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高人

    第五十三章高人

    “她是张怀誉的女人!”

    这句话就像一把刀,这把刀不但锋利,而且随时都会插进一个人的口。[.Lvsexs.]

    胡四当然知道张怀誉和楚栋梁前几的巅峰之战,他虽是流氓,却也还是个剑痴,虽然不喜欢练剑,却也还有着剑痴内心的感,巅峰的对决,况且凡人都会去看的比赛,他当然不会错过。

    那一战,他看的出神;那一战他看的惊叹。他看的刀张怀誉的强大,不过那不是他追求的,他所追求的就是这种流氓般的子。

    “丑乞丐,你可别耍大爷,他当真是张怀誉的女人?”胡四还是想确认一下这乞丐说的话,毕竟他若是骗自己,他也不会知道。

    “当然!”

    这两个字不是从乞丐口中发出来的,而是从门外。两个年轻人走了进来,一人穿黑色长袍,一米色长袍,正是张怀誉和夏侯云兄弟二人!这句当然也正是从张怀誉口中说出来的。

    看见张怀誉走进来胡四眼神一愣,半晌没有说出话来,窦若秋和李蓉蓉却是经跑跑到了这两个男人的边。

    张怀誉继续道:“怎么?我张怀誉的女人你也要动吗?”张怀誉的声音很冷,已经没有了他往里和蔼的样子,也没有了和朋友说话调侃的幽默。这种冷让店里的每个人都感觉到毛骨悚然,尤其是胡四,他的头上已经流出了汗水。

    “张公子,我,我……”胡四此时已经说不出话了,他不是嘴拙的人,只是不知道说什么好,面对着这么强大的人,而且自己错在前头的况下,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夏侯云看胡四此时的样子不笑了出来,道:“胡四,你的威风哪去了?怎么见到我和大哥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难道你怕死?”

    胡四听到怕死两个字的时候突然感觉神经被什么一刺,开口道:“我胡四虽不是什么好东西,却还不是夏侯公子所说的怕死之人,事是我做的,二位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夏侯云听罢道:“很好,没想到你也是条硬汉子,我给你个痛快!”说完一声龙吟般的声音,宝剑已经出鞘。

    “夏侯公子,且慢!”

    夏侯云突然楞了一下,寻着声音看过去,赫然正是那乞丐。他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张怀誉,张怀誉只是对他点了点头,他就收起了宝剑。

    张怀誉走到了这乞丐的旁,拱手道:“晚辈张怀誉见过前辈!”

    乞丐一听,呵呵一笑道:“前辈不敢当,不过这小子说过,我若是给他个不调戏若秋姑娘的理由,就请我这老叫花大吃一顿,他的诺言还没有实现,我又怎能让他死?”

    “那就依前辈的,我们不杀他就是,不过……”

    “不过这事也不能这么就算了是吗?”

    “当然,我张怀誉的女人被人欺负了,若此事就这样算了,岂不让世人耻笑?”

    “你很在意世人的看法吗?”

    “怀誉虽不在意,却也在意!”

    “此话怎讲?”

    “窦若秋是我的女人,我自己都舍不得碰,舍不得说,别人又怎能在我前头?”

    “你是说,别人说你可以,却不能说你的女人?”

    “正是!”

    听完张怀誉的话,这老叫花笑了,笑的很灿烂,似乎听到了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张怀誉并没有急于问他为什么笑,而是就在旁边等,等他笑完。

    片刻之后这乞丐笑完了,道:“果然是个好小子,有气概。”

    乞丐转向胡四道:“你也听见了,老叫花只能把你这条命保住了!”

    胡四听了这乞丐的话,连忙走了上来,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乞丐边,道:“多谢!”说完就给这乞丐磕了三个响头!

    乞丐见状道:“我看你也给张公子磕三个响头,这事就这样算了,如何?”

    张怀誉刚要作答,他感觉这事既然有乞丐出来圆场,这胡四态度还很好,就这样算了,但是胡四的回答却让他意外的很!

    “不行!我不会给他磕头!”

    “哦?为什么?”乞丐疑惑的问道。

    “我虽是流氓,却也不做些伤天害理之事,调戏一个姑娘就让我给人下跪磕头?我做不到,况且我也只是调戏而已,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可你分明已经给老叫花我磕头了!”

    “你不一样,他是要杀我的人。而你,是要救我的人。”

    “那你想怎样?”

    “我可以给若秋姑娘道歉,并三鞠躬,还可以答应他们一个条件。”

    乞丐点了点头,看向张怀誉。张怀誉当然明白这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只见张怀誉走到窦若秋边,和她交谈了几句,然后开口道:“好!我们接受。”

    胡四听完道:“那就说出你们的条件吧,只要我胡四能做到,一定做到!”

    “要你先道歉,鞠躬,我们才说出条件。”

    “好!”只见这胡四走到掌柜的旁边,继续道:“今天的事,你做个见证,我胡四今不慎轻薄了若秋姑娘,在这里给她鞠躬道歉了,若秋姑娘对不起。”说完胡四对着窦若秋就来了三个深度的鞠躬!

    窦若秋见状开口道:“我接受你的道歉,只希望以后你不要做流氓了,你既可以名列剑痴榜,就说明老天对你是眷顾的,莫要辜负了这份天赋,这便是需要答应我们的条件,希望不要食言。”

    胡四一听不一愣,心里无数个想法一闪而过:要练剑,放弃做流氓,真的可以吗?我能吗?不过这些念头也只是在脑海中闪过而已,他虽是流氓,却也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好,我答应,既然我说出的话,我一定照做。”只见胡四走向他的小弟边,有继续道:“从今天起,我退出这个流氓组织,老大你们自行选择,现在我不想再看见你们,走!”随着胡四的话音完毕,这些流氓都跑了出去,一个都没有剩。

    张怀誉对着窦若秋点了点头,两人开心的笑了。

    夏侯云则是走了过来,道:“以后可要好好练剑,不能再胡作非为了,今天若是蓉蓉和若秋都带着剑,现在你可能都是尸体了!”

    “什么!”胡四再次愣住!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时他瞪大了眼睛看向了窦若秋和李蓉蓉,这次不是去轻薄的看,他的眼中带着的则是震撼。

    李蓉蓉突然道:“看什么看,美女就不能会练剑啊?我和若秋姐姐都是女孩子,当然无法和你搏了,刘成真气,貌似还难不倒我和若秋姐姐。”说着对着胡四做了一个鬼脸,便不再说话。

    这时旁边的乞丐不干了,大叫道:“胡四,你答应给老叫花的饭菜呢?怎么还不见上来?你要饿死老叫花是不是?”

    这时胡四才恍然大悟,赶紧吩咐掌柜的准备了一桌好菜,当然也留下了张怀誉四人。不过他自己却没有留下,他要反思的东西太多了,今后的路他一点目的都没有,今天遇到乞丐和张怀誉等人,是福是祸?是喜是悲?他不知道。不过有一点他清楚的很,自己的天赋虽然不错,可和眼前的人一比,自己简直是废材。

    胡四走了,乞丐在吃喝,张怀誉和窦若秋在对话。

    “你怎么来了?”

    “大爷爷和小熊说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就出现在这里,让我过来看看,没想到就看到你们了。”

    “强大的力量?有多强?比大爷爷和小熊还强?”

    “不知道,大爷爷说也只感觉这股力量突然就出现了,仅仅片刻就消失了,难道是有人故意为之?让我来到这里,看到这一切?”

    “若是这样的话,这人会是谁呢?”

    张怀誉听完窦若秋的话恍然大悟,抬头看向乞丐。开口道:“前辈难道是……”

    没等张怀誉说完,乞丐就打断了他的话,道:“我就是个叫花子。”

    “可是……”

    “你不要问了,还是准备好晚上赴宴的事吧!”

    “这些前辈也知道?”

    “当然,我只能告诉你,这次的事与鬼宗有关。”

    “鬼宗!”张怀誉和夏侯云惊呼出口,他们还清楚记得,黄羽曾请过鬼宗的杀手去对付李蛟。

    “对,没错。就是鬼宗,他们这次找你们的目的很可能是拉你们入伙,至于还有没有别的,我老叫花就不知道了。”

    张怀誉一听,道:“前辈,拉我们入伙?他应该知道这事不太可能,这不是做无用功吗?”

    “哈哈,可不可能不是你们说的算的,他们若是没有抓住你们的软肋,怎么会与你们见面,鬼宗的隐秘程度或许你们也有所耳闻吧,没把握事他们做的并不多!”

    听完乞丐的话,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不过这沉思也只是片刻而已,因为他们并想不出什么,所以只有见了才知道。

    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乞丐已经消失了,就那样的走了,却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大哥,这乞丐是什么人?他走了怎么我们一点察觉都没有。”夏侯云非常吃惊,毕竟他们已经是剑痴高手了,能在他们眼皮底下消失,那样怎样的能力?

    张怀誉看了看那似乎没有开过的门,道:“高人!”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