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豪赌

    ( )    富贵赌坊陡然间变得安静下来,因为钱老板已经握住了三颗骰子,他这几年养尊处优,腹部上的赘就比较多,手背上的也比较多。但是这只手一握住骰子,骨节就露了出来,显得那么孔武有力。别说是骰子,这只手给人的感觉就是无论握住什么,都能握得住。

    这是一只左手,钱老板原本就是一个左撇子。这只左手高高地扬起,钱老板脸上的表庄严镇定,两只黑亮的眼睛里出刀锋一样的光芒,然后左手缓缓垂下,垂到自己前,拳头下面一尺的地方就是盛骰子的瓷碗。

    唐小三忽然道:“且慢!”

    钱老板目光中厉芒一闪,道:“做什么?”

    唐小三道:“请问我可不可以加赌注?”

    钱老板道:“赌场规矩,赌注下了就不能再拿回去,但是增加赌注却是可以,却不知你要加多少赌注?”

    唐小三道:“我上还有三万零几百两银子,通通加上。”一边说,他就一边从上拿出了几百两银子和一张三万两的银票。

    钱老板不动声色道:“我知道你已经在我的赌场赚了八十三万两,你现在连自己的几百两银子都拿出来,就不怕血本无归吗?”

    唐小三道:“没什么,八十三万两都见过了,还在乎这几百两银子吗?”

    钱老板点点头,道:“现在我可以掷骰子了吗?”

    唐小三道:“请便。”

    钱老板又左手高高地扬起,脸上的表庄严镇定,两只黑亮的眼睛里出刀锋一样的光芒,然后左手缓缓垂下,垂到自己前,拳头下面一尺的地方就是盛骰子的瓷碗。

    陡然间,钱老板的手一松,骰子跌落在瓷碗里,发出清脆的鸣响,三颗骰子在巴掌大的瓷碗里的溜溜地转动,点数变幻不定。围观的赌客都眼珠前凸,头努力向前伸着,像被人提着脖子的鸭子。富贵赌坊的赌桌是紫檀木做成的,非常结实。赌桌非常大,有普通的八仙桌八张那么大。

    即使这么大一张桌子,也是容不下这么多赌客围观,那个江州城第一书法家已经被挤得眼睛翻白,他老先生却还是不肯后退半步,只因为他也不肯错过这惊天豪赌。一把就是八十几万两银子,他至少还可以养上百多个新鲜干净的小姑娘。

    两粒骰子已经停下,骰面六点朝上,那第三粒骰子却依然在骨碌碌地转动。终于,在大家切的目光中,它也静止下来,点数是一。十三点。

    虽然这也是一个不错的点数,但钱老板的脸色却变了,本来他是可以掷出一个豹子的,他年轻时玩骰子,十把中总有十把可以掷出豹子。这几年来,他虽然再没有玩过,但他一直相信自己的技术没有丢。这从他体力依然强健,每天晚上都需要女人便能看得出来。

    现在,他只有希望唐小三掷出一个更小的点数来。但他也知道这几乎不可能,唐小三能够轻轻松松就赢到八十三万两,手上没有一点真功夫是不可能的。他实在很后悔,刚才不应该一心想掷豹子的,他随随便便掷一把都会比十三点大。

    果然,唐小三拈起三颗骰子随便往瓷碗里一丢,就是十四点,十四点比十三点大。他当然可以掷出一个豹子来,但他不需要这样做,杀十三点,只要十四点就够了。一个精明的赌徒,绝不会把自己压箱底的绝招暴露出来。虽然他在沙家表演了掷豹子的神技,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他一文钱赌本也没有。他很需要沙家那些下人的投资。

    现在他已经有了一百六十多万两银子,在这个富裕的沙州城已能站得住脚了。

    走出富贵赌坊,钱老板还亲自礼送出门,他心里尽管恨得牙痒痒,但面子上的文章却是要做足。不能让别的赌客看出他输不起的样子,否则赌客们都不到富贵赌坊玩了,他和他的老婆孩子们就要喝西北风了。

    □□□□□□□□□□□□□□□□□□□□□□□□□□□□□□□□□□□□□□□

    “你有没有紧张?当钱老板的两粒骰子已经是两个六的时候。”沙大少一只手拿着烧鸡,一只手抓着猪蹄膀,边啃边问道。这次是唐小三请客,他赢了一百六十多万两银子,不请客就说不过去了。

    “不紧张。我早知道他最后那粒骰子不是六点。”唐小三喝着一杯*茶道。他不能喝酒,要始终保持脑袋的清醒,手的稳定,就不能喝酒。也许喝一点点没关系,但喝酒和赌博都像偷一样,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次数一多,就会上瘾。所以他绝对不许自己会有第一次。

    “哦?”沙大少听到唐小三如此说,惊讶地看着他,自己能掷出想要的点子已经是神话了,而能够知道别人也掷出什么点子,这不是神话,这是荒诞。

    唐小三解释道:“钱老板如果手法精确,三颗骰子会同时停止。三颗骰子没有同时停止,就是失手的表现。”

    沙大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道:“钱老板刚要掷骰子的时候,你叫了‘且慢’,又增加了三万零几百两银子。这三万零几百两银子,你说了要给一万给香菱,分给其他下人一万两,你自己带一万两回家盖房子。你也说过,一个高明的赌徒,绝对不可以输得自己上一文不明,更加不可以在输光了的时候找人借钱。我有些奇怪,你为什么要把全部家都押上?你这不是说一做一吗?”

    唐小三悠然道:“只因为我看出钱老板是个行家,我很怕他掷出一个豹子来。他是庄家,我们是闲家,他要是掷出一个豹子来,我掷一百个豹子都没有用。所以我就喊了那么一嗓子,加了最后那一笔赌注,想要挫挫他的锐气。”

    沙大少大笑道:“我真是服你了。”

    唐小三谦虚地道:“其实这并不是我的首创,我也是跟人家学的。从前有个叫曹刿的人,帮助人家打仗,看到敌人第一次擂鼓进攻,他按兵不动;敌人第二次擂鼓进攻,他也是按兵不动;直到敌人第三次擂鼓进攻,他才命令部队出击,从而一举击溃了敌人。夫战,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赌场亦如战场,道理是一样的。”

    沙大少嘴里嚼着鸡,道:“连兵法都用上了,真有你的。早知如此,我肯定把我的烧鸡也押上。我上虽然没带多少银子,可是我手上有烧鸡,江州人谁不知道,烧鸡到了沙大少手里,几万两银子都买不下来。”

    唐小三道:“有趣有趣,烧鸡因为有了沙大少,而名满江州。如果我哪天混不下去了,一定改行卖烧鸡,就在你家门口卖。”

    沙大少叹道:“你这生意经早就有人实践了,可惜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敢在我家门口卖烧鸡。卖烧鸡的都被我家里那只母老虎给打跑了。”

    她家里的母老虎当然就是沙红珠。做哥哥的通常都会有点怕妹妹的,但也不是这个怕法。他们怕,都是出于溺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