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决赛

    第五十九章决赛

    乞丐走了,走的那么快,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张怀誉和夏侯云望着天空,突然他们笑了,笑的那么开心,拿起手中的酒坛一饮而尽。[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大哥,刚才似乎发生了什么!”

    “有吗?”

    “没有吗?”

    “那没有吧!”

    “看来真的没有。”

    两个清脆的声音,在深夜却是那样的刺耳。因为他们高兴,所以酒坛被他们砸碎了。

    月已当空,无限月光洒在这个宁静的大地,洒在这个难得宁静沧州城。

    喧哗街市是否真的需要一丝简单的宁静?

    ——没有人知道。

    或许需要,也或许不需要。而这些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两兄弟,他们今夜睡的很香甜。

    ——张怀誉和夏侯云。

    他们睡在一起,就在张怀誉的房中。

    熊隐鸣跟着阮临风,阮临风并没有急着离开沧州。他败了,败的很难看。心术不正的人,却总是特别喜欢计较自己的得失。

    他在酒楼,在喝酒。熊隐鸣也在喝酒,并且在看着他喝酒。

    对于熊隐鸣来说,这是一种享受,毕竟有酒的生活是他期盼了几百年的,无非在又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跟踪阮临风。也许这样的任务很枯燥很苦,在他看来却比寻找笑之剑的主人更为容易。所以他有足够的耐心,无论神剑大陆的任何角落,他都愿意去。

    ——这个大陆还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当然结界外他想去也去不了。

    三天后,长风剑帮。

    这里是决赛的现场,人很多,多的数不过来。

    张怀誉和夏侯云已经场中。

    这是他们兄弟之间的比试,谁都想知道究竟谁能赢得这次比赛的第一名。

    张怀誉看着夏侯云,笑着。

    夏侯云也笑着,笑的比张怀誉还要灿烂。他们抬头看向天空,此时天空正飘着三把红色的仙剑,紫色的护体真气那样的绚丽。

    ——这三人正是当今三大门派的掌门。

    这三位剑仙的出现,是谁也没有想到的,观众的目光也都被这三人吸引了去。这是张怀誉二人喜欢的,他们并不喜欢被很多人关注,那样会很麻烦。

    张怀誉眨了眨眼睛,道:“小云,这是我们兄弟第二次碰头了吧?”

    “第一次是比武招亲。”

    “我们联手骗跑了如今太极剑门掌门人的女儿。”

    “是骗吗?”

    “不是吗?”

    “重要吗?”

    “当然重要!”

    “为什么?”

    “没有那一次的联手,今天我们二人就不会站在这里。”

    “大哥说的对,当时我似乎感觉自己很冲动,简简单单就被你收买了。不过今天我才知道,有时候随便一点或许才会碰到真正的友谊。”

    “哈哈,你这小子,可莫要忽悠你大哥。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利用我的感,好一举击败我?”

    “这都被大哥你发现了?”

    “你猜呢?”

    “佩服佩服!”

    “哈哈哈哈哈哈!”随着二人爽朗的笑声传出,裁判宣布了比赛的开始。

    二人宝剑同时出鞘,两声清脆的龙吟声飘满现场。

    张怀誉大吼:“看我流云剑法第五式银刃三斩。”

    张怀誉起,跳跃赫然就是银刃三斩。

    夏侯云见状也学着张怀誉大喊道:“看我明月当空。”

    夏侯云起跳迎上银刃三斩。碰撞之后,张怀誉空翻落地,夏侯云引剑袭来。

    “流星追月。”

    “来的好,起剑式。”

    ……

    “刺剑式。”

    ……

    “落剑式。”

    场下观众看的十分认真,他们虽然都没有把能力发挥极致,却也都用出了极为精妙的剑招,

    张怀誉的招式连贯,速度之快让人赞不绝口。

    夏侯云的虚实变幻,变化多端令人眼花缭乱。

    就这样,这两兄弟你来我往,已经在一起过来不下百余回合。

    他们不是在战斗,而是在表演。

    但是这样的表演并不让人讨厌,也不会让观众有被骗的感觉。

    他们展现给众人的完全是他们对剑更深层的理解。

    ——剑不是没有感的废铁,更不是用来杀人的器物。它是有感的,只要理解它的感,懂它,那么才能领悟剑的道,才能与剑融合,与剑心灵相依,成为剑仙。

    比赛结束了。

    人群散了,观众走了。留下的只是还在收拾场地的剑帮弟子,这里曾经带给观众血,带给比赛的人激,同时也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这其中就包括曾经剑痴棒的第一楚栋梁。

    此时,这样地方却已经人走茶凉,没有一人在来此留恋。

    有的只是后,在这里专心习剑的弟子,他们会不会想到曾经有很多高手倒在这里?谁也不知道,也许有很多,也许一个人都没有。

    他们其中很可能会出现下一个楚栋梁,下一个阮临风,下一个夏侯云……

    却不会有张怀誉,张怀誉是不会在这样的地方习剑的,因为他的不平凡。

    客栈突然间安静了许多,人都已经走了,他们想看的已经结束,他们想参加的已经也已经落幕。

    比赛没有结果,因为他们是兄弟,不可能拼个你死我活。

    他们的表演结束后,两人就拥抱在了一起,那么开心,最后手挽手走下了擂台。

    这样的结果往往不太被人接受,这次却是例外,他们很开心的接受了。接受的并不是比赛的结果,而是这对兄弟之间坚固的谊,他们用人格的魅力征服了所有的观众。

    ——也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他们此时还在喝酒,似乎在他们的世界,酒才是唯一不可缺少的东西。

    窦若秋和李蓉蓉并不在,女人不喜欢喝酒,却总是喜欢逛街的。

    他们当然放心她们出去,她们虽然很美,却并不怕流氓。因为这里最大的流氓已经不在了,即使在,也不会敢来扰她们。当然胡四是个非常守信用的人,他现在已经不是流氓了,已经开始了他的新生,或许下次的剑痴会武,就会看见他的影。

    张怀誉二人在等一个人,或许用半个人来形容更为恰当,他们在等熊隐鸣。熊隐鸣已经去了三天,他们当然不担心熊隐鸣会出事,也不担心熊隐鸣会失败。

    等待往往是最痛苦的,无论是等待谁。亲人,恋人,朋友……都一样,等待中的人都会期待,而期待就会往往让人心烦意乱。

    他们却不急,也不会心烦意乱。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们是张怀誉和夏侯云。

    熊隐鸣还没有来,却有人来到了他们的桌子旁边,定眼看去,正是客栈的掌柜的,后边还带着二十多人,里面有客栈的小二,还有伙计等等。

    “掌柜的,有什么事吗?”张怀誉问道。

    “恩公,是这样的。我们这上下二十多人的命运都是恩公改变的,如今会武已经结束,我们猜想恩公也快走了。所以,备了点薄礼希望恩公你能笑纳。”

    “好我收下。”张怀誉并没有推辞,他明白,推辞也是没有用的,这些善良的人绝对不是来对它虚假意的,所以送的东西也绝对不会收回。

    “恩公,不管以后您走到哪里,这客栈也都是您的。如果有朝一恩公你还能回来,希望您还能回来看看我们,这是你永远的家。”说着掌柜的的泪水已经流了出来。

    张怀誉看的出,这种感是真的,所以他很感动,他想不到,这些原本毫不相干的人,现在竟然如此的在意他。

    张怀誉打开掌柜的送给他的包裹,里面赫然放着很多银票,还有一个精致剑穗,上面还有一块碧绿色的玉佩,玉佩上真刻着一个“张”字。

    掌柜的擦干眼泪道:“这些银两是这些子赚来的,我留了些店里用,其余的都给恩公带上了,一共五万三千七两银子,这里是金票和银票。我们见恩公的剑上并没有剑穗,所以就为恩公买了这个剑穗,玉佩是请人雕刻的。虽然价值不高,却也代表我们全店的人一点心意。”

    张怀誉提起流水宝剑,直接就把剑穗挂在了上面。看着这剑穗,张怀誉笑了,掌柜的和众人都笑了。

    张怀誉开口道:“剑穗我收下了,钱我不能要。”

    掌柜的刚要说些什么,张怀誉又继续道:“既然大家看的起我,还把这客栈说成是我张怀誉的,这些钱理应留下,客栈还要发展。我希望等我下一次来这里,我们的客栈能成为沧州城有名的客栈。”说着就把钱递给了掌柜的。

    掌柜的借过钱,道:“你放心吧,恩公。我一定用心经营,你瞧好吧。”

    掌柜的突然转对着后的人道:“是恩公让我们有了人格,也是恩公给我们一口饭吃,恩公话你们能不能做到?”

    “能!”这一个能字说的十分用力,虽然门窗都关着,却仿佛传遍了整个神剑大陆。

    掌柜的又继续道:“恩公,我希望您能给客栈取一个名字。以后您回来了,也好认得出自己的家!”

    “好!让我想想。”张怀誉眉头紧锁,摆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半晌也没有说话。

    而旁边的夏侯云却是先开口了,道:“大哥,这名字有那么难想吗?就叫流云客栈多好?”

    张怀誉突然两掌相击道:“好!就叫流云客栈。”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