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扑朔迷离

    就在张怀誉和夏侯云谈论窦若秋的时候,从外边走进客栈一个人,而这人正是他们要找的而又放弃寻找的——吕掌柜。

    吕掌柜走进客栈,面色红润,看样子心也特别的好。根本不象是有事,张怀誉和夏侯云此时傻了,这说明先前他们的判断都是错误的,约他们竹林见面的人并没有对吕掌柜下手,那么如此一来,这个人又是谁呢?找他们究竟有什么事?

    “张哥,这……”

    “小云,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只是这次我也想不通了,竹林的人到底是谁?”

    “算了吧,张哥,管他是谁。亥时一到你我二人就知道了,怕他干什么。”

    “嗯,既然吕掌柜回来了,我们就问上他一问。”

    说着二人便来到了吕掌柜边,并和吕掌柜小声说了几句什么,三人就一起走进了二楼的一个雅间。这时,张怀誉拿了那快玉佩,并递给吕掌柜。

    吕掌柜接过玉佩,在手中看了看又还给了张怀誉。

    “张公子,您这是什么意思?”

    “此物你可认得?”

    “张公子,在下并不认得此物。”

    夏侯云一听,暴跳起来。

    “吕掌柜,你给我想好了在说话,我再问你此物你可认得?”

    “少爷,这你可是为难我了,在下的确不认得此物。”

    “我看你是不想在这干了吧……”

    “行了,小云。可能是吕掌柜没理解我们的意思。”张怀誉制止住夏侯云的怒火,然后又拿出玉佩,翻过来面对吕掌柜。

    “吕掌柜,你看仔细些。我没什么恶意,只是想问问你是否知道这快玉佩的来历,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若是你提供的东西有用,这五百两黄金就是你的。”说着拿出五百两金票放在了桌子上。

    吕掌柜看了看张怀誉和夏侯云,叹息道。

    “二十年了,我与他早已没有联系,为什么现在还要来我呢?”

    “吕掌柜,你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我们不是对着你和另堂弟而来。只是灵堂弟是在下灭门之谜现在的唯一线索,我知道不是他干的,不过也只有他能知道这快玉佩的主人是谁了。”

    “张公子,少爷。二十多年前,堂弟开了一家玉器店,凭借他惊人的手艺却也是相当红火。我本以为从我们这起,我吕家就算是翻了。可没想到啊二十年前的一天,堂弟他突然关闭了店铺,从此不知去向,我曾多方面打听过他,却没有什么消息。我心想既然走了,就是有他的道理,况且我在这边的生活也很好,家中其乐融融,毕竟他曾习武,也有许多江湖恩怨。无论如何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于是这件事就这样放下了。那时候我还不是夏侯家的管家,而是老管家的徒弟。一年后的一天,正巧我回乡下老家准备把老婆接到禹州城,因为那时候老管家和老爷已经有让接替的意思。晚上我在家睡觉,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我出去一看,竟然是步成,他全血淋淋的,已经好几处伤口。我见如此景便扶他进屋,帮他包扎,但是没过一会,就杀了十多个黑衣人,我老婆出去看时候被当场杀死,而我却是吓的爬进了柜桌子下面。步成便和这些人斗了起来,虽然他武功不错,可惜对面的人也都是好手,再加上他负重伤,没多久便支撑不住了。就在这时从门外有杀进来一个人,冲入战团帮助步成,一场恶战开始了。此人多次为步成挡剑,最后终于杀光了所有黑衣人,不过两人也都是重伤。于是我便写信给老爷请了三月的假期,在家帮助二人。慢慢的他们的伤好了,我才回到禹州城。”

    “哦,这样吕掌柜,怪不得你想提起。小云为刚才的失礼道歉。”夏侯云向吕掌柜略施一礼。然后吕掌柜就继续道:“在一起相处的三月里,步成并没有告诉我什么。只是说那些都是仇家而且是一路追杀过来的,杀了这些人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从此便要逍遥天下,快活一生。”

    “那个帮助他的人又是谁?”张怀誉问道。

    “那人,便是后来流云门门主张流云,也就是你的父亲。”

    “什么?我爹?他和步成前辈是好友?”张怀誉面色惊愕。

    “对,所以两年前流云门灭门。我也非常关注,就这样我也知道了你,而你还没有死。因为赵忠的离开,你的失踪,渐渐的就没人再提了。当你走进客栈并说自己叫张怀誉的时候,我便知道,你也许就会找我。”

    “吕掌柜,既然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一开始不肯说?难道是为了这五百两黄金?不过我感觉你不是个贪财之人。”

    “我原本想回家安排一下再告诉你,毕竟我已经经历过一次家人被杀的痛苦,如今我三世同堂,不想他们有什么牵连。因为我有不详的预感,你的出现一定要有很多人死。这五百两黄金也够我家人生活的了,所以我便把知道都说了出来。若是我不讲恐怕就要带到另一个世界了。”

    “吕掌柜,你放心我会帮你和你家人的安全的。这五百两你收好,若是不够我这还有。”张怀誉显然是给吕掌柜递了一颗定心丸。

    “也罢,也罢。希望如张公子所言吧,你若是想找他,就从禹州城东边出城,五十里后向北走二十里,那里有个小镇,隶属禹州,叫做安阳。到安阳的茶花酒楼,找老板娘红茶花。待到无人时候和她说:花自飘零水自流,在下求见吕老头。她自会带你去见步成,不过步成不一定会在,可这也是唯一能找到他的方法了。”

    说完就不再等张怀誉二人发问,走出了雅间。并听见吕掌柜的声音传了进来。

    “小二,在后花园给二位公子备上好酒好菜,二位公子要赏月。”

    二人相视一笑。夏侯云开口了。

    “这吕掌柜果然会办事,我们就在花园饮酒赏月,待到亥时,直接翻墙出去,会会那个竹林里的人。”

    “嗯,小云,你说这竹林的人是敌是友?”

    “我感觉敌人可能比较大,当时我们在屋里他先敲门,你制止我之后才把纸条仍进来,而且对着的是我的喉咙,这明显是能杀人便杀人的手法,朋友怎会如此做?”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感觉这人只是想试试我们武功呢?”

    “怎么这样说?”

    “若想杀人,暗器上可涂毒,只要你一碰便会中毒,然后再用解药要挟我,这样不是更好?”

    “也对啊?到底怎么回事呢?如你所说,想试试我们的武功却又不想杀我们?那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要我们去给他当打手?”

    “小云,你可真敢想,能让你这夏侯少爷给当打手,他能给的起工钱吗?”

    “嘿嘿,张哥,我实在是想不出了,头都憋大了。”

    “行了,喝酒吧。亥时一到,事定会见分晓。”

    亥时,竹林。

    张怀誉和夏侯云已经到了,夏侯云实在是不想再等了,就早到了一会。若是真有天罗地网提前来还能阻止他。可惜到达这里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更别提什么天罗地网了。

    “张哥,这人不会放咱鸽子吧?”

    “不能,从他的轻功来看,此人武功绝对不一般。你见过哪个大侠没事给你整个恶作剧什么的?”

    “怎么没有?你不知道?”

    “谁啊?”

    “江湖人称无比帅呆,剑法出众,人见人的夏侯云少侠……”

    “你快一剑杀了我吧,我还能好受些。”

    “不至于吧?张哥,我说的都是实话呀。”

    就在两人还在开着玩笑的时候,一辆轿子慢慢的抬了过来。抬轿子的有四人,而旁边还有一位胡子很长很黑的中年人跟着。走近二人之后,四人放下轿子拔剑就冲向二人。

    这四人用的都是中长剑,而且速度极快,明显是剑速流派的。和对方拆了几招后,张怀誉发现对手的内力很是一般,而且也并有下杀手。看来是来试试二人的武功的,张怀誉此时和夏侯云背靠背,然后轻声说了一句“夺剑。”

    二人分开,两道人影出去,瞬间便又回到了原地。但是每人面前的地面上却都多了两把剑,正是那四个抬轿之人的。

    “啪啪啪,二位果然好功夫。”那个中年人开口了。

    而夏侯云则是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张怀誉开口会更好一些。

    “你是谁?把我们约到这里干什么?”

    “在下高奉,是沧州的商人,有一批货想去离这儿不远的安阳镇,想请二位帮忙保个镖。”

    “安阳?只有七十里,自己还怕吗?”

    “我这批货很贵重,在沧州请了些高手保护,如今都死光了,而且被一伙强盗盯上了,七十里的路足够他们下手的了。”

    “你是如何知道我二人的武功的?”

    “比武招亲。”

    “不过,请我们两个恐怕你出不起价吧。”

    “我只出一文。”

    “一文?你就这么相信我会去?”

    “是的,你一定会去,不然我也不会来。”

    “笑话,我们二人岂会受你摆布,小云我们走。”说完,二人便走出竹林。

    这时轿子里的人慢慢走了下来,要走的二人停下了脚步。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