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高夫人

    窦若秋扑过来之后又大哭了起来,可这个简单的动作已然使张怀誉的大脑真空了。他根本没有想到窦若秋会这样,抱着她软弱无骨的躯,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还有的就是紧张。

    “若秋姑娘,一切都过去了。”张怀誉安慰着她。

    可谁知道这不安慰还好,这样一来反而哭声更大了。在不远处的夏侯云却是邪恶一笑,对李蓉蓉道:“蓉蓉,你看张哥和若秋姑娘是不是有戏?”

    “那还用说,张大哥这么好的男人,谁又能不动心呢?呵呵,我怀疑若秋姑娘的心,已经被他俘虏了。”

    “那是最好,张哥对这若秋姑娘也是一见钟,真希望她们可以在一起。”

    “是呀!以后我们四人就行走江湖,那样的子该多好。”说完便靠在了夏侯云的怀中。就这样他们互相依偎着,不知过了多久。窦若秋的哭声渐渐平息了,绪也缓和了过来。发现张怀誉一直抱着她,于是轻轻的挣扎了一下,却因为张怀誉的手抱的太紧而没有挣扎开。这一动,张怀誉也感觉到了。她这个举动让张怀誉有些不知所措,赶紧放开了窦若秋,这样一来两个人突然变的十分尴尬。

    “若秋姑娘,我……”

    “张大哥,谢谢你,在你怀里我感觉很安全,很温暖。”

    “啊……不碍事的。我们还是先把高大哥他们火葬了吧!”

    “嗯,好。”

    说完众人就开始忙了起来。一个时辰之后,已然将五人的骨灰分别装好。在这过程中,张怀誉和夏侯云在树林附近挖了一个大坑,把钱老三一伙也都埋了。

    “张哥,现在天色已暗,距离安阳还有大概不到一半的路程,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赶路?”夏侯云问道。

    “你的内伤虽已无大碍,而蓉蓉和若秋姑娘上也都有伤,不宜赶路。况且这么晚就算到达安阳也无处落脚,不如再此处露宿一宿,如何?”

    “我也正有此意,正好这里还剩些干柴。我们点上一堆火,就在火堆旁边休息吧。”

    “嗯,可以。小云,你我二人轮流守夜。蓉蓉若秋姑娘,你们二人就修炼内功吧,刚刚大战你们二人也需要恢复。”

    “好!”众人齐声道。

    于是众人就升起了火,李蓉蓉和窦若秋就开始修炼了。而夏侯云和张怀誉谁都不肯休息,这样两人就都没有休息,在火堆附近聊天了。

    “张哥,我们到达安阳你打算如何?”

    “我打算先去找吕步成前辈,毕竟夜长梦多。”

    “那若秋姑娘呢?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我还没有想好,不过高大哥一死,她在世上就没有什么亲人了。”

    “既然你知道她没有亲人了,怎么没有想过去做她的亲人?”

    “你是说做她哥哥?”

    夏侯云一听他的回答差点没背过气去,他怎么也没想到张怀誉能这样回答他。

    “我靠,张哥。你没事吧?你不喜欢她?”

    “呵呵,你小子。我当然喜欢她,不过刚刚经历这些事我怎么好和她提这儿女私?何况我大仇未报?”

    “你就没想过带着她?”

    “带着她太危险了,如今我都不知道仇人是谁。万一哪天再有危险,我该怎么办?万一她要是再有个闪失,我如何向死去的高大哥交代?”

    “可是你答应过高奉,你会照顾她。如果你不带着她那就是失言。”

    “话虽如此,可若秋姑娘也未必愿意跟着我。”

    “此言差矣,我感觉她会很愿意跟着你。”

    “为什么?蓉蓉说你是个值得依靠的好男人,这样的男人谁又不愿意呢?”

    “真的?你没骗我?”

    “哎呀,张大侠,在下骗你能得到什么?”

    “其实我松开她时候,她也说过在我怀里很安全。如果是这样,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先陪她去找高大哥的妻子。”

    “你这人。哈哈哈。”

    次清晨,众人都已经整理完毕。已然开始了赶路,因为二女都受了伤,张怀誉决定让二女坐在马车上,而他和夏侯云则跟着马车走。一路无话,正午时分,四人到达了安阳镇。而此时二女也都下了马车,经过对窦若秋的询问,知道了高奉的妻子就在镇上最大的商铺,没做停留,四人直奔商铺。

    到达商铺,只见一三十左右的美妇人走了出来。而窦若秋没有解释什么就把高奉的骨灰交给了她,这美妇人眼底黯然有些神伤,却没有哭出来。只是叫伙计把马车收好,然后把众人带到了商铺后院的一个屋子里。

    “若秋,这三位是?”美妇人开口道。

    “大嫂,这是我和高大哥在禹州请的人,若没有这三人我也就无法见到大嫂了。”说完一一介绍了三人,也告知了三人这位就是高奉的妻子。

    “哦,原来是三位恩人,奴家给行礼了。”说着就要给张怀誉等人鞠躬。张怀誉一看,赶紧扶住高夫人。

    “高大嫂休要这样,我等承受不起。况且我等也没有保护好高大哥,应该给高大嫂赔罪才是,又怎能受您的礼数。”

    “夫君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说到这里,高夫人已然忍受不住,内心的悲伤,放声哭了出来。在一旁的窦若秋见此景,也牵动了内心的悲伤,走向前抱住了高夫人。二女一起哭了起来。不过片刻之后,高夫人就停止了哭泣,含泪对张怀誉道:“张公子,不知我夫还有什么话要留给奴家吗?”

    “高夫人,高大哥他让我告诉您。他十分的对不起你,不能陪您去看海边的出了。还说要您好好的活着,还说把他和他爹葬在一起。”将那课聚灵丸送与张怀誉,他并没有提,他感觉那个有些趁火打劫的嫌疑。

    “哎,这都是天意啊。若秋,你答应公公的三件事已经完成了,一会就和张公子他们一起离开吧。”

    “大嫂,我。”

    高夫人一摆手,道:“不用说了,既然我夫已死,我就不想让他再和江湖有联系了,让他死后清静些。那颗聚灵丸在你上吧?”

    “嗯,在这里。”说着就取出了聚灵丸交给了高夫人。

    “若秋,既然张公子对我高家有恩,就将这聚灵丸送与他吧。你可有意见?”

    “高大哥死前也说过将此物送与张大哥,我没有意见。”

    “既然我夫也这样说过,张公子请你收下。”

    “不不,高夫人。这聚灵丸是无价之宝,在下不能收。”

    “你就不要推辞了,我夫因此物丢了命,我也不想再留着它,况且这也是我夫临死的嘱咐,我还是要照办的,你就不要难为奴家了。”

    “那好吧,高夫人,我就收下。若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尽管开口,我张怀誉一定尽力办到。”

    “不需要了,我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把我们的孩子养大。张公子,这里的事就到此为止吧,奴家就不留你们吃饭了。”张怀誉一听这是逐客令啊,看来这高夫人是不准备让自己参加高奉下葬了。

    “高夫人,那我等就告辞了。”说着众人就离开,而窦若秋却没有动。

    “大嫂,我等高大哥下葬之后再走好吗?”

    “若秋,我知道你把我夫当亲哥哥。可是我不想让他再沾染半分江湖气息了,别难为我好吗?走吧。”

    窦若秋闻言眼泪直接就流了下来,捂着嘴就跑出了屋子。

    “高夫人,那我们也告辞了。”说话的正是张怀誉,没有任何犹豫,张怀誉一马当先的追了出去,边追边喊窦若秋。而窦若秋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只是一直的跑。也不知跑了多远,终于在一棵树下停了,张怀誉也追了上来。

    “若秋姑娘,你没事吧。”

    窦若秋回过头,擦擦了眼角的泪水,道:“事都已经结束了,你还来干什么?”

    “我答应过高大哥,要照顾你的。而且姑娘哭成这样,我怎能离去?”

    “现在我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不知道姑娘要去哪里?”

    “天大地大,总会有我安之地。”

    “可姑娘,你已然没有了亲人,能去何处?况且江湖险恶,姑娘一个人,如何能照顾自己?若是你有个闪失,我怎么和高大哥交代?”

    “那我怎么办?我能去哪?”

    “这……在下也在想了很久,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没有想出……”

    “哼!”窦若秋一听此言,转就跑开了。而张怀誉确是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就在这时,一旁的李蓉蓉和夏侯云跑了过来。

    “云哥,你快去拦住她。”出言的正是李蓉蓉,而夏侯云也没有停留,直接就追了上去。此时李蓉蓉看向呆若木鸡的张怀誉。

    “张大哥,你个木头!”

    “蓉蓉,你何出言啊?”

    “你个猪头,一个女孩子自己能去哪?她是再让你挽留她,这你都看不出来?”

    “是吗蓉蓉?”

    “什么是吗不是吗的,快去追。不追若秋姑娘就再也不会见你了。”

    听罢张怀誉恍然大悟,若离铉之箭飞奔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