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晋级

    第五十一章晋级

    时间就在这一刻静止了,所以人都注视这他们二人。楚栋梁嘴角的笑容那样的灿烂,放佛赢得了天下间最高的荣誉。他笑,因为他从没有这样开心过;他笑,因为他从没有这么痛快的打上一场;他笑,因为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价值。

    虚名对于自己其实真的不是那么重要,自己追求的多了,追求的累了,真的累了。此时他释然了,才明白,原来很多东西都比那些虚名更重要。[.Lvsexs.]

    他懂了,明悟了。所以他带着笑和深深的满足,慢慢的倒下……

    张怀誉还站着,也活着。因为死的是楚栋梁,倒下的也是楚栋梁。张怀誉面无表,就看着他那样的倒下,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是开心?是兴奋?还是惋惜?

    没有人知道,或许他自己也不懂。

    楚栋梁的剑已经离开了他的左,留下的是一个流着血的伤口。血在流,流的没有那么快,只是一点点的滴落而已。

    他的剑也随着楚栋梁倒下拔了出来,这一剑刺穿了楚栋梁的心脏。

    看着嘴角还留有一丝微笑的楚栋梁,张怀誉开口道:“楚兄,我们平手罢了,你走好!”

    这句话张怀誉说的声音很大,所有的人也都听的很清楚,起初是不解。渐渐的他们都明白了,张怀誉用的是中长剑,楚栋梁用的是短剑……

    有些人懂,有些人却不懂。他们没有那种高深的境界,所以也只能一辈子平淡,不会有什么造诣。

    场下沸腾了,他们是在为张怀誉的胜利高歌?还是在为自己赢钱庆祝?或是输钱的人的咆哮?当然也有一些人,真正的明白了这场比赛的境界,这些人当然不会沸腾,他们只会悄然离去,回去思索今天的所得。

    “张怀誉胜!他将代表剑速流出战!”裁判的声音响起了,场下的人却已经所剩无几,这种意义的胜败,只要不是瞎子就看的出来,当然比赛结束人们就离开了,没有会愿意听裁判在这里说些没用的话。

    张承德已经带着众人走上了擂台,窦若秋也扶住了已经脱力的张怀誉。张怀誉对着窦若秋用力的挤出一丝微笑。窦若秋的泪水却流了出来,不过却是笑着流出的,在他的肩膀上轻拍了几下,道:“你吓死我了,我真怕……”

    “你真怕我会死?是吗?”张怀誉的声音很无力,却很认真。

    窦若秋轻轻点了点头,便用手去擦自己的眼泪。

    张怀誉见状又继续道:“我也没想到能这样,楚栋梁好强,若不是占了剑的便宜,或许我已经死了,不过我答应你,以后不会这样拼命了,因为我不想让你担心。”

    窦若秋没有回答,却笑了。笑的很美,美的让张怀誉忘记了疼痛,忘记自己还有很多伤口。

    一天后,黄昏。

    张怀誉由于在战斗中使用了真气聚顶,在一个月内功力无法恢复了。不过外伤还没有影响他,他此时已然和夏侯云坐在一起喝酒,当然旁边还有四人。正是窦若秋,李蓉蓉,张承德,熊隐鸣。

    “大哥,看来况和我们猜想的差不多。剑势流出线的是曹玉,主办方推荐的是阮临风。他也选择了你当他的对手,这样就直接进入了决赛。”夏侯云首先开口说道。

    张怀誉听完一笑,道:“那又怎么样?他能挡住我们夏侯大侠拿第一的脚步吗?”

    “我的对手可是两人啊,虽然没有楚栋梁那么可怕,不过也是有一定难度的,我表示压力很大。”夏侯云表十分严肃。

    听到这里在一旁的熊隐鸣笑了起来,那笑声十分猥琐,不过众人并没有鄙视他,而是把目光看向了他。

    “看我做什么?你们应该看夏侯大侠吧?要是有个表演天下第一,这个人一定非他夏侯云莫属!哈哈!”

    听完熊隐鸣的话,众人直接就把脑袋看向了夏侯云,哪个目光很明显就是让他解释熊隐鸣说的话。

    “小熊!你个大嘴巴!”

    “这也不能怪我啊?谁叫你那么天才,还碰巧被我遇见了呢?剑招流能用出真气聚顶的,恐怕也只有夏侯云了吧?”

    熊隐鸣的话音刚落,只见张怀誉对着夏侯云伸出了中指,其他的人也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

    “你。。你们这是干什么?”

    张怀誉直接就把筷子扔向了他,道:“干什么?干什么你不知道吗?都练成真气聚顶了,还在这跟我们说些没有的,还压力很大,大你个头。”

    夏侯云嘿嘿一笑,道:“我本想到决赛时候,给你们个惊喜的,谁想到小熊直接就给我说出来了,真是的!”

    “去死吧你,亏我还在这给你想作战计划,要不是小熊我说不上还要挨累到什么时候!”

    “大哥,不到万不得已,我还是不想用真气聚顶的,毕竟那个招数是不能收手的,出招不是对方死,死的就是自己!”

    “嗯,这顶级剑痴的拼命招数也是没什么意思,我也不希望你用。不过阮临风能排在第二位也是有他的能力的,所以你也要小心些。”

    “嗯,我知道,大哥放心。不过你说阮临风能不能也会真气聚顶?”

    “当然不会,这真气聚顶可不是人人都能会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对剑道的领悟,象阮临风那样心不正的人,是不可能领悟的。”

    “哎,他若是领悟了就好了,我也能和他来个巅峰对决,看最后谁是胜利者!”

    这话音易落他就感觉不对劲,不过话已经说完,还是已经晚了。只见李蓉蓉用力的抓住了他的耳朵,大喊:“好什么好,我可不想当寡妇,夏侯云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再有这样的想法,我就改嫁,找别的男人去!”

    “啊!蓉蓉我错了,你轻点!我不乱说了还不成吗?”

    “哼!还要去拼命,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在你心里我连次对决都不如!”李蓉蓉说着已经松开了他,大哭了起来!

    张怀誉几人面面相觑,最后都选择了走,全都回房休息去了,这里的事也只能留给夏侯云自己了,这种空来风的事,也只有他自己才能收拾。

    次,清晨。

    张怀誉起的很早,他休息了两天起色已经不错,除了真气,别的都已经是最佳状态。他只想出去走走,一个人走走。没有告诉众人,他就出门了。

    虽然是清晨,却也阻挡不了城里的闹,这里早已人来人往,做生意的小贩也多的很,各种吆喝声掺杂在一起,别有一种味道。

    张怀誉就在这条街上走着,什么也没有想,这样的生活似乎很麻木,不过麻木的生活却也是许多人追求一生的梦。

    走着走着,他看见了有卖包子的,他随手就买了一个,边走边吃。突然看见旁边一个妇人抱着孩子,跟着一个中年男子走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他忽然感觉,这样才是生活,虽然平凡,但是很安逸。可惜这样的生活已经不会属于自己了,他已经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这样的路途,定会满是荆棘坎坷,却也充满着挑战和刺激。

    这里有一间茶馆,张怀誉走过去坐下要了一壶茶,慢慢的喝着。

    一句话说的好,叫做无巧不成戏,他刚刚坐下,就已经有人坐在了他的边。

    这人一官家打扮,不过从他的袖标上就可以看出,他是隶属于幽州的。张怀誉没有惊讶,毕竟朝廷的人也是剑痴,是剑痴就会喜欢看这次的比赛。仔细打量这人,张怀誉确定自己不认识此人,不过这人却是先开口了。

    “公子可是张怀誉?”

    “正是在下,不知兄台有何贵干?”

    “不敢,张公子我也是受人之托,要把这个东西交给公子你。”说着就从上拿出一个很精致的东西,竟是一个很小的竹筒,大概只有拇指那么大。

    张怀誉接过东西,那人就已经转离开。望着他的背影,张怀誉一笑,摇了摇头。他并没有急于打开竹筒,而是继续慢慢的喝着茶。

    喝茶有时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在这里你很可能看到很多奇怪的人,还有很多奇怪的事。张怀誉的运气不错,果然就让他碰到了一件奇怪的事。

    不如说是碰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这人一乞丐打扮,大概六旬,手中却拿着一把宝剑,这宝剑没有剑鞘,就把剑露在外面。这把剑很亮,也很锋利,长约一尺五左右,明显属于短剑行列。

    这人走进茶馆,就直接找了一个位子做了下去,大喊道:“小二,给我来一只烤鸡,一只烤鸭,一只烤猪。”

    言罢众人都看向了他,这里是茶馆当然没有他要的东西,何况他这打扮,就算有也未必付得起钱。

    “这位客官,我们这里是茶馆,只有茶,没有饭菜的,您若是想找吃的,就去对面的香满楼,那里可是各种好吃的都有。”小二急忙上来解释。

    这人看了小二一眼,道:“他的,不认识字可真难混,总是走错地方,这个是给你的,就当我陪给你的。”

    店小二一看,赫然是一定一两重的银子,于是小二开心的把银子收好,就忙去了。

    张怀誉则是笑了笑,慢慢的打开竹筒,取出了一张纸条。

    “黄昏满仓楼,四人赴约,不见不散!”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