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不了,她们正在为偸孕宝宝的计划而努力,我还是别吵她们,你呢,你的那个魔鬼男人有没在找你啊?”

    上次甜甜和皇甫邪帮苏拉从那个大房子逃出来,也将苏拉的女儿找了回来后,苏拉就没来酒吧上班,一直躲在乡下,今天怎么回来了,这个疑问在浅夏心里盘旋着,她不问不痛快。

    “有很多事不是躲就能躲的了的,我想通了,顺其自然吧,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若他真想把女儿抢走,只要他真心疼舞儿,我就让舞儿跟他。”

    苏拉想通了,才来喝酒,最后一次喝酒放纵自己。

    “好,干杯,为我们忘掉那些坏男人干杯。”

    浅夏与苏拉各举起杯子,杯子碰在一块,酒红的液体随着她们碰杯的时候有些溢出了酒杯外头,她们将酒杯凑近唇边痛快的喝酒……

    *

    人酒吧

    人酒吧位于市郊,虽然不在繁华的地段,但来人酒吧的客人却很多。

    夜晚,细雨如丝,空气中流动着晦暗的沉甸……

    酒吧第三层,表演台上

    只见,台下涌聚着各色各样的人,男人们的眼睛都有着最原始的深沉**,他们紧紧盯着舞台中央在表演脱衣钢管舞的舞女。

    “快脱,快脱,把罩脱了,把内裤脱了,快点……”

    催促声此起彼伏,难怪人酒吧的生意这么好,重轴戏就是脱衣舞表演,当然,如果只是一般的女人表演脱衣舞也不会怎么吸引人,可现在表演脱衣舞的是一个艳丽极媚的女人。

    她,二十三岁,材火辣,肌肤紧致白皙。

    她的那双勾魂媚眼不经意流转着让人疯狂迷恋的波光,台下观看脱衣舞的人们沸腾了,他们不断催促着她除去上最后的屏障……

    不过,在那一双双满溢**的男人中,偏就有人只顾着喝酒,对舞台上的火辣表演视若无睹。

    那是两个男人,一个长相俊美人,一个么非常帅气冷酷。

    “哈哈,傲,你说你家老头子要你必须在三十岁结婚,否则就把公司的继承权给别人,也不给你,哈哈,你家老头子真有意思,这不是明摆着婚吗,你三十岁生快到了,还有多久,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长相冷酷帅气的男子此刻脸上却带着戏谑的笑,他笑的张狂却不让人反感,反而更吸引人的眼光往他这边飘。

    “邪,你是在幸灾乐祸吗,连我的生你都忘了,你这兄弟是怎么当的?”

    冷不防的,那位俊美非凡的男子居然赏了酷酷帅哥一记拳头。

    “不敢,我怎么敢取笑你呢,说真的,你怎么打算,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才出来喝酒解闷,照我说啊,那什么继承权不要也罢了,你又不是非得要当那什么总裁,我说你不是有你自己的公司吗,我可不认为你会在乎你们老头子的公司。”

    两人的谊比亲兄弟还亲,邪岂会不知道傲的心思。

    “就算如此,我也不会让继承权落到别人的手里,快帮我想个办法,离我三十岁生还有一个月零两天,时间不多了,你必须帮我找个女人来结婚,过了这一关再说。”

    傲的全名为龙傲,他淡瞥一眼好友,将自己的难题丢给他。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我是妈咪偸来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