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会武开始

    第四十七章会武开始

    白天的客栈十分喧闹,喝酒的人都喜欢大声喧哗,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这里依然很吵,喝酒说话的声音也很大,没有改变什么。[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张怀誉这边却听不到这样的声音,这边只有紧张,很紧张。

    他能感觉到阮临风上散发着强烈的杀气,这样的感觉会令很多的人不安。因为人都是怕死的,既然怕死就不会喜欢有杀气锁定自己。

    张怀誉却不紧张,或许还有一些高兴。他知道此事这个释放出杀气的人心里更紧张,因为他要承受的是两个人同时释放的杀气——张怀誉和夏侯云。

    片刻阮临风突然起道:“既然二位不愿交我这朋友我也不强求,我们就此别过,擂台上见,希望我们能相遇。”

    说完便大步走出了客栈,张怀誉二人只是相视一笑,继续喝酒了。

    没有事做的子就如同白水一样没有味道,张怀誉二人就是在过着这样的事,每天起睡觉,吃饭喝酒,用酒囊饭袋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还好时间过的很快,神剑会武的子也到来了。

    此次会武的地点就在长风剑帮,此时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长风剑帮也是把帮派大门全开,把这些来参加比赛和看闹的人全部“照单全收”,即使是这样,也有很多人没有找到好的位置。虽然为了看比赛难免人与人发生些口角,不过在这里动手的人还是几乎看不到的,毕竟当着这么多高手面前卖弄剑法,可不是什么聪明的事。

    这次比赛的人选三大帮派的名额占六成,剩下的就是一些二三流的帮派推荐了。虽然是小帮派,不过并不容小窥,毕竟有很多高手不愿与大帮派有交集,所以就选择了利用小帮派的名额进入比赛,而这些小帮派为了让自己的帮派更佳出名,也当然会接受这样的人。

    张怀誉和夏侯云此时也来到了长风剑帮的大门口,看着在门前的公告栏上贴着一张大告示,上面有一张图和一些文字,此时正有很多的人在围观。

    张怀誉二人也就走了过去看看上面写着什么,经过仔细阅读才发现,这是此次比赛的流程和一些简单的规则。

    比赛分为选拔赛,半决赛和决赛三个阶段。

    先是选拔赛,三个擂台同时比赛。这三个擂台个代表三个剑法流派,每个擂台选出一人。这样的规则明显是防止某一剑法流派包揽前三名,这样一来前三名就包含了三个流派,明显也是举办方和其他两方商议之后故意而为之。

    之后是半决赛,三个擂台都选拔出一人之后,再由主办方推荐一人。再由主办方推荐的这人选出自己的对手比赛,剩余的两人也要进行一次对决。

    最后是决赛,有半决赛的胜利者对胜利者,争夺第一。剩余两人并列第三。

    两人看完之后夏侯云一笑,对张怀誉道:“大哥,看来我们两个还不会相遇,这个规则倒是对我们十分有利。”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好了,大哥。比赛的对阵图在各个场地,我们就先分开吧,半个时辰之后在这里碰头,最好我们不要同时比赛,也能互相看看。”

    “好,那我们就先分头行动。”

    夏侯云没有多说什么,就直接去了剑招流的擂台附近。张怀誉也是挤过庞大的人群,来到了剑速流的场地。

    看着公告栏上的对阵图张怀誉不一笑,此次剑速流参加比赛的一共十一人,而比赛采取的是两两对决的方法,也就是说这第一轮有一个人要轮空,张怀誉恰好就是这个轮空的人。看到这里他不暗道:“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今天是没有我的比赛了,还是去看看小云如何。”想罢就转准备离开。

    他这一转却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前些天刚刚见到过的人——楚栋梁。

    楚栋梁也正好看见了他,先是眉头一皱,不过片刻就恢复平静。今天他是自己,没有带下人,但是手中的短剑却依然跟着他。

    “张兄弟,这几天过的可好?”楚栋梁对张怀誉先开了口,而且声音很大。

    “托楚兄的福,还不错,我早该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的。”

    “长兄的意思是很不希望遇见我了?”

    “当然不是,楚兄你误会了,前几我兄弟出手伤了楚兄的下人,张怀誉正想给楚兄赔罪,怎能不希望见到楚兄呢?”

    “我已经安排他告老还乡了,此事就此揭过吧。”楚栋梁说完,眼中略微有了一丝波动,虽然很细微,不过还是没有逃过张怀誉的眼睛。

    张怀誉经历过流云门的事,又怎么能不懂呢?下人?不那不是下人,那是朋友,甚至就是自己的亲人,看那人的年纪就知道是看着楚栋梁长大的人。

    “楚兄,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今我轮空,正想去看看我兄弟的比赛。”

    “那好,张兄弟,告辞。”

    张怀誉不知道和他还有什么话说,所以就选择了走。

    剑招流的场地距离剑速流并不远,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已经到达。此时公告栏前已经没有多少人,因为今天的第一场比赛已经开始了。

    张怀誉定睛一看,这第一场的选手正是自己的兄弟夏侯云和一位穿黄衣的女子。比赛的开始命令刚刚发下,这女子就冲了过来,一连串的招式就如同暴雨般冲向夏侯云。夏侯云则是慢慢的和她周旋,破解着她的每一个招数。张怀誉明白,夏侯云是在保存实力,这毕竟是比武胜对方一筹就够用了,不必出什么杀招。而且太早暴漏了实力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

    四十几个回合之后,夏侯云赢得了比赛的胜利,走下了擂台。

    “小云!”张怀誉大吼一声。

    夏侯云明显听到了这熟悉的声音,寻着声音的方向就走了过来。

    “大哥,我也没想到我会是第一场比赛,在门口等急了吧。”

    “我今天没有比赛,就直接过来找你了,也没有去门口。”张怀誉笑道。

    “哦哦,原来是这样。我们剑招流这次只有八人报名,我赢了一场就是前四了,明天再比一场,后天就可以争夺出线名额了,从名单上看我没什么压力。”

    “嗯,不错。我那边比你要难的多,有十一人参赛,虽然第一轮我轮空,不过我在那边看到了楚栋梁。”

    “大哥,那么说你们两人随时都有相遇的可能?”夏侯云此时脸上出线了焦急的神色。

    张怀誉只是点了点头。

    夏侯云又继续道:“大哥我相信他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和他若是相遇的很早,一定会影响你后面的比赛啊。”

    张怀誉看向了天空,开口道:“无非是让后面的人知道我的绝招而已,知道又怎样?他们真的化解的了?”

    张怀誉对自己很有信心,楚栋梁在他面前已经被判了死刑,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败,会败给楚栋梁,有时候信心也是一种强大的武器。

    夏侯云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用手在他的肩头拍了一下,然后两人相视一笑,就离开了长风剑帮,回到了客栈。

    世人总是在抱怨,在不满。他们抱怨为什么自己的运气不好,他们在不满为什么自己的地位低下。这样的抱怨往往是在赌坊里最多,而这样的不满却是总在不愿奋斗的青年口中吐出。

    张怀誉二人不会抱怨,也不会不满。

    那是没有用的,他们懂。抱怨了之后现实还是现实,不满了之后依然会没出息。

    他们多余的时间总会用酒来打发,时而也笑的满脸是牙,也忘乎所以的暴侃天下。

    这两天客栈的生意更好了,老板非常开心,脸上就好像开了花。对于张怀誉二人,他是一分银子也不收的,因为张怀誉二人的出现才改变了他的命运。现在也又因张怀誉二人在这里没有走,他的生意更加的好。

    就在刚刚夏侯云已经成为了剑招流派的前两名,明天就是角逐出线的时候,然而对手并不是很强,很多人都赌了夏侯云胜,当然有赌就会有庄有闲,赌他对手赢的也有,当然赔率就很高了,毕竟有很多人都想一夜暴富,这样的机会是不容错过的。

    张怀誉也拿到剑速流的前三,幸运的是他和楚栋梁并没有相遇,更幸运的是他又轮空了。

    所以说张怀誉和夏侯云此时已经是名人了,这名人就会有人追捧。当初张怀誉说出名并不是什么好事,现在夏侯云是终于有些明白了,他感觉这些追捧他们的人比苍蝇还要讨厌。

    就这样一批又一批来拜访的人都被他们送走了,这样的生活虽然很充实,却像是酒里加了糖,失去了原有的味道。

    此时难得的清静,因为还有比赛在进行。

    人就是这样,不忙的时候想忙一些,当忙起来时呢,又感觉到太累,不知足就是人的本,谁也改变不了,圣人也一样。

    清静却永远不属于这二人。

    就在二人还在谈笑的时候,却突然听说了一个谁也没有料到的消息!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