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轩辕经

    ( )    老头子看着坐在对面的沙红珠,不屑地道:“你要怎样赌?”

    如果说他对唐小三还有些顾忌,那么对于沙红珠他就是*的蔑视。

    事实上,沙红珠这是第一次走进赌场,她以前就连骰子都没有摸过。这些大户人家的小姐,是不屑于学习这个的。因此,当老头子问她时,她眼睛不由得看向了唐小三,显得那样的茫然无助。

    她不管不顾地决定和老头子赌一把,乃是因为心疼自己哥哥的安危,但现在骑虎难下,惟有寄希望于唐小三了。可是自己一直就看不起这个唐小三,他又怎么会帮助自己呢?她心中微叹了一口气,又回过脸来。

    唐小三上前一步,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就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沙红珠脸上闪现出惊疑的表,看到唐小三重重地点了点头。她端正坐姿,冷冷地盯着老头子道:“掷骰子,点小者为胜。”

    “哦?”老头子脸上露出狐疑的神

    唐小三抱着手,悠然道:“老前辈是江州城有名的赌王,难道会怕了一个小女孩不成。”

    老头子阳怪气地笑道:“唐公子,到了我这个境界,激将法是没有用的。不过,我看沙小姐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的确很好奇,她凭什么有如此自信。既然她要赌点小者为胜,我就陪她玩一把。”

    他停顿片刻,又道:“女士优先,这骰子还是请沙小姐先掷。”

    沙红珠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道:“你先掷,我们这边已经先掷一把了。”

    她这个理由说的十分在理,老头子也没有多想,况且他压根就没有把沙红珠放在眼里。他手一伸,就把三颗骰子抓在手里。金刚钻炼制的骰子已经毁了一颗,老头子又拿出一颗骰子,虽然品质上比那一颗差了很多,但也是精品。

    三颗骰子在手,老头子向上一抛。三颗骰子,三种劲道附着在上面,丁丁当当,先后掉进瓷碗里,叠成一根骰柱,最上面是一点。你能够看到的只有这个点,所以老头子这把掷出的就是一点。这是最小的点数。

    老头子显然对自己的手法很满意,道:“除非你也有白玉流光戒这样的法宝,可以把这三颗骰子化成飞灰。”

    沙红珠冷哼一声,站了起来,道:“现在是不是轮到我来掷了?”

    老头子道:“请!”

    沙红珠了三颗骰子在手,却是看着空空的瓷碗发怔。老头子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催促道:“你快掷呀!我还等着软玉温香抱满怀呢。”

    沙红珠高高地举起了手,手猛然下落,嘴一张,却是没有将骰子往瓷碗里掷,而是一口吞进了腹中。

    老头子一惊,站了起来,失态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掷?”

    唐小三道:“谁规定不能这样掷了?你老前辈可以用白玉流光戒击开一颗骰子,掷出十九点。沙小姐又怎么不可以将骰子吞进腹中,来个一点也没有。老前辈雄踞江州城多年,难道想不认账吗?这件事要是传出去,谁还愿意到江州赌局赌钱?孰轻孰重,老前辈还是掂量掂量。”

    老头子眼神里闪过一丝怨毒的光芒,看了唐小三一眼,道:“刚才不过是和沙小姐开个玩笑。唐公子真乃是盖世天才,这一招足可以写进《轩辕经》了!”

    □□□□□□□□□□□□□□□□□□□□□□□□□□□□□□□□□□□□□□□

    “什么是《轩辕经》?”离开老头子的地方,唐小三突然问道。沙红珠赢下那一把就匆匆回家了,似乎多在这里站一下,都是对自己极大的侮辱。

    沙大少沉思道:“你知不知道轩辕皇帝?”

    唐小三道:“知道,他是本朝的太祖皇帝,一剑法出神入化。他夺得天下后,无所事事,就钻研起赌术来。这样的盖世天才,无论学什么都是极快。很快,他的赌术突飞猛进,就和他的武功一样,赌遍天下无敌手。他和大匈国的纳兰大帝赌了三天三夜,从他手上赢得了燕云十六州,从此厌倦红尘,遁入空门,也不知在哪一家深山古刹出家,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沙大少道:“你知道的这些,天下人都知道。但真实的况并不是这样,轩辕皇帝赢得燕云十六州之后,自信心空前膨胀,就决定撰写一部赌经,要将天下赌术全部囊括在内。他选了一个秘密所在,埋头撰写赌经。十年后,本朝的太宗皇帝依约定前往取赌经,却发现人去空。空屋里一片狼藉,所有作为轩辕皇帝撰写赌经的参考书籍,都被扯得稀烂,轩辕皇帝却不知所踪。”

    沙大少面色凝重,又道:“太宗皇帝秘密寻访了十年,也没有轩辕皇帝的踪迹。新皇登基,就是当今圣上,也到处找他。只因为这本《轩辕经》关系巨大,无论被谁得到,都将成为新一代的赌神。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当年轩辕皇帝和纳兰大帝还定下了二十年之约,二十年后,纳兰皇帝会以大匈国最漂亮的公主作为赌注和轩辕皇帝再赌燕云十六州。经过本国这二十年的治理,燕云十六州空前繁华,当今圣上自然舍不得输掉燕云十六州,而且燕云十六州作为本国北方的屏障,一旦被大匈国所有,大匈国铁骑便能直下黄河,直捣京城。”

    唐小三点点头,道:“二十年之约,迫在眉睫,轩辕皇帝和他的《轩辕经》依然不知所踪,当今圣上怕是要急坏了。”

    说话间,唐小三抬脚走进了一家药店。沙大少好奇道:“你走进药店干什么,这并不是好地方。”

    确实,没事谁也不会进药店。就连过年,拜年的人也不会走进药店,祝药店的老板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岂非是自求多病?

    看到唐小三买的药,沙大少却是猛拍了自己的脑门一巴掌道:“真该死,这药本来是应该我买的!”

    唐小三将药往他手里一塞,道:“这药就是你买的,你妹妹为了你甘愿赌上自己的处子之,你的确是应该好好待她。这半斤巴豆粉,足够她将吃下的三颗骰子泻出来了。”

    沙大少一把接过药包,道:“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一步。”他走得还真快,他材肥胖,接过药包,就像平地卷起一阵飓风,向着沙家跑去了。

    唐小三正要跟过去,目光却是被药店墙根下坐着的一个乞丐吸引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