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这男人,长得的确很好看,可脾气真的太坏了。

    “地址上写着就是这间酒店这个房间,花是因为你推我才压扁了,你得陪我花钱。”

    司徒火被他的坏脾气惹的心里不高兴,要在平时遇到这样的人她顶多自认倒霉转走就是了,可今天她不认输,她要拿到花钱再走。

    谁让着男人脾气这么坏,她才不要赔了花又白跑一趟呢。

    “想要花钱?”

    男人将门打开,这次一把将她拉进去,跟着再用力关上门,他就站在她的面前,她的眼睛不小心看到了他露着的上,她忙转开视线,这男人说话就说话,靠她这么近做啥?

    “当,当然,花是无辜的,订了花我也送来了就该付钱。”

    司徒火没敢看她,反而被他盯着有点心虚,她努了下鼻子,不喜欢自己现在的表现,自己又没错干么心虚呀。

    ‘咚’的一声,男人二话不说将她打昏了。

    司徒火的子软软的往地上倒去,男人扶也不扶一下,径自走到边继续睡觉。

    这个男人便是昨晚和好友皇甫邪在人酒吧喝酒的那个龙傲。

    他现在心烦的很,还有个女人不怕死的找他要花钱,他又没买花,觉得她太吵了,他索将她打昏,自己继续睡觉。

    现在的他很困,昨晚和皇甫邪喝酒到上午九点多才到酒店开了一间房睡觉,这个女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什么花钱那些事就等他醒来再说。

    只不过他想的太美了,有人就不给他有好觉睡,瞧,他才刚躺下闭上眼睛准备睡觉,就有人不知死活的打他的手机吵得他不得好眠。

    他拿起手机本想关手机,可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后他没好气的按了接听键。

    “有话快说。”

    是邪打来的,邪不睡觉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傲,那个花店美眉你看到了吗,如何,做你的老婆怎么样?”

    什么花店美眉,什么老婆,邪在说什么?

    “邪,你什么意思,花店?老婆,你的意思是她是你找来的?”

    他的视线落在地上昏迷的司徒火上,蓦然想起自己有将被父亲婚的事告诉了邪,邪还说不帮忙的,没想到还是给他找了个女人来。

    “我把资料放你办公桌上了,困死了我去睡觉,她的资料你记得回去看看,虽然我对女人是没什么好感,但这个女人也还算看着顺眼,你自己看着办。”

    邪挂了电话,龙傲将手机丢到上,下走到司徒火的边蹲下来,他的睡意已经没了,眼前这女子真的适合吗?

    他只是要找个女人来结婚,名义上是夫妻,等继承权拿到手他就会和她离婚,这样的事她能同意吗?

    这么一看,他发现她长得不错,他见过的美女很多,可她的上有着一股很久违的清新感觉。

    花钱?

    脑海不期然浮现这两个字,和她开始要他给花钱时脸上的表,他不莞尔一笑。

    邪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敢和他顶嘴的女人,有点意思。

    他起走进浴室里头,用水杯装了一杯冷水出来,走到她面前的时候,他将水杯的水倒在她的脸上,司徒火被水给淋醒了。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他站在自己面前,他手中的水杯犹滴着水滴,她刚开始醒来脑子还有点儿空白,可看清楚眼前的况之后,她明白了,这男人打昏她,还有水淋她,真是个没有风度的男人。果然人不可貌相,长得太帅脾气太坏这点令她对他的印象差到极点了。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我是妈咪偸来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