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窦若秋

    剑友客栈,张怀誉的房间,黄昏。

    “张哥,吕掌柜到现在还没回来,你看这事是不是有些蹊跷?”

    “等等看吧,现在我也说不准。小二不是说他孙子满月吗,若真是这样,估计天黑之前他就能回来,而且他并不知道我要找他,没有理由躲。”

    “我总感觉事没那么简单,这仇家是不是已经发现我们的行踪了?”

    “应该不会,他如果想灭口的话,这两年的时间他绝对不会消失。而现在如果动手,就会留下新的线索,这个人不会那么笨。”

    两人从李蛟家回来以后,本想找吕掌柜问个明白的。可没想到吕掌柜回家了,二人只好在客栈等着,时至傍晚吕掌柜也没回来,夏侯云就有点坐不住了。而张怀誉虽然变现的十分冷静,其实他的内心也画满了问号。虽然天下间的巧合多的很,可毕竟这是灭门的唯一线索,如果了断了,这件事有可能就永远查不出来了。

    就在两人焦急万分,坐立不安时,门却被人敲响了。夏侯云一听门响,神经突然紧绷,没有任何犹豫就,直奔门口。

    “小云,慢着。”张怀誉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便叫住了夏侯云。

    “张哥……”此时夏侯云,话还没有说出口,只见一个暗器直奔自己喉咙飞了过来,夏侯云反映非常快,后退一步一侧,两根手指正好夹住此物。而张怀誉“流水”宝剑已然出鞘,推开屋门,追了出去。

    夏侯云并没有出去,因为他在暗器之上发现了一个纸条。而张怀誉是剑速流高手,他自知自己去也一定追不上他们,所以就在屋内等着他回来了。

    一盏茶的功夫,张怀誉推了开房门。

    “张哥,怎么样?”

    “对方轻功不在我之下,我追了三个房头他就消失了。”

    “你看张哥,这是我在暗器上发现的。”说着夏侯云就把纸条交给了张怀誉,打开纸条上面写的很简单“今夜亥时城西竹林。”

    “张哥,此人会是谁?我们要不要去?”

    “很可能他抓了吕掌柜,或许他已经知道我们的事。”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然他没理由这么做,知道我们一定会去,而且事还不能见光。”

    “对,行了。看来吕掌柜是回不来了,时间也不早,下去要两个菜,边吃边等吧,待到亥时我们就去竹林,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设下圈,咱哥俩也闯他一闯。”

    两人于是就下了楼,在一楼的一张桌子坐下来。这二楼的包间固然好不过显得不闹,两人此时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商谈,在一楼吃饭还是很好的。

    夏侯云东瞅瞅西看看,与张怀誉闲聊着。可他发现今天的张怀誉却总是溜号,也不知道想些什么,总听不清楚自己的话。开始还以为想着晚上的事,后来越想越不对,张怀誉平时可是个冷静的人,越是有大事越冷静,怎么今天如此了呢?

    “张哥,张哥?”

    “啊?小云,你说这酒好喝啊,是呀我也觉的今天的酒特别好喝。”

    “张哥,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说话怪怪的?”

    “啊?有吗?可能是喝醉了吧。”

    不对,这里边有事。夏侯云一回头,果然发现了玄机,坐在张怀誉对面正有一名穿素白长裙的女子,此女唇红齿白,大大的眼睛十分有神,两条眉毛宛如湖边的柳叶。再看她的皮肤更是白皙若水,仿佛刚在牛里泡过一样,在皮肤下面依稀的透着一丝粉红。此时这女子也在看着张怀誉,一双大眼睛上的睫毛象两把小扇子,每一眨都牵动着人的心。夏侯云心想:我靠,这禹州城怎么有如此女子?谁家的呀?简直比蓉蓉还要优秀。不过想到这里,他立马回过神来,毕竟自己已经有半个家了,可不能这样放纵。夏侯云虽然是富家子弟,不过那些公子哥们的坏毛病,他可是一点没有。

    “张哥,这女孩子太美了,怪不得你……”

    张怀誉一听,脸一下就红了,再也不敢看那女子。而是趴在桌子上怒视夏侯云。

    “哎呀,别说了。那位小姐都发现我了。”

    “怎么了,美女还不让人看了。不过我感觉她也在看你哦,你应该有机会。”

    “去,别胡说。我哪配的上人家,不过她还真美。”

    “哈哈,张哥,我去帮你问问这是谁家的女子,如何?”

    “别别别,小云你放我一马,好不好?”

    “张哥,可别这么说呀。机会可是不等人的,你要是再矜持矜持没准哪天她就是别人老婆了,你说对不?”

    “小云,自从我成年以后,女子中和蓉蓉说话算是最多的了。我也不知如何与人交往啊,你看一提这事,我还脸红呢。”

    “张哥,此话差矣,谁生下来就会谈恋?据我所知,你十八岁才习武,现在不也是一代高手?”

    “这喜欢女孩子和练武一样吗?”

    “我看倒是没什么不同。”

    “那想成功可真是要耗费不少时间,又是内力,又是剑招的。最后还的提纯真气,太麻烦了吧?再说我在这方面可没天赋。”

    “我靠,张哥,你说什么呢?还内力剑招,真练武啊?我跟你说,这感看的是缘分,刚才还说配不上人家?你怎么说也是相貌堂堂,武功一流,还怀巨富,你说说你哪里配不上她?”

    “我……”

    “没话了吧,我跟你说。有一种自卑叫做,不是你把自己想的太低了,而是你把她想的太高了,懂不?”

    “小云,我还不太懂感,不过我真想和她交个朋友。”

    说完这句话,张怀誉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咬牙,拿起酒杯朝着那女子走了过去。而夏侯云也是相当意外,没想到这张怀誉刚才还软弱柿子,现在就勇敢起来了。暗道:“张哥就是张哥,这家伙变脸的速度跟他的剑招一样,难道剑速流的人都这样吗?搞不懂。”想到这儿夏侯云便不再想下去了,因为他想也想不明白,桌上一转眼就剩了自己,也只好倒上酒,独自喝了起来。

    而张怀誉此时也十分难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站起来了,还走了过来。就感觉自己脑袋一就到这了,不过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人都过来了,也不能再跑回去啊。这的让多少人笑话啊。

    “姑娘你好,我能坐下吗?”

    这位女子抬起头看了看他,眨了一下眼睛,好像在考虑。这一眨不要紧,张怀誉差点晕倒,她的眼睛实在是太美了。

    那女子轻轻点点了头。

    张怀誉见状赶紧坐下,并用袖子在额头带了一下。由于刚才特别紧张,导致额头都是汗,而他的脸也是火辣辣的。

    “姑娘你好,在下张。。张怀誉,感谢姑娘赐。。赐坐。”

    “呵呵呵呵呵”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进了张怀誉的耳朵。紧接着就是天使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张公子,你真有意思,我很吓人吗?你怎么紧张成这个样子。”

    “啊。。没。。没有。。我不紧张。姑娘美若天仙,倾国倾城。我是太。。太。。”

    “呵呵,还说不紧张呢。话都说不明白了。小女子窦若秋,公子不必拘谨,随意些就好。”

    “啊,若秋过娘。我。。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啊。。姑娘你不要误会,在下没有非分之想,只是想和姑娘你做个朋友,就这样,相信我。”

    “我们不已经是朋友了吗?”

    窦若秋此言一出,张怀誉感觉他的世界花儿都开了,若是旁边没人,他真有大哭一场的想法,不过换哪个男人也都会高兴,这样美的女子,谁又能拒绝呢?

    “啊,是是是。谢谢若秋姑娘。不知若秋姑娘今年芳龄几何?”

    “额,你猜呢?”

    “这个,我怎么猜的出呢?”

    “张哥,你不知道随便问女孩子的年龄是很不礼貌的吗?”这个声音正是夏侯云的,此时他也拿着酒杯走了过来。

    “姑娘你好,在下夏侯云,是张哥的朋友。张哥他一心习武,对于和女孩子相处不是很在行,请姑娘见谅。”

    “没事的,张公子一看就是善良之人。也无需拘谨,我叫窦若秋,很高兴认识你。”

    “在下也十分荣幸,若秋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

    “嗯,我是来舅舅家玩的。”

    张怀誉一听,这把麻烦了,看来真是有缘无份啊。于是开口,道:“若秋姑娘,不知你在禹州城准备待多久?”

    “大概半月吧,呵呵。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不然舅舅会担心的。”

    说完起跟张怀誉二人挥挥手就离开了客栈。

    “小云,看来我没戏了。”

    “不尽然,只要她还在禹州城,还怕查不到她住哪?她不是说要在这里住半月呢嘛,还是有机会的。不过张哥,你是怎么回事啊,刚刚还勇气十足呢,怎么一说话就口吃了呢?你平时也不这样啊,我要不过来,我怀疑你什么都问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谢谢你了小云。”

    而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