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谁在

    浅夏回去住的地方,没心思弄吃的,就坐在客厅沙发等待冷初恋传来的消息。

    午夜三点多钟,她昏昏睡,再醒来是半梦半醒间,她浑都软绵绵,头疼裂。

    口好干,喉咙痛,她缓缓睁开眼睛,眼睛也好累很想闭上,她又闭上了眼睛,浑没有力气。

    屋外,一名黑衣男子手非常利落的进了房子,看到客厅中躺在沙发上的她,他上前蹲在她面前,没有开灯,却依旧能看清她的容貌。

    她病了,他将她抱起来,走上楼,不知道她住哪个房间,就随便走入了最近的一个房间,将她轻轻放在上。

    男子的脸庞在午夜月光的浅影下依稀能看到他五官绝俊,他好像对这个房子很熟悉。闭着眼睛都能知道哪个地方有台阶或者其他?

    他替她把脉,本想给她吃药的,把过脉后发现她有了孕,两三个月左右。

    孕妇是不能随便用药的,那如何让她的病好转,她生病了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实在太不惜自己的体。

    他是这栋房子的主人,只因常年在公司每年只会回来一次这里,今年回来他发现房子住着三个女生,他知道是谁把他房子租出去了,当然只有那个贪财的丫头左鱼儿才干得出来,他又不能赶她们三个走,今晚他在屋外头观察到她们三个都出去,他等了好几个小时,才准备进来收拾下自己的一些东西,没想到刚进来就看到她在沙发上睡的昏昏沉沉的。

    不能给她吃药只好找些能代替药的水果蔬菜和粥来帮她补充体力和让她体好起来。

    睡得昏昏沉沉的苏浅夏,在凌晨四点多的时候,迷糊的感觉到自己好像靠在一个宽阔舒服的怀中,嘴里还被人喂着清淡的粥,粥的味道和平时吃的粥不一样,还有耳边会传来低沉温柔的男人声音劝慰她乖乖喝了病就会好。

    她是在做梦吧,一定是的。

    她听话的喝完了那碗他特别煮的粥刚要放下碗时,他听到屋外传来脚步声,应该是另外的女孩回来了。

    他立即将碗拿到厨房冲洗,将厨房恢复成他没来过的样子,跃窗离开。

    回来的是依瞳,她本来早就回来了,可是回来的路上又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对方说是冷初恋的朋友,让她去一个地方认认那个女生是不是她们要找的。

    结果花了两个多小时去白跑了一趟,那个女生是个叛逆女孩,小太妹呢。

    这不,她又跑回来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正想躺下睡觉,可上有人躺着,她打开灯一看是浅夏,浅夏的脸蛋有着异常的红。

    她立即摇醒浅夏。

    “你回来了,我不小心睡着了,甜甜找到了吗?”

    浅夏感觉自己头重脚轻,好难受。

    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

    “浅夏,你是不是病了,你的脸好红。声音也怪怪的。”

    依瞳摸摸浅夏的额头看她额头的温度,再又摸自己的额头,浅夏额头的温度的确比自己的要高,看来是发烧了。

    夏天发烧比冬天发烧要不可呢,尤其浅夏还有孕在,又不能吃感冒药,这下子可把依瞳急到了。

    “我没事,可能是有点累,我好像睡错房间了。”

    浅夏想下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脑袋有些理不清半迷糊,因此她没法子想自己是怎么进的依瞳房间。

    “没事,我去你房间睡,你别乱动,那这样我拿冰毛巾敷在你额头,你躺下好好睡觉,先喝点温水。”

    依瞳倒了杯温水让浅夏喝下,再跑去拿了冰毛巾敷在浅夏的额头,这才关了灯去浅夏的房间睡觉。

    窗外,房子主人,那名黑衣男子看到依瞳的处理方式虽然有些不赞同,可是他不好再现,只好明天晚上再来看看浅夏的况。

    他知道这三个女孩的名字,左鱼儿心虚,哪里敢不让他知道呢。

    她叫苏浅夏,名字真好听,另外两个女孩名字也不错。

    不过他对生病的苏浅夏心中更多了一丝怜惜之意。

    *

    四个小时后,早上八点多钟时

    秦依瞳起到客厅看到浅夏遗落在客厅的电话正要拿给浅夏,就有人打来了电话,她接听了电话,是冷初恋打来的,告诉她已经找到了夏甜甜。

    找到了夏甜甜,这可真是个大好的消息,她马上跑去自己的房间告诉浅夏这个好消息,希望浅夏听到了心好病也能好的快。

    大约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冷初恋送了夏甜甜回来,甜甜哭的好惨,不过她说她没遇到坏人,让依瞳跟浅夏别担心,依瞳说浅夏病了,她便颠的跑去厨房给依瞳准备食疗的去烧餐点。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我是妈咪偸来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