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神技

    ( )    一只洁白的瓷碗被拿了过来,摆在大厅的八仙桌上。

    唐小三拿起白瓷碗,在碗底敲了敲,发出清脆的鸣声,赞叹道:“好碗!景德镇官窑出的瓷器,不愧是天下第一瓷。”

    沙大少摇晃着脑袋道:“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节目就亮出来,大家可是等着看猴戏呢。”

    唐小三不慌不忙,从衣袋里取出那三颗骰子。他把骰子平摊在掌心,亮在前道:“诸位,都应该知道这是什么?”

    “骰子!”有人叫道。

    大部分的赌局都需要靠骰子控制,所以骰子几乎是每一个赌徒的最。沙家下人这么多,虽然并没有多少人会赌,但骰子还是人人都知道的,但却只有一个人出声回答,只因为满大厅的人都是颇畏惧沙红珠。那个吼了一嗓子的人,此时也吓得直咧舌头,把头缩了回去。

    “既然知道这是骰子,也就应该知道这是干什么的,今天我就在这里和大家赌一把。不管大家下多少注,赢了我只收一成,输了我全赔。”

    “哗哗哗!”不是哄堂大笑,而是极度震惊,即使是不赌的人,也应该知道,这几乎是傻子才做的事

    “别听他胡说,他自己上一文不名,输了钱拿什么赔给你们。”胡管家站出来,立刻就揭了唐小三的老底,把那些准备掏钱的家丁丫头说得手又放了回去。他手捋着山羊胡,幸灾乐祸地看着唐小三。

    唐小三微笑道:“其实,刚才只是和大家开个玩笑,事实上,不管你们下多少注,我输了全赔,赢了一分不收。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自信呢?告诉你们,我是不会输的!”说着,他随手一丢,三颗骰子撞击着瓷碗,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声音消失后,三颗骰子也停止了转动,有家丁惊叫起来:“豹子!”

    瓷碗里,三颗骰子静静地躺着,全部是六点向上。沙大少眼睛大亮,冲过来道:“我不相信,你再掷一把。”

    唐小三道:“掷一把可以,而且我还可以搞点高难度动作,只是如果我又掷了一把豹子,还请诸位给点掌声。大家知道,平均两百多把才能掷出一个豹子来,我连续掷出两把豹子,这要多好的运气呀。”

    他这一番话极有煽动力,毕竟好奇是人的天,不管你赌不赌,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人可以在不做假的况下连续掷出两把豹子。

    只见唐小三走出两步,背朝八仙桌,猛然将手上的骰子抛出,三颗骰子便准确无误地落进瓷碗里,又是豹子。

    “哗!”顿时,满大厅掌声雷动。

    唐小三将手掌往下按了按,道:“诸位,现在你们觉得我这只手掌值不值十万两银子呢?”

    “值!当然值!”众人齐声叫道。因为唐小三的表演实在是太神奇,使得他们已经暂时忘记了站在大厅里的沙红珠。

    确实,有一只能够随随便便就掷出豹子的手掌,那真是无价之宝,什么时间想要钱花了,就到赌场转转,稳赢不输。

    “无聊!”

    当众人都用羡慕而又崇拜的眼光看着唐小三时,沙红珠却狠狠地瞪了大家一眼。这些下人怕沙红珠就像老鼠怕猫似的,霎时勾着头走了。

    “你怎么还不走?”满大厅就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沙红珠恨恨地瞪着唐小三。

    “我为什么要走?”唐小三针锋相对,道,“我是你大哥请来的贵客,只有你大哥能让我走,莫忘记了,他才是沙家的家主。”

    “你?”沙红珠杏眼圆睁,柳眉倒竖,就要发作。

    沙大少赶紧道:“妹妹,你就留下唐小三,哥听你的话,已经和以前那些狐朋狗友断交了。可唐小三和他们不同,他从乡下来,是我们的佃农,你今天赶他走,传出去,影响我们和佃农的关系呀。”

    沙红珠注视着唐小三,用针尖一样的话语说道:“我不管你什么来历,总之不要打我们沙家的主意,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一边说,她一只脚往前跨一步,踩上了一只落在地上的飞虫。

    唐小三正要反唇相击,却忽然间发现,沙红珠刚才踏过的地方,显出一个清晰的鞋印。可是,那只飞虫却是安然无恙,翩翩飞舞起来,他不由得心里一寒。

    “看不出,你妹妹还是个武林高手!”目送着沙红珠俏丽的背影走出大厅,唐小三心有余悸道。

    沙大少充耳不闻,正拿着唐小三的三颗骰子仔细研究,却看不出什么名堂。

    沙大少琢磨片刻,问道:“你说,你是不是在骰子里灌了水银?”

    “你可以再拿三颗骰子来试试。”唐小三回答得很干脆。

    □□□□□□□□□□□□□□□□□□□□□□□□□□□□□□□□□□□□□□□

    唐小三的卧室安排在沙大少隔壁,方便他随时请教。平时,沙大少也常去附近的几个赌场玩几把,但输多赢少,他总以为是自己运气太差的缘故。目睹了唐小三的神技后,他才发现一个人的失败如果总是归咎于运气,就太不负责任了。如果有技巧,运气也是可以改变的。

    夜深沉,来到江州城的第一个夜晚怎么也睡不着。

    对于自己的表现,唐小三很满意。他成功地抓住了人们灵魂里赌的本,虽然他没有赌资,但睡觉前已经有好几个沙家的下人给他送银子来了,希望和他搭伙。至于唐小三赢了钱后给他们多少,他们无所谓,因为和一个把把掷出豹子的人搭伙,岂非稳赚不赔。

    “吱呀!”门忽然间开了一线,一条影子溜了进来。

    “谁?”唐小三道。

    “是我。”影子道,是一个女孩,声音颇为甜美。怕唐小三不知道,她又解释道,“我是香菱,是厨房的烧火丫头。下午看到唐公子把把都能掷出豹子来,香菱颇为心动,香菱以前常去附近的富贵赌坊赌钱,已经输了不少了,这几两银子是香菱仅剩的积蓄,还希望唐公子能够帮助香菱把本钱扳回来。”

    “你输了多少银子?”

    “八十七两三钱。”

    “怎么记得这样清楚?”

    “我笔笔都记着呢。只要能够扳回本来,我再不会去赌了。”

    这样的话,几乎每个泥足深陷的赌徒都说过,但真要是有机会扳回本了,他们也不会收手的,只想着赢点收手。赢了又想着再赢点,结果输得精光。

    借着进室内的月光一看,这香菱生得极为标致,一张小圆脸,颇为可。其实白天表演骰技时,唐小三已经注意到了,沙大少没有说谎,沙家的那些丫头外貌都不差。有沙红珠这样的绝*子当家,又怎么会要一些粗笨的丑丫头呢?

    也许是从未深夜摸进一个陌生男子的房间,香菱显得特别紧张,脯一耸一耸的,像藏着两只调皮的兔子。

    唐小三不由得起了个坏坏的主意,道:“帮你把本钱赢回来,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翻个几十倍都不成问题。可是,如果我真的给你赚了几千两银子,你拿什么谢我呢?”

    “随便怎么谢都行!”

    “真的随便怎么谢都行吗?”唐小三调侃道,同时一双眼睛很不老实地盯着香菱隆起的部。

    香菱忽然想通了这句话的含意,这句话本来就不是一个女孩子能随便说的。但她咬着嘴唇,肯定地道:“随便怎么谢都行!”毕竟有几千两银子,她就可以不做丫头,回家买地做女地主了。到时她曾经做过什么,有谁在乎,只要有钱,男人还不是像苍蝇一样地飞来。

    香菱从乡下来到这江州城几年,思想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尤其在大户人家做事,看到人家一桌饭菜所需要的银子,至少够她一家人好好吃上一年。她便不由得向往自己有一天也能过上这种挥金如土的生活。

    “如果我现在就要你谢呢?”唐小三仍然不怀好意道。

    “行!”香菱很干脆,话出口就开始*服。她亲眼目睹了唐小三的神技,对他佩服得不得了。她相信他说能给自己赚三千两银子就一定不会只赚二千九百九十九两。

    香菱*服,却是把唐小三吓了一跳,他才知道自己玩得过火了,赶紧道:“香菱姑娘,你别,我不过是和你开开玩笑罢了。你的本钱,我一定帮你扳回来,别说几千两银子,万两银子都有可能。”

    就在香菱谢了唐小三,退出房间时,他们谁也没有发现,窗外一双发亮的眼睛悄悄地移开了。

    这是一个美丽的倩影,一直走进了大小姐的房间。她当然就是沙家的实际掌权人沙红珠了。

    躺在上,沙红珠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个唐小三表面看上去流里流气,却也不失为一个正人君子,也许是我多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穷小子混迹天下:赌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