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鬼宗之行

    第六十章鬼宗之行

    流云客栈开业了,张怀誉却走了。

    此时他在天上,在飞,踏在熊隐鸣的剑魂之上。[.Lvsexs.]

    昨夜熊隐鸣回来了,他已经记住了阮临风等人的聚会地点。今天他们出发了,剑魂飞的很稳,风从边划过,却没有感觉。剑魂的力量很强,强的可以让风让路。

    已经飞了两个时辰,现在天已大亮了,他们的目的地,也到了。

    山中,不远处有一个山洞,这山洞很深,深不见底。

    张怀誉却是很吃惊,道:“小云,没想到时这里。”

    “大哥你来过这里?”夏侯云不解。

    张怀誉点了点头,道:“嗯,去往沧州的路上我和大爷爷发现了这里,才延误了行程。”

    “哦,你说过。大爷爷还说,这里很可能会有宝物。”

    “却没想到宝物却是鬼宗。”

    “真是没想到。”

    张怀誉又道:“小熊,现在起,不到万不得已你不可出手,明白吗?”

    熊隐鸣道:“听张大哥的。”

    “嗯,好。你就跟在若秋和蓉蓉边,保护她们二人。”

    熊隐鸣点了点头。

    “好,小熊带路,我们直接杀向他们的聚会地点。”

    张怀誉和张承德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还很黑。张承德也只能御出仙剑用以照明。而此时这里却都已经点燃的火把,整个洞却是如同外面一样明亮。

    经过几个转弯,众人已经看到了一扇门。熊隐鸣示意这里就是他们的聚会地点,然后便走到了二女边。

    张怀誉宝剑出鞘,带着众人冲了进去。

    把门的守卫见状上来阻拦,只在瞬间就成为了尸体。

    死人是不会挡路的,所以这不到二十丈的路,就已经有了很多死人。

    终于到了大厅。

    大厅中很静,静的可怕。

    这样的静却没有给张怀誉等人带来失望。

    ——阮临风就坐在那里,他边还有一个男人。

    这男人带着帽子,手中拿的却不是剑,而是一把扇子。当然谁都知道,他的这把扇子并不时一般的扇子,这就是他的剑。

    “欢迎各位的到来。”这人开口了。

    张怀誉道:“看来你早知道我们回来。”

    这人道:“当然,所以我们二人才在这里等你。”

    张怀誉道:“你似乎算准了你们二人必死无疑。”

    这人道:“我原本以为会是六人,可现在才改变了看法。”

    张怀誉道:“当然,我们不时杀手,所以只要杀死你们二人足够了。”

    这人道:“错!大错特错。我是说你们应该来六人,却只来了五人,少了一个臭要饭的。”

    张怀誉笑了,笑的很甜。

    这人又道:“你知道我是谁吧。”

    张怀誉道:“当然,也只有诸葛元丰说话才这样有底气。”

    诸葛元丰道:“张怀誉也很聪明,我很佩服你,只可惜你要死在这里。”

    “你放!”说话的当然是夏侯云。

    “天才夏侯云,可惜你跟错了人,如果你能加入我鬼宗,或许能干出一番大事,只可惜你选择了张怀誉,也就等于选择了死。”

    “诸葛元丰,你认为你杀的了我兄弟二人吗?”

    “不能!”

    “阮临风能?”

    “也不能!”

    夏侯云笑了,大笑。他看着诸葛元丰,也看着一直没有开口的阮临风。

    “你们都的死!”

    夏侯云怒了,他的杀气已经放了出来。

    一起,他已经准备冲向二人。

    突然,在众人的头上突然掉下一个网状东西。确切的说是一个半球形的铁网,张怀誉二人瞬间起用剑攻击这网。

    只见火星四溅,张怀誉二人也被砸了下来。

    张怀誉看着阮临风二人,道:“卑鄙。”

    这是沉默了很久的阮临风终于开口,道:“张怀誉,你说我卑鄙?你派人跟踪我,你不卑鄙?你怎么就想不通你们这些自视清高的人,口口声声说别人卑鄙,自己又何尝不卑鄙呢?你们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

    这次轮到张怀誉没话了,虽然阮临风并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他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

    夏侯云却怒吼道:“对于你们这样的败类,根本不用讲道义!”

    “呸!强词夺理!夏侯云,你都快死了,还嘴硬!”

    “好呀,有种你进来杀我?”

    “杀你根本不用我出手,这个铁笼子是特意为你们准备的,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被饥饿和饥渴吞噬,到那时你们就会跪下来求我!哈哈哈哈!”

    夏侯云还想说什么,只不过有人开口了,道:“你是怎么发现我跟踪你的?”

    “哼,就你那样下三滥的跟踪技巧,还想跟住我鬼宗的宗主?”回答的人却是诸葛元丰。

    “闭嘴!我没问你!回答我,你是怎么发现我跟踪你的?”

    阮临风看向熊隐鸣,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迫!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曾经面对过无数强敌,却头次有这样的压迫感。

    “宗主,不用跟他们废话。”说着拍了三下手。

    顿时从外面冲进来三十多人,其中鬼宗的四个堂主也包括在内!

    熊隐鸣根本就没有看这些人,只是用他那双不大的眼睛看着阮临风。

    阮临风突然开口道:“我闻到了后有酒的味道,这味道跟着我很久。这酒还是沧州的特产,所以我就怀疑后面有人跟踪。”

    熊隐鸣道:“然后就上演了这出将计就计?”

    阮临风道:“没错!”

    熊隐鸣不再和阮临风说话了,而是看向张怀誉,道:“张大哥,看来这次行动失败,都怪小熊呢!”

    张怀誉笑道:“也正因为你,我们的行动不会失败。”

    “当然!不过还请张大哥答应小熊一件事。”

    “你说!”

    “他发现了小熊在跟踪,所以算是赢了小熊!”

    “所以你不想欠他的?”

    “是!”

    “你想怎样?”

    “留他一条命。”

    “可是……”张怀誉迟疑了。

    “我会费了他的剑法!”

    “那他岂不成为了废人?生活都不可自理,活着不时更遭罪?”

    “小熊有小熊的办法!”

    “好!我答应你。”

    阮临风众人听着笼中张怀誉二人的对话,头很大。

    因为他们听不懂,眼前的形式明显自己放已经占尽上风。

    夏侯云看这云天迟和袁灵心,没有开口,他的眼神却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这二人却是不敢看夏侯云,夏侯云当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张怀誉又道:“阮临风是小熊的,其余五人归我们二人,若秋和蓉蓉把小的都收拾了!”

    听完张怀誉的话众人点头,诸葛元丰这边却是一惊。

    毕竟这个笼子想打开是非常难的,即使他们是张怀誉和夏侯云,也不行。

    张怀誉对熊隐鸣点了点头,熊隐鸣赫然放出了剑魂,只是此时的剑魂释放,却是瞬间形成。阮临风等人却只把它当成了仙剑。

    笼子已破,人已经死了很多。这六个重要的已经死了两人,并不是阮临风和诸葛元丰。而是陆尊和袁灵心。

    他们的战斗很快,转瞬即逝。诸葛元丰软软的坐在那里,熊隐鸣看着不敢动一下的阮临风,张怀誉和夏侯云的剑分别指着罗江和云天迟的脖子。

    静,静的很。

    山洞中,听不到外面大自然的声音,也没有风声。

    此时,却有了诸葛元丰的声音。

    “千算万算,总是失算。没想到来的人会有剑仙。”

    张怀誉接过他的话,道:“其实你本不该认为这世界只有剑痴的。”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

    “一夜之间就能回到这里,若不时剑仙,谁又做的到?”

    “或许我们早已在不远处!”

    “纵使你说的有理,可惜这个精钢铁笼也是剑痴无法破开的!”

    “你说的是!”

    “这精钢铁笼我鬼宗已经传承无数代,多少妄想铲除我鬼宗的高手,都已埋葬在这里,只可惜却断送在今天。”

    “我们并不想铲除鬼宗,只是想阻止你的翻计划!”

    “赵忠告诉你的?”

    “我师兄只说了你们六人的名字!”

    “字画我已经拿到,可惜我并没有看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已经想到是你拿走了该拿的东西!”

    “没错!”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一件事?”

    “当然!”

    “我若说没有你一定不会信吧?成为第四个国家,这样的惑的确很大,可惜现在整个大陆上并没有这样强大的势力,即使远在沙漠的野蛮土族也没有。”

    “我不懂了!”

    “虽然这样的势力并没有,但是想从中拿到好处的人还是有的。”

    “所以你就指定了计划,目的是反捞这些人一笔?”

    “当然,为了这些财富,我值得这样做。若不是你的出现,我们分过东西之后,就会永远消失。”

    “为了这件事也死了很多人。”

    “鬼宗本来就是杀人的组织,他们的死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想知道多少钱值得你动心!”

    “不多。两亿两黄金!”

    “两亿两?你的胃口还真大!”

    “我骗他们这些用作军饷,军饷当然要很多。”

    “东西在哪里?”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哈哈哈哈!”

    说着诸葛元丰用剑刺进了自己的膛。

    倒下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四个刚刚还活着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