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陈年旧事

    红茶花临走前告诉店小二和楼下的众人,今打烊。之后便带着张怀誉和夏侯云来到二楼的一个屋子。这里并不宽敞,而且没有窗,只有一张圆桌和几个椅子。之后红茶花让二人坐了下来就开口了。

    “花自飘零水自流,多少年没听到这句话了,你们是来找他的?”

    “没错,红茶花前辈,我们正是来找吕前辈的。”张怀誉开口道。

    “不知二位公子是什么人,找他又有什么事?”、

    “晚辈张怀誉,这是晚辈的好友夏侯云,我们来找吕前辈是想问他请教一些事。”

    夏侯云听罢连忙红茶花施礼,道:“晚辈夏侯云,见过红茶花前辈。”

    红花擦话没对夏侯云说什么,只是点点了头。然后转向张怀誉。

    “你说你叫张怀誉?你可是张流云的儿子?”红茶花此时十分惊讶。

    “晚辈正是,难道前辈认得家父?”

    “认识,何止认识,太熟悉了。当年若是没有你娘,我就是你娘了。”

    张怀誉一听,非常惊讶,难道这个红茶花和我爹还有一段往事?

    “前辈,何出此言?”

    “你爹没和你提过?他曾经过一个女人?”

    “没有,爹和娘的感一直很好,非常恩,不曾有题此事。”

    “哎,二十几年了,我也和他一样没有和谁说过,既然你是他的儿子,告诉你也无妨。而这位夏侯公子……”红茶花说倒这里便停下来了,看向夏侯云。而夏侯云也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抬脚就要走出去。这时候张怀誉开口了。

    “前辈但说无妨,夏侯云和晚辈乃是生死之交。”

    “好吧!那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你爹有两个结拜兄弟,一个叫姜鸿飞,一个叫吕步成也就是我的表哥。你爹排行老二,我表哥老三。那年的一他们三人来我这酒楼喝酒,我与你爹便一见钟,那时候我二十一岁,你爹二十九岁。我们都没有成家,这样我们相恋了。在一起相处了半月之多,已然有了谈婚论嫁之态,我好他,我知道他也很我。我在等,我在等他开口向我求婚,相信他也明白我的心。”

    说到这里红茶花的面色微红,明显在回忆那段美好的时光,与张流云在一起的快乐。之后他停顿了一下,神马上就有了变化,没了方才的美好,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奈和神伤。

    “可这一等就等了近三十载。”这时在她的眼底已然有了泪水,就那样含着,没有滴落下来。

    “前辈,您的意思是说我爹负了您?”张怀誉紧锁眉头,在他心里张流云一直都是没有瑕疵的。因为在儿子的心中父亲永远都那么的高大,永远都是英雄。

    “是不是不重要,我也没有去想过,更不用想。因为我从没有怪过你爹,他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我都支持他,何况也是为了报恩。”

    “报恩?前辈,这又是怎样一回事?”这让张怀誉的头有些大了。

    “你们从吕掌柜那儿来找表哥,想必他二人在吕掌柜那里养伤的事也知道了吧?”

    “嗯!吕掌柜已经告诉晚辈了。”

    “事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大战之后,他们本以为敌人都已经死光了,可谁知道敌人中最可怕的后台却没有来,因为这人即将突破十成真气。为了不耽误修炼,选择了闭关。而他认为来追杀的人足够了,所以就安心的潜修了。半年后,此人出关,自然也知道了自己的手下都死了。就开始追杀你爹和我表哥二人,在你爹的好友家里,追杀的人终于到了。当时你爹只达到了四成真气的地步,而我表哥也只有两成而已。面对这十成真气的对手,实在是太难了,没有几招两人便已然败下阵来。这时你父亲的好友和他爹出手了,这二人就是你的舅舅和外祖父。虽然他二人的武功在你爹和我表哥之上,可依旧不是来人的对手。见此况你爹二人顶住伤痛重新回来战斗,四人围攻他一个人,最后终于杀死了他。可结果却是残忍的,你舅舅当场战死,你外公也只剩下一口气,临走之前把女儿交给了你爹,让你爹照顾她。你爹和我表哥都受了严重的内伤,从此剑法无法再有突破,而我表哥还断了两根手指头。你娘早就很喜欢你爹,后来为了照顾她,你爹就娶了她。我表哥回来之后,把事的经过告诉了我,然后交给我一封你爹写给我的信。之后他就隐居了,他再也不想看见世间的丑恶和生离死别。”说到这里红茶花拿起一杯茶,淡淡的喝了一口。

    张怀誉却是十分想战斗信上写的是什么,因为他想知道他爹是如何处理这件事的,能让一个痴女子如此对他。这时红茶花从怀中拿出一样东西,正是一封信。

    “这便是那封信,多少年了,我一直放在上,若是想他了就拿出来看看,就好像看到她一样。可最终也没见到他,我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前辈,您千万别这样说,我对你十分敬佩。”张怀誉安慰到。

    “你和声音和他年轻的时候一样,我听了好开心,你把信拿去看看吧,看看你爹是如何跟我解释的,你很年轻,也是感丰富的时候,和你爹学学能有用。”

    张怀誉接过信,打开一看,信上写到:今世缘,自此休,伤心泪,长久流。本与汝结伴游。可叹人间不如意,心还在,人已走。花自飘零水自流,此生梦,破碎落,奈何桥边永守候,来世双宿共白头。

    看过之后,张怀誉懂了,父亲真的很这个女人,可惜他用今生去还了别人的恩。无法和她做夫妻,只有祈求来生在一起。

    “他就留给我这么简单的一首诗,我就用这几个字度过了快三十年了。孩子,都说女人在感面前都是自私的,我却不这样认为。或许有人说我的不够深,而我却用我的一生来证明了。我你爹,我就希望他无怨无悔,宁愿他亏欠我,也不要他来亏欠别人,给予他理解,这就是我他的方法。”

    “前辈……”

    “叫我姑姑吧,我没和你爹走到最后。却也如同亲人一般,叫我声姑姑没问题的。”

    “姑姑……我爹他一定非常你……”

    “傻孩子,我怎么能不知道他我呢。你就不要来安慰我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已经习惯了。说正事吧,来找表哥是为了什么?”

    “为了我流云门灭门之仇,而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一块玉佩,这块玉佩碰巧还是吕前辈,不,是三叔雕刻的。”

    “两年前我听说流云门被灭,整整哭了一天一夜。后来听表哥说你还活着,他就准备去寻你,可谁知寻了一年多也找不到。后来找到了大师兄赵忠,赵忠却不肯透露一个字。表哥没办法只好回来,不知你这两年去了哪里?”

    “怀誉被大爷爷救走,带回他清修的地方了,然后大爷爷替我打开了经脉,习得了剑法,这才下山报仇。”

    “哦,原来如此,表哥也说过,你有个剑仙的爷爷。如果你没有死,应该就是被他救走了。却没有想道你可以习武,为了不让你下山冲动,他才满大陆找你。”

    “哦,二叔真是费心了。”

    “怀誉,把你那快玉佩拿来给姑姑看看。”

    “好。”说话间,张怀誉便把玉佩拿了出来,交倒了红茶花的手上。

    红茶花接过玉佩,仔细的看了看,紧锁眉头。

    “这玉佩怎么如此熟悉,是出自表哥手没错,怎么我会感觉到它很亲切呢?”

    “莫非姑姑知道这玉佩的主人是谁?”

    “只有略微的有一些印象,具体是谁还想不起来。”说着就把玉佩还给了张怀誉。

    “姑姑,我还有一事不明。不知姑姑能否指点一二。”

    “说吧孩子,姑姑知道就会告诉你的。”

    “我想知道,我爹和三叔为什么被追杀,而那个大伯又放佛没有出现呢?既然是生死兄弟,兄弟被人追杀,他又在哪里?难道他就是凶手?”

    “我也问过表哥和你相同的问题,可他的回答是,大伯为了救他们二人在被追杀前就被杀死了。而这被追杀的原因,表哥不肯告诉我。等你见到他亲自问他吧,他应该能告诉你,毕竟你已可以习武了。对了你的剑法现在如何?”

    “姑姑,我已突破真气第六成。”

    “什么?第六成?你今年才只有二十岁吧?而且你只学了两年的剑,怎么会如此之快?你不是在骗姑姑吧?”此时在红茶花的脸上放佛写了一个大大的“不”字,样子十分古怪。张怀誉看着她这个样子暗道:“人家是天才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姑姑,孩儿没有有撒谎,若是没有能力,大爷爷他也不会放我下山的。”

    “太好了,你真是难得一遇的奇才啊。你爹的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明天一早我带你去见我表哥。今天就在这里睡下吧?如何?”

    “不了,姑姑。我还有两个朋友在客栈,明一早我自会来找您,可好?”

    红茶花,没有说什么,而是点了点头。之后二人就回了客栈。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