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剑劫(上)

    第六十四章剑劫(上)

    龙飞山,夜。

    寂静的夜,此时龙飞山上的人却都没有睡的意思。因为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剑痴,也是神大陆绝对一顶一的天才——张怀誉和夏侯云。[.Lvsexs.]

    今夜,是他们渡剑劫的子,也就注定今夜的不平凡。

    他们是兄弟,是生死相依的兄弟,所以他们准备同时去渡这可怕的剑劫,也是为了不让对方太过担心。

    他们二人已经盘膝坐在草地之上,不远处就是张承德等人。

    窦若秋和李蓉蓉在一起,她们的手已经握在了一起,虽然还没有开始,她们心已经开始为自己的男人担心了。

    就在昨夜,张怀誉亲口答应窦若秋,渡过剑劫之后,窦若秋就是他仙剑的第一个乘客。

    就在昨夜,夏侯云告诉李蓉蓉,渡过剑劫难之后,会带着她疯狂购物,直到他的仙剑再也装不下。

    剑劫是危险的,是可怕的,可怕的让人们谈虎色变。可怕的,让人们敬而远之。

    张怀誉和夏侯云的脸上没有任何恐惧,取而代之的是他们的笑。

    笑只是一种感,一种属于人类的感。

    只是现在笑的意义不同了,笑此时代表的则是一种力量,一种骄傲,一种对剑劫的蔑视,一种对力量的向往。

    “小云!你准备好了吗?”

    “大哥!需要准备吗?难道你怕了?”

    “当然!我当然怕!”

    “你怕什么?怕死?”

    “我怕你死,蓉蓉不是要改嫁了?”

    “去死吧你!我们不如打赌,看谁先度过剑劫!

    “好呀!赌什么?

    “谁若输了,就挖一百条蚯蚓!”

    “好。我和你赌,谁耍赖谁就是乌龟!”

    “当然,你输定了!哈哈!”

    “还没开始你怎么知道我就能输,等着挖蚯蚓吧!”张怀誉对着旁边的人一笑,大声道:“大爷爷我们开始了,看看究竟我的剑会给我怎样的考验!”

    话已说尽,没有什么要再交代的!这二人已经开始他们的剑劫。

    张怀誉一股真气注入流水宝剑,顿时,漆黑的夜里仿佛变为白昼,美丽的色彩顿时在流水宝剑上呈现出现。

    由白变黄,黄变红,红变蓝,最后蓝边绿。

    夏侯云却最终停留在了红色,虽然绿色的品质要在红色之上,不过此时在外人看来,夏侯云的宝剑月光,却是比张怀誉的更加拉风!

    渐渐的,两把仙剑已经脱离他们,飞了起来。

    在他们边静静的飘着,突然两柄宝剑直冲云霄,片刻之后又落回地面,剑峰直指二人眉心!就在不到三寸的时候,停了下来,悬浮在空中!

    张承德淡淡的道:“开始了!注意看!剑随时有可能刺入他们的眉心,那样剑劫失败,他们的生命也将走到尽头。若是宝剑突然失去光彩,他们的体就会瞬间爆炸,尸骨无存!这就是渡剑劫两个失败的表现!”

    熊隐鸣没有开口,他虽然懂得很多东西,不过亲眼目睹这还是第一次。兽剑劫和人是不同的,相对来说也安全的多,只要体内能产生剑魂,再承受住能量的冲击,就算渡过了兽剑劫。

    就在窦若秋和李蓉蓉要开口时,张承德又开口,道:“若剑劫成功,这两把宝剑就已然成为仙剑,本命仙剑也自然不再指向主人眉心,而是在主人周围旋转保护!这时天空就会飘起五彩祥云,预示着一个新的剑仙诞生。”

    众人点头,却是没有开口,都目不转睛的看向这二人。

    张怀誉感觉这个世界只剩下了自己,青青的草地上空的,房子没了,人也没了。时间也由黑夜变为了白天,抬头一看却没有太阳,这里不冷也不,仿佛就是一个没有生气的世界。突然一个人走到了他的边,看上去是一个小孩子,这个孩子红扑扑的十分可,只穿了一件小小的肚兜。

    张怀誉想站起来和他招呼,却感觉自己浑一点力气也没有,根本就动不了!那个孩子却是一笑,道:“你就是主人吗?”

    “什么主人?你说的话我不太懂,你又是谁?”

    “连我都不知道?我若是生气了,你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不知道!”

    “你会死!怕了吗?”

    “不怕!”

    “你是说你不怕死?”

    “怕死就不会渡剑劫了!你究竟是什么人?你若是不告诉我,我也许会生气,那样会很可怕!”

    这孩子一愣,又笑道:“你现在连动都做不到,还要生气?你认为我会怕你?”

    张怀誉却是笑的更加灿烂,道:“你若是不信可以试试,这个世界似乎是你制造出来的,这里没有任何人,也只有你和我,所以我只要不理你……”张怀誉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着这孩子的脸。

    这孩子突然不笑了,道:“你似乎知道我是谁,怎么还骗我说不知道呢?”

    “我当然不知道你是谁,只是我能看的出你的把戏而已!”

    “你好聪明!”

    “我很笨!”

    “为什么这样说自己?”

    “因为我到现在也猜不出你是谁!”

    “哈哈!你猜不出却可以问啊!”

    “问谁?

    “当然是问我!”

    “你会说吗?”

    “你若求我,我当然会告诉你!”

    “我不想知道了!”

    “你刚刚还说你很想知道,现在怎么又改变想法了呢?”

    “因为我不想求你!”

    “你不求我,我却偏要说!我就是流水剑的剑灵!”

    “剑灵?”

    “对剑灵!非但是这样,我也是你这次剑劫的主考官。”

    “你好!我是流水剑的主人,张怀誉!”

    “我当然知道你是张怀誉!”

    “所以你称呼我为主人!”

    “你很聪明!”

    “和主人这样说话似乎不是很好,我总感觉你是我主人的样子!”

    “哼,我若不愿与你融合,你就会死,你不知道?”

    “我知道!”

    “所以你该对我客气点,我会把难度降低些!”

    “不需要!我认为这是一种修行,如是有挑战当然最好!”

    “看来你很喜欢挑战,只不过喜欢挑战的人,也会随时丢掉命!”

    张怀誉笑了笑不开口了,他感觉和这个剑灵斗嘴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他只是在逗哏。或许剑劫并没有到来,他只有静静的等。

    “你怎么不说话了?”“喂,你死了吗?”“你怎么可以不理我?”“……”

    这剑灵像疯了一样对着张怀誉狂吼,只是张怀誉早已闭上眼睛,不再看他一眼。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剑灵终于忍不住道:“好吧!我认输了。”

    张怀誉睁开眼,道:“多谢!”

    他并不是因为剑灵的认输而开口,而是他发现剑灵认输的那一刹那,他终于可以动了,于是他站起来,抻了一个懒腰。

    一夜过去了,众人还在看着他们。

    窦若秋和李蓉蓉的脸上早已经挂满了焦急,张承德说剑劫一般只有一个时辰,而他们二人都已经一夜了。两把宝剑依旧在三寸之处,指着他们二人的眉心!

    突然,夏侯云的宝剑红光大方,宝剑突然飞向他的四周,高速的飞行。而在夏侯云的上,紫色的护体真气,骤然放出。

    天空中,呈现五彩祥云。夏侯云,剑劫!过!

    夏侯云睁开眼,李蓉蓉已经跑到了他的边。夏侯云赫然拉起她,本命仙剑突然变大,带着李蓉蓉飞向远方,片刻又回到了地面。

    “哈哈,我成功了,我似乎用了好久的时间,怕是要输给大哥了!”

    “云哥,张大哥还没有醒!”

    “是吗?看来我赢了,哈哈!”夏侯云丝毫不担心张怀誉,因为他知道,剑劫对于他没有任何的难度。

    张怀誉的剑劫却才刚刚开始。

    剑灵道:“刚刚你不理我,算是通过了第一个考验!”

    张怀誉一愣,道:“我若是没有不理你呢?”

    “我就会一直和你聊下去,还会让你赔我玩,待到五十个时辰,剑的能量散尽,你的剑劫就失败了,你也会爆体而亡!”

    听了剑灵的话,张怀誉不流了一滴冷汗,暗道好险!

    剑灵继续道:“我这里有三道符,一会我在你眼前放出三道结界,你只需要踏入其中一个,那个就是你的剑劫题目,完成里面的题目,自然渡过剑劫,祝你好运。”说着剑灵就把三道符扔向天空,自己消失了!

    在草地上已经出现了三道结界,分别为三个颜色,一紫,一蓝,一金。

    张怀誉突然想起张承德的话,护体真气分为三种颜色,明悟期是紫色,意念期是蓝色,大成期则是金色。

    这三道结界难道代表的是三个难度吗?若是代表三个难度应该选择哪个?紫色还是金色?张怀誉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很极端的人,所以蓝色他根本就没有考虑。

    思考很久,张怀誉大步迈向了金色结界。

    踏入结界他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环绕着自己,紧接着,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醒来,他发现自己还在原来的地方,并没有动过。

    慢慢起,环视四周,三道结界已经不在。

    剑灵却又出现了,带着邪恶的笑,看向张怀誉!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