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挑战的结果

    第四十五章挑战的结果

    夜,刚刚入夜。月亮很高,却只有个月牙,不是很亮,却也不模糊。

    张承德和熊隐鸣已经离开了,屋子里空空的,就剩下了两个人。两人已经无心修炼,毕竟九成真气的他们再往后修炼也不是那么简单的,闭关了八个月,已经让他们对于修炼产生了一定的抗拒心理。[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两人默默的看着对方,没有开口。兄弟之间不需要说什么,已经懂得了对方的意思,没有停留,两人已经来到了楼下的大厅中,找了一张干净的桌子。叫了两样小菜和两坛酒。

    酒虽不是好酒,却没有兑水。店老板还很会做生意的,毕竟酒水的利润是很大的,若是客人喝的不好,下次自然也就不会来了。

    菜的味道,两人并不知道,因为那似乎只是一种摆设而已,很少会去动。

    周围还有两张桌子有人,他们也在喝酒。可没有这两人喝的凶,但他们的气氛却是特别的好,而且还谈论了许多人人亦云的事

    一个壮硕的汉子道:“哥几个听说,这剑痴榜的前三这次会武都来了,你们说这次的第一能是谁呢?”

    旁边的一个干瘦的男子听罢道:“还用说吗?当然是排名的第一的楚栋梁,这楚大侠可是难得一见的天才,除了他还会有谁?”

    “不一定,第二的阮临风第三的曹玉,剑法都不在他之下。再说这次会武,只要是剑痴就可以参加,也没说非要三十岁以下的。说不上哪里还能冒出为高手呢!”壮硕男子道。

    旁边一个正在喝酒的小个子接过了话头道:“不不不,要说阮临风喝曹玉还有些机会,至于那些三十岁开外的,几乎没有什么可能。三十岁之前都没有出名,就说明他天资不行了,再说,三十岁之前才是人体的巅峰,就算来了一个能力差不多的,这心里还有体也是差很多的。”

    说完,众人没有再说话,而是点点头。就继续喝酒了,而旁边的桌子上的人也都默默点了点头。

    张怀誉喝夏侯云喝的正是开心,也自然听到了这些人的谈话,不过夏侯云听着就好笑,也有些淡淡的不开心,小声开口道:“大哥,看来我们并没有被当盘菜啊,这三十六和四十七的排名看来不抗事啊。”

    “所以我决定参加这次会武!”张怀誉淡淡的道。

    “嗯,大哥。到时候我们拿个第一第二,让神剑大陆都知道你我二人的名字。”

    “有时候,出名并不好。”

    “可我们来了。”

    “我们也快走了!”

    夏侯云听罢笑了起来,他当然明白张怀誉的意思,他们二人比赛之后也就专心冲击十成真气,以他们的速度,最迟一年也就是剑仙了,所以当然要走,至于剑劫,他们并不怕,只有自卑的人才会去怕,他们不自卑,因为有骄傲的资本。

    天空才适合飞翔,他们是不是鹰,却是比鹰还要高傲。

    秋天的夜是那般的清凉,也只有秋天的夜是这样。

    张怀誉仰头喝了一口酒,却是叹了口气,开口道:“小云,看来我们还是有些名气的。”

    “此话怎讲?”夏侯云还略微有些迷惑。

    张怀誉并没有回答,因为此时有人替他回答了。

    一个材中等的男人,走到了他们边开口道:“你们可是张怀誉和夏侯云?”

    夏侯云抬头一看,他认的这个人,他叫刘平位列剑痴榜的三十七,被张怀誉压一头,当初张怀誉的真气是六成瓶颈,而这家伙正好是六成半,所以就排在了三十七。

    “在下正是,不知道这位朋友找在下有人事吗?若是喝酒,可以坐下。”

    刘平没有回答,只是坐到了旁边,对着店家要了一坛酒,然后就一饮而尽。

    张怀誉和夏侯云一看,心里都默默的道:“牛饮。”可是谁也没有说出口。

    刘平喝完了酒开口道:“张怀誉,我是刘平,想必你也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了。”

    “当然,你已经用行动告诉了我,你是来喝酒的。”

    “你莫非是怕了?”

    “怕?刘兄,你开什么玩笑?我张怀誉还不知道怕如何写。”

    “那你就该接受我的挑战。”

    张怀誉没有说话,而是淡淡的喝了口酒。剩下的话,就留给夏侯云了,夏侯云看了看刘平开口道:“刘平兄,我大哥说他不想和你比武,至于这个排名我们也没看在眼里。若是你已经喝够了,就请吧,酒钱我们自会帮你结算。”

    “夏侯云,你什么意思?我敬你大哥,才以礼相邀,你可莫要坏了他的名声,这样和一个友善的朋友说话,会被天下人耻笑吧?”刘平明显没有把夏侯云放在眼里。

    张怀誉听罢笑了笑,道:“刘平兄,天下人耻笑我张怀誉我并不在意,我认输了,你可以走了吧,以后你就是剑痴榜的第三十六如何?”

    听了张怀誉的话刘平心里一惊,一个人怎么如此容易的就把认输二字说出来了?如果是他宁愿死,也不会说的。

    “张怀誉你好高的度量,刘某佩服。不过今天这场比试,是不可以取消的。”

    “我不比又如何?难不成你要绑走我?”

    “我知道我绑不走你,不过你若是一天不比,我就杀掉客栈的一个人,两天就杀两个,直到你比为止。”

    “在沧州城里胡乱杀人?官府不会管你吗?”

    “哈哈,张怀誉。这家客栈里的伙计都是我的家奴,他们命早就是我的了,所以我想杀就杀,他们的命就是的。”

    “他们的命固然很,不过你却知道我绝对不会不管。”

    “你很聪明。”

    “我还猜的到你在这里等我很久了,我住的这间房也是你故意留给我的吧。”

    “你越来越明白了。”

    张怀誉喝刘平的话夏侯云听在耳朵里,不得不佩服这刘平的设计,竟然这么严密。

    张怀誉喝光了最后一滴酒,然后看向了刘平,开口道:“你实在不是什么好人,我也不喜欢有人威胁我,看来你今天要死了。”

    刘平听了张怀誉的话笑了起来,道:“好好好,我就喜欢你这个狂的样子。”

    一刻钟后,城外。

    月亮还是只有个个月牙,此时已经起了雾,打在人上那样的凉。

    刘平和张怀誉已经站在了那里,夏侯云没有来,他知道不需要来。还不如早些去睡觉,还能养养精神,这样的对决对于他而言没有丝毫的客观度。

    若果不是在城内遇到的这刘平,现在也许他已经是具尸体了。

    刘平看着张怀誉,他很严肃。他知道,张怀誉也是天才,若果杀死他,自己的排名不是只升一位那么简单,因为从三十到三十五的水平也都差不多。所以为了这一天他准备了好久,

    他的剑已经出鞘很久,张怀誉则是只拿着宝剑流水,并没有出鞘。

    “你为什么不拔剑?”刘平问道。

    “我若是拔剑你就死了。”

    “你怎知我会败?”

    “因为你心已经乱了,你为了和我决斗准备了太多,今天终于成功了,心里难免会有一些激动,所以你的剑就不会很凌厉,当然也就败了。何况就算你巅峰,依然不是我的对手。”

    “哼,好一个攻心为上。可惜你看扁了我刘平。”

    说完刘平一剑刺出,直取张怀誉咽喉。

    天很暗,能见度并不好,直到剑到了张怀誉的边他才发现,原来这是一柄短剑。一柄很锋利的短剑,这一剑力道十足,若是硬接绝对会死。

    张怀誉此时剑还没有拔出,或许他小看了对手,因为这把短剑实在太快了,快的让任何人都无法躲闪。

    在刘平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因为他知道自己得手了,张怀誉已经无法躲开他这一剑,除非张怀誉是剑仙。

    淡淡的月光,漆黑的夜。沧州城外,两个人的决斗已经结束,一个人倒下了,另一个人却还站着。

    刘平的判断是对的,张怀誉根本躲不开他的这一剑,而张怀誉也没有躲。因为他知道,若是躲,死的那个人将是自己。

    张怀誉看着死去的刘平,淡淡的道:“你的剑好快,快的让人躲不开。可惜,我的剑比你还要快,快的很多。”

    说完,就离开了,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次凌晨,沧州城里已经议论纷纷,因为死了一个人,一个在剑痴榜排名三十七的人。

    张怀誉所在的客栈。

    此时客栈的大厅已经都是人,有喝酒的有议论的。

    “哎,知道吗?昨天刘平找张怀誉决斗,结果还是被张怀誉杀了。”

    “这消息可靠吗?”

    “你开什么玩笑,这消息绝对可靠。因为这家店的老板就是刘平的家奴,现在刘平已死他们可算翻了,不但不用坐家奴,还检了这客栈,也算有了尊严。”

    “那这老板不是要好好谢谢张怀誉了?”

    “那就不知道了,只听老板透露张怀誉并不喜欢太多人认识他,你们说话都小心点,说不定他就在你边。”

    就在一楼的角落里,两人正在喝酒,正是夏侯云喝张怀誉。

    “大哥,看来你出名了。”

    “我早说过,出名并不是什么好事。”

    夏侯云突然看向了门口,此时正走进来一个人。

    “大哥,来狠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