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危机前奏

    胡东等人跑出了急诊长廊,跑出了医院大门,径直跑向汽车所在的位置。胡东急急忙忙的掏出钥匙打开了车门,几人火速坐在了车上,没有人回头,没有人尖叫。恐惧不许他们回头,恐惧让他们忘记尖叫。胡东喘着粗气麻利的打着车,驶离了医院。车已经开出了好远,大家急速的呼吸却依旧没有回缓,也没有人说话。直到胡东猛的一踩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胡东的手重重的拍在了方向盘上。他不知道怎么理解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不知怎么面对这未知的,不可思议的,近乎荒唐的场景。死人活了。死人活了?

    罗大嘴的腿还在打颤,汗水不停的流过脸颊,划过脖颈,湿了前和后背。“是鬼,见鬼了。。。”

    “不是鬼,是鬼我们现在就不能坐在车上了。秦绪,你确定刚刚在急诊室里,看见他俩死了”?江峰问道。

    秦绪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前排的座位椅。脸色惨白,没有回答。

    江峰轻轻拍了一下绪的肩膀“秦绪?”

    秦绪咬了一下嘴唇“我确定。”秦绪的声音有点打颤。

    江峰迟疑了一下“说不定他们是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我们好好想一想,人不可能也没有理由死掉还能复活。说不定只是暂时的假死现象,他们只是得了一种我们不知道的怪病。”

    胡东回过头来看着江峰,似乎觉得江峰说的有些道理“江峰说的对,说不定这就是一种怪病,我们不该把自己吓成这样,大嘴,报警先。”

    大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思量了半天,说“我该怎么讲这个事儿,说医院里有两个死人活了,要吃人?”

    大伙在车里都沉默了半天,然后江峰先开口说道“就说有两个人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在医院里见人就咬。”

    大嘴点点头,拨通了110,按江峰的意思向接警员说了一遍。挂了电话,大嘴说“他们说警察马上就到,咱们现在怎么办。”

    胡东拿出烟来向大嘴和江峰各散了一根“如果真像江峰说的那样,他们俩是得了一种奇怪的病,那都是在被那个病人咬了之后才得上的。就是说,那个病人早就有这个病,咬了他们以后,他们也被传染了。”

    秦绪好像稍稍回过点儿神来“我想是的,如果真是这样,就讲的通了。”

    江峰向车窗外弹掉烟蒂“假想我们说的都成立,事就比较严重了,患病的人继续咬人,就会有更多的人得病。那么最终将无法控制。”

    胡东回过头来看着江峰说“我有一个大胆的建议,咱们折回去看看吧。”

    江峰点头表示同意。

    “秦绪我先送你回家”说着胡东再次发动了车子。

    大嘴着急了“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建议,回去不是送死么,那两个恶鬼不知道已经咬了多少人了,就是说,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个恶鬼了。当务之急是现在回家赶紧躲起来。”

    胡东白了大嘴一眼“那我把你和秦绪都送回家里,你俩在家等消息吧。”

    秦绪皱了一下眉说道“我不回去,我要和你们一起回医院。”

    胡东回头望着绪温柔的说道“秦绪听话,你和大嘴先回家,一会我们就回去。”

    秦绪一脸倔强,强硬的说道“那你就送我回去吧,一会我想办法自己去医院。”

    胡东见绪这么坚定,便扭头望向了大嘴“大嘴,那你下车自己回家吧。”

    大嘴嚷嚷道“好好!你们都别听我的,非去找刺激是吧?我也豁出去了,走吧。”

    胡东方向一转,朝医院开去。

    再次折回医院。发现医院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周围停满了部队的军车和警局的警车,到处都是士兵和警察。

    胡东快步走向一名警察打听道“同志,里面况怎么样了?是我报的警。”

    警察惊讶的看着他“是你报的?正好,给我们局长讲讲当时的况。”

    说着便把胡东几人领到了一辆指挥车的旁边朝他们说“上车吧。”“郑局,这几个是报案人,他们当时在医院里面,可以向他们了解些具体

    “好。你先去吧。”眼前这个被叫做郑局的人微微发胖,一张正义的脸庞透着坚毅。他朝刚才的警察说完这句话,那警察就离开了指挥车,走向了刚才的位置。

    上车后,郑局点了一根烟,稍稍皱眉,吐出了一缕烟“小同志,你们谁先说说当时的况。”

    秦绪先开口说道“我是这间医院的护士,当时我们正在抢救两名医院的同事。这两名护士是在给一个名叫黑楠的皮肤病病人换药的时候,被其咬伤的。他发疯似的撕裂了两名护士的脖颈,来的时候就已经快不行了。后来抢救无效,医生宣布这两名护士死亡。之后,被我的同事和死者家属推往停尸间。我没进停尸间,但一直在附近,大概过了4-5分钟,就听见了停尸间的惨叫,随后一个和家属一起送死者的护士满血迹的冲出来,后面追着刚刚确认死亡的两名死者,她俩复活了,看上去恐怖极了,表残忍,步态奇怪,满嘴是血。。。”

    “你们还有补充么?”郑局把头转向秦绪旁边的其他三人。

    “我们知道的全部况就是这样了,我们想知道现在医院里面怎么样了?”

    郑局把烟蒂扔向出了车窗,吹出了长长的最后一缕“这个不方便透露。谢谢你们提供的线索,如果有需要我们还会进一步找你们了解况。你们现在先回家吧。最近尽量不要出门,把门窗锁好”

    说完,郑局便送胡东几人下了车。向几人一一握手。

    几人回到车上。

    “现在我们怎么办?”江峰问道。

    大嘴急忙说道“当然是回家啦,还能怎么办,警察都说不让进去了。”

    “恩,先回家吧。”胡东说完,大家一起朝汽车方向走去。。。

    胡东将车开往几人的住处,在这个城市的最南面,靠近郊区,是栋独门独院的小二楼。那里曾经住着胡东一家人。6岁那年一次交通意外使他失去双亲,这栋房子就成为父母留给胡东唯一的东西了。现在胡东,大嘴,江峰,秦绪住在一起。

    楼下是厨房,客厅,储藏室,大嘴的卧室,江峰的卧室。楼上是胡东和秦绪的卧室,还有胡东逝去父母的卧室,还有客房。

    经过二十分钟的车程几人终于回到了家,这里温馨如平常。几个人瘫在沙发上,放空自己暂时不去想这不可思议的一天。

    秦绪起去了厨房,不一会儿就为大家端出了一壶茶。

    大嘴打开电视,却发现所有的电视台只循环播放一条新闻,内容大致如下:紧急新闻,我市因发现一未知病毒,传染极强。全市所有单位,学校放假一周。请各位市民关好门窗,避免外出。请大家不要恐慌,一切都在政府的控制当中。望各位市民相互转告!!

    随后大嘴的手机就发来的他工作的动物园发来的短信,内容和新闻类似。秦绪也收到了同样短信。

    江峰放下了茶杯“事很可能已经不好控制了。”

    胡东神凝重“恩,恐怕是的,我们要想些办法了。这一定不是一个星期的事,接下来要做的一切都是关于生存了。刚刚发生在医院的我们都看见了,事绝没有那么简单。现在知道事真像的人少,街面上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和药店可能还没有关门,我们现去把食物和生活用品尽可能多买点回来”

    几人一起起,江峰说道“秦绪和大嘴你们在家吧。我和胡东去,人少能多放点东西。大嘴和秦绪,你们在家找找能防的东西。”

    胡东和江峰出了门。路上两人在商量,要尽可能的把物资制备的充裕些,罐头类的食物压缩饼干一类的是食物的重点购买对象。毛巾绳索一类尽量备齐,纯净水和抗生素类药品不可或缺。大嘴的越野车是一定不够用了。他们决定先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江峰下车去拦几辆跑夜车的出租。两人在路边聚集了十辆出租车由胡东的车在前面带队,来回折返与家里和市里的小超市三次。多了不敢说一年的用平和食物一定是够了。

    大嘴和秦绪把家里能想到的可以用来防的东西都翻了出来,棒球棍,铁锹,防狼器,u型锁,尼泊尔军刀,匕首,斧子,弹弓小钢珠,**,弩,复合弓。

    四人彻夜未眠,把买来的东西这里分类,放进了储藏室。收拾好天已经大亮了。

    胡东像想起了什么,递给大嘴和江峰一人一把铁锹“跟我出来一下”三人来到了院子里的大树下“挖!”胡东说。

    大嘴摸不着头脑,纳闷的问“挖坑干嘛?”

    “让你挖,你就挖。哪来那么多废话。”胡东和江峰已经开始一铁锹一铁锹的挖了起来。

    大嘴见状“呸!呸!‘往手上吐了两下,也干了起来。

    三个人挖了近两米,气喘嘘嘘的干了四个小时。终于挖出了要找的东西。胡东和江峰把锈迹斑斑的铁箱子抬了上来。

    “大嘴,拿斧子来。”胡东招呼了大嘴一声。指着铁箱上的锁头“劈~!”

    大嘴兴奋地回应“好嘞~!”呸呸两下之后,咬牙切齿的抡起了胳膊一斧子下去,锁头掉在了地上。

    胡东蹲下打开铁箱,五把**静静的躺在里面。旁边还有两个大坛子。

    大嘴眼睛一亮“好你胡东子,算小爷没有白忙活。”

    胡东拿起其中的一把长枪,用袖子轻轻的擦了擦,亲切的看这手里这把其貌不扬的**,这是我爷爷的宝贝。“都是火药铁砂枪,俗称洋炮。”

    大嘴猴儿急的也拿起一把,眯着一只眼睛像模像样的比划着“听过没见过,有意思,有意思。”

    江峰也拿起一把试了试。又看了下铁箱“坛子里是什么?”

    胡东笑道“铁砂和火药呀。”说着胡东打开一个大坛子,坛子里还着个铁盒子,把铁盒子端出来打开盖子看了看。“这是铁砂。”

    江峰凑近了,用手捻起一点小米粒大小的铁砂看了看。

    大嘴这时心急火燎的叫嚷道“让我打一枪,让我打一枪过过瘾。”

    胡东看着大嘴猴儿急的样子也乐了。“行吧,成全你。”

    胡东又蹲下,在铁箱里摸了摸。摸出了一根粗铁丝做的工具。打开另一个坛子拿了些火药装进了枪膛,用小工具压了压实,塞了点纸,装进铁砂。将枪递给了大嘴。

    大嘴兴奋地接过枪,抬枪就朝着远处一枪打出去。砰!的一声枪响,大嘴一仰头,因为枪靠的脸太近,呛得大嘴治咳嗽,脸也熏黑了。

    看着大嘴那副蠢样子,胡东笑的蹲下捂住了肚子。江峰边笑边关切的走向大嘴“大嘴,没事吧。

    大嘴弯下腰只管吭吭吭的咳嗽,江峰一下一下拍着大嘴的后背。

重要声明:小说《危机不是末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