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新的开始

    张怀誉两步便已经来到了这小溪中央,低头便伸手入水,准备采下这银星果,就在他的手即将触摸到银星果的时候,后边的窦若秋突然大喊起来。

    “张大哥,快跳出来,危险!”张怀誉一听,没有任何停留,直接起跳跃离开了小溪,他知道窦若秋不会害他。落地之后,窦若秋便过来,开口道:“它没伤到你吧?”[.Lvsexs.]

    “若秋,我听到你的声音就马上跳过来了,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东西。”说话间他便看向了小溪中央,只见在那银星果周围,此时正有一条长约七尺的水蛇,围绕着银星果,好像在检查它是否受到了伤害。

    “张大哥,我刚才只看见了蛇头,就叫你了,真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大。”

    “是啊,若秋,被它咬上一口,不死也残废啊,我欠你条命。这辈子就是你的人了。”说完对着窦若秋就一阵坏笑。

    “亏你还笑的出来,这家伙看样子早就发现宝贝了,有它在这看守着,似乎很麻烦呢,看来这宝贝想要获得不是很容易啊。”

    “是呀!这条大家伙难道也想吃这银星果?难不成它也是武林高手?”

    听到张怀誉的话,窦若秋险些晕过去,她实在是无法想象,张怀誉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的想象力课真丰富,天材地宝的附近一般都会有凶兽和毒虫之类看守。不过他们并不是要吃,而是想借助附近的天地灵气来修炼。”

    “修炼,我们剑痴修炼真气,最后与剑融合,他们又修的什么?”

    “这……我也不知道了。我只是听高老伯说过一点,至于更多的他却说等我真气等级高了,或是度过剑劫知道了才会有用。所以就没告诉我,不过我却知道这百兽和毒虫都可以修炼,只是与人不同,毕竟人乃万物之灵,要特殊的。”

    “哦,我大爷爷也说过类似的话。若秋,你有对付这条水蛇的办法吗?”

    “看这条水蛇的长度和粗细,已然脱离了普通水蛇的范畴,所以它会很厉害。”

    “我当然知道它会很厉害,难道我们对付不了它?把大家都叫来,弄死它不行?”

    “不行,它这么大的水蛇明显已经有了智慧,不然早就上来进攻我们了。也就是说它只是不想银星果被人拿走罢了,如果我们来了一帮人,我怀疑它会自己毁了这银星果,那多得不偿失,这条水蛇也无法修炼了,我们什么也没得到。”

    “那怎么办?”

    “你有办法吗?”

    “我要是有的话,还会问你吗?”

    “那就是听我的了?”

    “嗯,你说吧。”

    “不要这银星果了。”

    “不是吧!若秋,你说听你的,结果不要这宝贝了?”

    “对呀,是你说听我的了。再说,你有好办法吗?”

    “没有,我们走吧。”张怀誉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对着窦若秋做了一个鬼脸,拉起她软若无骨的手,慢慢的向住处走去。之后两人便个自己回去休息了。

    躺在上,张怀誉还是睡不着。他不是在想和窦若秋在一起的缠绵,而是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茫茫神剑大陆,无数神奇之事,对于一个剑痴也许不必知道太多。可对他而言,剑痴或是剑痴的巅峰并不是终点。人需要修炼,百兽毒虫亦能修炼。那么得道以后的百兽和毒虫又是什么呢?难道变成人重新练剑?他不知道,或许这个答案只有去问问自己的大爷爷张承德了。想着想着,他困了终于睡下了。

    次,清晨,大厅。

    此时众人已然聚集在了一起,吕步成准备留在流云门这里,而红茶花还要去经营她的茶花酒楼。剩下的四人却是全听张怀誉一个人的,他去哪便是哪。

    “怀誉啊,这一夜你想好没有,要如何完成你的梦想呢?第一步是哪里?”说话的正是张怀誉的姑姑红茶花。

    “姑姑,孩儿想好了。我准备先和您一路回禹州,拜访一下小云的爹娘,再让蓉蓉回家和李蛟前辈见个面,之后我等四人去趟我大爷爷那里。毕竟我们知道的关于剑仙的事太少了,而我感觉剑仙的世界才是我等真正的舞台。”

    “也好,我看的出你们四人的资质都是难得一见的,虽然若秋和蓉蓉稍逊却也都是奇才,年纪轻轻便能有如此的真气境界,也实属难得。是龙终究要翱翔九天,所以姑姑支持你们。”

    “谢姑姑美言,不过怀誉倒是觉得姑姑年纪以大了,虽然可以凭借真气境界延年益寿,但一成的真气消耗殆尽也只能延续十年左右的青。岁月不饶人,姑姑就不要再经营那个酒楼了,您的财产难道还不够活一辈子的?”

    “你这孩子,还会体谅人的。我已经和表哥商量好了,这茶花酒楼我再经营一年,就联系买主,毕竟是我半辈子的心血,直接卖掉我也疼的。然后我就来陪表哥,和你爹娘一起生活,直到老去。”

    “姑姑,不用联系买主了,我回去跟我爹说一声,他就会买的。您这样的酒楼生意那么好,我爹不会不买,而且这肥水不流外人田,也省着您疼。”说话的正是夏侯云,此时也正显示出了他这大少爷的腰粗。

    “是呀,姑姑。小云说的对,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红茶花听罢,思索了一会,开口道:“也好,那我们到禹州就直接去见你爹吧。”

    “好的。”夏侯云回答。

    张怀誉特意告诉了吕步成李蛟希望有时间能回去看看他,而吕步成却是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之后众人随意说了几句,就准备出发了。流云门的地界虽隶属于禹州,不过距离禹州城大概有十天的路程。附近的小城和小镇还是很多,距离这里最近的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叫做新野城。经过赶路,在暮色降临之前一行五人已经来到了新野小城。这里虽是小城,却也发展的不错,毕竟山里的帮派几乎都要在这个小城里边补给。

    走到城门口,新野二字赫然怪在城楼之上。因为这里地处山区,强盗和帮派也比较多,所以进城之前都是有朝廷的人检查的。

    负责在这里检查的官兵一个个懒洋洋的,很显然复一的工作也另他们很心烦。

    “老冯,这一天生活真无聊,就为那么点银子累个要死要活的。”一个瘦高的官兵对这旁边一起执勤的官兵说起话来,言语中带着一丝对生活的无奈。

    “行了吧,小吴,你这光棍一条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可是还要顾着家里,我老婆孩子都是要张嘴吃饭的,压力比你大多了。那点俸禄强维持,自己一点零花都没有。”旁边叫做老冯的官兵回答到。

    这时,一行五人走了过来。二人懒散的走了过来,那个瘦高的官兵开口问了起来:“你们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夏侯云刚要讲话,却被张怀誉拦住了。这个小城他再熟悉不过了,小的时候逢年过节他娘就会带他来这里玩玩,还会买自己最喜欢的糖人,所以他也知道如何对付这样的人。

    “啊,这位官爷,我们五人是过路的,想从这里去禹州。”说着,张怀誉便上前一步,从口袋里拿出一锭银子,送到了对方手里。

    “啊!好说好说,老冯,这几个人一看就是好人,就让他们过去吧。”说完就放行了。看着五人远行的脚步,那个叫做小吴的官兵笑了,对着另一个人官兵道:“老冯,要是每天都有一个这样的主,在这站十年我也干啊。”

    “怎么?他给了多少银子?”叫做老冯的官兵急切的问道。

    只见小吴伸出了一只手,然后在他眼前晃了晃。

    “我靠,五两。赶上咱俩一个月的俸禄了了。”

    “是呀,只多不少。我们一会一人二两分了,然后剩下的没事去喝点小酒,也够用他半个月了。”说着两人就痛快的笑了起来。

    而这时张怀誉一行人,也已经走了很远,压抑了很久的夏侯云终于开口了。

    “大哥,难道你怕那两个官兵?”

    “夏侯大少爷,难道你差那五两银子?”

    “我怎么会差,别说五两银子,就是五万两银子,本少爷也不眨一下眼。”

    “那你方才的话是为了什么?”

    “我就是感觉这钱花的有点窝囊。”

    “行了,这些官兵很难缠的,犯不上在他们上浪费时间。花了五两银子他们这俩小子能感激咱长时间,我们也不疼不痒的,何乐而不为。”

    夏侯云一听这话便不再开口了,他也明白再说下去自己也说不出什么来。没多久众人就来到了一家客栈,没有什么名字,就叫做客栈。夏侯云还想找找剑友客栈的分店,可惜问过张怀誉之后才知道,这里没有,不然张怀誉也不能初到禹州之时,对剑友客栈一无所知。

    由于众人赶了一天的路,所以没有急着去开房,而是找了一张干净的桌子要了一桌的饭菜,毕竟吃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事。红茶花点过饭菜之后,把小二叫过来,写了一单的东西,把钱交与他让其去置办。看了之后众人也明白了这是为了路上所用,而夏侯云还感叹起来:“还是姑姑想的周到,看我们这两位美女就知道吃饭。”

    窦若秋听完还好,只是笑了笑。而李蓉蓉就不同了,至于究竟怎么了张怀誉等人也没有细看,只是听见了夏侯云狼嚎般的叫声。吃过饭,众人开了两间房,一间大的三女住,另一间就是张怀誉和夏侯云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