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妇唱夫随

    看到这个走下轿子的人,张怀誉二人都愣住了,没想到竟然是她。因为此人正是下午在客栈的那个女人——窦若秋。

    “高大哥你看你,价格开的也太低了,把二位公子都气跑了。”窦若秋对着中年男人撒起来。

    而此时这位中年人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笑了起来。

    “若秋姑娘,怎么是你?”张怀誉开口了,因为此时他脑海里的问号太多了。

    “怎么就不能是我呢?”

    “这么说,下午我们的相遇就是你设计的了?”

    窦若秋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打暗器留下字条的应该就是高先生了吧?”

    “不,都是我一个人所为。”

    “你一个人?这么说若秋姑娘的武功不弱啊,至少轻功不在我之下。”

    “张公子你过奖了,我也是早就选好了路线,才没有被你追上。”

    “姑娘有什么道,就划出来吧。”

    “张公子你看你说的,好像我要怎样似的。高大哥刚才已经说了,就是想请两位帮忙安阳走一趟。”

    “你确定我二人会去?”

    “刚开始还不确定,不过后来能确定了。”

    “为什么?若秋姑娘好像很有自信。”

    “为什么非要我说出来吗?你应该比我还明白。”说到这里窦若秋微微的低下了头。

    此时的张怀誉有些摸不到头脑了,于是就用目光夏侯云求援,可惜夏侯云也给了他一个无奈的表。这下张怀誉没有别的办法了,最后决定用用缓兵之计。

    “若秋姑娘,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

    “公子答应之。”

    “若秋姑娘,你看能否给我二人点时间考虑考虑?明辰时,你去剑友客栈,我二人自会给你个答复。”

    “好,一言为定。”

    “那我二人就先告辞了。”

    说完对真高奉一拱手,然后看了窦若秋一眼,二人便直接回了客栈。而此时在一旁的高奉开口了。

    “你确定他们一定会来?”

    “你不相信我?”

    “那不是,只是这两人不寻常啊。”

    “高大哥,我一定做的到,放心吧。”

    言罢,高奉便不再说什么。窦若秋也上了轿子,一行人消失在竹林之中。

    剑友客栈,张怀誉房间,深夜。

    “小云,你如何看待这件事?”

    “看啥看呀张哥,你都被若秋姑娘给问没电了,我又能有啥想法。”

    “你不感觉此事很蹊跷吗?”

    “感觉,当然感觉。在我们准备找吕掌柜的时候出现了个若秋姑娘,在我们准备去安阳的时候,若秋过娘又让我们给她保镖。”

    “对,小云,我百思不得其解。她是什么人?为什么也要去安阳?是巧合吗?难道我们和吕掌柜说的话还有别的人知道?”

    “我们和吕掌柜的对话不会有别人知道,因为吕掌柜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出去过。还有我们谈话时也不可能被人偷听,而若秋姑娘出现的时候吕掌柜还没有回来。”

    “那就是说,她不可能知道我们的行踪,为何她那么肯定我们会答应帮助她呢?”

    “我也不知道了,既然她并不知道我们要去安阳,怎么会那么有自信?”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小云,张哥我是没招了。”

    “啊??困死了,睡觉去。”说话间夏侯云还打了个哈欠。

    “困什么困,明天人家就来要答复了,我们帮还是不忙啊?哎,小云,你别走啊,回来。”张怀誉还想和夏侯云研究研究,可夏侯云却跟没事人似的跑回屋里睡大觉去了。见状只能在心里暗骂:“他娘的,这没心没肺的人就是睡眠好。你个死小云,等蓉蓉来了看我不参你一本。算了我也睡觉吧。”就这样张怀誉也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小二还是照常来叫张怀誉下去吃早餐。当张怀誉走向他和夏侯云的桌子时候,却发现桌子上多了一个人,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正是夏侯云的女朋友,也是他的朋友——李蓉蓉。

    见到张怀誉走过了,李蓉蓉用一种邪恶的笑容看着他,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

    “蓉蓉,你怎么来了?这样看着张哥做什么?”

    “我能不来嘛?云哥一大早就把人家弄起来了,还说有什么重要的事。形容的那个吓人,好像要出人命似的。”

    “小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打扰蓉蓉的好觉呢?”

    夏侯云一听,当时就不干了。立马反驳道:“张哥,这可是你的不对了。难道昨天的事你想明白了?”

    “还。。还没有。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呗,窦若秋是个女孩子,他心里想什么你能知道?我当然要把我家蓉蓉叫来帮你分析分析,你可倒好不谢就算了,还帮着蓉蓉欺负我,完了这兄弟没的做了。”

    “哎呀,小云,张哥误会你了,好不好。消消气,我这给你陪不是了。”说完还站起来像回事的朝着夏侯云鞠了一躬。

    “行了你们两个,先吃饭吧。”

    说完三人便动了筷子,没多久已经水足饭饱。夏侯云叫小二把桌子收拾干净,之后李蓉蓉就开口了。

    “张大哥,事的经过云哥他已经告诉我了。”

    “嗯,你有什么看法。”

    “看法和你们的出入并不大,不过,张哥我判断你一定会帮忙。”

    “为什么呢?”

    “别问为什么,是不是吧?当你排除她知道你顺路的时候,你就已经决定要帮她了。”

    “这个,对吧。我想反正我们也顺路,她应该也没什么恶意,所以就。。就。。”

    “所以就帮帮她,途中还有美人相伴,岂不快哉?”

    “蓉蓉。。你说什么呢。。张哥可不是那样的人。”夏侯云此时在一旁开口了,虽然听上去是为张怀誉辩解,不过总感觉这味道有点不对。

    “蓉蓉,你说的虽不全对,却也有八分。我是打算帮她,一是顺路,二是帮帮她能交个朋友,对大家都好,第三点就是我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确定我会去。”

    “哈哈哈哈,张大哥,你这么一说,我也要跟你们去走走。”

    “蓉蓉,这不好吧。这是去保镖会有危险的,小云和李前辈也不能许你去。”

    “嘿嘿,张哥。你失算了吧,我们从蓉蓉家出来时候,就已经和李叔叔说好了。蓉蓉说她都已经是我未婚妻了,要跟我浪迹天涯呢。”

    “我靠,你们两个合起伙来玩你张哥。”张怀誉心想也是,人家毕竟已经有婚约了,婚礼也只是个形式而已。

    “张大哥,我告诉你吧。我还真想见见这位若秋姑娘什么样,能把我张大哥迷成这个样子。我李蓉蓉也自诩容貌不凡了,都被张大哥拱手相让了。这待遇呀,就是不一样。”

    “蓉蓉,别这么说,若秋姑娘她……”

    “哎呦,张大哥你怎么脸红了?”

    “好了,蓉蓉你就别欺负张哥了。”这个声音又是假装好人的夏侯云。

    “就是就是,蓉蓉你就别拿我开心了。”

    “张大哥,跟你说吧。她能这么有信心你能去帮她,就是因为……”说到这里李蓉蓉故意放慢了速度。

    “啊,因为什么?”

    “因为……”

    “哎呀,你快说吧,急死我了。”

    “云哥,我看商铺有个玉镯子,要一百五十两黄金,你什么时候买给我呀。”

    夏侯云当然知道李蓉蓉什么意思,也故意和李蓉蓉演起戏来。

    “蓉蓉,你看我这最近手头也有点紧……”

    张怀誉见状没有任何犹豫,开口道:“蓉蓉,张大哥买给你就是,你还是快说吧。”

    “啊,还是张大哥爽快,那个镯子就在商铺四楼,编号六六五三。”

    “小二,过来”。

    “张公子,什么事?”

    “这是一百五十两金票,你去商铺帮李姑娘把镯子买来。要快去快回,这五两银子是你的跑腿钱。”

    “是,张公子,小的马上就去办。”说完拿着钱就飞奔出了客栈。

    李蓉蓉见状一笑:“张大哥,蓉蓉就是开个玩笑,你看你还当真了。”

    “就是就是,蓉蓉要什么我会给她买的,怎么能让张哥破费呢?”夏侯云此时就象是一碗放了水的淀粉,专门负责“勾芡”。

    “行了行了,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俩那小计量我还看不出来,不就想敲诈一下你张哥吗,随你就是。快说吧蓉蓉,该做的张大哥都已经做了,你也该知足了吧。”

    “好吧,因为……去了你就知道了。”

    听完这个答案张怀誉有一种要吐血的感觉,他万万没想到李蓉蓉会这样回答他。

    “我靠,你们两个……可真是妇唱夫随。”

    “哈哈哈哈哈……”而夏侯云和李蓉蓉在旁边笑的满脸都是牙,别提有多邪恶了。

    这时候,店小二也从外面回来了。

    “张公子你要的镯子。”

    张怀誉一听,简直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的回了一句:“哦,你给李姑娘吧。”

    李蓉蓉接过镯子,带在手上。把手放在空中,仔细的看,而且还转换各种角度,夏侯云也在旁边迎合着。可怜的张怀誉只有在那里郁闷着了,这可真是哑巴吃黄莲啊。

    这时还在嬉笑的夏侯云和李蓉蓉突然安静了下来,张怀誉无语的看着二人,刚要开口,李蓉蓉却先开口了:“张大哥,因为她知道你喜欢她。”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