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铸造之王——鲁焱

    出了商铺,张怀誉的心大好,毕竟经历一场胜利的谈判过后,谁的心都会放松。有了钱下一步就该去打造一把宝剑了,作为一名剑痴手中没有剑,他自己都感觉很是滑稽。如店小二所说,顺着街道往东走,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果然一个大大的铁字招牌,呈现在眼前。还没有进屋,就听见里面叮叮当当的声音。

    刚一走进门,一个浑厚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这位兄弟,你需要一把什么样的剑?”

    张怀誉定神一看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此人材高大魁梧,看上去有棱有角。此时没有穿上衣,壮实的肌在他上显得格外有男人味儿。他的上有好多伤疤,一看就知道是铸造时导致的。

    “这位大哥,小弟我想打造一把剑。”

    “嗯,可以,用什么材料打造?价格是不一样的,想打造把好剑可是需要不少钱的,到时候可别疼啊小兄弟。”

    “大哥你说笑了,小弟既然来了就做好了疼的准备。”

    “哈哈哈哈,小兄弟很会说话嘛。你是自备材料,还是在我们这选购材料啊?”

    “小弟自备了一块钒铁,至于配料就需要在您这里选购了。”

    “什么?钒铁?小兄弟果然不是缺钱的主啊,随我来吧。”说着就带着张怀誉来到了一间宽敞的屋子,关上了门,这里面的隔音效果不错,很适合说话。而这里此时也有几个铁匠打扮的人在屋内。一看到这个中年人都向着他打招呼:“大师兄。”

    “嗯。”中年人一一回答他们。之后便找个地方和张怀誉坐了下来,并倒了两杯茶。

    “小兄弟,我叫赵兵,是这里的大师兄,你叫我赵大哥就行了。”

    “赵大哥,小弟张怀誉。”

    “恩,张老弟,你的钒铁有多大?”

    张怀誉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从怀中拿出一个布袋,打开后拿出那块拳头大小的钒铁放到桌子上。

    赵兵拿起来看了看,道:“果然是钒铁,张老弟这材料虽然不算是上等,现在却也价值连城啊,这么大一块大概花了你八玖百两黄金吧?”

    张怀誉一听,原来这钒铁这么贵,还不算上等材料就要这么多钱。大爷爷看来还是很大方的嘛。

    “可不是嘛,小弟足足花了八百七十两黄金才买下这块钒铁。”

    “张老弟说说吧,你的剑辅助材料都需要什么?”

    “赵大哥,您看我对这铸造方面不是很在行,我只求剑做的好,至于怎么做如何做,就看您的了,在价钱上,小弟我不会吝啬的。”

    “哈哈,张老弟果然直爽啊,你要是把剑交给我,我绝对会给你好好打造。不过先告诉你,我是这里的大师兄,手工费也是第二贵的,你可要承受住了。”

    “赵大哥,别说第二贵的,就是最贵的来,小弟我也照单全收了。”

    “张老弟你好大口气啊,这里最贵的恐怕可不是有钱就行的。那可是我师傅鲁焱,神剑大陆人称铸造之王,不是上等的好材料他是不会出手的,打造你这把剑我就是最好的人选了,当然你若是不相信我也可以找我的师弟们。”

    张怀誉一听,完了,这把大话说过头了,可真丢人。急忙道:“赵大哥,小弟初涉江湖难免会有些孤陋寡闻,请赵大哥见谅,小弟无意冒犯。”

    “张老弟,不碍事的,小事而已,说说剑吧。你用什么剑,还有尺寸。”

    “哦,小弟我用中长剑,剑三尺有余足矣。”

    “嗯,剑速流派。我建议你辅助材料用钨钢,这样的剑用起来不是太重,而且硬度和锋利程度都会很强,更适合你剑速流派的发挥。”

    “小弟全听赵大哥您的。”

    “嗯,张老弟,你是太极剑门的人吗?”

    “小弟是从外地而来,不知这里可有什么规矩?请赵大哥指点。”

    “太极剑门的人来我们铁匠铺可享受九折优惠,我给你算了一下,你这把剑打造完毕需要八百两黄金,钨钢价格很贵,手工费我收你二百两。”

    “那什么时候取剑呢?”

    “三天后,若是着急也可两天以内,不过那样我不能保证剑质量。”

    “那小弟三天后带钱来取剑,这快钒铁就交于赵大哥了。”

    “嗯,可以,定金就不用收了,钒铁在这你也不可能跑掉。”言罢,把钒铁收了起来,起去送张怀誉离开,而张怀誉也客着让他留步。

    就在这时,屋子的门口传来一声巨响,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妈的,老三呢?”

    一个壮硕的汉子急忙跑到他边,道:“师傅,老三在这呢。你老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你还好意思问?这是你打造的剑?这他妈是剑吗?这剑能用吗?你信不信那杀猪的杀猪刀都比你这破玩意强。亏我没没夜的教你?你就这样给我长脸是吗?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解释,老子就让你把这把剑吃了。”

    “师傅,徒儿已经很用心打造这把剑了,而且也没发现它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啊?您老是不是弄错了。”

    “我呸,你个小兔崽子,敢跟老子顶嘴了是不是?这把剑的剑里至少有三个气孔,会走偏,用久了还会导致剑断裂,和变形,在哪我都给你标出来了。拿去。”说着把剑就扔在了地上,叫做老三的弟子赶紧捡了起来,没敢多说一个字。

    此时的张怀誉才看清楚这个人,这是一个瘦高的老者,年龄在六十开外,一头白发散落着,不过胡子却是很整齐,白白的眉毛让人看着十分亲切。一青色长衫穿在上却也十分精神。

    张怀誉疑惑的看向赵兵,赵兵并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到老者的边,一弯腰行了一礼,道:“赵兵参见师傅,师傅您老人家怎么有雅兴来这视察?”

    “什么雅兴不雅兴的,老头子我出来走走,透透气。在酒馆喝酒,听见有几个后生在说老三的剑打造的好。我自己的徒弟我当然高兴,心想是不是老三又进步了,就把剑借来看一眼,这一看没把我气死,竟然是这么一把次品,可丢死我的人了,哎我老头子教徒无方啊,他们怎么就没一个能赶上你呢,让老头子也好开心开心。”这老人一口气的说出了心中的怨气,却也变得慈祥起来,先前的进屋的气氛明显好了过来。

    张怀誉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就明白了,原来这位老者就是神剑大陆铸造之王——鲁焱。看样子赵兵还要和他师傅多说几句,张怀誉便一人离开了。

    出了铁匠铺张怀誉暗道,就知道这打造武器不能便宜,但也没想到要这么贵啊。幸亏自己早有准备,不然这剑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不一会张怀誉就已经回到了客栈,还不到中午,客人不是很多,张怀誉就决定把店小二叫来,解释一下自己的疑问。

    “小二,来我房一下,我有话问你。”

    “好了张公子。”说着小二已经来到了他的屋内。

    “小二,我问你,这铁匠铺的铁匠在我们神剑大陆是什么地位?”

    “张公子,这您都不清楚啊。铁匠在咱神剑大陆可以说是最高等的行业了,他们打造一把好剑赚的钱小的我一辈子都赚不来呀。”

    “为什么?。”

    “很简单啊,习武之人太多被,是剑痴就的需要武器啊,剑痴度剑劫时候就更需要好剑了。而且每一个铁匠都是剑痴,而且内力都很强,您想想要没有深厚的内力如何能打造出好剑来呢?哪有那么大的力气和耐力。最主要的是,这些剑痴是很难有人度过剑劫的,因为他们的精力全部都用在铸造上了,所以本来就很难的剑劫对于他们而言就是登天了。”

    “哦,难怪收费如此高昂,若是这样,却也可以理解了。那么小二,为什么太极剑门的人可以享受九折优惠?”

    “张公子,这个也太简单了,因为太极剑门是他们最大的客户。太极剑门八千内门弟子和三万外门弟子的剑,那是多么大的一笔生意啊,九折当然是可以理解的。”

    张怀誉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个铸造之王,你可认得?”

    “铸造之王——鲁焱,那可是大人物了,小的只是略有耳闻而已,上次老爷来的时候见到过他老人家一次,不过也不知道什么。象我这样的店小二别说打造武器了,有人给我出材料我连手工费都付不起呀,张公子您说的赵兵大师兄对小二我来说都是神级的存在了,还哪有能力知道铸造之王的事。”小二说完也显得很无奈,毕竟能否让张怀誉开心对于他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嗯,既然不知道,我也不难为你,这有些银子,去给我在一楼找个干净桌子,准备俩小菜,半斤牛,两壶好酒,我过会下去。”说着就把钱递给里小二。

    “张公子,少爷说过你的帐算他上了。这钱您拿回去。”

    “叫你去你就去,房钱算夏侯老弟上,酒钱菜钱还是要给的。”店小二见状也不推辞,就下楼准备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