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危机爆发了

    几个人一直忙活的天亮终于累了。。。

    喔~~我瞌睡的不行了。。。咱们休息一下吧。大嘴一边打这个哈欠一边说道。

    胡东点着一根烟:你怎么就知道睡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睡觉?

    怎么?难道我们不眠不休,那些该死的丧尸就会自己死掉?那我们也是做的

    总得睡觉啊。你说是不峰子?大嘴撇着脑袋看向江峰。

    恩:大嘴说的没错。我们不应该过分的紧张。这个时候我们大家绝对不能慌,

    更不能乱。我们不能对我们的政府这么不放心。

    胡东吐了一个烟圈:呵呵,相信政府?我看还是相信自己比较好。难道你们不会以为

    丧尸横行的时候政府会来救我们吧?我们还是得靠自己才行。这样吧,我们倒班睡觉。

    你和大嘴先睡。等下午你们来换我,我就呆在客厅里。

    天哪。。。这叫什么子啊。我们要这样到什么时候??大嘴不服气的嚷嚷着。

    胡东说;最起码也得等到警报解除才行。。。或者。。。或者这只不过是个开始!

    唉··大嘴叹着气朝屋子里走去。。

    东子还是你先睡吧。江峰说道。

    峰子你去睡吧,我还不困。

    恩,那我睡了。。江峰扭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胡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他的老式猎枪,一边抽着烟,一边摆弄着。。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拿起电快速的拨了几个号码。

    喂:林伯,怎么样,你也看到昨天的新闻了吧。电话另一头林伯的声音:恩。。我看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胡东把昨天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林伯。。。

    林伯:这是真的么?

    胡东:千真万确,而且,那个疯了皮肤病患者居然是黑楠。

    林伯:是黑楠???难道是。。

    胡东:怎么?林伯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林伯:其实我也不敢确定,但我感觉这件事一定跟段纹龙给黑楠注的基因药有关系。

    胡东:什么基因药??

    林伯:就是一种针,人打了以后体力和力量都会突飞猛进,可以超越自己的极限。

    并且它是永久的,跟一般的兴奋剂截然不同。

    胡东:哦?会有这种药?

    林伯:没错,段纹龙托他朋友在伊朗买的。我在猜会不会和这个药有关系??

    胡东:很有可能。我觉得应该把这个事告诉警方。

    林伯:还是不要了吧?毕竟只是猜测而已。

    胡东:对了,林岚呢?

    林伯:她还在学校,需要把他接回来么?

    胡东:我看还是接回来的好,毕竟现在谁也不好说,外面还有没有这种怪物。

    林伯:恩,东子,那你去帮我把他接回来吧。直接接去你那里,拳馆也放假了。

    她跟着我也不方便,让他在你那里,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胡东:恩,那我等下就去接她。对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把基因药水的事告诉

    警察。

    林伯:那好吧。

    胡东:我把公安局郑局长的电话告诉你,你跟他说吧,毕竟其中的况你比较了解。

    林伯:恩,好的。那你接到林儿告我一声。

    胡东:恩,知道了。那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胡东走到洗手间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

    东子,你怎么不睡觉啊?秦绪打着哈欠说道。

    恩,我们轮流倒班,怎么样?昨天晚上睡的还好么?胡东问道

    当然,有你们守在这里怎么会睡不好。只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事会在扩大。。

    别怕。胡东一把把秦绪揽在怀里。不管出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边。

    秦绪温柔的“恩”一声。

    对了秦绪,我要出去一下,我去把林岚接来,她在学校也确实不太安全。

    恩,快去吧,林岚妹妹一个人在外面。我也不放心,昨天就想跟你说叫你去把她接回来。

    胡东笑着说:呵呵,那个死丫头,可是一点亏都吃不了,不要替她太担心。

    说完胡东拿起外和车钥匙,朝门口走去。

    记着:不管谁敲门也不要去开。有什么事就把大嘴和江峰叫起来。

    “恩,知道了”。秦绪答应道。

    胡东开着车朝林岚的学习走着。路上胡东试着打开收音机,没想到里面竟是嘶嘶的声音。。

    竟然连电台都下班了。。

    半个小时后,胡东到了林岚的学校。

    通泰女子柔道学院。。林岚是林伯的女儿,五岁开始学习柔道。

    一直是学校的主将,曾经获过六次国际比赛的冠军。由于父母经常不在

    所以林岚的格比较刚强。什么事都以自我为中心,唯一听从的人就是胡东。

    小的时候一直是胡东在照顾她,就像亲兄妹一样,所以可以说,胡东是唯一一个可以管住

    林岚的人。

    她在胡东心里也永远是哪个惹事的妹妹。

    “林岚。我到了,在你们学校门口,你出来吧”。胡东对着手机说道。

    “恩,我跟老师说一声马上下来”。电话另一天头林岚说道。

    一会从学校门口走出来一个高一米六左右的短发漂亮姑娘。

    “哥!有没有想我啊??”林岚淘气的问道。

    胡东笑着说“当然了,快上车吧。”

    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林岚竟是讲些在学校里发生的有趣的事。逗的胡东呵呵直笑。

    “对了,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居然闹出这么大动静来。我给我爸打电话,他说在外地,

    让我老老实实的呆在你那里。你知道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新闻里总是说不让出门

    关好门窗,也没讲明白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林岚有些无奈的对胡东说道。

    胡东握着方向盘对林岚说道: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总之乖乖的在我那里呆着,

    最近都不要出去。秦绪也放假了,正好她可以陪你玩。

    不一会两人便回到了家中。

    林岚妹妹~好久不见哦~秦绪说道。

    哈哈,秦绪姐,我好想你呢。你也不去学校看我。。

    才不是。。。我每天要上班嘛。这不你回来了么。

    呵呵,好吧,我原谅你,就让你每天在家陪我玩作为补偿吧。

    一天都相安无事,一直到晚饭大嘴和江峰才起来。

    “呃~睡的可真舒服啊”。大嘴深着懒腰说道。

    东子换你休息吧。我们可是睡够了。。江峰说道。

    恩,先吃饭吧。吃完我在去睡。

    几个人坐在餐桌上有说有笑的吃着。。。。。。。

    第二天

    “我看也没什么况嘛”。大嘴坐在电视机前对着大家说道。

    秦绪出了一张扑克牌说:恩,我也觉得没什么,可能已经控制住了。

    “但愿吧”。说完胡东也出了一张。

    林岚把牌一扔,“我又输了。。。你们怎么搞的都不会让让我么?对了,你们刚才说什么啊?

    怎么好像就我一个人听不懂?”

    大嘴抓起一把花生说道“没什么,说不定事已经结束了”。

    忽然胡东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恩是我。

    电话另一边:胡东,我是公安局的郑森。恩,有件事想要问问你,你知道黑楠的家住在那么?

    胡东:以前他住在我们拳馆的,可是后来他去了段纹龙的拳馆就不知道了。

    郑局:哦。。是这样啊。

    胡东;出什么事了么?

    郑局:他从医院跑了,咬伤了两个警卫。我怕他出来会咬伤更多人。

    胡东:跑了?医院那么多军方的人他怎么能跑掉呢?

    郑局:军方准备把他送到六六三军区医院的,可是刚上车他像发疯似地咬伤警卫就逃走了,

    我们的人朝他开了三枪,他似乎就是刀枪不入,根本不在乎子弹一样,根本就拦不住。

    所以才向你打听一下看你知道不知道他家在哪里。

    胡东:如果他真的疯了的话,应该不会回家吧。我看你们还是尽快找到他,免得他在多伤人。

    郑局:从他跑到现在已经半个小时了,警局接到了两起被咬伤的案件。对方形容的正是黑楠。

    我们已经派人去接被咬伤的人了。好了既然你不知道就不打搅你了。记得尽量不要出门。

    挂了电话,胡东把电话的内容跟大家说了一遍。。。。

    “妈的最担心是的事还是发生了。。这个该死的东西居然跑了出来。。”大嘴怒道。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但愿他能尽早让警察逮回去。。。如果真是在继续伤人的话,

    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江峰说道。夜里胡东躺在上怎么也睡不着。到底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如果真的大规模的爆发的话,我想家里未必就是安全的。

    可是我们又能去那呢?算了还是不要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或许那些事根本就不会发生,就算发生了。我只要保护好边的人就好了。

    一夜的时间或许不会很长,但是确实能发生很多事。。。。。。

    就在胡东睡不着,胡思乱想的时候。危机正在一步一步的酝酿着。

    北区某个十字路口。一群年轻人在路边嘻嘻哈哈的聊着天。。。一个头发凌乱满脸烂疮的人

    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们。

    其中一个年轻人说道:嘿,你是干嘛的?跟你说呢,别在往过走了!!真他妈恶心。

    你妈怎么把你生成这样!不是告诉你了,别在过来了,在过来别怪我手黑!

    说着年轻人朝前走了两步。只见那个满脸烂疮的人嘴里发出“呃~~呃~~”的声音。。

    年轻人道: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对着满脸烂疮的中年男子口就是一拳,不料那中年男子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上去就是

    一口。。!“啊!!!妈的,你居然敢咬我。兄弟们,给我上,啊!疼死我了。。”后几人一看

    迅速冲上去对着这个中年男子又打又踹。妈的,给你脸了!!

    只见满脸烂疮之人,回头便咬。。一口咬断了一个人的脖子,几人见状。

    疯子。。疯子。。这人疯了,我们快走,剩下几人拉着被咬了手臂的年轻人,迅速朝十字路口的另一端跑去。。

    几个人喘着粗气说道:

    真险。。刚才那是什么??

    是人么?

    谁他妈知道那是什么!怎么办,飞飞叫他把脖子都咬断了。要不要报警??

    可是飞飞还在那里,难道我们扔下他不管么??

    飞飞肯定是活不了了,我们还是赶紧报警吧。

    说着一个年轻人拿出了手机,正准备拨号。

    你怎么了?小虎?你怎么了?

    这时小虎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几个人爬在他边不停的摇晃着。

    小虎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

    只见地上的小虎两眼无神嘴里发出:“呃~~~~”的一声,对着那个呼喊自己的

    同伴就是一口。

    啊!!小虎怎么你也疯了么??

    啊!你快放开我!放开啊!。。。。。。。

    街上不时的传来恐怖的嘶叫声!!!!!

    危机爆发了。。。。。。。。。。。。。。。。。。。。

重要声明:小说《危机不是末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