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流水

    “没问题张大哥,我爹对你印象不错呢。你打算什么时间去?我来安排。”李蓉蓉回答的很干脆,给人的感觉就是没有任何压力。

    “三天后吧,你看如何?”

    “张大哥,不用担心我难做,我爹很疼我的。从小就宠着我,再说和你见面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

    “你误会了蓉蓉姑娘,我是一名剑痴,可你没发现我连剑都没有吗?”

    一说到这里,夏侯云一愣。仔细一想,也是啊,张怀誉剑法高强怎么连剑都没有?剑痴没有剑多么可笑的事。

    “张大哥在擂台上不是说剑忘在客栈了吗?”李蓉蓉不解。

    “如果我说我没有剑不是被笑掉大牙?那时候说的都是谎话。你可以问问夏侯老弟,他见到我的时候我就没有剑。”

    “嗯,没错。张大哥当初帮助我的时候是夺的剑。”

    “哦,张大哥你的意思是三天之后你就有剑了?”

    “嗯,我昨天已经在赵兵大哥那里定做了一把剑,是他亲自给我打造的。”

    “什么?赵兵?那可是鲁焱的大弟子,他打造的剑相当不错呢。不过张大哥,没看出来啊!”夏侯云邪恶的对着张怀誉。

    “就是呀张大哥,我也没看出来。”李蓉蓉此时难得和夏侯云站在了一起。

    “什么呀?”张怀誉满头雾水。

    “张大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

    “就是,你快招了吧。”

    此时李蓉蓉和夏侯云的表都无法形容了,而张怀誉就象一只**的羔羊,在这里任由他们宰割,却还不知道所为什么。

    “哎呀,你俩这是干什么啊,搞的心里乱乱的,我怎么了呀。”

    “张大哥,你我是兄弟,蓉蓉也不是外人。你就说了被,说出来我们两个也不能杀人夺宝,怎么还防着我们呢?”夏侯云此时的话里略带着几丝不满。

    张怀誉一听夺宝,顿时明白了许多。本打造一把剑的价格就很高,何况在赵兵那里打造,而自己的世两人又都知晓,当然是自己上有什么宝物了。

    “啊,你们是说这个啊。弄的我一头雾水,你们知道我流云门被灭之后,钱财都用于后事的料理了,所以我没有这么大一笔钱去找赵兵打造宝剑对吧。”

    二人点点头,张怀誉继续说下去。

    “什么天才地宝我倒是没有,我就是昨天去对面的商铺卖了一块石头而已。”

    “石头?一块石头就能卖这么多钱?那我们去山上挖石头好了。张大哥,别说你去抢的,我可不希望你是这样的人。”

    “臭小子,你扯什么淡,我无非是卖了一块鸡蛋大小的寒玉石而已。”

    “什,什么。寒玉石?”

    “还鸡蛋大小?”此时两人同时惊呼出声。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上那点银子还不够在你这店里住五天的呢。再说我这个剑痴高手总不能一直没有剑吧,于是乎就卖了。”

    “这寒玉石本就是贵的吓人,而且这鸡蛋大小的就更是昂贵了,我娘的那个戒指就是寒玉石的,听说花了两千两黄金呢。”夏侯云感叹道。

    “嗯,我卖了伍仟伍佰两,虽然有些亏,不过也够我花的了。”

    夏侯云二人没有再追问,打趣了几句就出去了。而张怀誉则是回到房中修炼。傍晚时分,夏侯云回来,便来到了张怀誉的房间。

    “张大哥,我刚和蓉蓉见了他爹。说了见面的事,李蛟叔叔没有推辞,约定三天之后在蓉蓉家的后花园一见。”

    “嗯,谢了夏侯老弟。到时你我一同去吧。”

    “那样不太好吧?”

    “李蛟前辈会介意吗?”

    “那倒不会,他都是我半个爹了。”

    “那就行,你不是要帮我查清真像,报仇雪恨吗?所以我们的谈话你需要知道,省着我再给你讲述了。”

    “那也好,放心吧张大哥。只要你有需要,我夏侯云义不容辞。”

    “你小子,一个李蓉蓉就把你给收买了?”

    “张大哥,我虽蓉蓉却也不至于那样。只是张大哥什么样的人我看在眼里,真心和你相处,又怎能不拿出点诚意来?”

    “好了,酸不酸。喝酒去,我请客。”

    说着两人笑着走下了楼,要几个菜就大喝了起来。酒逢知己千杯醉,两人边聊天边饮酒,不知不觉一夜悄然而过。这时两人都有些困倦了,便回房休息了。

    两天后,下午,铁匠铺。

    “张老弟,你还真准时啊。”

    “赵大哥,当然了,一个没有剑的剑痴可是抬不起头来呀。”

    “那是当然,张老弟,你的剑我也是半个时辰前刚刚炼制成功。你的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啊,我感觉在我平生的作品中,这把武器能排前三。”

    “赵大哥你费心了,小弟我实在是感激不尽。这里是一千两金票,你收好。多余的二百两就当小弟我给赵大哥的辛苦费了,不成敬意,赵大哥一定要收下。”说完两张金票就递到了赵兵的手中。

    “行,我也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既然张老弟都说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们现在去取剑。”说着便收好了金票,带着张怀誉来到了上次谈话的屋子。

    走到了赵兵的位子,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剑,剑鞘为古铜色,没有什么特别的。宝剑出鞘“呛”的一声脆响,声音格外悦耳。再观剑通体成青绿色,刻有水一样的波纹,剑长三尺一寸,宽一寸一分。拿在手中非常舒服,没有任何沉重的感觉,却也不是很轻,用恰到好处来形容在合适不过。拿着这把剑张怀誉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不释手。

    “赵大哥,这剑太好了,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老弟,铸剑是我工作,而用心铸剑也是我师傅一直教导我的。所以说你不必谢我,这世间的一切都讲究机缘的,既然你与好剑有缘,我就铸成了。”

    “嗯,赵大哥,你的话我懂了。”

    “这剑在虽无法与用天才地宝炼制的宝剑相比,却也是算是上游的好剑了,对你而言已经是最好的了。若是给把神器,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这个我懂。蚌以珠而开怀,虎以骨而伤。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嗯,剑已经是你的,你可以带走它。我也要去继续打造,希望下一件可以超越这把剑,让师傅他老人家高兴高兴。”

    “赵大哥,小弟告辞了。”

    “请。”

    之后张怀誉便离开了铁匠铺,一路上他紧紧的握着宝剑,第一次拿着自己的剑,一把真正可以用来闯江湖的宝剑。此时的心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路本就不是很长,在今天看来却更是短的要命,没几步就走到了客栈。

    一进客栈张怀誉就看到了夏侯云和李蓉蓉二人,并朝自己走了过来。

    “张大哥,你的剑铸成了!”

    “嗯,铸成了!看!”说着宝剑已经出鞘。

    “真是一把好剑啊,不亚于我的宝剑“月光”啊。”

    李蓉蓉却是一翻眼皮,道:“我看张大哥这把剑,要比你那“月光”强的多。”

    “蓉蓉,你怎么总是向着张大哥说话,要不你嫁给张大哥好了。”

    “哼,要不是张大哥让着你,现在我都是张大哥的老婆了。”

    “不是吧蓉蓉你,完了完了张大哥,老婆要跑啊。”

    “行了,行了,你俩别闹了。蓉蓉对你有,全大陆的人都知道了。”

    “不会吧,有那么夸张吗?”夏侯云和李蓉蓉都是一脸愕然。

    “没有吗?”

    “有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三人都笑了起来。

    李蓉蓉止住笑,开口道:“张大哥,你可真会逗人开心。对了,你这宝剑的名字叫什么?”

    “名字,我还没有起。你们帮想想叫什么好?”

    “依我看,这剑的名字要和剑法相匹配,我们去客栈的花园,让张大哥练两式,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灵感。”

    说着三人就来到了后花园。而张怀誉就迫不及待的拔出了宝剑,练了起来。此时他的感觉就是两个字:舒服。宝剑顺手,再加上这些子功力大进,已然达到了六成真气的地步。此时的剑招更是极为精妙,速度奇快。

    而张怀誉只是轮流的交换着前四式,各种转换,各种配合,却也是让人眼花缭乱。最后起腾空,银刃三斩豁然挥出,之后落地收剑。

    “啪啪啪,张大哥的剑法真是高。不但快,还又准,又狠。真是大饱眼福啊。”

    “蓉蓉姑娘你过奖了。”

    “哪里,是张大哥你过谦了。这就是你们张家的流云剑法?”

    “废话,张大哥不用流云剑法难道要用太极剑法?亏你问的出口。”

    “夏侯云,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言罢一双眼睛已经恶狠狠的看向了夏侯云,那个样子好像在告诉他,你最好闭嘴。

    “好了蓉蓉姑娘,夏侯老弟他……”

    “哎呀,张大哥,你们两个大男人说话怎么总是客客气气的,依我看,以后你就叫他小云,他就直接叫你张哥。不是更亲近。”

    “也好,小云。”

    “张哥。”

    二人相视一笑。

    “张哥,我看你的流云剑法连贯非常好,而且有一种爆劲还有一种柔和。如流水一样有激流,也有平缓。不如此剑就取名:流水,如何?”

    张怀誉沉思片刻,道:“好,以后这剑就叫做流水。”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