抱住头,“哎呀,我的头好痛!”

    他往后翻倒在地,就在地上打起滚来,唐小三担心地道:“老人家,你怎么了?”他正要上前扶他,老乞丐却是翻而起,脚步以极为玄奥的轨迹跨出,此时他的形就如同浮光掠影一般,根本看不见实体,待到唐小三擦亮眼睛,眼前哪里还有老乞丐的影。

    这一下变化得太突然,唐小三久久才回过神来,不由得在心中叹道:“我原本想着靠自己能随便就掷出豹子来的神技,在天下立足,却是想不到,天下之大,奇人异士实在太多,这看似肮脏、痴傻的老乞丐,居然有如此神通,当真是叹为观止了。那老头子、沙红珠、沙大少都是武功绝高之人,可是和这个神秘老乞丐比起来,他们就显得太微薄了。”

    □□□□□□□□□□□□□□□□□□□□□□□□□□□□□□□□□□□□□□□

    艳阳高照。

    新一天的太阳又升起来,已经发生的事再不可能改变。过去的已经过去,只有好好地把握住现在。

    沙家门口,排了一长溜人,因为唐小三的到来,这些家丁丫头都很是肥了一把。他们真心的舍不得唐小三走,唐小三不走,他们就有机会再和他搭伙,再赚个千儿八百两。

    胡管家尤其舍不得唐小三走,上一次他没有拿银子和唐小三搭伙,他悔得肠子都青了。

    沙大少将一个包裹送到唐小三手里,道:“既然你铁定了心要走,我也不留你了。这包裹里有一千两银子,是红珠送给你的盘缠。她对你这样好,你真忍心走吗?”

    唐小三淡淡地道:“她送给我盘缠,也许只是希望我快点走而已,走得越远越好。”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沙家大门口,似乎深心里期盼着什么。但门口除了家丁丫头,还是家丁丫头,和一个满下巴山羊胡子的胡管家,并没有他期待的人出现。

    沙大少悄声道:“如果红珠不是因为吃了巴豆粉,泻得太厉害,站都站不住,她一定会出来送你。我看得出来,自从和老头子赌过一把后,她对你的感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你能够呆在沙家,多陪陪她,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为沙家的女婿。”

    沙家的女婿?这个惑真是太大了!不要说沙家是江州城首屈一指的大户,就是沙红珠,也是人间绝色。这江州,不知道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想成为沙家的女婿呢?

    唐小三却是坚定地走开了。难道他心里竟然没有一丝留恋?他初见沙红珠的那一刻就已经惊为天人。

    但是唐小三还是决定走,不趁着自己年轻时出去闯闯,等到老了独自叹息吗?

    本来,不是和老头子赌过那一把,他只是决定带着一百二十万两银子游历天下。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亲自去尝试下。人生苦短,为什么不及时行乐呢?

    但是和老头子赌过那一把之后,他就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世界精通赌术的人实在太多。谁也不能说自己是最高的强者?

    也许轩辕皇帝有资格这么说,二十年前就赌遍天下无敌手的人物,他的事迹已经接近神话。

    “我一定要成为轩辕皇帝那样的存在。”

    确定人生奋斗目标,唐小三走出了江州,向着正北方走下去。燕云十六州的燕州,是二十年前轩辕皇帝和纳兰大帝赌战之地。二十年过去了,燕州已经成为了天下首屈一指的赌城。那里遍地是赌坊。据说,你只要到燕州去,只要去赌,哪怕你输得一文不名,也有盘缠回家。燕州的赌坊是真正的赌坊,不像江州赌局的十八家赌坊,手下养着的那些打手,只要有人在赌坊赢钱太多,有非凡的赌技,就会很客气的请那个人,到外面去。

    等到那个人从剧痛中清醒时,往往会发现自己躺在一条臭水沟里。然后他就会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没有了,两只手都没有了。没有手怎么赌?他们就是要让你不能赌!你不赌,他们的钱才安全。

    唐小三要不是江州城首屈一指的大户沙家罩着,此时已经是个没有手的残废。如果他一辈子呆在沙家,也许可以平安过一生,如果能够成为沙家的乘龙快婿,还会很风光。因为沙家并不是表面的大户这么简单,这似乎从沙红珠匹练般的剑光就可以看出来。沙家的实力,就连老头子这样雄踞江州多年的人都要忌惮。

    但是唐小三已经离开了沙家,从他离开沙家的那一刻,就有消息传递到了老头子的耳朵里。老头子什么话也没有说,他想做什么,本来只要吩咐人去做就可以了,至少有十个以上黑道中有名的凶人只要他一句吩咐就会行动。天底下,再没有比钱更好使唤人的,有钱能使磨推鬼。

    老头子没有吩咐下去,因为他想要自己出手,他的眼眸里闪动着怨毒的光芒。只有唐小三的死,才能消除他的这分怨毒,所以这次唐小三远不止失去双手这样简单。

    唐小三非死不可。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