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比武招亲(上)

    休息了一会,张怀誉便下楼吃饭去了,已是中午时分,在这里吃饭的人便很多了。坐在小二早已找好的座位上,独自斟了一杯酒,慢慢喝着。忽然发现旁边的桌子上有很多人,在议论着什么,不过声音很小,却是听不太清楚。张怀誉心道:“这么多人在议论,一定是有闹可看啊,在客栈也是闲来无事,不如打听打听,去凑凑闹。”于是就把小二叫了过来。

    “小二,过来。”

    “来了,张公子,您有什么吩咐。”

    “你帮我打听打听,旁边那帮人说的什么,我闲来无事想去凑凑闹。”

    “那好办,我就帮张公子您把对面的客人请过来一位就是了。”

    “嗯,行正好我一人喝着也是无聊。”

    说着小二就到了旁边那一桌,小声嘀咕了几句什么,果然就从那桌走过来了一位男子。这位男子看着没有什么特别,不过他脸上的那条刀疤倒是很惹眼。

    “这位可是张公子。”

    “兄台不用客,正是张某。”

    “小二说,张公子想打听点消息,不知是什么消息?”

    “张某闲来无聊,看几位兄台在议论些什么,张某心想若是什么不能见光的事,也绝对不会在一楼议论,所以感觉应该有闹可凑。不知兄台能否指点一二。”说着一锭银子就递到了男子的手中。

    “啊,哈哈,张公子你还真是客气。这事好说,好说。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们哥几个刚听说,一个时辰之后城东有一场比武招亲,这举办者是太极剑门四堂主之一的青龙堂主。这青龙堂主姓李,名蛟。其女李蓉蓉更是国色天香,听说追求她的男子海了去了。这次比武招亲就是这李蓉蓉要选夫,这样的和机会和场面公子这样的人可千万不能错过啊。”

    “哈哈,有这等闹我当然要去凑上一凑,那么就多谢兄台了。”

    “张公子客气了,那兄弟我就告辞了。”

    “兄台慢走。”说着,这位男子回到了自己的桌子,然后和众人一起离开了客栈。张怀誉还在悠闲的喝着酒,毕竟离比武招亲还有一段时间。就在他准备喝完最后一杯酒就去凑闹的时候,一个人从外面冲了进来。此人手持宝剑,面色清秀,一白色长袍穿在他上显得格外的出众。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这客栈的大少爷,夏侯云。一进客栈夏侯云就看到了坐在那里喝酒的张怀誉,径直的走了过去。

    “张大哥,你的子好生悠闲啊,小弟我都快火烧眉毛了。”

    “哦?夏侯老弟,此话从何而来啊?你不是回家探望父母了吗,要明天才会回来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哎呀,张大哥你就别提了,快跟我走吧,我们路上说。”说话间就一把拉起张怀誉朝外面走去。

    “哎呀,夏侯老弟,你到底要干什么呀。”

    “张大哥,你一定要帮我,我心的女子要嫁人了,她竟然要比武招亲。”

    张怀誉一听,稍微思索了一下道:“你说那女子不会是李蓉蓉吧?”

    “正是她,怎么你知道她?”

    “我刚才花了一锭银子打听到的消息,正要去凑闹。”

    “还凑什么闹啊,我一定要搅了这场比武招亲,不然老婆就跟别人跑了。”

    “为什么要搅局呢?你拿了个第一,这李蓉蓉不自然就是你的了?”

    “张大哥,哪有那么简单,我虽然武功不错,在来人中算是前列,不过这次比武招亲明显是蓉蓉和我赌气,其实我们早就两相悦了,因为我不想因为儿女私耽误了武学造诣,就让她一直等,这一等就是两年。而且我们在两地,长年的相思之苦令蓉蓉对我十分失望,最后就提出了比武招亲,目的就是惩罚我呀。我爹与李蛟前辈是挚友,也都赞同我们在一起,我今天一到家,我爹就告诉了我这个消息,我当时就傻了,直接冲了回来。”

    “哦,那你为什么不去和她解释清楚,我看的出你很在意她。”

    “这都赶鸭子上架了,哪有解释的时间。”

    “那你就努力打个第一,让她无话可说。”

    “张大哥,这次的招亲规则对我很不利啊。首先要上场数人与蓉蓉的大哥李雄飞对阵,选出三个获胜者,也就是说去晚的就没有资格成为这三个人之一。再由蓉蓉从三人中选出一人作为准女婿。剩下的人就要上擂台了,打倒所有挑战者,直到没人挑战为止。成为第二位准女婿,然后两位准女婿单挑角逐出最后的胜者,就是此次的女婿了。”

    “哦,这样看来,那第一个准女婿几乎就是女婿了。”

    “是呀,张大哥,蓉蓉绝对不会选我当准女婿的,要我在对阵之后挑战准女婿,那体力和内力的大量耗费之后,想获胜简直太难了。”

    张怀誉突然一笑,凑到夏侯云耳边道:“夏侯老弟,我若帮你得到李蓉蓉你怎么谢我?”说完邪恶一笑。

    “张大哥,你要是真能帮我得到李蓉蓉,你我就是亲兄弟,以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不过张大哥,蓉蓉国色天香,来参加的高手一定很多,难啊。”

    “夏侯老弟,你是那个李雄飞的对手吗?”

    “对付他没问题,剑痴里能稳赢我的人还不多。”

    “那就好,到时候你我二人都去争夺那三个名额的位子,要是侥幸我被选上了,你就全力应对擂台,到最后我认输便是。”

    “那如果没被选上呢?”

    “如果没被选上,就由我来守擂台,帮你打败所有挑战的人,你最后一个上,我便故意输给你,你再全力对付那个准女婿,你看此计如何。”

    “妙哉,妙哉。”现在的夏侯云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忧虑,取而代之的是开心的笑容,他现在就非常的佩服自己为什么当初要去客栈找张怀誉,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谈话间,两人就已然来到了比武招亲的现场。此时的比赛正好刚刚开始,现场真是人山人海,往台上一看,李雄飞正与人交手中,显然毫无压力。而李蓉蓉和其父亲李蛟就坐在后面观看着。

    只见场中剑光挥舞,时不时还发出两掌相对产生的震声音。张怀誉看了看李雄飞的武功,微微一笑,自己对付他轻而易举。

    啪,李雄飞一掌击出,正中对手左肩,此人啊的一声飞出一丈多远,起强忍没吐血,对李雄飞一抱拳:“多谢李师兄手下留。”

    “承让,师弟,你的伤调息两个时辰自会无碍。”说完便看下场下,道:“下一个。”

    一个跳跃,夏侯云已经来到了擂台之上,并死死的盯着李蓉蓉看。李蓉蓉见状脸色微红,眼睛看着别的方向,没有和夏侯云对视。

    “李大哥,近来可好?”

    “夏侯老弟,你还是来了,你打的赢我我妹妹恐怕也不会选你的,哎,早知今何必当初呢。”

    “李大哥,蓉蓉的做法没错,她这么做也是为了考验我罢了,我有信心把她讨回家当老婆。”

    “好样的,有志气,李大哥没看错你,出招吧。”

    夏侯云软剑出鞘,便与李雄飞战在了一起。李雄飞的太极剑法速度十分之快,而夏侯云也不落下风,明月剑法本就适合单挑和拆招,此刻这把软剑在他手中更是有了生命一般,剑招虚虚实实,时而进攻,时而防守。显得毫无压力,而李雄飞却是连连进攻被化解,打的十分被动。突然李雄飞直冲起来一个太极六连斩攻向夏侯云,这一招是太极剑法中进攻极强的招式,缺点就是六连斩无法随时取消。夏侯云见状一招嫦娥奔月,巧然避开其锋芒,落地后一招明月追星,直取李雄飞。太极六连斩释放完毕,李雄飞一回头,一把软剑已然指着他的脖子。

    “夏侯老弟,你赢了。”

    “承让,李大哥。”

    “夏侯老弟,请到那边的三张椅子选一张休息片刻,待另两名获胜者出线我妹妹自会选择。”夏侯云没有再说什么,便走到旁边坐了下来,眼睛直盯着李蓉蓉看,再也没有换过方向。

    “还有哪位兄台要上来挑战?”

    张怀誉没有同夏侯云一样着急的跳上擂台,而是走过人群,从擂台的台阶一步步走了上去。

    “李兄,小弟出门忘记了带剑,却十分想向李兄弟讨教一番,不知李兄可否借小弟一把宝剑与李兄过上几招。”

    “这位兄弟,剑痴不带剑可是让人笑掉大牙啊,不知你是何许人也?”

    “小弟姓张,名怀誉。却是在游玩时,听说比武招亲之事,不知李兄能否行个方便。”

    “好,我便与你过上几招,不知张兄弟使用哪种宝剑?”

    “中长即可。”

    李雄飞听罢点点了头,向下人打了个招呼,一柄中长剑便到了张怀誉的手中。

    “多谢李兄了。”

    “张兄弟不必客气,比武切磋我们点到为止,我会手下留的。”李雄飞刚输了一场,一看来了个不带剑的剑痴,正好拿来出出气。

    “李兄,开始吧。”说完,剑已出鞘。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