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第一第二

    第四十六章第一第二

    张怀誉定神一看,正有一行四人走进了客栈。一人穿白色长袍,手中却是拿着一把短剑,其他三人却都是强体壮,不过看的出这都是下人。

    “小云,这人好大的排场,一看就是公子哥啊。”[.Lvsexs.]

    “当然,他就是沧州首富员外的儿子——楚栋梁。”

    “我靠,你们首富家的孩子怎么都这么猛,这小子不就是剑痴榜第一的那位?”

    “是呀,所以我说有狠人来了。我们最好看看他,毕竟他是我们的对手。”

    “嗯,我也这么想的,这个公子哥来这个小店来干什么呢?”

    夏侯云沉思片刻,突然笑了。就看着张怀誉,然后开口道:“说不定……”

    张怀誉听罢也笑了,道:“看来出名还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说话间,楚栋梁已经走到了二人的边,定神看了看二人。然后开口道:“你们就是张怀誉和夏侯云?”

    张怀誉没有作答,不过他这样的口气让夏侯云听着十分不爽,夏侯云当然不会示弱,开口道:“你是在和我们说话吗?”

    听完夏侯云的话其中一个强壮大汉抢着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和我们家少爷这么说话,说着就迎了上来。”

    紧接着就听到了这大喊惨不忍睹的嚎叫声,店里的众人也都把目光聚集到了这里。只见这大汉拿剑的手已经离开了体,掉落到了地上。

    但是张怀誉和夏侯云二人还就在那里坐着,仿佛谁没有动过。

    这一剑太快了,快的让人看不清楚。

    “下次再和我夏侯云这么说话就要你的命!”

    夏侯云的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样的声音听的人毛骨悚然。那强壮大汉已经不敢说话了,他感觉的到,夏侯云不是和他闹着玩的,这个人上此时的杀气很浓,他只能捡起自己已经不属于自己的手,躲在了楚栋梁的后。

    这时,楚栋梁终于又开口道:“我本想看看这两年就名列剑痴榜三十六的张怀誉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想到他的兄弟夏侯云也是个了不起的角色,真是不枉此行啊。”

    “楚兄弟,你过奖了。我兄弟和你这剑痴榜的第一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呢。”说话的正是一直没有开口的张怀誉。

    “哈哈,那我们就擂台上见吧。”说着转离开了客栈。

    看着四人走远,张怀誉嘴角刮了一丝奇怪的笑容,然后看向夏侯云。

    “小云,你这一剑可是把楚栋梁刺怕了,真是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怕?他为什么要怕?”

    “当一个人做了第一以后,他就会恐惧,恐惧有人会追上他。这时就会出现两种况,第一就是会把天下人都当做对手,不想输给任何人。第二种就是不屑于出手,保持他的神话。”

    “大哥的意思是说楚栋梁属于第一种人。”

    “没错。”

    “那么他已经把我当成对手了,也只能说是很重视我,又怎么会怕我?”

    “把你当成对手就是怕输给你,不然他至于把你当成对手吗?”

    “嗯,我懂了。如果他出手就好了,我们还能多了解一下这个人,只可惜……”

    张怀誉突然抢过了他的话头继续说下去道:“只可惜他连自己的下人都不管,真是无的人,对吧?”

    “当然,我若是看到我的下人被人欺负,绝对不会不管。”

    “你错了小云。”

    “我错了?”

    “对,你错了。不是他不管,而是他管不了。他此行来的目的是为了我,而不是你。当时他的眼睛一直在我上,根本就无法顾及你,还有他也没有想过你会出手,出手还这么快。所以楚栋梁是不是个无的人,从这里还看不出来。”

    早上的风很凉,吹在上令人很不舒服。

    楚栋梁带着三个大汉走在街上,眉头紧锁。

    突然转过头,看向了手被夏侯云一剑砍断的大汉,眼神中有一丝同,还有一丝神伤。

    “老三,对不起。我没有想到夏侯云会出手伤你,而且他的剑……”

    “少爷,你不必自责,我也没有想到他的剑这么快,在剑痴榜上明明写着他是剑招流的,纵然剑法很高也不能这么快,都怪我不小心。”

    “嗯,我也没想到。看来这两人最终还是成为我的对手,不过张怀誉还没有出手,他的剑法现在会不会在夏侯云之上也是个未知数。老三,我们回去之后你就退休罢,你跟了我八年也辛苦了,需要多少钱你开口就是。”

    叫老三的大汉,听罢眼角就已经含了泪水,他真的不想退休离开,可惜他明白,右手已断的他已经没有任何剩余价值了,于是开口道:“少爷对小的好,小的心里明白。回去之后我也该荣归故里了,回去讨个老婆,给祖上争争光。”说话还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是那样的不自然。

    楚栋梁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像前走去,他知道大汉的心里想些什么,只是他可以说出来,那样会更伤一个人的心。

    风依旧很凉,只是吹不到屋子里。

    客栈里依然人来人往,张怀誉二人也在。

    他们在喝酒,也在交谈。但是说的都是一些没有含金量的东西,东扯扯西扯扯,目的也是消磨时间罢了。

    他们很清闲,可以说闲的很。因为他们是男人,在闲下来的时候,只会喝酒聊天,不像女人会有忙不完的事去忙,逛不完的街要逛,当然逛街也要买东西的,也要花钱,不过对于这二人,钱完全不是问题。

    他们很享受这样的清闲,不用修炼,不用勾心斗角。

    这样的清闲却总是不属于他们。

    在客栈的角落里,一直有一个人。深黄色的便装,还带着一个草帽,在他后还背着一把重剑,显然这是剑势流派的。他虽然没有用眼睛看着这边,但是发生的事他却都知道。见客栈又安静了下来,他也终于动了。他动的却是很懒散,慢慢的拿起酒杯,走到了张怀誉二人的桌前,开口道:“二位,不知有没有兴趣和在下和饮一杯?”

    张怀誉二人定神一看,并没有拒绝,而是同事举起了酒杯。毕竟来敬酒的人都是很礼貌的,对于礼貌的人,二人都喜欢以礼相迎。

    一杯酒就这样喝光了,这带着草帽的人有开口道:“我可以坐下吗?和二位一见投缘,既然同在一家客栈喝酒,不如交个朋友。”

    张怀誉听罢脸上挂满了笑容,他感觉这人很奇怪,不过并不讨厌,就开口道:“当然,喝酒还是很多人在一起才痛快,在下张怀誉,这是我兄弟夏侯云,不知道兄台如何称呼?”

    这人听罢就坐了下去,对着二人一笑道:“在下,阮临风。”

    张怀誉二人脸上顿时一阵惊讶,心里就琢磨着,今天是怎么了,这么个小客栈竟然总来大人物呢?先是第一的楚栋梁,之后又是第二的阮临风,这事还真让人想不到。

    张怀誉听罢开口道:“原来是阮兄弟,失敬失敬。”

    “张兄弟切勿这样说话,其实我来这里是为了楚栋梁的。”

    张怀誉虽然已经把他出现的理由猜的**不离十,还是故作惊讶道:“你知道他会来找我们兄弟?”

    “呵呵,当然。楚栋梁这样的天才最怕的当然就是天才,张兄弟出道两年就上了剑痴榜,当然是天才,而且刚到沧州就有了动静,楚栋梁当然会来找你。”

    “那阮兄弟为什么不跟着楚栋梁出去,反而来我们的桌上喝酒了?”张怀誉问道。

    “因为我追出去他也不会和我动手,何况我也发现了夏侯兄弟剑法已经很高,既然能结交这样的朋友,我何乐而不为呢?”

    夏侯云听罢一笑,开口道:“阮兄弟不是已经把在下当成对手了吧?我夏侯云也只是一般的角色而已,阮兄弟不用放在心上。”

    “欸,夏侯兄弟。你是误会我了,我只是想和二位交个朋友,一起研究一下剑法,没有别的意思。至于这次会武,跟这根本不能混在一起。”

    张怀誉一听差点没笑出来,交朋友?我们剑法好来和我们交朋友来了,没有你的目的又怎么会来和我们交朋友?简直是开玩笑。

    不过他并没有笑出来,而是淡淡的道:“听阮兄弟的意思,是想和我兄弟切磋切磋了?”

    “对!在下正是这个意思,我希望能在切磋中领悟一点灵感。”说完阮临风急切的看着二人,样子十分的期待。

    张怀誉沉思了一下,然后开口道:“好吧!”

    “大哥……”听了张怀誉的话,夏侯云急了,不过刚想说什么,张怀誉就打断了他。再看此时阮临风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

    张怀誉又继续道:“既然阮兄弟想切磋比试,我当然不能不给面子。”

    阮临风此时已经笑了出来,道:“张兄弟果然中人,都不用我多说就答应了,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张怀誉也是一笑,开口道:“阮兄弟,我们擂台上见。”

    听了张怀誉这句话阮临风的脸突然凝固了,道:“张怀誉,你耍我!”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