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将计就计

    听了了李蓉蓉的话,张怀誉感觉自己体麻木了一下,紧接着汗水就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脸也火辣辣的。因为他知道,李蓉蓉说对了,他是第一眼看到窦若秋就喜欢上了她,但是被**的说出来,还是很紧张。若是窦若秋也知道了,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女孩子,对感毕竟他还是个新手。

    “蓉。。蓉蓉。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吗?”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那你感觉她……”

    “不知道,所以我才要跟你们走上一趟,不然我才懒得动呢。”

    “谢了,蓉蓉,我只是想和她交个朋友而已,她怎么这么确定呢?。”

    “快停吧,云哥说当时你看她的那个眼神,那么温柔。和他谈话时候都心不在焉,还胡乱的找话茬。而且她可一直在注意你,猪都看的出来。”

    “哎呀,完蛋了。”

    “哈哈哈哈,张大哥,你还真是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喜欢个女孩子看把你给羞涩的,好象大姑娘。”

    “我看也是,张哥。当初比武招亲时候你看我多勇敢,要不这样蓉蓉早跟别人跑了,男人嘛就是要勇敢。”夏侯云也在一旁说起张怀誉来,因为张怀誉此时果断的缺少了平里的气质。

    “好吧,小云,蓉蓉。你们可要帮我啊。”

    “没问题,是吧蓉蓉。”

    “当然,张大哥的事,我一定当自己的办。”

    三人的谈话在继续,而时间也在一点一点的流逝,不知不觉辰时已然到了。而三人还在继续聊着天,张怀誉也从紧张中走了出来。

    等待已久的窦若秋,也在这时走进了客栈。她还和昨天一样,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裙,手中却多了一把宝剑。刚刚走进客栈,就已经成了这里的焦点。

    “哇,张大哥,她果然很美,怪不得这么相信自己。”李蓉蓉感叹着,似乎还有一丝妒忌,毕竟她也是美女,而美女大多不喜欢比自己美同

    说话间窦若秋已经找到了三人,对着三人一笑,走了过来。

    “二位公子,若秋没有迟到吧?”

    “请坐,美女。”说的却是李蓉蓉。

    “这位姑娘好眼生啊,请问你是?”

    “噢,这位是蓉蓉姑娘,她是。”张怀誉刚说道这里,却被李蓉蓉打断了。

    “我是怀誉哥的未婚妻。”

    张怀誉和夏侯云同时一愣,但转眼间就恢复了平静。而窦若秋的眼神里却悄悄的闪过一丝忧伤。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二位公子考虑好了吗?”

    “这位姑娘,一文钱就去给你们保镖,这价格是不是太低了?”

    “若两位公子需要钱的话,我可以给高价。”

    “你当然知道我们都不缺钱。”

    “那你们想要什么?”

    “你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要吗?”

    “若是这样,若秋告辞了。”言罢,窦若秋已然起

    张怀誉见状急了,却没有办法插嘴,毕竟他也看的出李蓉蓉是在帮他的忙。不过这关心则乱啊,思维敏捷的他,现在脑子里却是如同浆糊一般。

    “若秋姑娘,听怀誉哥说,昨天对他说你有把握他会答应你,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原本以为你有什么杀手锏,为什么现在却要走呢?你的绝招还没有亮呢吧?”

    “我,我只是感觉张公子和夏侯公子都是大侠,一定会援手的。”

    “就算是大侠也不是谁的忙都帮吧?神剑大陆那么多人,有麻烦都帮的话,还要不要活了?”

    “既然是这样,若秋只好另求他人了,告辞了。”

    说完便拿起剑快速向客栈外面走去,李蓉蓉发现,在她的眼睛里一股暖的液体已然要流出。

    张怀誉却是看着李蓉蓉和夏侯云,这两人都没有说什么,李蓉蓉却只是做了一个让他追的手势,然后对他点了点头。张怀誉拿起“流水”,直接追出了客栈。

    窦若秋此时加快了脚步,因为她已然哭了出来。或许快点跑对她来说是一种逃避,但是她宁愿去逃避,因为她不敢面对。

    张怀誉几步便追上了窦若秋,但是并没有看到她在哭。

    “若秋过娘,等一下。”

    窦若秋一听是张怀誉的声音,便停了下来。轻轻擦掉了泪痕,努力的让自己微笑起来,然后转面对张怀誉。

    “张公子,你还有什么事吗?”

    “若秋姑娘,方才蓉蓉她话说的有些过分,你别往心里去。”

    “没事的,我感觉她说的很对,我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让你们帮忙的。”

    “若秋姑娘,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蓉蓉她。”

    “她很漂亮也很聪明,是个好姑娘,张公子你可要好好对待她。”

    “我和蓉蓉。”

    “对呀,你们都有婚约了。我知道昨天你只是想和我认识认识而已,我不会多想的,你也不用担心,我知道张公子是正人君子,不会对不起她的。”

    “哎呀,若秋姑娘。你能不能让我说句完整的话。”

    “还有什么可说的?不帮就不帮,现在来刺激我有意思吗?”

    “我愿意帮忙。”

    “我窦若秋不是强人所难的人,公子我还有事,您请便吧。”

    “我真的愿意帮忙,若秋姑娘你怎么不给我机会解释呢?”

    “你果真愿意?”

    “当然,不然我出来追你干什么?”

    “刚才她已经替你拒绝了,现在怎么又改变注意了?”

    “因为。。”

    就在张怀誉想要解释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李蓉蓉。

    “因为我是云哥未婚妻。”说着,夏侯云和李蓉蓉已经走了过来。

    窦若秋一听,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转眼间这人物的角色就来了个巨大的变化,真是让她所难以接受。

    “若秋姑娘,方才多有得罪,蓉蓉给你赔罪了。”

    “蓉蓉姑娘不必这样,只是我有些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夏侯云走上前来,道:“若秋姑娘,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去客栈雅间一谈可好?”

    窦若秋点了点头,四人便回到了客栈,在二楼的雅间坐了下来。这时窦若秋先开口了。

    “各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究竟在弄什么?”

    “蓉蓉还是你说吧,我不太会和女孩子说话。”说话的正是张怀誉

    “嘻嘻,张大哥你可真可。若秋姑娘,是这样的,昨天竹林里你的自信把这两位哥哥弄糊涂了,其实他们也要去安阳办些事,而你一出现他们就感觉你跟此事仿佛有关系,所以迷惑了很久。”

    “哦,原来是这样。现在你们知道我与此事无关了对吗?”

    “当然,就因为他们想明白了你与此事绝对没有关系的时候,他俩就再次陷入迷惑了,所以云哥就把我叫来了。”

    “什么迷惑?”

    “你的自信。”

    “我的自信?”说着窦若秋低下了头,脸色微红。

    “对,就因为你不知道他们顺路,而表现出的那种自信。他们是男人当然想不明白女孩子心里的事。”

    “然后你看出来了是吗?”

    “我只猜出了一半,而那一半我可以问张大哥是否属实。问过之后就差另一半了。”

    “然后你就导演了刚才的一出戏,目的就是为了试探我?”

    “若秋姑娘真是聪明,这么快就全明白了。”

    “既然二位肯出手,明卯时城东门见。如何?”

    “当然可以。”张怀誉道。

    “那若秋就先告辞了。”

    “姑娘慢走。”

    说完窦若秋就走出了雅间,在她的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这笑容是那样的自然,那么美。

    “哈哈哈哈哈,蓉蓉。笑死我了。”夏侯云笑的十分开心,不过仔细听就会感觉这里有一点点嘲讽。

    “呵呵,设计人真的很有意思,云哥我是不是很聪明。”

    “聪明,太聪明了。简直就是猪,被人耍了都不知道。”

    “你说什么,我被人耍了?”

    “小云,怎么回事?”张怀誉此时也开口了,他似乎现在还在沉醉于窦若秋迷人的样子。

    “张哥你喜欢若秋姑娘,当让不会发觉。而蓉蓉只是知道事的经过,不知道细节,所以也是有可原的。不过我夏侯云要是再看不出来,那可真白混了。”夏侯云此时停了停,看见张怀誉和李蓉蓉都满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就继续开口了。

    “从蓉蓉说是张哥的未婚妻时,若秋姑娘就知道是假的。因为昨天和她的谈话中,她提到了,她去看过比武招亲,或许没看清蓉蓉的样子,不过你我的比试她必然见到。她这就是将计就计,而我没有说穿就是想看看她想干什么,结果她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还把戏演完了。”

    “哼,这个女人可真是有心机。”李蓉蓉喝道。

    “小云,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她将计就计我们就顺水推舟,看看她究竟想干些什么?对不对?”

    “啊,张哥。你终于醒过来了,幸亏我有了蓉蓉,不然我也的为她着迷呢。”

    “夏侯云,你这意思是说,要没有我你也会喜欢她是不是?”

    “啊?蓉蓉,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怎么能喜欢上她呢?啊!蓉蓉你轻点,我的胳膊要断了,啊!张哥救命啊……”

    “哼,你还敢跑,看我抓住你的……”

    张怀誉心道:“若秋姑娘,你到底要干什么?女孩子还真是难以琢磨。”而后便回房了,准备明天出发去安阳。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