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结拜

    十后,流云门废墟,张流云的坟前。张怀誉跪在坟前,红茶花,吕步成,夏侯云,李蓉蓉,窦若秋都在他的边。

    “爹,不孝孩儿怀誉回来看您和娘了。这两年我一直想着报仇,可仇报了却是一场天大的误会,真是造化弄人啊。既然,仇恨的事已经完毕了,孩儿就完成爹您的梦想,把我张家剑法发扬光大。孩儿有信心完成这个任务,也请爹还有娘放心。”说完便给张流云,烧了一些纸钱,又上了一炷香。[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二哥,我们当年也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你竟然死了俊儿的手里。哎,我也知道你不会怪这孩子,可惜他还是自杀了,我把俊儿和大哥安葬在了一起,这样也算是落叶归根吧。事都已经结束了,我就准备在你这流云门陪着老哥你,这里清静的很,适合隐居。在我无聊的时候还能和你说说话,你看是不是很好?”吕步成说话时候,眼中有暗暗的悲伤,看来他对于张流云的感实在是太深了,毕竟是患难与共的生死兄弟。

    “流云哥,我来看你了。你看我都老了,不漂亮了吧?这样的我你还会喜欢吗?我知道你会的对不对?你说的会在奈何桥边等着我,我可当真了,下辈子我们一定要做夫妻。”说话的正是红茶花,她看着张流云的坟墓似乎很满足,好像见到了他本人一样。

    之后这里静了一会儿,突然张怀誉开口了。

    “小云,跪下。”夏侯云一听,先是楞了一下,不过没有耽搁时间,直接就对着张流云跪了下去。张怀誉见状,又开口了。

    “爹,这是夏侯云,是孩儿下山后交的好兄弟。他帮了孩儿很多的忙,而且从没求过一丝回报,这样的人孩儿一生都感激他。今天在爹娘的坟前,孩儿想和夏侯云兄弟结义金兰,做亲兄弟,希望爹娘能给做个证明。小云,你可愿意认我张怀誉做大哥,从此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论刀山火海,并肩前行?”

    “不用了说了,从今天起,张怀誉就是我夏侯云的亲兄长,兄长的爹娘就是我的爹娘。夏侯云给爹娘磕头了。”说完对着张流云的坟,就是三个响头。

    “好样的小云,父母在上,黄天厚土做证。我与夏侯云老弟,今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死。”说完,两人对着天空,一起就行了八拜之礼。

    看着两人结拜李蓉蓉和窦若秋开心的抱在了一起,而吕步成和红茶花也都开心的笑了起来。这些人刚要开口,夏侯云却转过,先开口了。

    “三叔,姑姑。受小侄夏侯云一拜。”说着一个响头就磕了下去。

    “贤侄请起。”“快起来。”吕步成和红茶花同时道。

    说着,张怀誉和夏侯云又转面对张流云的坟墓。两人一起道:“爹娘,您二老且在此安息,待我二人混出名堂,来回报二老。”说完磕了三个头,就起了。众人这样就离开了,来到了流云门废旧已经的大厅。

    这时众人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坐了下来。红茶花首先开口了。

    “事已经到了一个段落,你们以后都有什么打算?”

    “以后我就跟着大哥。”说话的正是夏侯云。

    “小云,你若是跟着我,待到你爹娘百年之后,你家的产业谁来继承?”

    “好男儿志在四方,大哥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开始练剑的第一天开始,我爹就知道我不能继承他的家业。后来他就把我大伯家的二儿子过继了过来,这小子和我年龄相仿,对经商很有一,所以我就不用管了。”

    “嗯,这倒也是个办法。”

    “云哥去哪,我去哪。”说话的正是李蓉蓉,平里李蓉蓉非常的活泼,不过此时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略微有些脸红,女孩子也许都这样吧。

    “你呢,怀誉?”红茶花发问道。

    “行走江湖,让全大陆都知道我流云剑法。然后刻苦修炼,早成为剑仙。”

    “嗯,有志气。”吕步成在旁边赞扬。

    这时李蓉蓉看了看旁边的窦若秋,见她没有要开口的意思,索就帮帮她开口了。

    “若秋姐姐,你呢?你怎么不说说你的打算?”

    “我?”

    “是呀,若秋姑娘,你也说说吧。”开口的是红茶花。

    “我,我也跟着张大哥。”说完,脸上一阵羞红。

    “哈哈哈哈哈!怀誉啊,这小丫头还真讨人喜欢,你可别负了人家啊。”吕步成笑道。

    “三叔!你就别拿怀誉说笑了。”见到吕步成的打趣,张怀誉赶紧求饶。

    “你三叔怎么是说笑呢,姑姑我也很喜欢这孩子。要我说,赶紧选个良辰吉,娶过门算了,你也都不小了。”

    “姑姑,别这么说。若秋可没说过要嫁给我,我……”

    “怀誉,这成亲之事你还能让女孩子开口?上次人家若秋都叫我姑姑了,你还不明白吗?真是木头,你可别像你爹似的让人家等二十多年,最后……哎,不提了。”说完红茶花就再也没有开口。

    傍晚,众人都已休息。张怀誉却是睡不着,也无心修炼。刚刚下山的时候,他有目的,那就是报仇,而如今他真的没有个方向。行走江湖,江湖又在哪里?修炼内功境界,剑劫又是那么好过的吗?其实他内心也明白,事往往都是困在第一步,若是这第一步走出去了,也就能一直走下去了。因为没事可做,他就决定在四周走走,这里是他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他想在四周走走瞧瞧,回忆回忆过去的事。刚刚走出门,他就看见在门口站着一个人。这人一白衣,长长的头发宛如瀑布般,正是窦若秋。看见张怀誉走过来,窦若秋也迎了过去。

    “张大哥,你也睡不着?”

    “是呀,我很迷惘。明明知道自己想去干什么,可是就想不出该从什么地方开始。怎么,若秋你也失眠?”

    “嗯,我也睡不着,也不想修炼。就出来站一会,对这里还不熟悉,就没有乱走。”

    “这里我熟悉的很,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我带你四处走走吧,虽然这里已经是废墟,不过还有很对地方值得一看。”

    窦若秋点了点头,二人就并肩在月下散步了。边走张怀誉还边给她讲述自己小时候的故事,有时逗的她笑的合不拢嘴。不知不觉,二人来到了一条小溪旁边。而此时二人已经走了好久。张怀誉就开口道:“若秋,这里是我小时候长来抓鱼的小溪。这边有块青石,我们不如在上面休息一会。”

    “好呀,我正好也有些累了。”说着二人就坐在了青石上。

    皎洁的月光照在窦若秋的脸上,显的她格外的美,在加上她一白色裙装,仿佛仙女下凡般。张怀誉就默默的看着她,不由得有些痴了。

    “张大哥,我美吗?”窦若秋看着张怀誉这样的眼神,没有闪躲,而是开口了。

    “若秋,你真的好美,就跟仙女一样。”

    “你真会哄人开心。”

    “我说的是真的,若秋,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子。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被你迷住了。若秋,你真的打算跟着我吗?”

    窦若秋没有回答他,而是把头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膀。张怀誉突然感觉到很幸福,从没有过的幸福。因为这次窦若秋靠过来,不是伤心时在寻找依靠,而是真切的靠在了他的肩膀,是对一个慕他的男人绝对的肯定。而张怀誉也用自己的胳膊牢牢的抱住了她,两人就这样坐着,没有说一句话。却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突然二人发现小溪的中央,有一个直径大概两尺的光团。而且不是月亮的倒影,二人非常好奇,就起到溪边看个究竟。小溪宽度不足一丈,而且水也就一尺有余的深度,看上去非常清晰。在那光团中央,正有一株植物,这植物有五片叶子,叶子中央生有一颗银白色的果子。看上去这银白色只是外壳,因为流水所冲来的沙石打在上面,没有丝毫引起果子的变形。而这光正是它所发出的。

    “若秋,你可见过这东西?”

    “张大哥,看来小云说的没错啊。你上的奇遇还真多,这可是天才地宝,你都不知道。”

    “啊,我不是成为剑痴比较晚吗。小的时候也不喜欢知道这些事,所以就。。”

    “所以就连银星果都不认识?”

    “什么?你说这是银星果?”这银星果虽然他不认识,但是也听张承德说过。这东西可是难得的宝物。那颗果实可使一名剑痴永久增加一成真气,不过这宝物十分难得,自神剑大陆到现在有记载的也不过五颗,算这个也就六颗而已。

    “当然,不会有错。看来我们和它有缘呢,书上记载,这银星果只要从跟取下,用叶子包住果实就可存放一年。摘取时一定要用手,不可用剑。”

    “好,若秋。看我去取这银星果。”说完就向那银星果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