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银刃九斩

    第四十八章银刃九斩

    张怀誉拿着酒杯,慢慢的喝了一口酒,酒虽不算上品,不过在这样的地方却也是不错的。客栈中的人还在继续喧哗着,讨论着刚刚听到的消息。

    “楚栋梁下场比赛的对手自动弃权,轮空的张怀誉明直接对阵楚栋梁。”[.Lvsexs.]

    当然张怀誉也知道了,他心里很静,却是一直在思考着什么,至于想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当然夏侯云能猜出一点,却不是全部,毕竟思想是很奇怪的东西,没有任何人能驾驭,就算最好的朋友也只能是略知一二而已。

    “大哥,你在为明天的事烦心?”夏侯云不喜欢安静的等,所以只有主动去问了。

    “小云,你说他的对手为什么会弃权呢?能与剑痴榜第一的人交手,是无数剑痴的梦想,他能连胜两场,说明他也是个很他天才的人物,怎么就弃权了呢?”

    张怀誉不解,他真的不懂,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先前比赛时他也看过了,这个弃权的人叫做陆尊,在剑痴榜上没有排名,不过参加比赛的却都是榜上有名的人,他能连胜两场又退出,还真的叫人想不通。

    “大哥,难不成楚栋梁再做鬼?”夏侯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看不太可能,楚栋梁虽不是个自负天下无敌的人,但是能立于剑痴榜第一,也一定会有一种天生的骄傲,不可能去做这样的事。”

    张怀誉说完,慢慢的喝了一口酒,然后突然眉头一紧,继续道:“难不成是这样?”

    夏侯云不语,因为此时他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当然会继续等张怀誉继续说,看是否和张怀誉想的一样。

    张怀誉接着道:“难道有人注意到了我?然后背后纵了这场比赛?”

    不等张怀誉继续,夏侯云开口了:“看你和楚栋梁两败俱伤,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没错。”

    “剑招流的第一应该是我,所以说这渔翁一定就是剑势流的获胜者,或是主办方推选的那个人!”

    “很对。主办方推选的人一定也会是剑势流的。”

    “这样一来,剑势流继续保持第一的机会就很大。”

    “嗯,小云。看来这次的第一已经有了内定,若是没有绝对的实力,还真难拿到呢。”

    “放心吧大哥,我们兄弟怕的就是没有挑战。楚栋梁又如何?对你而言那是没有任何压力,兄弟我对你有信心。”

    “那是当然。有小云你的支持,我是信心倍增啊。就算我们两败俱伤,第一不也是你的?反正我们兄弟二人谁第一都没有关系。”

    说完,两人就笑了起来,一起喝了一杯酒。张怀誉心里明白,夏侯云是在鼓励他,楚栋梁真的那么容易对付吗?毫无压力?真的可以吗?答案他们两人都很清楚。高手之间的对决,看重的是心态,心态若是输了,就等于已经败了。

    外面突然起了风,小二马上就关上了门窗。但是来往的人总是要出来进去的,每次开门都会带进来一阵风,这风很冷,却不是很硬,只在上轻微的刮一下,就散去了。张怀誉二人都是敏感的,这样的风或许预示着什么,只是他们不想去知道。是福也好,是祸也好,总之无论什么在前方,也不能停留,路还要继续向前走。

    夜已深了,没有月。

    这样的夜晚总是那样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夏侯云在修炼,调整到最佳状态。张怀誉却是无心修炼,也睡不着。

    明天就是和楚栋梁的比赛,他有信心自己能赢。他也知道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可能这就是他此次的最后一场比赛了,所以他心乱,乱的不得了。

    他在想一个人,一个他的人。

    张承德说过,决赛的时候会带她过来加油,而明天对于他就已经是决赛了。然而他想见的人,却不知道。

    张怀誉不敢想象,当她充满期待的来到这里,而自己却已经无法再登上比赛的擂台时,她会不会不开心,会不会惋惜。

    关心则乱,这句话用在他上非常恰当。

    张怀誉已经不会思索,只是因为想的是她,一个可以让他背叛天下的人——窦若秋。

    此时他的脑海里,闪过的都是穿一白色长裙的她,此时她在干什么,会不会也想起在这里比武的自己?

    清晨,阳光明媚,风已经停了。

    阳光照在上,很暖,也很舒服。

    张怀誉和夏侯云就站在客栈的门前,没有走。闭着眼睛,就享受着这一丝温暖,张怀誉的比赛被安排在下午,也是应广大剑痴们的要求,他们不想错过任何一场精彩的比赛,到目前为止张怀誉和楚栋梁的对决,也绝对是那种最精彩的。

    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个习武两年就名列剑痴榜的怪才张怀誉,和剑痴榜第一的天才人物楚栋梁究竟会有怎样的表现。

    “小云,你准备好了吗?”

    “大哥,没有压力,我的对手是廖宇,我也跟你说过的。”

    “小云,你可别放松,上次毕竟是只让你在四人围攻下坚持半柱香,他们也都不可能用全力,毕竟不会伤你,这次可不一样了。”

    “嗯我知道,我若是连这个一只耳朵的人都收拾不了,还凭什么跟大哥混?”

    “你小子,好了。我们走吧,我的比赛在下午,我就去给你打打气。”

    说完二人就准备出发,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云哥!我来给你加油了!”

    二人转过头一看,来人正是李蓉蓉。和她一起来的还有窦若秋、张承德、熊隐鸣。

    张怀誉二人喜上眉梢,而夏侯云已经冲过去抱起了李蓉蓉。张怀誉则是给张承德行了礼,又和熊隐鸣打了招呼,才转向窦若秋,开口道:“若秋,你们怎么来了?”

    “这……”窦若秋竟然没有说下去。

    见状一旁的张承德开口道:“这两个丫头昨夜睡不着,非说要来看比赛,还说想你们,见我不许她们来就去找小熊了,小熊哪受的了她们二人的缠绵战术,就带着她们来了,我没办法也就跟来了。”

    张承德说完还瞪了熊隐鸣一眼,而熊隐鸣没有开口,也只做了一个无奈的表。张怀誉见状开口道:“你和蓉蓉也真是的,怎么能不听大爷爷的话呢?还连累小熊不是?”

    窦若秋脸一红,一咬嘴唇道:“人家想你。”

    然后就低下了头,此言一出张怀誉也顿时就没电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伸手就把窦若秋拥在了怀里。

    今天来看比赛的人格外多,因为众人都已经聚集到了剑招流这一边,毕竟这场出线赛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剑势流那边的淘汰赛就今就冷淡的多,只有不多的人在看着。

    这边夏侯云已经走上了擂台,面对他的对手廖宇。

    之后裁判就宣布了开始比赛,可是两人并没有动,只是看着对方。两人的剑也都在剑鞘里,虽然是这样,弄弄的杀气已经放了出来。

    廖宇看向夏侯云突然开口了:“夏侯云,我虽然不喜欢你,却也很佩服你。上次在剑宗的较量,我发现你已经是个深不可测的人。虽然我们是对手,我还是想说,若是你赢了,一定要位我们剑招流和剑宗争一口气。”

    看着这个一只耳朵的人,夏侯云还第一次有了一种不讨厌的感觉,开口道:“廖宇师兄,我虽不是剑宗的人,可我的剑法全是在剑宗学到的,我从没把自己当做外人。为了剑宗,为了剑招流,我会努力。”

    “好!我没看错你,请!”

    “师兄不必手下留,请!”

    话音一落,两人宝剑同时出鞘,冲向了对方。

    剑招流的比赛就是有客观度,他们两人的剑法十分漂亮,招招虚实变幻,真真假假,都是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两人相遇之后,廖宇首先抢占了先机,顺势对夏侯云挥出九剑,这九剑有虚有实,看上去都是虚的,然而随时都有可能变为实招一剑致命。

    夏侯云一看大吃一惊,这正是明月剑宗的绝学名叫“九死一生”。此招已经是属于绝招范畴,真没想到廖宇竟然可以施展。当然夏侯云也可以施展此招,不过此招注重于抢先,这样一来夏侯云只有被动化解,而这化解的招数却是他也不知道的。再加上他也没想到廖宇一上来就用绝招,在反应上也完全处于被动。

    经过瞬间的考虑夏侯云已然有了决定,只见他起腾空,调转形,在廖宇剑法改变方向的一刹那,赫然对下方极速挥出九剑。

    “什么?”此时张怀誉和张承德同时惊呼出声!

    他们看见夏侯云的招数明显就是流云剑法中的银刃三斩,确切的说此时夏侯云用的应该是银刃九斩,因为他竟挥出了九剑。虽然在速度和力道上要比银刃三斩差上一些,但九剑毕竟是九剑,在威力上绝对超越了银刃三斩!

    再看场中,廖宇后退三步。夏侯云则是一个后空翻落地,稳稳的站在了擂台之上。

    夏侯云突然开口道:“师兄,我败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