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邀请

    “嗯,张大哥“流水”配你的流云剑法,简直妙不可言啊。别看云哥平时玩世不恭的,没想到这关键时候还有点作用呢。”李蓉蓉在一旁称赞起剑的名字取的好,但就算是这样也不忘拍打一下夏侯云。

    “蓉蓉姑娘,小云还是很多优点的,只是一在你面前有些放不开罢了,你也该适当的松一些,不然小云在产生什么逆反心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还是张哥好,知道帮我这个弱者说话呀。哈哈。”

    “怎么?我不好?那你还要我做什么。那你和张哥过吧。”李蓉蓉在一旁不满到。

    “不是吧,蓉蓉姑娘,我的醋你也吃啊?你可是把我的好兄弟都抢跑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看是不是?”

    “张大哥,你也别叫我姑娘姑娘的了,就和云哥一样叫我蓉蓉吧。你们是好兄弟,我们也是好朋友吧,你张口一个姑娘,闭口一个姑娘,让我好拘谨啊。”

    “是啊,张哥。蓉蓉说的对,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你也不必拘谨了。”

    “好,我张怀誉已然没了亲人。我就把你们当成我的亲人。对了,蓉蓉,明天就要和你爹见面了,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早就说过了,绝对没有问题。我爹也是个大闲人。”

    “那好,小云。明天你就带我去见李前辈吧。”

    “行,张哥,剑的名字已经取好了,我们让吕掌柜在这里给我们弄一桌酒菜,喝上几杯岂不快哉?”

    于是李蓉蓉就回到客栈找吕掌柜安排了,此时花园里就剩下了张怀誉和夏侯云两人。

    “张哥,你的事有什么线索吗?”

    “嗯,只有一条线。我大爷爷在我爹的尸体下发现了这块玉佩。”说完,将玉佩递到了夏侯云的手中。

    夏侯云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又还给了张怀誉,道:“张哥,难道这凶手就是这个吕步成?”

    “我已经打听过,雕刻者不喜欢佩戴自己雕刻的东西,所以凶手是他的可能极小。不过他也是个突破点,如果找到他便能知道这快玉佩是他为谁雕刻的。”

    “嗯,张哥你现在有他的下落了吗?”

    “还没有,我听商铺的大管家说此人曾是太极剑门的弟子。与蓉蓉他爹交好。”

    “哦,这就是你要见李叔叔的原因。”

    “对,这也是其一。不过后来他离开了太极剑门,我怕李前辈也未必会知道他的下落。”

    “若是无人知道他的下落,你就加入太极剑门,以自己的武功闯出个名堂,让天下都知道你张怀誉不但没有死,而且还习得了武功,成为了剑痴中的高手?”

    “嗯,凶手灭我一门,必然与我张家有着血海深仇,也一定会斩草除根。所以他一定会来找我,不过这也是下下策了。”

    “张哥这样很危险啊,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对手的武功也不容小窥,若他对你暗中下手,难保万无一失啊?”

    “小云,为人之子连报仇都做不到。纵然死在仇家手里,我也算是能给爹娘一个交待了,况且,我还是有很大的把握的。”

    夏侯云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把手在张怀誉的肩头拍了一下,兄弟之间这简单的手势中却包含了许多的话,没有一个字,却胜似千言万语。

    不一会儿的功夫,吕掌柜已经派人在花园中摆好了酒桌。而李蓉蓉却没有回来,独自回家了,毕竟两个男人在这里把酒言欢,他这个女子在场总会有些不方便。虽然她表面上对夏侯云凶来凶去的,不过她还是个懂事的女子,显然这一点张怀誉也看的出来,夏侯云就更不用说了。

    之后两人便去喝酒了,在男人的世界需要的其实不多,一个出生入死的兄弟,一个自己的女人,最后再有酒喝,有吃,那就很完美了。就这样两人喝了好多的酒,酒都是好的,酒钱却都是免的。

    第二天,中午,剑友客栈一楼。

    张怀誉此时已经拿上“流水”,整理了衣装。旁边的英俊青年正是夏侯云,此时的夏侯云也带着自己的宝剑“月光”,两人已然刚刚吃过午饭,正是要出发到李蓉蓉家去与李蛟见面了。

    没做过多的言语,两人便以出了客栈。直奔李蛟家,李蛟的家就在前几的比武招亲旁边。两人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门口,这时门口的家丁便上来打招呼。

    “夏侯公子,这位就是张公子吧。老爷吩咐过了,来了就直接带两位去书房,两位公子请随我来。”

    到了书房的门外,家丁便离开了。张怀誉走向前刚敲门,就听到房了传来了李蛟的声音。

    “小云,和张公子进来吧。”

    进了书房,李蛟正坐在一张圆桌旁边喝茶,而旁边还有两张椅子,桌上还有两杯倒好的茶,明显是给二人准备的。

    李蛟见二人进来了,就对他们做了一个坐的手势,二人便坐下了。

    “李前辈,怀誉今天来是有事相问。”

    “不必拘谨,叫我李叔叔就行了。”

    “李叔叔,不知道这个玉佩你见过没有,是在我爹尸体下面发现的。”

    李蛟接过玉佩看了看,道:“这是我师弟吕步成打造的,但是是给谁打造的我也不知道。你是怀疑此事与我师弟有关?”

    “这个在下并不知道,不过这快玉佩是我流云门灭门的唯一线索,我就是想问问李叔叔可知道,令师弟的下落,找到他并问清楚,这快玉佩究竟属于何人。”

    “二十几年前,师弟他离开太极剑门。我虽与他交好,却碍于师傅和同门,不敢与他走的太近,每次见面都是吕掌柜帮的忙。”

    “吕掌柜?是我家的管家吗?李叔叔?”夏侯云一听,脱口而出。

    “嗯,就是他。听师弟说,吕掌柜是他的堂哥。他在哪,你们可以问问他,我就不知道许多了,这么多年了我也很想他,如果你找到了他让他也来看看我。”

    “李叔叔,如果见到吕前辈,定转达您的意思。”

    “当年师弟的天资很好,只可惜他迷上了雕刻,哎,这些却也是天意。”

    “李叔叔,吕前辈他选择自己喜欢的,他是快乐的,总比把他锢起来干不愿意做的事要好。”

    “你说的很对,怀誉,你还有别的事要问吗?”

    “没有了李叔叔,要是怀誉这就准备告辞了。”

    “不,先别急。我不是要让你走,而是你的问题说完了,我还有事和你说。”

    “哦,李叔叔,请讲。”

    “一年之后的八月十五,是神剑大陆五年一度的剑痴会武大赛。而经由三大门派推荐,就可以参赛,我希望你也参加。”

    “您是让我加入太极剑门?”

    “不不,只是以太极剑门的份给你一个入场券,而你代表的是剑速流派,当然你若是能加入太极剑门也是欢迎的。”

    “李叔叔,这场比赛在哪里举行。”

    “比赛地点在上届冠军所代表的流派举行,而上次的冠军是长风剑帮的人,所以这次举行的地点就在沧州。”

    “李叔叔,若没有特殊的原因我愿意出赛。但是太极剑门我就不想加入了,李叔叔莫怪怀誉。”

    “不碍事的,你肯出赛就好,我剑速流已经三届没有拿过冠军了,这次有你出赛应该会有不错的成绩。额,小云,你也会代表剑招流出赛吧?”

    “李叔叔,我明月剑宗人才辈出,武功在我之上的有不少人。况且张哥参加比赛,我去和他争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这样的比赛参加了对你的武功磨练有很大的好处。”

    “就是啊小云,你要是这样说张哥我可不好意思参加了。”

    “李叔叔,张哥。其实我也很想参加的,不过我在明月剑宗已经正式出师,而且当初我只是去学艺,拜含月大师为师,却没有加入明月剑宗。剑宗上下对我成见很大,所以这次的人选并没有我。”

    “原来是这样。”李蛟点点头,而张怀誉没有说什么。

    “现在有张哥参加了,也正好代表我了,替我教训一下这些明月剑宗的人,嘿嘿。”夏侯云知道若是这样下去,一定会影响气氛,所以又表现出顽皮的一面,调节了一下气氛。其实这件事也一直是他的心病,这样的比赛又有哪个剑痴愿意放弃呢?

    “李叔叔,打扰了这么久真是十分惭愧,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告辞了。”

    “好吧,我知道你着急去找吕掌柜,去吧。”

    二人起向李蛟行了礼,便出了李蛟的家,快速朝客栈走去。

    “小云,我知道你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我没看到,不过我猜的到你为了参加这个会武付出了什么。”

    “张哥,我没事的。不必放在心上,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我参加就要拿个第一回来,那时我们切磋比试,岂不是比和一些乌合之众要来的快?”

    “你小子,我是说不过你了。”

    “哈哈,我们快回客栈去找吕掌柜问个清楚吧,眼下这才是大事。”

    “嗯。”

    说完二人便加速走回了客栈,目标吕掌柜。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